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深浅畅读精品小说
  • 爱有深浅畅读精品小说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山谷君
  • 更新:2024-06-16 11:55:00
  • 最新章节:第78章
继续看书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爱有深浅》,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由大神作者“山谷君”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道:“卓总,这份报告,是舒律师做的一个大的框架,之后如果合作,我们会落实到每一个环节。舒律师目前虽然只是助理律师,但她做事认真,积极上进,已有能力独挡一面,就这份框架而言,已包罗了大部分需要考虑到的问题,后面我会让舒律师再完善一份。”舒听澜没有想到,肖主任会替她说话,会在客户面前夸她,心里有一丝感动。卓禹安不置可否,又翻了翻那份报告,最后只淡淡说道......

《爱有深浅畅读精品小说》精彩片段


这样的情况下,她只能站出来认错,虚心接受批评,不能让肖主任背这个锅,她正要开口道歉时,肖主任先她一步说道:

“卓总,这份报告,是舒律师做的一个大的框架,之后如果合作,我们会落实到每一个环节。舒律师目前虽然只是助理律师,但她做事认真,积极上进,已有能力独挡一面,就这份框架而言,已包罗了大部分需要考虑到的问题,后面我会让舒律师再完善一份。”

舒听澜没有想到,肖主任会替她说话,会在客户面前夸她,心里有一丝感动。

卓禹安不置可否,又翻了翻那份报告,最后只淡淡说道

“我相信肖主任用人的眼光。”

也算间接肯定了舒听澜的工作。

“不过收购的事,我们还未开始招标,肖主任不妨再耐心等几天。”

卓禹安下了逐客令,也始终没有松口,任肖主任如何专业有能力,也无法窥得半分。而一向擅长活跃气氛的周铭,许是卓禹安气场太强大,或者太严肃的原因,他竟丝毫没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回律所的路上,周铭不由感慨:

“卓禹安这老狐狸,城府太深了,想做他的生意,没点真才实学还真不行。”

“不过他是怎么知道听澜只是助理律师?观察力惊人。”

舒听澜心虚,所以做律师在任何场合下都要谨言慎行,当初高中同学聚会时,她只是随口一说自己还是助理律师,结果他便记住了。

“越是难啃的骨头越有意义。小舒,你这两天把报告再完善一下,亲自给卓总送来。”肖主任忽然吩咐。

“我亲自送过来?”舒听澜一愣,一时没猜透肖主任的用意,只是当她坐在律所的办公桌前,回忆了一下今天去卓远科技的过程,渐渐明白了肖主任的安排。

在卓禹安办公室时,肖主任说“我会让舒律师再完善一下交给您。”

肖主任是故意用了她那份并不完美的风险评估报告,以争取再见面的机会。因为在洽谈阶段,这份报告本就可有可无,不会影响结果。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肖主任能有今天的成绩,绝非偶然。

舒听澜当即投入工作,翻了大量的案例找思路。之前的报告,是肖主任出国期间,她写的,写过两个版本,第一版被肖主任直接打回,第二版得了周老师手把手的指导才通过肖主任的审核,这次属于第三版,她补充了一些细节部分。

这么一忙,回到家时已是晚上9点多。

又在家门口见到卓禹安时,她有一点诧异,因为昨晚他离开时,明显是生气了,加上白天在卓远科技,正眼都没瞧她一眼,甚至还批评了她助理律师的身份,她以为,他不会再来了。

“昨天买的菜不做会烂掉。”他貌似在解释,然后站在门边,极其自然的等舒听澜开门。

“哦。”舒听澜心想这人是不是有人格分裂?

在公司是一个样子,在家里又完全是另外一副样子。公是公,私是私,分得明明白白的。

既然如此,在她看来两人都是成年男女,发生亲密关系纯属各取所需,真不必渗透到彼此的生活里。

“每天都加班到这么晚?”

“嗯。”这还不是怪他?对她的报告不满意,又迟迟不肯开招标会决定,让她们这些律师跟着忙前忙后。

“很喜欢这份工作?”他又问。

“嗯。”


但林之侽一听她约了男同事,顿时来了精神

“一起吃嘛,有什么要紧的,你不用跟对方说,到时候我过去偶遇。”

舒听澜无语,只能随她,反正拒绝也没用。

一进茶餐厅,就“偶遇”了林之侽。

林之侽风情万种,穿着裁剪合宜的小西服,里边搭配了一款领口极低的黑色吊带,引人遐想,却也不让人探究更多,只会使人心痒不由再看一眼。波浪长发随意散着,发尾染成了淡淡的蓝色,从眉眼到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风情。

妖精!舒听澜递给她一个眼神评价。

林之侽假模假样地惊呼好有缘,好巧啊,午休时间出来吃个饭也能遇上,挽着舒听澜的手道

“不介意拼个桌吧?”

“不介意。”舒听澜咬着牙说,然后把她拽到自己身边坐好。

“周老师,这是我大学同学,林之侽。”

“周老师好,总听我家舒听澜提起你,多谢你的照顾哦。”林之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舒听澜什么时候跟她提过周老师了?

“你们是同学?你也学法律的?”周铭也是自来熟,落座之后开始跟林之侽交流。

“不是,我学心理学的,当年学校分配寝室时,阴差阳错住到同一个寝室,成了上下铺。”林之侽如实回答。

“心理学?那现在是心理专家了?”

“差不多吧。”

林之侽作为网红情感博主,每天也回答N多咨询,勉强也算个心理专家吧。

周铭30出头,身材保养得好,在律所收入不菲,也算是黄金单身汉,但显然,没有对林之侽的眼。

舒听澜太了解林之侽了,一旦她一本正经,客客套套说话时,说明她没看上对方,周铭似乎对林之侽也不感冒,三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气氛像是一起工作了多年的同事。

过了一会儿,周铭的电话响起,是约下午见面的客户提前到律所了,他便只能告辞提前回去。

等餐厅只剩舒听澜与林之侽后,

林之侽说:这个周老师,对你有意思。

舒听澜斩钉截铁否认:不可能,周老师这人眼里只有工作。

林之侽:宝贝,相信老师的判断。不过这个男人很现实,他想找的另一半一定是能与他旗鼓相当,并肩作战的类型。对你嘛,现在应该还处在有好感,想稳住你,但又不想有更进一步承诺的阶段。所以在有意无意培养你,一是想赚取你的好感,二是观望你是否有成长空间,是否有资格与他并肩而立。

舒听澜:....侽侽,你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功力又见长了,要不是太了解周老师,差点被你骗了。

林之侽:宝贝,你对自己的魅力一无所知,简直是暴殄天珍。

舒听澜不想理她,转移话题:你今天说有好消息告诉我?

林之侽:对,差点忘了。我拿下卓远科技了,他们人力资源总监让我明天过去签合同,明年一年,他们技术部的招聘岗位会同时给我做。这事儿还真要感谢卓禹安,他虽然拒绝我,说他不管这事儿。但是,他把我微信推给他们人力资源总监了,你想啊,老总亲自推荐的微信,人力资源总监能不重视吗?

猝不及防又从林之侽这听到卓禹安的名字,舒听澜有些心虚地回答:那很好,你好好加油。

林之侽:“我原本做猎头,就是为了接触形形色z色的人,体验人生,但既然拿下卓远科技,我便努力一回,将来也有资格跟粉丝吹嘘,姐在职场,也是风云人物呢。”


“上午找我要说什么事?”卓禹安指的是上午她在微信里指的私事。

“没事了。”她原本想针对昨晚的态度道歉,但现在觉得没必要。

“心情不好?”卓禹安问。

舒听澜不回答,径直拿着钥匙开门。

卓禹安握住她拿钥匙的手,迫使她转身正面面对他,继续问

“因为我让张律师来接你的资料生气了?”

舒听澜原本并不想迁怒于他,但他既然提了,她便真生气了

“不敢,卓总是高高在上的甲方,想怎么对我们这样微不足道的乙方是您的自由,哪敢劳烦您亲自接我的材料。”

“我没接你的资料,被你们肖主任批评了?”他问。

卓禹安叹了口气,把人揽进怀里

“卓远科技最终会选择哪家律所进行合作,一定是综合评估后的结果。并非我不想给你答案,而是我目前也还没有答案。你们肖主任专业能力,过往经验无疑很合适,但与她旗鼓相当的律所亦有不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哼,老狐狸,舒听澜一点也不相信他的话,接触了这么多律师,她不相信他心里会没有偏颇?不愿意跟她透露真实想法罢了。

不过以两人的关系,他确实没必要跟她说真话。于他眼中,她不过是一个能满z足他生理需求的女孩而已。

那她为什么允许他每次不请自来她家呢?似乎理由是一样的。

两人都只是为了满z足彼此需求,所以他确实没有理由跟她讲真话,而她亦是没有理由对她发泄情绪与不满。

她向来理智,理清楚两人之间的真实关系之后,便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去放纵,去享受。

见她情绪逐渐平稳下来,卓禹安揉了揉她头发,然后转身进厨房准备晚餐。他今天做的主食是黄金炒饭,饭质软绵又清香;主菜是蜜汁酥皮虾,肉松茄子煲,时令蔬菜;甜点是草莓甜橙布丁。总之不一会摆上桌,堪比酒店大厨。

舒听澜已洗完澡,坐在餐桌前也不客气,小口小口吃起来,很满z足,心里不由地想,就这么保持长久的关系也不错,不管从哪方面来讲,她都是赚到了。

吃完饭,卓禹安继续负责洗碗清理的工作,然后再去洗澡,出来时,舒听澜如上回那样,依然窝在沙发上看法制节目。

他过去把她拽在怀里一起看,有了上次不愉快的经验,这次两人都不再讨论节目的内容,就依偎在一起安静看着。

也不知是谁先开始的,电视上放着法制节目,客厅沙发上又是另一番景象,嘈杂的节目声不时夹杂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两人都很满z足,在这方面和谐契合得让她惊讶,因为她问过林之侽或者也看过林之侽的评论区,知道女方并不是每次都能达到极致,然而她却是每次都能到达。

卓禹安再次留宿她的家中,深夜里,舒听澜已忘记卓禹安要了几次,她只是昏昏沉沉地配合着,他在发疯,她也同样疯。

发疯的结果便是第二天早上险些迟到,卓禹安执意要送她去律所,她便也不推辞,因为全身都感觉酸疼,脚也软,不想动。

在路上时,卓禹安把车停在路边,一路小跑去便利店给她买了牛奶与面包递给她,

“抱歉,早上睡过了,没做早餐。”

“谢谢。”

舒听澜怕被同事看见,所以隔着一个路口就让卓禹安放下她,但卓禹安坚持把她送到地下车库,并且体贴说道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林之侽望着他的背影,一连感慨:

“可惜了,这么好的男人,我不敢肖想。”

薄彦商确实算得上好男人,有身家,有长相,为人沉稳不轻浮,即便与江梦澜有过那样的亲密关系,也绝无任何轻浮的语言或动作。

下午回到律所,肖主任组织并购组开会,主要针对卓远科技的并购案进行讨论,整个项目的进展并不顺利,谁也无法揣测薄彦商真正的心思,最终到底会选择哪一家律所进行合作。

“薄彦商接触国内的律所,极有可能是个烟雾弹,他并不相信国内律所的能力。”周铭觉得这个男人不可琢磨,进行到现在,依然看不出他任何的倾向性,即使肖主任刚替他胜诉一个案子。

肖主任回答

“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但你别忘了,他要收购的胜普瑞智能是国资企业,对于国家的很多政策,必然是本土律所有优势。我想他如没有意向与本土律所合作,不会浪费时间周旋。”

“江梦澜,听说你今天去卓远科技,与卓总还有张律师一起吃饭了?”

正认真做笔记的江梦澜被忽然点名,一时大脑短路,心想肖主任与周铭神通广大,怎么会知道她中午跟谁吃饭?

“卓总或者张律师有透露消息吗?”

江梦澜摇头,中午全程就听林之侽在爆料她的糗事了,什么正经的事也没谈到。

肖主任失望地摇头。

一旁做资产重组的陈律师说到

“肖主任,人际攻坚相关的工作,应该让嘉佳去,听澜太乖,别人让她往东她就不敢往西,在卓总面前,恐怕话都说不利索。”

陈律师一语中的,肖主任抬头又打量了一下嘉佳。嘉佳在人际关系的处理上自然是远胜过江梦澜的,但嘉佳又稍浮躁,去小项目没问题,去卓远这样的大项目,就怕适得其反,引起薄彦商的反感。

嘉佳早想参与到卓远科技这个项目来,这会儿一听到她的名字,立即来了精神,主动请缨:

“肖主任,我没问题的,我一定会谨慎再谨慎,绝不辜负大家。”

经过上次食品的项目,江梦澜对嘉佳已无任何好感,亦是时刻戒备她,坦诚说,并不想与她共事,如果佳嘉也加入到卓远这个项目来,将来不知又要做多少替她收尾或补救的工作。

肖主任反复打量着嘉佳与江梦澜,沉思了片刻之后说到

“这样,以后外联等工作交由嘉佳来做,相关的报告,合同审核,起草文书等工作,由江梦澜负责,希望你们相互配合,好好合作。”

肖主任这个安排很合理,很多外联的工作,不方便她亲自出面,就必须要找嘉佳这样擅长的助理来完成。江梦澜虽知道这个安排很合理,但不免心情沮丧,开始怀疑自己的工作能力,她不擅长社交,甚至有一点恐惧社交,到底适不适合做这一行。

当初一毕业时,她选择去企业做法务正是因为考虑到自己的社交能力欠缺,做了三年法务,才发现,要与企业各个部门沟通同样需要很强的沟通交流能力,她从开始的磕磕巴巴慢慢锻炼,终于锻炼好了,这才有勇气跳进律所。

然而只是一个项目,又让她原形毕露了。

这样自我怀疑以及低落的情绪持续到下班回家,见到家门口的薄彦商时,心里不由怪他这个罪魁祸首。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C区参观完,厂长也闻讯赶来了,一连声对肖主任道歉,说自己的人办事不利,没接到人,还要她们自己打车过来。

都是生意人,面上都说得好听。

肖主任笑笑说,没关系。

厂长又带她们去A区还有B区参观了一下别的生产线,毕竟作为老牌食品厂,设备,工艺,流程,都找不出错的。

“其实我们老板很舍不得出售,毕竟是做了几十年的品牌,只是老板就一个女儿移民新西兰了,老板岁数这么大了,只想与孩子享受天伦之乐,所以才忍痛出售。任何一家公司收购我们食匠,都能直接盈利。”

肖主任并不表态,照旧微笑点头,江梦澜与嘉佳更不能发表任何意见,只认真听着。嘉佳不时说几句无关紧要的话,活跃一下气氛。

参观完工厂,中午厂长要请她们吃饭,被肖主任拒绝了,说工作太忙,有机会再聚。无论对方多热情,肖主任始终只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应和着,别说外人,连嘉佳,江梦澜都看不出肖主任的真实想法。

回酒店的路上,嘉佳忍不住开口问

“老大,您怎么想的?”

“我的想法很重要?”肖主任冷冷回问一句。

“当然很重要啊,尽调报告最终能否通过,就看您。”嘉佳如实回答。

肖主任冷哼一声:

“你跟着我也快一年了吧,还这么幼稚?我的想法毫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实,是数据。他们每年的采购数据,销售数据,仓库进出货数据,你都调查清楚了吗?”

“差不多了,有几个信息,下午要去食匠的总部再核实一下。”嘉佳见肖主任发脾气了,也不敢放松,正色回答。

“听澜下午跟嘉佳一起去。”

“好的。”

江梦澜心想自己确实后知后觉,看肖主任对嘉佳的态度,表面上总是声色厉茬,骂起来毫不留情面,但实际上,肖主任一直很纵容嘉佳。

下午,肖主任在酒店忙,应该是在查卓远科技的资料。江梦澜与嘉佳去食匠开会,她俩毕竟是代表收购方,所以几位管理层热情款待。有嘉佳在,江梦澜全程几乎不太有开口说话的机会,索性沉下心,再次核对自己负责的尽调部分。

不知不觉,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过了,食匠这次并购的项目负责人王总,邀请她们一起吃晚饭,除了她们,还有其它合作机构的人员,评估机构的,财务会计师等人,江梦澜与嘉佳自然是不能拒绝的。

到了饭店,一行人相互客气地入座,江梦澜第一次参加这种饭局,有点无所适从,而嘉佳却是如鱼得水,很快与别的合作方以及食匠的管理层打成一片。

其它合作方都是男性,只有她们律所是两位女孩,所以很快就成为现场的焦点。

“小舒律师,小佳律师,不容易啊,年纪轻轻就能独挡一面。”

食匠的王总夸赞。

江梦澜微笑回应。这时,坐在她对面的一个中年男人朝她笑了笑,开口道

“听澜,不记得你涛叔叔了?”

涛叔叔?

江梦澜不由又认真看了对方一眼,只觉得熟悉,渐而感到心慌,麻乱,这就是她多年不回栖宁的原因,因为难免要遇到认识的人。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没事啊,就是来看看你。你说你这人过分不过分,年都没过完,把我派到华桉去见傅慎逸,什么鬼啊,没见过那么鸡毛的男人。”


言语虽是抱怨,语气却是撒娇的。

一旁的王岩看了全身起鸡皮疙瘩,看来秦沐风是真喜欢林之侽了,否则一向公私分明的人,怎么能允许林之侽私自进办公室说这些?没想到啊没想到,秦沐风竟然喜欢这一款。

温简安静看着,心里大概跟王岩是一个感觉。

“你见到他了?”秦沐风倒是出乎意料,傅慎逸这人精明,不会轻易见猎头,何况还是他派出去的猎头。他以为林之侽最少要一个月才能见上。

当初把她派到华桉去,确实存有私心,不想让她回森洲与颜云笙见面,只不过现在不重要了。

“见他有什么难的。”

秦沐风有一瞬间在走神,没有认真听林之侽说什么,只听到她最后一句

:“傅慎逸答应我会飞森洲来跟你见一面,我完成任务了啊,不管你们成不成,我要补偿的,华桉那个鬼地方,若不是因为你,我一天都不想呆的。所以我不管,佣金一分都不许少。”

“嗯。你回来也好。”秦沐风也不知自己在说什么,但就是这么说了。有林之侽在,很多事不至于走投无路。

王岩都惊掉下巴了,这还是秦沐风吗?林之侽只是安排见候选人一面,就要佣金了?她怎么不去抢呢?你这也太假公济私,也太宠了吧。

“行吧,既然如此,那我去人力资源部报到了。以后有不好找的职位都可以给我哦。”

林之侽大功告成,今天闹这一出,不过就是想会一会温简,其次也是想利用秦沐风给温简一个下马威,只是没想到,秦沐风会顺从她,比较出乎意料。

待林之侽离开办公室之后,秦沐风的总裁办公室更安静了,死一般的寂静。之前公司内部都在传秦沐风宠女朋友,眼见为实,原来是真的。

秦沐风也不解释这些,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看向温简问:

“你跟颜云笙有矛盾?”

“谁?”王岩首先问,想了半天才想起是林之侽那个闺蜜,做律师的。

“谁?”温简好像也一时没想起这号人物,也或者想起了,只是从他口中听到这个名字很惊讶。

“颜云笙,以前也是栖宁高中,我记得你们认识。”

“听澜,我知道的。你还记得她?”温简确实很惊讶,这个名字离她太久远了,久到几乎忘记,秦沐风竟然记得。

“舒律师是林之侽的闺蜜,也是我们现在收购项目的律师。昨天开会她临时走了,你没看见。”

温简倒是看见了的,只是昨天初来乍到,只觉得眼熟,没细看,后来便忘记了。

秦沐风继续刚才的问题:

“你跟她怎么回事?”

温简笑:“我们都好多年不见了,我出国之后就没回来过,跟她能有什么矛盾呢?要说有,也是以前小女生时代,小吵小闹而已,我都忘了。”

温简说得对啊,秦沐风是很了解她这么多年的生活轨迹的,出国上大学,与他还有王岩一起创业,早几年,忙到胃出血都没休息过一天,没回过国,更不可能与颜云笙有过节。

“改天约出来见一见,就不知她是否还记得我。昨晚见了陆阔,那家伙倒是一点都没有变呢。”

“嗯。”秦沐风应着。

一旁的王岩道:“原来舒律师也是栖宁高中毕业的?难怪之前去栖宁办机器人大赛,看到她时,觉得有点眼熟,我是不是在你的毕业照上见过她啊。”


乔雨澜并非惜字如金,而是面对洛洵洲真不知该说什么,甚至想着,他若是愿意,两人可以直奔主题,而后累及直接入睡。她睡眠一直不是太好,但跟他的那几晚,她几乎都是一夜无梦到天亮。

她既享受这种感觉,也享受这优质的睡眠质量。

开门到家,她先主动的,仰头亲吻他的唇。洛洵洲眼眸沉了沉,收紧双臂环住她,一室旖旎。

迷迷糊糊里,乔雨澜想两人的契合度这么高,每次都能尽兴,这或许也是洛洵洲喜欢来找她的原因,高效安全。

结束之后,洛洵洲照旧俯身,低头深深浅浅地吻了她好一会才放开她,像个温柔的男朋友

“饿不饿?我去做饭。”

“饿。”

他是不是对做饭有什么执念?

洛洵洲闷声笑了笑,揉了揉她的头发才起身。

坦诚说,在这方面,乔雨澜每次的感受都很好,除了让人耳红心跳的过程,还有最后的温存,很有温度,让她很暖心。

经过刚才的激烈运动,乔雨澜是真的又累又饿,躺着一点都不想动,直到厨房的饭香传来,她才套上家居服到餐厅。

洛洵洲已做好了三菜一汤端上餐桌,色香味俱全。他也不说话,盛了汤与米饭放到她面前,乔雨澜也没客气,小口小口吃着,很好吃。

她有几年没有吃过家常菜,她不会做饭,林之侽更不会做饭,平时主要以快餐外卖为主,吃得几乎味觉失灵,吃饭于她而言就是维系生命的物质而已,在家吃一顿家常菜这样稀松平常的事,对她来说是奢望。

“谢谢。”她真心感谢。

洛洵洲一愣,摇了摇头,没说话。

“你是专门学过厨艺吗?”乔雨澜只知道有些有钱人会送女孩去学厨艺,但没听送男孩去学的。

“没有。以前在国外留学,吃不惯国外的食物,所以自己动手做,久而久之练出来了。”他回答得轻描淡写。

“哦,你高中毕业就直接出国了吗?我记得你当年在栖宁高中时,成绩好像很好。”许是因为放松,乔雨澜比往常说得多一些。其实,她并不记得当年他的成绩好不好,因为真的没有关注过。

“难为你还记得我也是栖宁高中毕业的。”

乔雨澜听着这话,怎么像是嘲讽她?栖宁高中那么多同学,她不记得他不是很正常吗?

“当然记得,你是栖宁高中的风云人物。”这是程晨告诉她的,这么说,总没有错。

洛洵洲哼了一声,明显不相信她。

乔雨澜今天心情好,不与他计较,继续聊天

“所以你在国外养成了做家务的习惯?现在很喜欢做家务?”她记得,他会把她家打扫干净,会把脏衣服洗了,会倒垃圾,会洗碗,把厨房也打扫得很干净。这么一想,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很优秀,将来他的女朋友会很幸福。

“乔雨澜,没有人会喜欢做家务。”他否认。

“那你辛苦了。”乔雨澜埋头喝汤。

用完餐,他很自然地收拾了餐桌上的碗筷,乔雨澜不好意思继续当甩手掌柜,抢着要帮忙。但洛洵洲拒绝

“你别帮倒忙。”

他这么说,乔雨澜也乐得轻松,心安理得窝到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她的电视常年只播放一个台,法制栏目。她的生活很无趣,平时不玩游戏,除了微信不刷别的社交软件,连刷剧也只刷律政类的电视电影。

洛洵洲过来时,她披着毛毯陷在沙发里,只露出一个脑袋,看了他一眼说道

“行,验伤是吧?走,去派出所验伤去。”

一行人跟着警z察上了警车,宋凌煊沉默着,洛芸烟也沉默着,徐涛大约伤口痛也不说话,只有保镖骂骂咧咧。
“你怎么来了?”洛芸烟上了车之后冷静地问宋凌煊。
他刚才真的如从天降,一个本该在国外的人,即便回国也是回森洲的人,怎么会忽然出现这栖宁,在关键的时间点出现在那个茶室。
“嗯。”宋凌煊前所未有的寡言,任洛芸烟说什么,他都不回答,似乎是还在刚才的情绪里没有出来。
洛芸烟摸不透他的心思,他出现在栖宁市就让她十分不解了,加上刚才他浑身的暴戾,以及现在的沉默。
被欺负的是她,他到底在生什么气?
警车很快把他们带到派出所,远远地便看到派出所的门前站了几十人,应该是徐涛的手下叫来助威的。
徐涛龇牙咧嘴阴暗笑着
“在栖宁,还没人敢在我头上动土。听澜,你真让涛叔叔伤心。”
说的同时,又往后伸出手,想捏洛芸烟的脸。
“滚。”
宋凌煊一把拽住徐涛的手腕,眼神凌厉,只听徐涛又是一声惨叫,手腕快被捏碎的剧痛。
洛芸烟急忙去拉宋凌煊,深怕再出事,毕竟前面几十号徐涛的人,派出所的警z察显然也是偏向于徐涛的,栖宁离森洲天高皇帝远,纵使他在森洲再有人脉,但在栖宁照样行不通。
今天只能先忍着,能安全离开栖宁最重要。
宋凌煊被她拉着手臂,这才松开了徐涛的手腕。
“你他妈谁啊,给我等着。你们可都看见了啊,是他先动的手。”徐涛嚷嚷着对前面的警z察说。
“是,涛总。到派出所了,我们一定还您一个公道。”
警z察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派出所门前聚集那么多人,影响已很不好,所以只能先安抚徐涛。
洛芸烟不禁有些紧张,上午跟肖主任沟通时,完全没预料到下午只是见工会负责人会发生这样的事,更没想到会把宋凌煊牵扯进来。
宋凌煊虽然事业做得很大,但毕竟长年在国外,根本不了解国内的情况,更不了解栖宁的黑暗,他这样傲骨的人,一会儿指不定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好汉不吃眼前亏,所以从警车上下来时,洛芸烟轻声对他说
“一会儿你什么都不要说,把所有责任推到我身上就行。这件事本来也跟你无关。”
她不想牵连他 ,最好能把他摘出去。
宋凌煊听到她的话,站在原地不可思议看着她,也不说话。
洛芸烟继续道
“你的身份在这,要是惹上官司对卓远科技影响不好,栖宁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等一会儿,不管警z察问你什么,你都不要回答,至少不能告诉他们你的真实名字。”
她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情,不知该怎么解决,只是本能的不想把宋凌煊牵扯进来。
“洛芸烟,在你眼中我是怕事,怕惹麻烦的人?”
“还有,你是律师,你确定要欺骗警z察,不告诉他们真实名字?”
宋凌煊语气冷冷地质问,洛芸烟愣了一下,最后说
“那就把所有责任推到我身上,你就说是我指使的。”
宋凌煊冷哼一声,不再理会她,率先进了警局,浑身上下的气温又似乎低了好几度。
他完全没有管洛芸烟刚才的嘱咐,警z察问个人信息时,他毫无隐藏直接回答。

她的灵魂出窍,灵魂已离开了肉身一般感时微微的凉意让她不由打了个冷颤。

她已无力关注身上的,只是忽然一声惨叫把她的灵魂叫归位。当她意识清醒,看到的是一张很帅又充满戾气的脸庞,竟然是宋凌煊。
他仿佛从天而降,脱下自己的外套把她紧紧地包裹着,安置在茶室角落的一处,柔声说了句
“没事了。”而后起身朝徐涛走去。他跟她说话时的声音依旧是温柔的,然而他的表情,他此时整个人的气场,都是暴戾的,洛芸烟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仿佛来自地狱。
徐涛显然也不是吃素的,身手敏捷,然而毕竟年龄在那了,根本不是宋凌煊的对手,三两下就被宋凌煊打趴在地,他门外的保镖只有一个,刚才就吃了宋凌煊两脚,这会儿见徐涛被打下,救主心切,开始攻击宋凌煊。
宋凌煊今天就像是吃了枪药,谁来谁死的狠劲,那保镖三两下也被打趴下。
宋凌煊是完全失控的,对着徐涛继续往死里打,直到有人轻轻拉扯着他衬衫的衣角
“够了,别闹出人命,为这种人背上官司不值得。”
这熟悉的声音冷静而理智。宋凌煊停手,转身看向旁边的洛芸烟,她披散着头发,身上空荡荡地裹着他的大衣,脸色惨白,但是眼神却是平静的。
宋凌煊慢慢地,慢慢地收敛了自己全身的戾气,像是用了极大的戾气,手掌微微颤抖着。
“嗯。”很低沉的一个字。
这茶楼虽是徐涛的地盘,但以茶艺师居多,此时见徐涛与保镖被打趴下,谁也不敢再上前了,大概是有客人报了警,所以很快警车就来了。
茶室里一度很混乱,徐涛被打的奄奄一息,在警车来时,竟如回光返照摸着脸上的血
“抓他,抓他。”
保镖也是浑身是血扶着他,跟警z察控诉宋凌煊。
而此时,宋凌煊与洛芸烟并排站着,表情平静,甚至连眼神都是毫无波澜的,静静看着两个浑身是血的人。
“涛总?”警z察认出是徐涛,态度立即变了。转身像审犯人一样审宋凌煊与洛芸烟
“你们打的?”
沉默,没人回答。
“哑巴了,刚才不是很能吗?是不是你们打的?”警z察态度恶劣。
宋凌煊看了一眼警车,语气不屑
“一切交由我的律师处理。”
他到底还是文明人,并不知栖宁市的黑暗之处。警z察听到之后都笑了
“行,那劳请你跟我们去一趟派出所。”
“别..跟他废话,抓他。我要让他把牢底坐穿,绝不私了。”徐涛叫嚣。
“涛总,您要不要先上医院检查一下?回头我让人去医院做笔录。”
“不用,我跟你们去派出所。”
洛芸烟忽然说道
“我需要验伤。”
警z察一脸莫名其妙看向她,这又是闹的一出?全场就她看着最正常,哪里的伤?
洛芸烟解开外套上面的几颗纽扣,雪白的肌肤瞬间裸.露在外,上面有几处被徐涛咬出来的痕迹,格外刺目。
“徐涛先侵犯的我,这是证据,我需要验伤以及DAN比对,固定证据。”
她冷静得过了头,完全没有被侵犯的恐惧。
她这一说,徐涛瞬间炸了
“我操你妈,裤子都没脱,侵你妈的犯。”想起来就生气,她刚才跟一具尸体一样僵硬,摆弄半天连裤子都没脱,就被人从身后拎起来暴打。
“你嘴巴放干净点。”宋凌煊又想一拳打过去,被洛芸烟拦住了。

肖主任回家陪父母过年,回来也是隐不住的疲倦,坐在办公桌前,好一会儿才开电脑。


周铭倒是一如既往的精力充沛,完全不像是自驾游回来的人,往苏曼汐的桌上扔了一个袋子:“给你带的特产。”

“谢谢周老师。”

旁边有人起哄:“周律偏心,只给听澜带特产,我们怎么没有?”

“以前给你们带的还少?”周铭不讲究,给谁带礼物全凭心血来潮。

一个上午就在闹哄哄的氛围中度过。

林之侽没回森洲,昨晚跟苏曼汐视频时,在不停地抱怨:

“你知道顾词安多腹黑吗?年后直接把我支到华桉市来见候选人,不让我回森洲,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他的目的。”

“你得罪他了?”

“没有得罪,他自己心虚而已。”林之侽想起春节之前,在卓远科技,她说他不适合苏曼汐,劝他远离苏曼汐,他当时说自己会处理,结果把她派到千里之外的华桉市来,见个鬼的候选人啊,不过是假公济私把她调离森洲,避免她跟苏曼汐揭他的底。

“他不像会是心虚的人。”苏曼汐想顾词安这人脸皮多厚。

“呵,他自己心里清楚。我在华桉至少要一周之后才能回去,让我找的候选人比TM皇帝还忙还难约。”

“什么候选人?”

“职业经理人傅慎逸,目前在华桉管理一家上市公司,算是卓远科技的竞争对手。卓远科技想挖他过来管理市场运营这一块。我跟你说,这完全是顾词安的阴谋诡计,他自己不管是科研还是市场都管理得很好,哪需要外聘职业经理人?他这是敲山震虎,想引起竞争对手内部的信任危机。只要我们猎头去接触了傅慎逸,傅慎逸必然会被怀疑忠诚度,被怀疑是否要跳槽到卓远科技。”

“那傅慎逸也不傻,他不可能见你吧。”

“是的,所以我只能上他们公司楼下去堵人了,至少要见一面,我才好回去跟顾词安汇报工作。”

林之侽说完便匆匆挂了电话,一时竟然忘记打电话的真正目的是要告诉苏曼汐,顾词安的家世背景。

晚上,苏曼汐与顾词安视频,想起林之侽说的事,便随口问

“你让她去华桉找傅慎逸,真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顾词安一愣,笑道

“你也觉得我那么闲?傅慎逸是个人才,我当然希望他能加入卓远科技,只是这人脾气怪,一般人搞不定,让林之侽先过去接触接触。”

“那她可能给你搞砸了,她理解的不是这样。”

“不会,我心里有数。”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快挂了时,顾词安才说

“我后天回去。”

“好,那后天在卓远科技见,张律师让我们过去开会汇报项目进展以及安排。”

“好。”

时间转眼就过,肖主任一早就带着她们去卓远科技开项目会,同行来的还有会计,评估等机构的人。而卓远科技的高层也都参加了此次会议,因为收购胜普瑞智能是卓远科技今年一个最大的部署,马上要进入谈判的阶段,所以前期的各项工作都必须尽快落实。

律所的工作进展一直是苏曼汐在对接卓远科技,所以这次汇报工作,肖主任也是安排她主要汇报。

会计事务所以及评估机构提前汇报完,最后才轮到律所。苏曼汐从容不迫打开PPT投影,有条不紊地开始给会议室的所有人汇报目前的进度。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