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阅读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
  • 全集阅读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月下晚风
  • 更新:2024-06-11 23:02:00
  • 最新章节:第79章
继续看书
火爆新书《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月下晚风”,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也上了药,锦心见她醒来,忙将晾好的药给她舀起来,送到她嘴边。莲蓉看着这碗药,眼眶起了蒙雾,挨打的时候,她都没有哭,可是这会子看见锦心照顾自己,她一下子就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锦心担心的看着她,问道,“是不是伤口疼了?”“不是,是感动,主子,你别管我了,我养几天就好了。”莲蓉哽咽道。“傻丫头,跟了我,让你受苦了才是,若不是因为我,高侧妃怎......

《全集阅读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精彩片段


院子里,响起棍杖打在肉体上的声音,莲蓉却死死盯着高侧妃,愣是一声不出。

这才打了十棍子,莲蓉便昏过去了。

锦心赶紧上前护住锦心,将行刑的人给推开,轻轻呼唤莲蓉,莲蓉得了喘息的机会,忙挤出笑容,看着锦心,“主子,我没事,我还能坚持。”

这小脸苍白的,怎么可能还挨得住,这要是真的二十棍杖打下去,人不死也会残废的。

锦心赶忙上前,跪求高侧妃,“高侧妃,请你高抬贵手,别再打了,再打就真的会死的。”

高侧妃换了一身鲜亮的衣裳,让下人端着椅子,就坐在跟前,看着人行刑,如今看着锦心低声下气在自己跟前求情,她自然心里痛快。

打死是她是不会打死的,但得打残咯。

“看在你这低声下气的求我,那我就免去了五棍,再打五棍便算了结此事了。”她笑道。

随后,那两个小厮又接着动手打了两棍,莲蓉这下是彻底昏迷过去了。

锦心见状,急忙扑上前,拦在莲蓉身上,生生挨了一棍子在腰上,疼的她闷哼一声。

这意外的一棍,吓得两个家丁立即停下了手。

这打了王爷的爱妾,这些人的手还要不要了。

高侧妃见状,眉头皱起,坐直了身子,疑惑的看着锦心这举动,“不过是下贱的奴婢,你果真是低贱的出身,竟愿为这些下贱的奴婢挨打,既然如此,那就打完剩下的棍杖。”

她的话,让在场的下人神色各异,两个家丁却是不敢再动手了。

看他们不动手,高侧妃顿时怒了,呵斥道,“干什么?还不打?你们不打,那剩下的棍杖你俩分摊。”

家丁闻言,有些不安,问道,“这要是打伤了江庶妃,王爷回来怪罪,奴才不敢担责啊。”

“没胆气的东西,我担着,把剩下的三棍子打她身上,无规矩不成方圆,王爷回来,自是没话说。”

锦心无言,抱着莲蓉不撒手。

两个家丁只能下手打下来。

不过却也没有用很大力,只是看着下了大力,但触碰到她的时候,力量已经减弱了。

锦心自然也要做出很疼的样子,让高侧妃高兴的笑了,也没怀疑家丁放水。

“行了,这冒犯我的事,今日也就惩戒过了,江庶妃,你往后可得看紧些你的奴才,再有下次,就不是这区区十五棍能解决的了。”

说完,带着人进了屋子。

两个家丁等高侧妃走了,这才跪下来,连连磕头,“江主子,求您别怪我们,我们这也是不得已的,我们上有老下有小,真的不能死啊。”

锦心强撑着身子坐直,淡淡道,“帮我把莲蓉送到我屋里,此事我不会追究,刚才谢谢你们手下留情了。”

她身上没什么伤,就是第一棍的时候打在了腰上,需要缓缓。

两个家丁连忙照做。

莲蓉醒来的时候,便是看见锦心正在给喂药,她已经换了衣裳,身上也上了药,锦心见她醒来,忙将晾好的药给她舀起来,送到她嘴边。

莲蓉看着这碗药,眼眶起了蒙雾,挨打的时候,她都没有哭,可是这会子看见锦心照顾自己,她一下子就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

锦心担心的看着她,问道,“是不是伤口疼了?”

“不是,是感动,主子,你别管我了,我养几天就好了。”莲蓉哽咽道。

“傻丫头,跟了我,让你受苦了才是,若不是因为我,高侧妃怎么会为难你,是我连累你了。”

“不是,是奴婢自己不小心,下回定会万分小心的。”莲蓉忙道。

锦心笑笑,心里却恨透了高侧妃,原本还想着江玉淑的孩子是无辜的,但她此时才明白,她一旦有所迟疑,自己面临的,便是死路。

那就让高侧妃和江玉淑互相狗咬狗吧。

夜里,她去了柳侧妃院子里。

柳侧妃给了她一个包裹,拿出来一看,是几个稻草纸扎人,上面有了两个名字,高云婉,江玉淑,分别有她们的生辰八字。

莲蓉看见这两个纸扎人,急忙摁住锦心的手,将东西塞回包裹里,低声慌张道,“主子,你怎么会有这东西?这可是禁术,咱们大岳朝自开国就颁发禁令,不允许行厌胜之术,若是让王爷知道了,你就完了。”

锦心深吸口气,将莲蓉的手拿开,看着看着这两个纸人,她神色坚定,“我于高云婉注定是水火不容,有她在一日,我便不会有好日子过,江玉淑也是一样,她面慈心狠,手段毒辣,就是为了我母亲和小弟,我都要这么做。”

莲蓉怔了怔,看着锦心的坚定的眸子,深知自己阻止不了她,但她们荣辱一体,锦心若是出事了,自己也不能活着。

“那奴婢要怎么帮你?”

锦心却摇摇头,“你这段时间安心养伤,这段时间,就让秋莲来伺候我吧。”

莲蓉现在也是有心无力,压根起不来床,也只能听锦心的。

秋莲是个手脚麻利,又聪明会看颜色的,看着就不像刚卖身为奴的。

过些日子,就能知道她是谁送来的的人了。

锦心看得出,她身上的圆滑和机警,那可不是一般丫鬟有的伶俐,她看人眼色这些年,自然也看得透一些人的特质。

不过秋玲是个堪用的,倒是可以考验一番。

秋莲被提到锦心伺候,还是有些惊喜的,她没想到自己刚来就被提到身边伺候。

锦心却说,暂时顶替莲蓉的位置,秋莲也只能应下。

晚上,睿王回来,得知早上的事,问了前因后果,也只是打了下人十五棍杖。

睿王听完,皱眉道,“以后这些小事,就不要跟本王说了。”

不过是惩罚个下人,也不是大不了的事。

管家应了一声,此事就便这么揭过去了。

完全在高侧妃意料之中,只是锦心多少有些伤怀。

人要是有了期待,自然也就容易被伤,她在这个院子,唯一的能依靠的,就睿王。

可是现在想想,睿王也靠不住的,她还是要靠自己才行。

就寝的时候,秋莲进来给她卸妆,服侍她上@#床休息,掀开被子的时候,秋莲瞥见了床上的一个纸扎人,吓得不安的退后。

锦心故作不解,“怎么了?”

被子又盖上了,秋莲赶忙收敛神色,摇摇头,“没什么,主子赶快歇息吧。”

锦心不动声色,点点头,随后吹灯躺下。

秋莲有些心神未定,还是赶紧出去了。

但锦心却不这么认为。

高云婉犯的错,可不是王爷一个人能决定是否宽恕的,宫里更是不可能让她继续出来,王爷留着她,是有几分情分,但也有为着威远伯爵府的忠心。

就是王爷答应,皇后也不会答应,她侄女可占着这个侧妃之位呢。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就这么看着她出来吗?”柳侧妃皱眉看向锦心。

柳侧妃对高云婉的恨和对江玉淑的恨是一样的,她初入王府的时候,受尽了高云婉的刁难和羞辱,打压她的自尊心,羞辱她的家世,柳侧妃可是完全不想再跟她见面了。

“姐姐,王爷不会恢复她的身份的,只不过是她不能死在王府,免得给不了高明耀交代而已,王爷去看,也只是出于拉拢人心考虑,而非个人感情。”

睿王不是那种感情用事的人,在他心里,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宏图大业更重要。

否则也不会让这自己的后院有这么形形色@#色,家世不同的女人了。

柳侧妃闻言,心里松了口气,细细一想,也是这么回事,是自己过于大惊小怪了。

然而此时,外头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是林侧妃,揣着明艳的笑容,便往走了过来。

“两位姐姐都在呢,我那屋子有些安静,正好和两位姐姐说说话。”林侧妃完全没有任何不适,脚步轻松的就往屋里走来了。

锦心有些哭笑不得,今日可真是不吉利的日子。

这林侧妃入府这么些日子,挨个去串门,完全不会尴尬,一口一个姐姐叫着,虽然她是年纪小,但位份在那,那些侍妾通房的,谁又敢承受她这声姐姐。

不过她也就走个过场认识一下全府的女人,经常走动的,也就是锦心和柳侧妃这边,叫姐姐比叫亲姐姐还亲热。

柳侧妃与锦心对视一眼,俩人其实都知道,这林侧妃并非表现那般的纯真好动。

但就是不知道她到底想干嘛。

人家虽然喊自己姐姐,可是位份就在这,锦心也不能真的当人家的姐姐,还是起身行礼了。

林侧妃笑笑,顺手扶她一把。

“两位姐姐怎么不说话?是不愿意见我吗?”林侧妃睁着大眼,故作天真的看着两人。

“妹妹多虑了,只是今日风雪这么大,你这身子娇弱,怎么这会来了?”柳侧妃率先开口问。

“姐姐不也是趁着风雪来的吗?我住在这院里,与锦心姐姐还近些呢。”林侧妃笑道。

下人端来一个带着软垫子的椅子,林侧妃当即要坐下,锦心赶忙上前托起林侧妃,又看向秋玲,“糊涂东西,侧妃尊贵之躯,自然是要坐首位,自己下去掌嘴。”

林侧妃闻言,当即笑了,“我就是来看看姐姐,何必如此严肃。”

“侧妃不怪便好。”锦心尴尬笑道。

不怪自己谨慎,实在是这个林侧妃给她的感觉,就是来者不善,心思和性格比江玉淑还要难揣摩,不知道哪个地方没做好,她要是拿出来做借口,够自己遭罪的。

林侧妃淡淡笑着,抬眼看着锦心屋里的摆设,感叹道,“王爷果然疼爱锦心姐姐,这纱帘都是月影纱做的,这料子,府里就王妃和我有,没想到锦心姐姐也得了一份。”

状似无心,实则也是在说锦心越了本分。

“这是王爷赏的,婢妾见识浅薄,竟不知这料子这么珍贵,竟越了本份,是婢妾的错,莲蓉,一会儿将这纱帘换下来。”锦心忙道。

江玉淑闻言,低下头,有口难言一般。

还是翘儿上前,道,“是因为这些事,高侧妃竟然找人在院子里肆意宣扬,王妃一时有些受了刺激,这才动了胎气的。”

睿王听完只觉得头疼,他才走几日,怎么这么多事。

“为这些小事伤着自己,实在不值得。”他捏着眉心,有些不耐,还是耐着性子宽慰她。

“妾身也没什么事,就是心里难受,如今府里都知道了妹妹的身世,我有愧,王爷,往后你可要多多善待妹妹才是。”她叹气道。

睿王闻言,眉头一挑,眼底有些好奇,“本王听说,你们从侯府回来,她便伤了腿,这是怎么回事?”

江玉淑愣了一会儿,没想到睿王会这么问,更没想到,锦心会敢告状。

她好一会儿,才惊觉自己的反应不该是这样,连忙收敛神色,而后故作不解。

“那妹妹是怎么和王爷说的?”

她还不知道锦心是不是真的告状,便不敢贸然接话。

“倒也没有怎么细说,就是从回来便伤着腿了,本王瞧着有些严重,刚才屋里莫名被人投蛇,本王倒是不知道,这王府什么时候,这么不太平了。”

说到最后,他神色厉害了几分。

江玉淑闻言,心里突突跳个厉害,还好她本就有些病色,不然眼下的反应,肯定是被王爷怀疑的。

“竟有这种事,是妾身失职,回头,妾身定会让人查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江玉淑故作冷静道。

“不用了,你如今也是怀着身孕,又动了胎气,这件事,本王已经关山去查了。”

这下把江玉淑吓着了,忙道,“不过是些小事,王爷何必如此大动干戈。”

“你觉得这是小事?”他皱眉,很是不悦。

江玉淑语塞,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话。

看她这样,睿王也没逼问,但也没有耐心了,下了决定一般,道,“本王在外头处处小心,府内的事,王妃若是不能平,那本王看柳侧妃是个能干的,不如叫她帮你一起料理吧。”

江玉淑这下更激动了,顾不得其他,当即坐起,满脸拒绝,道,“王爷,此事妾身不同意,柳侧妃出声商贾,饶是个做个庶妃,都是抬举,王爷重用柳家,妾身也不好说什么,侧妃的位份已经是不合规矩,难道还要她与妾身平起平坐吗?”

“等你顺利生下孩子,她自然也不需要帮你了,就这样吧,夜深了,你早些休息。”他说完起身离开。

他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回来,便是为着三日后皇后的寿宴,却没想到,自己的王府在自己离开几日,这么不太平。

想到自己今夜若是没回来,只怕西苑的侍妾通房,都会被毒蛇所咬。

思及此,他更觉得心情烦闷。

回到自己的寝房,锦心已然是睡着了。

他也没有吵醒她,抱着她和衣而睡了。

这还是她入府后,俩人头一次躺一张床上,什么都没干。

一早,锦心醒来,见着他竟然早起,衣服都穿好了,她忙跟着起身要伺候,却被他按回床上。

“你的腿伤不宜站着,稍晚些,本王会叫御医给你看看。”

锦心闻言,上前抱住他,环着他的腰,“婢妾多谢王爷体恤。”

感受身前两团柔软,他不免有些燥热,但却没推开他,强忍着那股冲动,尽量压低声音,道,“你再这样抱着本王,就耽误本王上朝了。”

她只好放开他,伺候他穿衣,系上腰带。

低头看着她认真系着腰带,想起她的身份,他不由得好奇,想知道她这些年她如何过来的。

“你是齐远侯府的庶女,这些年,你就不曾为自己争取过身份吗?”

这一问,让她动作一顿,继而苦笑,“早些年一直随着母亲在乡下,日子也过的畅快,我们只以为父亲是穷苦书生,母亲还卖力做绣品,为父亲积攒赶考的银钱,后来父亲说给母亲一个名份,才知道父亲竟然是高高在上的齐远侯。”

“后来呢?”他又问。

“又后来,父亲又做不得主,母亲便成了奴仆寄居在侯府。”

这些经历,说起轻飘飘的,但睿王其实也很知道寄人篱下的滋味。

他寄养在坤宁宫的时候,也是小心谨慎讨好母后,虽说日子也不难,但终归是日夜不安的。

“既然你父亲也为你母亲正了名分,你便不是奴仆之身,也算正经侯府小姐,再是侍妾的身份,也不合规矩了,就抬为庶妃吧。”

锦心一听,抬眼,怔怔的看着他,眼底闪烁激动,欢喜,随即跪下,“谢王爷抬爱,婢妾此生必定全心侍奉王爷。”

睿王呵笑一声,“难道不给你抬位份,你就不全心侍奉本王了?”

“做好本分和真心侍奉自然是不同的,婢妾的心意或许不值钱,但对王爷的心,婢妾一生都不改。”

睿王听完这番话,哈哈笑起来。

“这院子里的女人,对本王说本分的女人不少,唯有你说真心,本王很喜欢你这样的真性情。”

送走睿王,锦心收回目光,心情十分松快。

哪知王爷的这个话,传到栖鸾院的时候,江玉淑刚好转的身子,又一次激动得躺回了床上。

“这个事,王爷怎么就自己做主了?难道不该过问一下我吗?”江玉淑气得捶床,气得竟然落了泪。

要说,她在这个王府最恨的两个人,一个便是高侧妃,一个就是江锦心,尤其是江锦心最可恶。

原想着让她住在自己的院子里,让王爷多多来自己的院子,哪成想,王爷就要抬她为侍妾,还赐她独居。

如今更是要越过自己,再一次抬她的位份。

翘儿看着自家主子这样,心里也疼。

“王妃,难道就真的让她抬为庶妃吗?”

“不抬还能怎么办?王爷决定的事,素来没有更改过,他本就因为毒蛇的事怀疑我,他这是在警告我呢。”江玉淑咬牙道。

这死丫头究竟用的什么本事,竟然让王爷这么宠着她,她这会才发现,江锦心如今已经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

江玉淑给家中送信,让再请一次看诊,顺便让锦心也看看,好让她也怀一个。

两个都能怀,总有一个男丁的,无论是谁生男孩,都是江玉淑的孩子。

锦心不过是自己的载具。

但她当然不能说,还得好好对她,等她完成自己的计划,便让她去给自己的孩子陪葬!

陈大夫也是见惯了这些后宅夫人,脸色没有多少变化,但面对的终究是权贵,他还是十分客气有礼的。

江家自然没有说她们的身份,这陈大夫也不会出去乱说的,他这点行规是知道的。

两人分别进了内屋去看诊,陈大夫看完江玉淑的脉,便摇摇头,道,“贵人这刚流产不久,是否月事还未干净,淋漓不尽,又恶臭难闻?”

江玉淑闻言,脸色垮下来,尴尬的拿起帕子遮住自己的脸,嗯了一声,又问道,“可有法子再孕?”

这话让陈大夫反应有些大,立即皱眉,嗤道,“您在和小月子的月事都未处理好,如何能再准备怀孕?何况您的宫体受损,尚未恢复,加之气血两虚,肝气阻滞,怕是心情郁结,睡眠也不好,时常生气,种种加起来,你若是不好好调养,也是寿数不长,先调养才是正经。”

听到这话,江玉淑立即紧张了起来,“那我是不是不能生了?”

“你怎么还纠结生育之事呢,你现在是身子亏虚的厉害,再这么跟自己过不去,你也没几年好活了。”

陈大夫实话实说,却不是江玉淑爱听的,习惯了听好话,她当即就发作起来,怒拍桌子,喝道,“放肆!我让你治好我的病,再开方子让我怀孕,你说那些无用的话做什么??”

陈大夫一愣,被江玉淑突然发作给吓着了,他也是受捧习惯了,也不知道江玉淑的身份,便只当是一个普通妇人那样诊断,何况,这主人家多次请求自己,态度卑微,他都没想到这人会突然发难。

但细细想,毕竟是侯爵之家,他也只能忍下去,软了态度,笑道,“贵人息怒,既然你要方子,那我便给你方子,不过这方子药性猛,我先与你说好,身子弱的是受不住的,即使怀了胎,也是极其过程艰难,若万幸保到生产,那生产也是不一定能顺利。”

“这就是不用你操心了,你只管开方子便是。”江玉淑听到自己还有机会,也放心下来,脸上也有了笑容。

王府这么多上好补品,难道还不能保自己顺利怀胎吗?

若是真的怀上,她绝对大门不出,再不理会那些贱人,全心保胎。

陈大夫叹气一声,其实还有个话没有说,便是这孩子即使侥幸生下,也是个体弱多病的,未必能养活。

但看这贵人的厉害眼色,他这话可不敢说,他往后再不来这家了。

江玉淑从里头出来,拿了一张方子,面色十分愉悦,十分满意。

江夫人见状,赶忙让锦心也进去。

锦心进去后,江夫人看着女儿神色轻松,便问道,“陈大夫如何说?身子无碍吧?”

江玉淑哪能跟母亲说实情,反正他给了这方子,只要自己调养些日子,也会有好消息的,就没必要让母亲担心自己了。

“身子无碍,这方子便是他开的,会有好消息的。”江玉淑笑道。

江夫人扶着心口,深舒口气,对着外边的天地双手合十,虔诚的拜了几下,嘴里念念有词的,随即笑呵呵的牵着江玉淑的手,坐了下来,满心欢喜。

翘儿哪来的自信,敢当着自己的面勾@!引睿王,还想获得睿王青睐呢。

睿王看着锦心递过来的糕点,又看看她眼神有些不满,再看看翘儿期待的眼神,他失笑出声,点点锦心的鼻子,笑道,“本王不爱吃甜食,你又不是不知道。”

锦心闻言,放下糕点,对翘儿道,“王爷不吃甜的东西,撤下去吧。”

翘儿急了,忙道,“这桃花粉糕不甜,王爷你尝尝看。”

“甜不甜王爷会不知道吗?主子不爱吃,你难道还要摁着他的头吃吗?”锦心将那个糕点随后扔回碟子里,掉落在桌子上,翘儿看着这个自己精心做的糕点被这么随意丢弃,眼神受伤,不甘心的看着睿王。

但睿王今天心情好,不想责备下人,便道,“庶妃让你撤下去,你是奴婢,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虽然没有明显生气的姿态,但忽然就看着她的脸认真说完这番话,常年的上位者,一个眼神都能传递了态度,不怒自威,翘儿顿时觉得不安,赶忙捡起糕点,急匆匆的转身出了。

锦心不高兴的噘着嘴,看向睿王,哼了一声,“王爷俊美的模样,果真是受万千少女爱慕。”

睿王闻言,发出爽朗的笑声,双手扣住她的脸,狠狠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你自入府来,本王何时对别的女子有过痴迷,也只有你有这个本事,你这个妖精。”

锦心闻言,立刻笑了起来,又坐到他身上,低声在他耳边,似是咬耳朵一般,吐气如兰,“王爷才是妖孽。”

惹得他身下一紧,他眼睛顷刻便漫上欲#@望。

锦心挑眉,但立刻起身了,俏皮道,“王爷不是还有公务吗?婢妾就不送了。”

“你果真是妖精,非要撩拨,等你生了孩子,本王不会轻松放过你。”他咬牙道。

锦心只是笑,将他拉起身,送了出去。

睿王出了门,便也恢复神志了,看了眼站在门口的翘儿,想来是一直在门口,听着他们调#@情。

睿王立刻就皱眉了,神色丝毫不掩饰的嫌弃。

等睿王一走,翘儿拿着那碟子糕点,冲进屋里,对锦心道,“你刚才故意跟王爷说那些恶心的话,你在笑话我没本事是吗?”

锦心看向她,“你还不是那么笨,起码还知道我的意思。”

“你凭什么不许王爷宠幸我,你为什么要阻拦我!”翘儿咬牙上前质问。

“你但凡有脑子,也该知道无论你怎么做,他都不会宠幸你,就是脱光了,他都不会要你。”锦心冷冷道。

“胡说,你如果没有阻止,他肯定不会拒绝,那些侍妾通房,哪个不是出身低微,都是做奴婢的,她们可以,我也可以,何况,你最初也是奴婢,他不也照样宠幸你吗?”翘儿极其不甘心,满腔的怨怒,她丢尽了脸,更是怨恨锦心断送她的前程。

锦心哼笑起来,“王爷刚才一身欲#@火出去,都没带你走,你还不知道什么原因吗?你是江玉淑的贴身婢女,他看见你,就像江玉淑还活着,阴魂不散在他身边,试问,他怎么接纳你呢?”

翘儿听完,一下子就泄气的踉跄几步,眼神萎靡起来,“你满意了吧,我彻底没有出路了。”

“我可以给你指条明路。”锦心淡淡道。

这话让翘儿却皱眉,哼了一声,“不就是你随便找个小厮将我打发了吗?告诉你,休想!”

锦心也不急,坐了下来。

“说句实话吧,我从来不信你,我也不会重用你,你尽管可以把着侯府的那些产业的账本,我不要,但我照样把你丢出府,你说,这些产业本就是侯府的,他们会给你继续看管吗?”


锦心明白了,睿王其实一直暗中去高氏的院子。


她的心啊,竟然会痛。

锦心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份,也清楚睿王不会真心爱谁,可是这一刻,她好像感受到了江玉淑的感受,她也清楚睿王不会只有一个女人,可真的有了,那感觉真的好痛啊。

她要求似乎也不高,就希望给自己的东西,王爷不要给别人。

原来,到头来,是自己捡了别人的东西。

看锦心反应呆呆的,莲蓉担心,连着叫她好几声,锦心忽然自嘲的笑起来,样子竟然有些癫狂,可吓坏了莲蓉。

眼角的泪落下,锦心觉得冰冰凉的,这春日的风也冷的刺骨,果真是二月春风似剪刀啊。

“主子,你可别吓我啊。”莲蓉吓哭了,平日里锦心一直是情绪稳定的,鲜少有这疯魔的时候,忽然她这个反应,可不是吓坏了人嘛。

锦心看莲蓉哭了,轻轻抬手抚去莲蓉的泪,苦笑道,“傻丫头,怕什么,我没事。”

“主子,你别这样吓我。”

“不会了,我不会再这样了。”她深松了口气。

起码这一刻,她明白了,她不能交付真心,她不要像母亲那样,将希望寄托在男人身上。

也幸好自己没有泥足深陷,早早知道王爷的本性。

抹去泪水,她往栖鸾院赶去。

走到门口,便听到站在院子里的人说话。

“你说这王妃也真是能熬,七八日不吃不喝,也还能挺着,棺材都准备上了,愣是不肯咽气儿。”

“可不是,这王妃之位她到死都想着带到地狱去吧。”

随后几人爆发一阵低低的笑声。

锦心走进来后,看见便是几个侍妾在说话。

这陈侍妾之前还觉得王妃是善人,大好人,还真心流过泪,怎么就转头又开始这副贱德行。

见锦心进来,几人急忙控制了笑声,倒是陈侍妾,走到锦心跟前,一脸讨好道,“我们都知道了王妃的恶行,原来之前咱们王府的孩子,都是她害死的,先前她不还是放毒蛇害你吗?还有下毒的事,我们都知道了。”

锦心闻言一怔,“你们怎么知道的?”

“就是她身边的下人说的,那个叫蕊儿的,她说的。”

这个蕊儿现在被调去了北院,北院住着柳侧妃和何庶妃,何庶妃哪有这个本事能安插人到了王妃院子里,那就是柳侧妃了。

看来王妃之前吃了东西动了胎气,很大可能是柳侧妃做的。

锦心看向柳侧妃,柳侧妃回以微笑,道,“妹妹,你这身子要满三个月了,气色着实看着不错啊。”

是啊,再多吸一段时间她给的那个香囊,这会气色就该是惨白了。

“王爷看重我这肚子,皇后也是派了多个人来给我安胎,陈御医更是医术精湛,如此精心照料,我要是不争点气,真是辜负了皇后的厚爱了。”

“妹妹好福气,皇后都惊动了,前头这么多孩子都没留下,皇后也都没问,你这刚有就派人来安胎,可见是个会投胎的孩子。”柳侧妃看着她的肚子,眼底有羡慕,

“是啊,这孩子来的巧,确实是我好福气。”锦心顺着她的话说。

柳侧妃笑不出来了。

“那妹妹要抓住福气,可别跑了。”

“谢柳姐姐提醒,我定然死死抓住!”锦心忽然极其认真道。

林侧妃见俩人打擂台,走上前,拉着锦心的手,“锦心姐姐,你现在有双身子,不能与身上有香味的人接触。”

柳侧妃特意出门前沐浴熏香了,虽然不是什么有害的香味,也只是普通的玫瑰香,林侧妃真是寻着一点机会就跟自己作对。


她是在后半夜回的梅香居,因为军中有事,睿王半夜去了军中。

睿王让她好好休息,可是她哪能真的这么睡,王妃知道自己宿在书房,第二天不定找什么法子折腾自己呢。

她现在还没有能力对抗江玉淑。

回到梅香居,第一件事,她就是找莲蓉要了避子汤。

她很清楚自己什么地位,没有自保之力,就敢怀孕,这府里的女人,会有千百种法子让自己流产。

她入府这十天,就打听到了,两位侧妃都怀过孕,一个莫名胎死腹中,一个去院子赏花就摔跤没了。

还有一个杨庶妃,生子的时候难产而亡,母子俱损。

江锦心其实知道,都是江玉淑做的,因为她身边有个懂医术的医女,她又是个好强善妒的人,嫡子没出生之前,她怎么可能允许别人生还在她前头。

一大早,王妃派人来传话,说今年新上的茶不错,邀众姐妹前去品茶。

江锦心只好打起精神,收拾好自己,准时到了栖鸾院。

但她似乎来早了,王妃还未梳好妆呢,让一众人在门口候着,陈庶妃何庶妃,还有三位侍妾都在了。

两位庶妃是去年年夜宴皇后赐的,因为王妃入府一年半还无所出,便赐了小官家的女儿。

后又娶了两位侧妃,高侧妃和柳侧妃,柳侧妃是皇商之女,高侧妃是睿王身边的将军之妹,也是威远伯爵府的嫡次女,一个有钱,一个有权,高侧妃性子暴烈,可没少折腾,柳侧妃倒是温婉许多,从不惹事,也不跟谁交往。

那三位侍妾,都是江玉淑挑给睿王的人,要说长得也不算丑,但也算不上好看,胆子也不大,规矩本分是有的。

江锦心一来,就规矩的对两位庶妃行礼。

陈庶妃侧眸腻了她一眼,仅一眼,她就惊住了,皱眉看过来,丝毫不避讳的打量她上下,尤其是这对胸脯,再看看自己的,可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好东西全长这贱人身上了。

“你就是王妃新抬举起来的侍妾?”何庶妃看着她,也是嫉妒的很。

刚入府不到半个月,王爷就叫她去伺候了四回,她进府一年半了,加起来还不够十回呢。

生的这狐媚骚气的样子,天生就是勾#引男人的。

“是。”她温声回道。

“哟,你就是王妃给王爷新找的暖床丫头吧,叫什么名字啊?”

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在下人的搀扶下缓缓走上前,绕着江锦心走了半圈,瞧见江锦心的脸后,讽刺的笑容当即缓缓收住。

“婢妾名唤江锦心,见过高侧妃。”她福身行礼。

高侧妃闻言,呵笑一声,“听说你是从齐远侯府出来的,又和王妃一个姓氏,你不会是王妃的庶妹什么的吧?”

“婢妾不配,婢妾出身低微,不敢高攀王妃,还请高侧妃莫要抬举婢妾,让人以为婢妾有意引起误会。”

高侧妃呵笑一声,看了一眼那几个侍妾,又看看她,“你倒是比那几个机灵的多,小嘴挺会说的。”

江锦心不语,高侧妃这挖坑给她和江玉淑,她回答不谨慎些,难保不会被江玉淑记恨上。

虽然她也已经记恨上了,但不能给她借口在折磨自己。

此时,柳侧妃也已经赶来,额间还有些许汗珠,一看就是紧赶慢赶的走来,走的急了才累着了。

高侧妃看了眼柳侧妃,哼了一声,当即走到第一个位置站好。

柳侧妃也看了高侧妃一眼,微微不悦,却没有说什么,整理着发髻,而后便站到另一边。

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俩人今早怕是又有矛盾了。

高侧妃在这个院子里,连江玉淑都敢偶尔言语不敬,何况是一个区区商户之女柳侧妃呢,俩人明争暗斗已经不是府里的新鲜事了。

外边的情况都被里头看着,等着人齐了,这才开门。

翘儿打开门,笑道,“各位主子,我们王妃怀着身孕,早起困难,让诸位久等了,请随奴婢进来吧,茶已经沏好了。”

高侧妃闻言,神色有些难看,但强撑着笑,抚了抚鬓边,便上了前,“当初我怀着孩子也这般不适,都能理解,不过王妃这都怀孕了,何必折腾我们来这趟呢,谁没有好点好茶呢。”

“高侧妃说的是,只是这茶不同往年,是南疆特供给皇室的顶级毛尖,今年皇后特地叫人送了一批给咱们王妃,王妃念着诸位主子也没尝过,便只能叫诸位主子跑这一趟了。”翘儿温声笑道。

大家依次陆续入座,几位侍妾只能站着,也只有庶妃以上的位份才配坐着。

江玉淑捏着帕子,故作不适的遮挡自己的脸,下人连忙端上来痰盂到她跟前,她干呕几下,舒坦后,她深叹口气。

“这女子有孕,实在艰难,尤其是早起更是不适,想必几位妹妹也是深有体会的。”

高侧妃和柳侧妃神色顿时变的黯淡,似乎想起伤心事,尤其是高侧妃,眼眶微红,却还要强撑维持表情。

没人回应,陈庶妃忙笑道,“女子怀孕不易,王妃确实辛苦了。”

几位侍妾纷纷上前,“王妃辛苦了。”

江玉淑闻言,满意一笑,“这样的辛苦,我倒是愿意多辛苦几回,王爷膝下无子,就等着诸位妹妹也能为王妃繁衍后嗣呢。”

“这样的辛苦,也不是人人有资格的,好比陈庶妃,你入府也快两年了,王爷似乎都没有去你那儿几回吧,何庶妃,王爷倒是去你那边次数多,你肚子也没大过,剩下这些,长得歪瓜裂枣的,王爷更是没胃口了。”高侧妃冷哼道。

这一句话,满屋子的人都给点了。

“说的是啊,妾身是没有这个福分怀上王爷的孩子,高姐姐倒是有这个福分,但福薄,不也没留住吗?”陈庶妃翻了个白眼,哼道。

高侧妃闻言,登时站起,甩了一耳光在陈庶妃脸上,全场都给惊了。

江玉淑立即拍桌子呵斥道,“高侧妃,你这是干什么?”

“陈庶妃以下犯上,妾身也是替姐姐教训一下她而已,我再福薄,王爷也是心疼我的,不过是再等些时日,我还能再怀,只是陈庶妃就不一样了,生的就不好看,更是嘴笨,王爷怕是夜里醒来见着你躺边上,都以为做噩梦吧。”

说完,眼神不善的扫视每个人一圈,扭着身子就走了。

走之前,特意盯了江锦心好一会儿才出去。

“这衣裳很适合你。”他笑道,随即伸手,让她搭着自己的手站了起来。

江锦心眉眼弯了起来,笑道,“是王爷会挑衣裳,婢妾不过是穿着给王爷看的。”

这话立即取悦了他,捏了捏她的脸,“你很会取悦本王。”

那是啊,她这些日子,怎么可能就只在这府里闲着,这几次侍寝下来,她也一次次试探探索,发现他并不喜欢规矩沉稳的女人,也不喜欢没有分寸的女人。

太本分或者不本分,这中间的尺度,极难把握。

江锦心打小就惯会看人眼色,知道怎么讨好别人,察言观色,在齐远侯府的时候,她要没这点眼力见,侯夫人早就将自己给抹杀了。

“婢妾的一切都是王爷所赐,自然以王爷为大,婢妾能有福分伺候王爷,婢妾已然十分满#@足了。”

“何必如此妄自菲薄。”他抚着这张滑嫩的脸,对她的奉承十分受用,他不是不知道她在讨好自己,可是他不在乎。

这王府的女人,哪个不是在刻意迎合自己。

牵着她的手,带回了清风台。

白日里做这种事,确实荒唐,但睿王在外头事事小心,万事谨慎,回自己的地盘,哪里还会在乎这么多礼数呢。

睿王也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要说美貌的女子,他也不缺,性子特别的有高侧妃,温柔的柳侧妃,王妃自然也是体贴的人,他按说不该这么急色才是。

但这女人身上就像有什么魔力一般,那是别人给不了的感受,她的身子软绵馨香,每每情到深处的嗓音,都让他着迷。

他最爱看的,就是她为自己发疯的姿态。

思及此,他啃咬在她的颈项上,她嘤咛一声,那魅惑的哼唧,他差点又要发疯了。

“你果真生来就是勾人的东西。”他低沉道。

“婢妾只想勾着爷。”她笑,双手搭上来。

这白日里她被王爷带回清风台的事,传遍了王府,高侧妃在自己的院子里发疯,然后砸了一大堆东西,面对进来劝解的丫鬟,一个个都被轰了出来。

而江玉淑知道这个事后,顿时笑出了声,虽然心里堵得慌,但高侧妃显然更生气,所以这事还是自己赢。

起码,明面上,江锦心是自己的人。

一场贪欢之后,睿王食髓知味,却也还是拘着她到了第二天早上。

一早,她伺候睿王穿衣上朝,一度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睿王见状,淡淡道,“有什么话就说,免得一会儿本王走了,你想说也没机会了。”

闻言,她立即道,“婢妾想向王爷讨那本河山游记。”

他淡淡叹气,“本王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一本书而已,拿去吧。”

送走王爷后,莲蓉皱眉上前,问道,“主子,你为什么不跟王爷说,你每次侍寝后,都要去栖鸾院受罪的事呢?”

江锦心目送王爷彻底走远后,转身回屋,笑容收了起来。

“这些都是小伤,王爷就算知道了,也只是斥责一下而已。”她淡淡道。

这些事,需要王爷自己去发现,那样才能让王妃收敛,不然自己告状,下回只会变本加厉。

她抬手,看着自己细嫩的手指,几日消停下来,她的手已经不疼了。

大半个月没有做过活计,自己的手也看着白嫩了些,美貌就是自己的本钱,她可得好好利用。

回自己的居所后,她吩咐莲蓉道。

“去拿针线来,我再做几样绣品。”

趁着有时间,手没事,多做些,晚些时候,只怕还得去栖鸾院。

她现在没钱,就靠着绣活做好送出去换点钱,虽说在王府吃喝不愁,也没花钱的地方,可是母亲和小弟却银钱紧缺,眼看快入冬了,夫人肯定不会给他们置办冬衣和冬被。

她在侯府的时候,还能私下挣点钱置办,现在她在王府出不去,母亲眼睛不行,只怕日子更是艰难。

莲蓉将东西给她拿来。

做了一上午,得出几个花样,江锦心正疑惑江玉淑怎么还没派人来叫自己,随后便听到莲蓉阻拦的声音。

莲蓉随后被推倒在地,哀嚎一声,江锦心起身查看,便看到高侧妃气势汹汹的往走来,一个巴掌打在她脸上。

“小贱人,生得一副狐媚子模样,前些日子看你就觉得不是个安分的东西,没想到你胆子倒是大,敢比着我的份例找王爷讨赏赐,你什么东西啊,也配穿这身皮。”

一番话说完,对身边的婆子冷声下令,“将她这身衣服给我扒下来,烧了!”

几个婆子随即上前,莲蓉赶忙上前阻拦,抱着锦心,大声道,“这是王爷专门赏给我们主子的,你们敢扒的话,王爷定会惩罚你们。”

几个婆子随即站定,看着高侧妃,不知该不该继续。

“给我扒下来,王爷要是怪罪,我担着。”高侧妃冷声下令。

几个婆子上前,开始撕扯锦心的衣服,锦心死死揪着衣服,抬眼,怒视着高侧妃,死死盯着她。

高侧妃见状,上前又是一耳光,“还敢瞪我,再瞪我一眼,我就将你的脸给划了。”

高侧妃这么说,自然是真的会这么做。

衣服还是被婆子们扯了下来,只剩里衣。隔壁翠芳斋,听雨阁,玲珑阁,一个院子的侍妾和通房,全都站到门口,观看这边的撕扯,一个个神色看好戏的模样,更有解气的表情看着她被高侧妃凌#@辱。

“主子,里头还有这些,都是上好的料子和首饰。”婆子们从里头又搜出来她的衣物呈现在高侧妃跟前。

高侧妃哼了一声,眼神嫌弃,道,“丢院子里,烧了,那些首饰,拿去给那些通房和侍妾分分,人人有份,也好沾沾她的骚气,让王爷也多宠幸宠幸她们。”

说着她捂着嘴轻笑起来,连带着那些婢女也跟着笑了起来。

首饰拿过去给那些侍妾的时候,她们还不太敢接,可是看着这些首饰都是好东西,实在也没忍住,有一个人伸手挑了以后,剩下一个个都赶着上前抢着拿了。

那画面,惹得高侧妃笑得更加开心了。

院子里烧起了火,里头都是锦心的东西,连带着她这几天刚绣好的绣样都被烧了。

锦心面无表情的看着这火势渐起,泪珠却从眼里滴落。

从前在侯府再难,再苦,却也没有在人前这般被脱衣服当众凌#@辱过,今日这份耻辱,她记下了。

江玉淑被人这么骂,指着高侧妃的鼻子,你了好几声,都气到结巴了。

“来人,把她给给我掌嘴五十!”江玉淑竟然气哭了,她这这辈子都没这么丢人过。

高侧妃讽刺的哈笑一声,“你还敢叫人打我?要不是你齐远侯府会巴结人,这睿王妃哪里轮得到你当,今日我好好让你看看我的手段!”

说着,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开身边的婆子,飞扑上前,但人还没到江玉淑跟前,江玉淑就有了心理阴影,连连后退,脚下一歪,随后人就往后倒去。

所有人惊呼,赶紧去查看情况。

高侧妃怒气未减,丝毫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盯着江玉淑,咬牙道,“又来这套,你回回都是拿肚子装蒜,王爷不在这,装给谁看呢。”

江玉淑捂着肚子,疼的厉害,完全没有力气去斥责高侧妃,脸色瞬间泛白,额头渗出了密密麻麻的细汗,看样子是真的疼的厉害。

随后,江玉淑腿间便见了红,缓慢渗红了裙摆。

翘儿见状,吓坏了,捂着嘴,高呼道,“王妃见红了。”

所有人更是慌乱起来,赶忙将江玉淑扶了起来,但她人已经失去了意识,身子疲软着被人带走了。

高侧妃也愣住了,完全没有想到会这样,还以为她是装的,她根本没有碰到王妃,是她自己摔跤的。

冬菊也是慌了,看着江玉淑被下人们带走,赶忙看向高侧妃,紧张问道,“怎么办?王爷回来定是会处置您的。”

高侧妃也是此刻却稍稍冷静下来,看着那滩血迹,整个大脑都是空白,完全不知所措。

她明明没有碰到她,只是想警告一下而已,再说,她为什么不躲开,她分明就是想利用孩子将自己扳倒。

冬菊还在说话,可是高侧妃却听不到一样,慢慢转身,失了神一样,准备回去再说。

江锦心站在不远处,看着这边的闹剧由开始到结束。

高侧妃要自保,自己也要。

江玉淑后面一定会反应过来,但她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自然是要承受她的报复,可是就算没有做这件事,江玉淑也会报复自己。

她没有证据,只能自己吃了这份哑巴亏。

回到雅兰轩,秋莲还没回来,这会子,只怕也不敢回了吧。

不过锦心高估了秋莲的智商,她还真回来了,并且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一回来就在去做事。

“主子,要怎么处理她?”秋玲问。

锦心摘下一对珍珠耳环递给她秋玲,道,“将这个放她包裹里,去跟管家说,秋莲手脚不干净,将她发卖了吧。”

秋玲点点头,下去做事了。

不多时,管家带人来搜,果然在秋莲的包裹里搜的东西出来,当即被管家抓住。

秋莲想辩解,可是却被管家给塞了布条进嘴巴,不许她说出脏话,污了主子们的耳朵。

王府里手脚不干净的下人,肯定是要被在打上标签,男的打脸上,女的打在额头,这样卖到牙行,是给来买奴隶的人家一个提醒。

但锦心特意让秋玲去吩咐了,卖给外地客商,不许她在京城出现。

这样便断了她反咬自己的机会。

栖鸾院那边的动静不小,引得各院的人都静寂无声,尤其是婉月居,一个个都闭门不出,整个王府笼罩在一片阴郁之中。

睿王急匆匆的从军营赶回来,赶往栖鸾院,看着这一盆盆的血水往外端,宫里都派了御医来,三个太医都在里头,江玉淑哭的撕心裂肺的。

“继续。”他声音冷了几个度,听在婆子心里,更是颤抖得厉害。


“王妃其实一直都在给府里其他后妃吃避子汤,至今都没有停过,所以后院的主子们,一直未能怀上孩子。”

话音一落,睿王抓起茶盏,砸在了地上,脸色阴沉,神色冷厉,满眼怒色,什么都没有说,却把婆子都吓得瑟缩躲起来。

随后,他起身,带着一身怒气往栖鸾院而去。

而江玉淑正准备用膳,听着下人进来通传王爷过来了,她赶紧起身,准备去门口迎接。

只见睿王一脸冷漠,一身冷肃走进来,江玉淑上前展现笑容,准备问候,却因为睿王这一身生人勿近之态弄得一怔,笑容怔住。

但她知道,睿王在生气,是来者不善,当即上前,低姿态的上前,为他斟茶,递上前,“王爷,是谁又惹您不高兴了?”

睿王抬眼,静静看着她,没有接茶。

江玉淑不明所以,被看的有些心慌,但还是强装镇定,挤出一抹笑,试探的问,“可是林侧妃又做了什么让王爷不高兴了?她年纪小,又是皇后侄女,难免刁蛮些也是有的。”

睿王闻言,呵笑一声,拍掉了她手里的茶,茶盏应声碎裂,江玉淑见状,赶忙上前跪下,“王爷息怒。”

“息怒?你还在乎本王是否会怒吗?”他讽刺的看着她问。

江玉淑怔愣住了,不知道睿王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顿时,她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

随后,外头的人将婆子给提了进来,丢在了江玉淑的边上,又被打了一顿,婆子此刻十分虚弱,见着江玉淑,她眼里有光,当即爬上前,“王妃,您救救老奴,救救老奴啊。”

江玉淑吓着了,尖叫一声,将这满身污血的奴婢推开,她赶紧站起,往睿王身边躲。

“王妃难道不认得此人吗?”睿王冷声问。

江玉淑害怕得很,上前看了看,缭乱的头发撇开,婆子再次扑上前,“王妃,是奴婢啊,王婆子啊。”

听到这话,江玉淑这才确定了人,吓得连连后退,却被睿王扣住手,逼她对着王婆子的纠缠。

江玉淑赶紧下跪,抓着睿王的衣摆,当即落泪,“王爷,妾身不知道怎么回事啊,王爷不要听信小人之言啊。”

“是吗?本王还什么都没有问,她也什么都没有说,王妃怎么就开始解释了?莫不是心里有鬼?”睿王呵笑一声问。

江玉淑闻言,再看看睿王的眼神,便知道他已经审问过了,这王婆子也招了,她只觉得头皮发麻,身上一点点寒凉下来,身子一坐,苦笑了一声,神色复杂纠结,眼底闪着点点泪光,委屈看向睿王,却不说话。

“你有何话说?”睿王此时看向她,对上她这双泪眼,却无半分怜惜,只是冷然的看着她。

“王爷不是都审过了吗?这婆子招了什么,便是什么。”江玉淑深深的吐了口气,好像是松开了这口气一般,也懒得再假扮不愿意再扮的贤惠模样了。

睿王闻言,失望至极,摇摇头,“为何要这么做?”

“王爷这些年怎么待我的,王爷难道心里不清楚吗?你说我为何?我才刚进府多久啊,不过一年之数,便着急娶侧妃,纳妾,我还得装作温柔贤淑,贤良淑德的为王爷打点,而这些女人,入府便想着越过我,取代我,王爷难道不知道吗?”

她说的,自然是高云婉,从入府到怀孕,一直觉得身居侧妃之位委屈的很,如今又来了出身更高的林雪芝,而自己,没有任何助益的娘家,成了自己的绊脚石。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