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少卿顾思小说
继续看书
三个月了,自从墨少卿的未婚妻因她消失后,这个她唤了十年小叔的男人,便将她囚在别墅折磨,叫她不见天日。恍惚中,顾思好像回到三个月前,她和他被媒体拍到不雅照,他想给他未婚妻秦若雪解释,可电话打不通,手机里有不少秦若雪的未接电话和一条留言,“少卿,救我!”

《墨少卿顾思小说》精彩片段

昏暗的房间内,顾思的脸埋在薄被中,想哭却不敢哭。


三个月了,自从墨少卿的未婚妻因她消失后,这个她唤了十年小叔的男人,便将她囚在别墅折磨,叫她不见天日。


恍惚中,顾思好像回到三个月前,她和他被媒体拍到不雅照,他想给他未婚妻秦若雪解释,可电话打不通,手机里有不少秦若雪的未接电话和一条留言,“少卿,救我!”


很快,墨少卿便查到,秦若雪被打手围住时给他打电话求救,可他却神志不清地躺在顾思房间。


秦若雪断了条腿后消失了,而顾思成了千古罪人,不知廉耻地设计小叔,推婶婶去抵挡小混混,甚至收买打手伤害未来婶婶……


她还记得那天,墨少卿猩红着眼冲进来,死死掐着她的脖子,“顾思,你这么爱设计我,你就等着被我弄死!”


腹部的绞痛令她喘不过气来,墨少卿粗鲁地将她翻过来,面对他。


墨少卿黑眸幽深,声音沙哑,“若雪快回来了,我给你定了法国的大学。”


她向他解释过无数次,她没有推秦若雪去挡混混,她没有设计他,更没有请人打断秦若雪的腿!


这些事让她被墨少卿一步步厌恶,她甚至怀疑是秦若雪的自导自演,可秦若雪却消失了,墨少卿也根本不信她。


如今,秦若雪回来,她却要被墨少卿赶到万里之外了!


顾思控制不住地浑身轻颤,瞳孔里尽是惊慌,“不要,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墨少卿语气冰冷,“留着你又伤害若雪吗?”


她没有!


可她知道,他不会信。


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下午,顾思浑身痛得像被拆开重组般,她拿起床头那张早上十点的机票,撕碎。


晚上,顾思穿着真丝睡裙在客厅等着,门一开,她便扑了上去,“你来了!”


墨少卿将她的手拉下来,俊脸面无表情,“顾思,我们到此为止,等若雪回来,我会娶她。”


他要娶秦若雪?


顾思努力维持着表情,抱住他,“不娶她好不好?”


这次,他却直接甩开了她。


哐当一声!


顾思撞到茶几,水果刀掉下来,在腿上划出一个大口子。


血争先恐后流出,顾思吓得忘了动作,墨少卿阴沉着脸,掏出手帕在她伤口处打结止血后,便将她打横抱起走向车库。


这还是出事后,他第一次抱她!


顾思蜷缩在他怀里,眼睛晶亮地看着他,“你心疼我了?”

第2章 声名狼藉


墨少卿脚步一顿,冷漠地看了她一眼后,将她扔在沙发上,转身就走。


砰!


门被摔上。


顾思疼得冷汗直冒,她苦涩一笑,墨少卿早就不是曾经那个疼她宠她的小叔了,他现在对她只有厌恶和恨。


套上衣服后,她一瘸一拐去了医院,她不能留下疤痕,墨少卿最喜欢的便是她这双腿。


住院这几天,墨少卿未曾露面,倒是遇到了坐在轮椅上的秦若雪。


“你来干什么?


顾思语气不善,她讨厌秦若雪!


秦若雪关上门,一边摇动轮椅过来一边说,“一回来便听说你受伤了,少卿没有时间,作为你未来的婶婶,自然是要来看看你的。”


“用不着你假好心!”


顾思下床想将她赶出去,谁知秦若雪却突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你…你腿没事?!”


秦若雪自得地转了个圈,挑衅道,“不断条腿,怎么将你赶走呢?”


“你为什么要诬陷我?”


“因为你不知廉耻地爱上了你小叔!顾思,就算爬上了他的床,你还不是照样被丢弃?我只是让你看清你在他心中的分量……”


秦若雪边说,边往窗边退,顾思气得浑身发抖,她小心翼翼藏在心底的爱,全被秦若雪毁了!


秦若雪故意刺激她,“少卿只觉得你恶心!”


顾思掐住她的脖子,大喊,“闭嘴!你给我闭嘴!”


秦若雪诡异一笑后,忽然朝着门口哭了起来,“少卿,救我,顾思她要杀我……”


男人一声厉呵,“顾思,你干什么?”


顾思只觉得浑身血液倒流,她僵硬地转身,就看到墨少卿冲了过来,将往下倒的秦若雪抱着放到轮椅上。


“小叔,我……”


“顾思,是我把你宠坏了。”墨少卿抱起秦若雪,眼神晦暗不明,“看来你腿伤好了,三天后,我会替你和陈辉准备婚礼。”


顾思惊恐地摇头,“不要!小叔,我不要嫁给陈辉!”


“以你的名声,除了他还有男人敢要你吗?”


是啊,她早就声名狼籍!


顾思试图解释,“我没有推她,是秦若雪在说谎,求求你不要把我嫁出去,我会乖乖听话的。”


“若雪她腿不能动,如何能走到窗边?”


“她可以!她腿没断,她都是装的,她故意陷害我……”


“还敢撒谎,给我好好反省!”


墨少卿推着秦若雪出去,顾思分明看到了秦若雪唇边得意的笑容。


她又被算计了!


三天,顾思想尽办法想逃,可时时刻刻都有保镖跟在她身边,她无路可逃。


顾思被押送到了婚礼现场,墨少卿为她准备嫁衣,却是要将她嫁给别人。


趁换婚纱之际,顾思偷跑到了酒店顶楼,风呼啸着打在脸上,她拨通了墨少卿的电话,“我在顶楼,你要是非逼我嫁人,我就跳下去……”


墨少卿赶了上来,跟在他身侧的还有新郎官陈辉。


顾思身形不稳地在台阶边缘走动,她还穿着病号服,见他来了,便停下来朝着他笑,“小叔,你来了。”


一旁的陈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顾思,你快下来,很危险!”


墨少卿皱眉看着她,一如既往的骄纵跋扈,让人想掐死她了之。


他冷着脸命令,“下来。”


顾思无所畏惧地摇头,“小叔,我不嫁人,你答应我就下来。”


陈辉微微低头,右手紧握成拳。


旁边的墨少卿只是淡淡地看了眼手表,“顾思,你弟弟在美国动手术,你想让我停了他的药,让他陪你一起死吗?


墨少卿!”顾思不敢置信地睁大眼,他竟然拿弟弟来威胁她!


最终,墨少卿还是胜了,顾思被他亲自交到了陈辉手上。


婚礼结束后,陈辉带顾思回了家。


她再也不用被困在墨少卿的别墅里,他替她换了个囚笼,婚礼上她才明白,他是为了撇清和她的谣言让秦若雪安心,所以才这么着急将她嫁了的。


门才关上,陈辉就将她拖到了卧室。


“陈辉,你……”


啪!


一耳光扇得她头晕眼花。


“你嫌弃我是你家的司机,你不是看不起我吗?到头来还不是嫁给我了?”


印象中的陈辉很温和,和现在狰狞的模样相差甚远,顾思忍不住往床头缩,手下意识去口袋摸手机。


陈辉点燃一根烟,用力抽了口,一把将烟头按在顾思手臂上,顾思疼得尖叫,陈辉眼里浮起凌虐的笑意。


一下又一下,在顾思白皙的手臂上留下一个个烙印。


他掏出她的手机,扔在床上,“你是我的妻子,还想给你小叔打电话?”


顾思连连摇头,“我没有,你误会了。”


“呵!你和墨少卿那些丑事整个C市都知道,墨少卿把你嫁给我因为我不能人道,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嫁给我,就得守妇道,你要是再敢勾引他,我打断你的腿!”


陈辉越说越气,直接动手打起来


顾思死死咬住下唇,疼痛让她一阵阵眩晕。


他一遍又一遍地警告她,不要妄想回到墨少卿身边。


陈辉的举动越来越过分,顾思感觉自己要死了……


顾思无力反抗,她双眼绝望地望着天花板,小叔,这就是你给我的惩罚吗?

第4章 给我钱


就在顾思快绝望之际,陈辉突然扔了东西,蹲在地上抓住脖子大口大口喘气。


顾思缩在床头不敢动,半天陈辉才缓过来,朝她伸手,“给我钱。”


顾思摇头,从前她被墨少卿当公主一般宠着,之后被囚禁在别墅,吃穿用度都有人安排,她根本没接触过现金。


陈辉气急败坏,“你不是墨家的大小姐吗?竟然没有钱?没钱老子娶你干什么?”


眼看他又要拿鞭子抽她,顾思赶紧提醒,“礼金,婚礼收了不少礼金。”


“对!”陈辉喜笑颜开,“老婆,你真聪明!”


他张着大嘴想凑过来亲她,被顾思厌恶地躲开,他本想打她,可体内那股子瘾又上来。


他指着角落的摄像头,警告她,“给我安安分分呆在家里,要是敢告诉墨少卿,我保证你的视频会传遍C市。”


说完,陈辉拿着礼金急匆匆出去了,顾思冲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哗啦啦的冷水就朝她淋了下来。


镜中的身体到处是青紫和血肉模糊的伤口,她疼得倒抽气,却没停下来。


脏!


这身子好脏!


此刻,墨少卿应该在和秦若雪你侬我侬吧?


她环住双臂抱住自己,水慢慢变热,可她的心依旧冰冷。


整整一个月,她仿佛恢复到在别墅的日子,被关着,等着被折磨。


陈辉用视频威胁她,她不敢向墨少卿求救,她试图逃跑,却被他抓回来打得更狠,她身上新伤旧伤早就分不清,麻木地挨着鞭子。


陈辉有毒瘾,几十万的礼金被他花的一分不剩,他又朝她伸手,“给我钱。”


顾思眼神空洞,“没了。”


“没了?


“总裁,陈辉那边已经解决了”


墨少卿那漆黑如夜的眸子讳莫如深,不可窥探的一丝冷意,鼻间发出薄凉的一声,“嗯。”


旋即又问道,“秦若雪呢?”


张特助低头,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已经在处理了,消息已经放出去了。”


“好,下去吧。”墨少卿声音冷淡的说着。


张特助,“是”


偌大的办公室,此时只剩下墨少卿一人,他眼眸凝聚的浮霜,寒意渐渐渗出。


害过顾思的,他定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当红Q姓小花,与剧组导演上演潜规则,尺度之大,令人瞠目结舌!”


娱乐新闻的头条下还不忘附上几张打了马赛克的大尺度照片,在一些侧颜照片中,可以看出来那个女人便是秦若雪。


事情一出,微博直接崩溃,好几次都刷新不出,可见影响之大!


秦若雪脸唰白,握着手机的双手在不停的发抖。


完了!


这是秦若雪的唯一念头,胸腔抖动,害怕占据了整个心头。


在秦若雪曾经发过的每一条微博评论下,一群网友纷纷唾骂,言语难看极了。


网友A,外表玉女,实则欲女。


网友B,啧啧,再清纯外表也掩饰不住骨子里的下贱。


网友C:天哪噜,本来还很喜欢她的,现在路转黑!


网友B,这么老的男人也下得了口?


“嗡嗡——”


秦若雪的手机震动起来,是她的经纪人的电话,秦若雪连忙接通,声音发颤道,“杨姐,救救我……”


电话里的头的经纪人,冷嗤一笑,“救你?现在我都自身难保了,解约吧,秦若雪!你现在就是一团臭水沟,谁搅谁臭!”


秦若雪猛地震了震,电话那头便是嘟嘟的声音。


她再次拨打给经纪人时,却已经打不通了。


秦若雪还未回过神,“啪啪啪!,外面的敲门声就如同催命一般响起。她拉开一角窗帘偷看,却发现外面全是记者。


心跳到嗓子眼,她害怕的说不出话来。


外面接连不断的声音,道,“秦小姐,身为当红花旦,你一路走来都是靠睡吗?”


“秦小姐,能否告诉我们有关娱乐圈的潜规则?”


“秦小姐……”


秦若雪颤着,整张脸显得惨白而无血色,她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可是她不甘心!


她从兜里掏出手机,现在唯一能求救的人,只有墨少卿了。


“嘟嘟——”秦若雪将电话拨通,不久后,便听见手机那头一阵冷沉磁性的声音,“喂。”


电话那头,忽然响起一声冷笑,紧接着便是墨少卿的声音再度出现,“当初你陷害顾思的时候,她也是这般求救无门。”


顷刻间,秦若雪的血液瞬间凝结,冷至极点。


墨少卿冷哂道,“别费劲心思了,记者都是我找的,你就好好承受着吧!”


一夜之间天堂与地狱,她被墨少卿亲手送上了天堂,又亲手摔下了地狱。


墨少卿那边刚将秦若雪的电话挂掉,外头便响起李嫂错愕和惊讶的声音,“少爷?”


听见外头的声音,墨少卿的眼里多了几分晦暗,不出几秒,“碰——”门被推开。


清瘦拔高的身姿出现门口,“我姐姐呢?”


清冽如泉的少年音,有着一些薄薄的隐怒,却强力的压制着,眼睁大的看着他。


闻言,墨少卿垂眼,浓长的睫将他的神色遮挡住,让人看不清他的欢喜悲愁。


见墨少卿不答话,顾晟更为暴怒起来,声调高了几个度,“我姐姐呢!”


虽然说顾思已经嫁出去了,但以往她在每月的十五号会来看他,风雨无阻,就算临时有事都会提前告知他,但这一次她逾期了整整三天,毫无音讯。


“顾晟……”


墨少卿声音有些沙哑缥缈,难以琢磨透的情绪夹杂在里头,“你姐姐,自杀了……”


那顷刻间,顾晟呼吸凝固停滞,心脏被狠狠地揪在一起,他眼睫发颤的看着墨少卿,“你骗人!”


墨少卿眼里都是痛苦。


他也希望自己是在骗顾晟的,可这一切都是真的,真的到让他每夜痛彻难眠,无限悔恨。


“在哪?我姐姐在哪?”


墨少卿将手机拿出,打出一行字,然后再次看向了顾晟道,“地址,连车带人坠海了。”


“叮——”顾晟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来看,双唇颤颤,手指攥紧的发白,毫不犹豫的往后面冲了出去。


还未恢复的公路栏杆有着明显撞毁的痕迹,证明着,这里在不久之前发生了一场事故。


顾晟双腿软的不像话。靠着仅存的力气缓缓的朝着栏杆处,缓缓走去,每一步都如同踏在针尖之上,呼吸也随着距离的靠近,越发难以呼吸。


当他看见悬崖的高度时,眼睛唰的一下,流出了眼泪。


他不敢想,姐姐死前遭遇了什么,她小的时候最怕痛了,这摔下去得有多疼?


越想,他的心脏颤抖的更加厉害,捂着胸口,崩溃得嚎啕大哭。


以前总有人嘲笑他没有爸爸妈妈,他从来不在乎,因为他知道自己有姐姐,可是他现在连姐姐都没有了。


那个口口声声要保护他的姐姐,却比他先走了一步!


顾晟和墨少卿,等待了无数个日日夜夜,可最终还是没有等到顾思的消息,顾晟过度抑郁,去了国外继续治疗。


而墨少卿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自从顾思死后,难以入眠、就算入睡也会半夜被那彻骨的心痛给惊醒。


他试图将她忘却,可越是努力,就越清晰。


他只能每天翻动她的日记,缓解那铺天盖地而来的心痛。


曾经的他像个机器人,高度自律的生活作息时间,从未超过十点之后睡觉,烟酒不沾……


现在晚睡成了瘾,烟酒成为唯一可以麻痹他心脏的东西。


所有的痛不欲生都证明着,她曾经存在过他的世界之中,而且占据重要之地。


四年后。


这几年,短短四年之内墨少卿垄断了C市的所有势力,小到帮派散会,大到各个集团。


他比四年前,更加冰冷。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的心比磐石还要冷坚,成了C市所有人口中的商业大鳄。


此时,会议上。


“这是有关与林氏集团合作策划书……”


墨少卿身居中心位置,幽黑的眼静静的看着远处,不动不语便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令人胆寒。


站在台上的人终于说完,见墨少卿毫无反应,暗自松了口气,“这是我的策划书,感谢观看。”


“就这些?”


墨少卿的话一出,全场气氛骤然将温,冷不可言。


台上的人顿时手足无措,手心泛着细细的汗水,想要说些什么,却紧张到唇舌打结,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我…我……”


墨少卿语气微冷,“张特助安排去H市机票,我亲自跟林氏谈订单。”


一旁的张特助,微鞠恭敬,“是。”


H市,景荣酒店。


张特助步子跟上墨少卿,在他耳畔说道,“总裁,林氏副总蓝雨,在特等包厢202等您。”


他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嗯。”


见墨少卿冷静如斯的模样,张特助不禁苦笑起来,如今的墨少卿已经不再是顾小姐在世时那个会生气会笑的人了,如今的他眼眶里没有任何温度。


忽地,张特助看到墨少卿眼里泛起亮光。


墨少卿步伐稳健,漆黑眼中倒映出一抹红,他久经平静的心,竟然再次汹潮涌动起来。


那身着红裙女人的背影像极了顾思!


他直接上前,一把抓住了女人的手臂。


“顾思!”


女人回头,却一张截然不同的脸,长得很漂亮,却一点都不像。


红裙女人正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他。


红裙女人正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他。


他心一冷,声音也跟着冷下,“抱歉,认错人了。”


像是认出他来,女人微微一笑,“没事,你是墨先生吧?我是与你谈合作的蓝雨!”


说完,她大方地伸出手来。


墨少卿不冷不淡的“嗯”了一声,随之便走进了包厢,独留蓝雨一人在原地尴尬。


蓝雨嘴划过一丝笑,欲擒故纵吗?想勾搭她的男人海了去,但不得不承认墨少卿是最令她心痒的一个,无论是颜值还是财力。


她也随即走进了包厢。


将红酒打开,倒入高脚酒杯内,她将酒杯递了过去,莞尔道,“听闻墨先生酒量高超,不知今日有幸能一见吗?”


墨少卿接过,一饮而尽。


蓝雨鼓掌三声,媚笑撩人,“好酒量,既然墨总都喝了,那这杯我也得干了。”


一杯饮尽,她雪白小脸微醺,身形一晃,竟朝着墨少卿倾了过去。


墨少卿身形一侧,巧妙错过。


她前面扑空,险些摔倒,若不是张特助眼疾手快的扶住,蓝雨恐怕现在已经摔了个狗吃屎。


她脸色微变,故而又扯出一丝笑,“让墨先生见笑了,我的酒量一向不好,这才一杯便就有些不稳了。”


墨少卿,“酒量不好,那就别喝。”


张特助,“……”


张助理无语,总裁,别人哪是喝酒,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的是请君入瓮啊!


蓝雨的一僵,笑了笑,“墨先生说得极是,我先去个洗手间。”


墨少卿唇角未动,惜字如金的他,选择不说话。


面对未有回应的墨少卿,蓝雨全当他默认了,自己走了出去。


在洗手台前,镜子倒映出蓝雨的面容,她眼眸浮现一股薄怒,这个墨少卿,也太不知好歹了!


蓝雨将擦干净身子的纸一扔,刚走出门,却被人撞了个满怀。


那女人身子往后倒,本能的抓住了蓝雨的裙角,却听见“唰啦”一声,她低头一见自己红裙被撕裂一个大口子,露出大片肌肤。


蓝雨不顾及形象的大吼一声,“你干吗!”


裙子被毁成这样,她还怎么见人?!


她一边用包包挡住裙子,一边怒气腾腾的瞪着女清洁工。


女清洁工怯生生的缩了缩,连忙道歉道,“小姐,对不起,这个裙子我可以赔给你。”


“赔?”蓝雨怒极反笑,那喋喋不休的恶毒语言全部朝着这清洁工骂来,“你赔得起吗?你还敢拿你的脏手碰我……”


清洁工攥紧着手,头沉沉的低下,嘴唇闭得紧紧的,所有的情绪强压下去。吭哧不语,只能听着蓝雨的毒骂。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