<
继续看书
“这衣裳很适合你。”他笑道,随即伸手,让她搭着自己的手站了起来。

江锦心眉眼弯了起来,笑道,“是王爷会挑衣裳,婢妾不过是穿着给王爷看的。”

这话立即取悦了他,捏了捏她的脸,“你很会取悦本王。”

那是啊,她这些日子,怎么可能就只在这府里闲着,这几次侍寝下来,她也一次次试探探索,发现他并不喜欢规矩沉稳的女人,也不喜欢没有分寸的女人。

太本分或者不本分,这中间的尺度,极难把握。

江锦心打小就惯会看人眼色,知道怎么讨好别人,察言观色,在齐远侯府的时候,她要没这点眼力见,侯夫人早就将自己给抹杀了。

“婢妾的一切都是王爷所赐,自然以王爷为大,婢妾能有福分伺候王爷,婢妾已然十分满#@足了。”

“何必如此妄自菲薄。”他抚着这张滑嫩的脸,对她的奉承十分受用,他不是不知道她在讨好自己,可是他不在乎。

这王府的女人,哪个不是在刻意迎合自己。

牵着她的手,带回了清风台。

白日里做这种事,确实荒唐,但睿王在外头事事小心,万事谨慎,回自己的地盘,哪里还会在乎这么多礼数呢。

睿王也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要说美貌的女子,他也不缺,性子特别的有高侧妃,温柔的柳侧妃,王妃自然也是体贴的人,他按说不该这么急色才是。

但这女人身上就像有什么魔力一般,那是别人给不了的感受,她的身子软绵馨香,每每情到深处的嗓音,都让他着迷。

他最爱看的,就是她为自己发疯的姿态。

思及此,他啃咬在她的颈项上,她嘤咛一声,那魅惑的哼唧,他差点又要发疯了。

“你果真生来就是勾人的东西。”他低沉道。

“婢妾只想勾着爷。”她笑,双手搭上来。

这白日里她被王爷带回清风台的事,传遍了王府,高侧妃在自己的院子里发疯,然后砸了一大堆东西,面对进来劝解的丫鬟,一个个都被轰了出来。

而江玉淑知道这个事后,顿时笑出了声,虽然心里堵得慌,但高侧妃显然更生气,所以这事还是自己赢。

起码,明面上,江锦心是自己的人。

一场贪欢之后,睿王食髓知味,却也还是拘着她到了第二天早上。

一早,她伺候睿王穿衣上朝,一度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睿王见状,淡淡道,“有什么话就说,免得一会儿本王走了,你想说也没机会了。”

闻言,她立即道,“婢妾想向王爷讨那本河山游记。”

他淡淡叹气,“本王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一本书而已,拿去吧。”

送走王爷后,莲蓉皱眉上前,问道,“主子,你为什么不跟王爷说,你每次侍寝后,都要去栖鸾院受罪的事呢?”

江锦心目送王爷彻底走远后,转身回屋,笑容收了起来。

“这些都是小伤,王爷就算知道了,也只是斥责一下而已。”她淡淡道。

这些事,需要王爷自己去发现,那样才能让王妃收敛,不然自己告状,下回只会变本加厉。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