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精选篇章阅读
  • 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精选篇章阅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伏珑
  • 更新:2024-06-11 23:04:00
  • 最新章节:第21章
继续看书
古代言情《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现已上架,主角是顾煜辰温知闲,作者“伏珑”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看着知闲,对方缓缓出声道:“你之前说等以后跟我说件可能让我不太高兴的事儿,是不是这个?”宋楷瑞舒了声气,淡淡的“嗯”了声。“楷瑞,谢谢。”宋楷瑞眼眸微抬:“你不怪我没说?”“你考虑的很好,如果我和他一直在一起你就把这件事情藏心底,若是没在一起,说给我听也不会难过,你已经考虑的很周全了。”宋楷瑞双腿交叠手搭在膝盖上,静静......

《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精选篇章阅读》精彩片段


温知闲:在。

她原本还准备送去呢,宋楷瑞自己就过来了。

宋楷瑞不到半个小时就来了店里,进门后坐在她对面细细打量了一遍知闲,得出结论:“早上顾煜辰来找你了?”

温知闲看着他缓缓点头。

“他把我拉上车还锁车门,跟发癫似的。”

宋楷瑞眉头微蹙,“他没做什么吧?”

应该不会做什么太出格的事情,要不然现在她就不会坐这了。

“我爸妈来了,看见了。”

宋楷瑞乐了:“嚯。”

他是知道顾煜辰一直想给温叔沈姨道个歉,但人家偏偏就不想见他,今天这种场面相见,跟绑架人家女儿似的,绝对不会给好脸色的。

“要我把什么东西给他?”正好中午嘲笑一下顾煜辰。

温知闲从旁边拿出那个铃兰花马克杯放在桌上。

宋楷瑞微愣,看向温知闲,“你给拼好了?”

他不知道杯子碎成什么样,就她突然拿出这么一个一模一样的东西出来,很难不想到这是她自己拼出来的。

“拼什么啊,都碎成那种死样了,他自己又砸了一次,当然是我买的啊,五十九块九一个。”

宋楷瑞笑声越发猖狂,拍了拍手比出大拇指:“绝了。”

“他不非要拿这个说事吗,那我就赔他一个一模一样的,他不喜欢搞替身嘛,这杯子除了不是同一批次生产的,完全一模一样。”

宋楷瑞拿着杯子的手顿了下,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词,替身。

他看着知闲,对方缓缓出声道:“你之前说等以后跟我说件可能让我不太高兴的事儿,是不是这个?”

宋楷瑞舒了声气,淡淡的“嗯”了声。

“楷瑞,谢谢。”

宋楷瑞眼眸微抬:“你不怪我没说?”

“你考虑的很好,如果我和他一直在一起你就把这件事情藏心底,若是没在一起,说给我听也不会难过,你已经考虑的很周全了。”

宋楷瑞双腿交叠手搭在膝盖上,静静听她说话,“现在我希望你和祁砚京好好的。”

“会的。”

他岔开了话题,“这杯子我中午带给他,嗯……”

他顿了下,朝着知闲笑道:“但是我觉得他可能会砸了。”

温知闲从地上搬了个箱子放在桌上,“砸就让他砸呗。”

宋楷瑞好奇的打开了箱子上的盖子,不禁睁大眼睛,“你搞批发?”

“十九个慢慢砸,反正我还了他的东西了,下次可就别提杯子了。”

宋楷瑞看着这些杯子,想着这么个不值钱的玩意,真的至于舍得打自己从小认识的女朋友吗?

“为什么十九个?”他问。

“原本二十个,昭礼拿了一个,就剩下十九个了。”

温知闲看着他,眼睛亮了一下:“你要吗?送你一个?”

宋楷瑞哽了下,这粉嫩的玩意真跟他不搭……

但是昭礼都拿了一个……

“行,我拿一个。”他笑了笑,“剩下十八个让顾煜辰慢慢砸去。”

温知闲搬起箱子:“我给你送上车。”

“不用,我来。”宋楷瑞从她手上接过箱子。

她跟着宋楷瑞出了门,宋楷瑞上了车,降下车窗看向她,低笑着:“别不高兴了,等会见面我骂他几句,走了。”

温知闲挥了挥手。

刚送走宋楷瑞,正往回走,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知闲。”

一转头,祁砚京从车上下来,她小跑过去扑在了他怀里,小声又委屈的叫了声“砚京”。

这一声跟猫叫的似得,叫的人心都化了。

“怎么了?”他环着她的腰,温声询问。

“哟,我来的不巧了。”

停好车下来的周初屿看到恋人相拥这一幕简直心梗。

祁砚京参加过金融系的一场大赛,结果跨专业拿了奖,他当时还是老师,对祁砚京印象极深,后来祁砚京成了他同时,虽然不是一个专业的,但总归有话快说。


顾煜辰嗓音骤冷,“我知道他。”

“顾总对母校还挺了解啊。”几位笑着聊了几句。

突然顾煜辰撇下那几位,快步追上祁砚京,冰冷的叫了声他的名字:“祁砚京。”

声音不小,听起来有些骇人。

祁砚京并不想搭理他,但明显冲他来的。

周初屿侧目看向他:“你俩认识啊?”

上次就莫名觉得祁砚京似乎对顾煜辰有点不太友好,但也没多想,没想到居然还真认识。

“不熟。”

他停下脚步看着朝自己过来的顾煜辰。

那副深仇大恨的样子,像是要把他活剐了一样。

果不其然,就是来和他打架的。

顾煜辰什么都没说,上来就朝着祁砚京的脸出了拳。

祁砚京深知这不是打架的地方,他要是动手了那就是互殴,只是用手接住没反击。

顾煜辰怎么会放过他,想打他的念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反击总归是吃亏的,胳膊挨了他一拳。

几个校领导吓死了,连忙过来制止。

顾煜辰甩开那几个老头,阴沉着脸满是戾气:“祁砚京他妈的怎么不还手啊,理亏了?你他妈抢我老婆的时候不是挺硬气的吗?”

几句话把在场所有人都说蒙了。

“你们没结婚,而且你怎么对她的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他和知闲本就坦坦荡荡,经得起被质疑有什么好怕的。

顾煜辰冷笑:“没结婚也是我认定的妻子,我们都准备领证结婚了,结果没几天就被你撬了,你趁人之危在她情绪低落的时候骗她结婚,祁砚京祁教授,你这种人哪有人品?住她的房子哄她父母,凤凰男吃绝户?”

“这就是学校的教授,为人师表,他妈的简直就是祸害。”顾煜辰紧紧盯着他,一字一句说着:“我以学校有你为耻。”

祁砚京情绪太过平静了,被说成这样也没着急,这平静的跟顾煜辰说的不是他似得。

周初屿是不相信的,毕竟上学到现在这些年祁砚京看不出来是顾煜辰说的这种人,有实力干嘛要当凤凰男吃绝户?

而且祁砚京这人他真觉得是有经商头脑的,要是想要钱,他干嘛非要留在学校啊,有这时间去赚钱多好。

他眼里的祁砚京就是想平平淡淡过日子的。

但是他质疑一点,祁砚京是不是真抢了顾煜辰的未婚妻。

就算抢了,只要祁砚京能说出理由,那他就相信。

“顾煜辰,那是我的太太你放尊重点,结婚前你们就已经分手了。”

顾煜辰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没同意分手,你怎么不对我尊重点呢?不想听你狡辩,那是我的妻子,我会让她心甘情愿的回来,我也等着你身败名裂的那天,我不会放过你的。”

疯狗。

懒得跟他废话。

顾煜辰带着一身凛冽寒气走了。

几个校领导面面相觑,问了声:“小祁,他说的是真的吗?”

祁砚京在他们眼里完全就是不争不抢平平淡淡过日子的那种人,连校外讲课都很少,说他凤凰男吃绝户……他们还真不相信。

但也就怕他伪装的好。

“家境还行,没必要那么做。”他做的都是他该做的,对知闲好不应该吗?对岳父岳母好不应该吗?


见他进来,祁尧川将钢笔放下。


“那些是你要我帮你准备的,你看看。”祁尧川起身走向桌旁。

桌上堆得都是些礼物。

“你也就说了是送老人家的礼物,我昨晚让林璇准备的,拜访的是知闲爷爷?”

昨晚那情况,他只能紧急求助万能的长兄。

“是的。”他上前看了看大哥给准备了些什么。

嗯……果然都是好东西。

祁尧川端着咖啡杯倚在桌旁,缓声道:“昨晚那么急,今天怎么不着急了?”

祁砚京应道:“让我放长假再过去,老人家现在长住平江。”

那是挺远的。

他转身将杯子放在桌上,一边道:“爸之前还提过给你办个晚宴。”

祁砚京掀了掀眼皮,“我不喜欢。”

他说完顿了两秒,“如果没什么特殊情况,我可能一辈子会在学校。”

他已经习惯现在的生活了,没那么复杂的人际关系。

但他也知道确实不仅仅只是靠自己,家里也给他提供了很多便利。

比如刚开始在学校的时候,文章论文写得好被添上了别人的名字,还有资历深人脉广的老师扣罪名说他抄袭,若不是家里帮他,他树大招风,凭自己很难平反。

祁尧川有些无奈,“行吧,随你喜欢。”

祁砚京这不就是侧面跟他说不会回来么。

“这些我都带走了。”

祁尧川挥了挥手,朝着林助道了声:“帮他送车上去。”

祁砚京和林助一同拎着礼物出了集团大门。

“二少慢走。”

祁砚京道了声谢之后,驱车离开了。

-

祁砚京晚上和她说了明天要去H市异校交流的事情。

“那你要去几天?”

“五天左右。”

温知闲看着他嘻嘻笑着:“教授,那你岂不是五天见不到我了。”

祁砚京陷入了沉默,面上也没了任何表情,淡淡的有些伤感。

温知闲心里一哽,好像把他说难过了。

她踮脚亲了亲他,“别难过了,我给你收拾行李。”

她握住祁砚京温热的手,拉着他去了衣帽间。

将他的行李箱拖了出来,开始给他搭配衣服,一边小声自言自语嘟囔着:“H市气温怎么样?会不会也像我们燕南这神经病天气?”

她站在祁砚京的玻璃橱窗旁,拿着手机查看H市未来五天的天气状况,最后满意的扬起唇,“果然天气正常,不像我们这里神经病天气。”

祁砚京懒懒散散的倚在门边抱着臂,眸里不自禁的流露笑意。

这是他的妻子。

每个瞬间都会记在心里。

温知闲开始给他搭配未来几天的衣服,搭配好一套就放在同一个包装里。

祁砚京看着她在衣帽间里来回转悠,自己去把生活用品拿过来,放在她面前让她帮自己装进行李箱。

他在知闲身后的沙发上坐下,看她蹲在行李箱边上一边收拾,一边和他说东西放哪放哪。

“知闲。”

听到祁砚京叫了声自己,她转头看了眼,“啊?”

祁砚京勾唇轻笑,“想把你装进行李箱带走。”

温知闲没忍住乐:“把我装进行李箱就不是浪漫的爱情故事了,那是恐怖故事。”

她拉了把祁砚京,“你过来看看还有什么要带的。”

他大致扫了眼,发现知闲还贴心的给他带上了洗面奶和小包装的抹脸的护肤用品,还挺方便。

护肤品还都是知闲经常用的那种。

“可以了。”他将行李箱合上,提起放在一旁靠墙。

温知闲去洗手台前洗了遍手,祁砚京跟在她身后,“后面五天见不到你了。”

她早知道就不说那话了。

她从镜子里看着祁砚京的面容,扬起唇笑道:“又不是不回来了,你是去工作的,你以前还不是这样嘛。”

“现在和以前怎么能一样。”以前去哪都无所谓,反正自己一个人。

温知闲问了声:“那怎么办?”

祁砚京抿着唇,几秒后才启唇道:“忍着。”

从结婚后到现在这段时间还真没和知闲分开过,想着有点不太适应。

她不禁笑出声,擦干手上的水渍,转身朝着他勾了勾手。

祁砚京往前走了几步,立在她面前,温知闲扯了他的衣领,他被迫俯身,温知闲仰头与他对视。

祁砚京看着眼前粉嫩的樱唇,吻上上去,手上也没闲掐着她的腰往上提。

温知闲感觉身子一轻,下一秒坐在了洗手台上,瓷面的洗手台冰凉,冷的她身体微颤。

“冷。”

祁砚京立即将她从洗手台上抱了下来走回了卧室,轻笑了声:“娇气。”

说归说,但他就喜欢。

温知闲将脑袋埋进他颈窝,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木质香,听到他这么说,在他颈侧咬了一口。

祁砚京不为所动,并且挑衅:“咬重点,看看明天有没有人问我是怎么伤到的。”

温知闲:“……”教授骚得很。

她还用手摸了摸自己咬的那块,看看有没有咬很重,怕明天真有人问起,祁砚京说不定真能说出些惊人的话来。

幸好只是一圈淡淡的牙印。

祁砚京心里觉着好笑,将她扔在了床上,倾身而下。

五天不见得让她喂饱自己。

……

一直到凌晨一点,祁砚京眼尾染着欲色泛红,刚刚那几个小时里有被爽到。

“我明天走了,你怎么不说想我?”他抱着温知闲,在她脖颈蹭着。

温知闲累的手动不了,闭着眼嘟囔了句:“你今天还没走。”

她亲了亲祁砚京,柔声道:“你明早还要早起,快睡。”

祁砚京表示被安抚好了,贴着温知闲但兴奋劲儿还没过睡不着。

就现在自己的这种状况,别说做噩梦了,就算做噩梦了,也能在梦里拿刀乱砍。

十几分钟,身边的妻子俨然进入了睡眠,极低的呼吸声听在他耳里,极其动听。

-

隔日温知闲醒来的时候,身旁已经没了祁砚京的身影。

她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八点四十。

界面上有一条祁砚京给自己发的消息,【早餐做好了在桌上。】

温知闲勾起唇角,放下手机在床上滚了一圈舒展筋骨,起床吃早餐。


演员还挺称职。

他倏地闷笑了声,这要是被顾煜辰看到不得气死。

顾煜辰听到他莫名发笑,皱了皱眉。

宋楷瑞又用咳嗽掩饰,“你刚刚说什么?”

“我爸妈昨天给我打了电话问我和知闲的事情”他舒了声气。

宋楷瑞正经了起来:“煜辰,我不是泼冷水啊,那就说明温叔和沈姨也知道了,那你和知闲是一点可能性都没有了。”

“我打了电话温叔没接,昨天晚上也去了,没人在家。”

宋楷瑞啧了声:“不是我说,你这就是死局,你要是把你工作上的执行力放知闲身上,就根本不会有现在这个局面。”

“因为她不会走她会等我,这些天我也想清楚了跟她较什么劲呢,我该去道歉的。”他看着杯里的酒,晃了晃。

宋楷瑞带着些讽刺:“你想想你怎么对李朝暮的,又是怎么对知闲的,你会因为她摔了你的东西动手吗?”

顾煜辰冷声:“宋楷瑞,够了。”

“OK。”他耸了耸肩,不让说就不说呗,反正摔惨的是他顾煜辰。

忠言逆耳。

“都已经碎了就别提了,不过就是一件死物,抽走了我最后那一点念想,我的未来只会是知闲的。”

不愧是顾煜辰啊,碎了就是死物了。

宋楷瑞吃了几口饭,感叹了声:“被偏爱有恃无恐啊。”

不过这次顾煜辰可能会落进万丈深渊。

他余光看见知闲和那位祁先生起身准备离开,侧头看了几秒。

顾煜辰发现他已经不止一次往那边看,这次他转头顺着他看的方向看了过去,他倒是要看看有什么好看的。

突然愣怔,全身血液像是凝固了一样。

宋楷瑞默默面向顾煜辰,嗯……果然气得够呛。

顾煜辰的占有欲真的特强。

他脸色阴沉站起身往温知闲那走去。

宋楷瑞叫了声他,丝毫没有反应。

顾煜辰一把推开了祁砚京,他俩本来就打算走了,根本没看见身后过来的顾煜辰,顾煜辰的劲儿又大,祁砚京没注意被推坐在了椅子上。

顿时餐厅里的目光全投了过来。

温知闲没管顾煜辰,立即将祁砚京扶了起来,“没事吧?”

见她碰一个他没见过的陌生男人,顾煜辰猛地握住她的手腕,嗓音冷的刺骨:“温知闲,你在干什么?我问你在干什么?”

“松手。”祁砚京气势上完全不输,拳已经快招呼上顾煜辰了,在最后被宋楷瑞给拦下了,“别动手。”

宋楷瑞扯开顾煜辰握住知闲的手,又松开了祁先生的手,拦在了两人身前。

祁砚京摸了摸她发红的手腕,这肯定疼啊,她这什么神经病疯狗前任。

“你他妈的别碰她。”顾煜辰怒道,又准备动手了。

温知闲站在了祁砚京面前,虽然知道她挡在祁砚京前面顾煜辰也会打她。

祁砚京将她护在身后,“他也会打你的。”

宋楷瑞虽然无语但是好笑,他推了把顾煜辰。

“他是谁?”顾煜辰从这个陌生男人嘴里听到他会打知闲这话,他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安。

温知闲抱着祁砚京:“他是我老公。”

宋楷瑞勾了勾唇,知闲倒是聪明,这句话杀伤力对于顾煜辰太大了,今晚顾煜辰是别想睡了,一闭眼就是知闲抱着这位祁先生说:这是我老公!

顾煜辰笑出声带着嘲讽,眸光冰冷:“他是你老公,我是谁?你告诉我,我是谁!”

他一声比一声大,足够骇人。

祁砚京手在她后背轻抚着,怕她被吓着。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