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与将军起点小说
继续看书
从前,有一个大美人,刚生完孩子,便听到从战场上传来的噩耗:他的丈夫在战斗的最后时刻,和虫族同归于尽了。大美人一时间承受不了这种打击,晕了过去。

《美人与将军起点小说》精彩片段

傅阴娇抬手捂住了心口。


吾命休矣!


傅阴娇这个角色她可是太熟悉了,当初取名废便用了自己的名字,算是她创作下较为古早的古言虐恋小说,而傅阴娇则是这本小说中男主爱而不得的白月光。


荣国公府嫡女,家世显赫得父兄独宠,可惜年幼之时因为意外生病,便落得体弱多病的下场。


傅阴娇的存在就是为了虐而存在的,仗着家世显赫对女主百般刁难恶毒陷害,对着男主却是柔弱不能自理顾影自怜,仿佛自愿放手二人感情,将男主拱手让给女主。


而小说中,前期男主会哄着女主全都是听信了传言,傅阴娇的病无药可医,若想活下去只有换血重生,而天底下能与傅阴娇换血的,只有女主一人。


所以男主才会对女主示好,只是为了自己的白月光,这些个剧情当初狗血的不知虐哭了多少人,如今想来……


“救命……”她居然穿进了自己写的小说里?


这还有办法活!?


再回想昨夜那些诅咒的书评,傅阴娇哽住了,原来这就是恶有恶报?


这位病弱白月光用尽手段破坏男女主感情,弄得男女主虐身又虐心的,到最后男主竟爱上了女主,而女主又已是伤心欲绝不再回头,如此这般爱恨痴缠虐恋情深,赚足了读者眼泪。


而她这位白月光也没活成,不仅家族被女主搞垮了全家都落了个抄家斩首的下场,傅阴娇本人更是受尽折磨,死的凄惨无比。


回忆至此,傅阴娇欲哭无泪的捂住自己嘴,我是脑子进水了吗?


写出这种狗血剧情!?


“小姐可觉得舒服了些?”吉祥看着自家小姐这一脸蜡黄的脸色不免担忧,连忙上前询问道。


“……我没事。”傅阴娇艰难应道,整理了一下脑海之中纷乱的思绪,正要开口说话,那拉着马车的马匹却像是受惊一般发出了嘶鸣叫声。


原本跪倒在地的车夫都来不及拉扯,马匹受惊骤然奔走而去。


傅阴娇惊呼一声,还不曾反应整个人就被甩出了马车。


“小姐——!”吉祥的惊叫声在后方响起,预料之中的重摔未曾出现,在她即将摔落在地之时一个人影袭来,腰间骤然被握紧,傅阴娇整个人在空中转了一圈,下一秒双脚就踩到地上了。


那浓重的血腥味传入鼻腔之中,夹杂着些许汗味,攥着她腰的大手力气极大,像是要将她的腰掐断了似的。


手上拽着的是一片重甲,入手冰冷没有丝毫温度。


“可有事?”头顶上传来男子冷肃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粗狂冷意。


傅阴娇抬眼便是对上了一双眼漆黑如墨,深邃如鹰般的眼眸锐利逼人,面容刚毅下巴有几许淡青色的胡茬,剑眉入鬓薄唇轻抿让人瞧着很是凶悍。


那身穿军甲的男子持刀而立,手中长刀染血,傅阴娇侧头看去才发现拉车的马竟是被这男子斩首而亡了!


吉祥远远站着,似是被这一幕吓的腿都软了,半晌不敢靠前来。


“老奴见过小姐。”李福走上前去躬身拜道。


傅阴娇还端坐在马背上,微微抬头望向荣国公府的大门,瞧着那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挂着黑色金丝楠木的匾额,上书‘荣国公府’四个大字。


匾额下盖玉玺宝印,此乃天子御赐之匾额,可见荣国公府在大业国是何等荣宠。


后边站着的吉祥白着一张脸匆匆走上前来,想去扶傅阴娇,又看到了那站在战马前的殷玄蔺,忍不住缩了缩脑袋,瞧着很是惧怕的模样。


还是李福沉稳,招手叫来了小厮端着椅子放在了战马身边,一边询问吉祥这是怎么一回事。


吉祥未曾隐瞒,三两言语解释了城外惊马之事,李福顿时又惊又怕连忙对着殷玄蔺再三感谢。


“举手之劳。”殷玄蔺面色冷肃不苟言笑,一边应承着李福的道谢,一边抬眼看向那滑下马的女子,不过单单一个下马来这样简单的事情,在她做来怎么就如此不一样呢?


那举手投足之间的柔美之态让人心头微紧,踏在小椅子上的绣鞋如此小巧……


殷玄蔺紧抿薄唇,抬起手将手中刀鞘方向递去了傅阴娇的面前,意在让她搀扶下马。


傅阴娇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刀鞘吓的一抖,顺着刀鞘望向了殷玄蔺眨了眨眼,便听殷玄蔺道:“在下一介武夫粗人恐惊扰小姐。”


傅阴娇闻言顿时挑眉,抬手扶去了刀鞘之上,小心翼翼的踩着小椅子下了马,这具身体实在娇弱可怜,便是这小小的走动两步都觉得浑身乏力。


“今日多谢将军出手相救,改日……咳咳咳……”傅阴娇柔弱的咳嗽了两声,望着殷玄蔺正要答谢,忽而觉得胸闷难受头晕乏力,下一秒便是不受控制的朝着殷玄蔺倒了过去。


“小姐!?”李福和吉祥看着倒下的傅阴娇,顿时慌了神了。


殷玄蔺眼疾手快,一把将傅阴娇捞入了自己怀中,看着那虚弱无力倚靠在自己怀中的娇小女子,有些不知所措。


他第一次见如此脆弱娇柔的女子,抱在怀中似是没有丝毫重量可言,肌肤如玉瓷般白嫩,娇躯柔弱无骨让人抱着都不敢使上半分力道。


傅阴娇再次醒来之时,已是躺在柔软的床榻上了,轻纱帷幔将这床榻遮挡的严严实实的,透过轻纱还能瞧见那玉屏风,香案桌椅边放着的金樽玉鼎各色摆件。


“小姐醒了?”吉祥听到起身的动静,从屏风后走了进来,小心掀开了帷帐道:“大夫刚刚离去不久,药已经煎下了。”


“小姐要不再休息休息?”吉祥小声道。


傅阴娇摇了摇头,捏了捏被子询问道:“那位将军呢……”


吉祥心有余悸似的,红着眼睛说道:“将小姐送进府后就走了,都怪他斩了马,害的小姐不能坐马车,吹风受寒了,奴婢都快吓死了。”


傅阴娇:“……”


这确实不能怪人家,怪她自己,角色就是这么设定的啊!


造孽啊……


此刻的傅明娇,心如死水。


呵呵。


还用你说,这剧情我比你熟。


果不其然,下一秒轩辕溟拧眉认真道:“只是现在还不确定是否可行,需等上一些时日。”


“娇娇,待你身体痊愈,本王定会……”轩辕溟话语尚未说完,外边一小厮匆匆跑了进来俯身拜道:“王爷,小姐,国公爷回来了,还请来了宫中御医。”


话音刚刚落下,傅明娇就瞧见了外边那呼啦跑来的一群人。


领先一人便是傅明娇的父亲,大业国富豪一方的荣国公,已是年近六十花甲之年,老来得子对傅明娇格外溺爱,荣国公府唯有傅明娇一位小姐,还是嫡出的小姐自是珍贵。


“娇娇儿啊!”荣国公傅天皓健步如飞的跑到了傅明娇的跟前,满目皆是疼爱怜惜,小心翼翼的询问道:“怎么起身了?可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快,王御医快来瞧瞧。”


后边追着跑的王御医,连口气都还没喘匀,便慌忙拎着药箱上前来了。


一边是御医在凝神诊断,一边是爹娘嘘寒问暖,如此关怀备至让傅明娇有些不知所措,拘谨又不安的坐在一旁。


王御医不愧是颇具名望的御医,诊断了一会儿便是皱起了眉头,对着荣国公看了一眼二人就起身走去外边说话了,对自己女儿的身体傅天皓也是了解的。


但是从王御医的口中得知,傅明娇的身体已是一日不如一日了,按照这样的情况下去,恐怕……


“国公爷,下官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王御医看着荣国公欲言又止道。


“你我的交情,还有何不能说的。”荣国公叹了口气,摆手示意王御医有话直说。


“傅小姐这情况不容乐观,人生在世能几时,及时行乐才是极好的,国公爷不必为小姐的身体焦心,越是谨慎小心越是叫傅小姐心生厌世想法。”


“你的意思是……”荣国公心中一动,扭头询问。


“顺其自然,婚嫁成家圆满人生,也不枉此生了,国公爷觉得呢?”


“……”


道理是怎么道理,怎么听着你这话哪里不对?


好像有种医生告诉你,有什么想吃的想喝的,别犹豫,快去吧。


再不去活不成了……


王御医走了,荣国公愁眉苦脸的回来了,但是在面对傅明娇的时候却还是满面笑颜,连带着说话语气都温柔了下来,吩咐这个吩咐那个的,无一处不是精心安排。


“国公爷不必太过忧心,本王已派人去往塞外寻找冶病之法,已有消息传回,只是还需求证。”旁边的轩辕溟适时开口道。


“王爷对娇娇儿的这份心,老臣先行谢过了。”荣国公拱手谢过。


“本王与娇娇自幼相伴,娇娇病重多年本王心亦是难安……”轩辕溟捏了捏拳头,沉声说道:“总有一日,本王定会寻出冶病之法,届时娇娇身体痊愈,便都好了。”


轩辕溟这话之中似是藏着几分深意,荣国公听着有些不是滋味,看向轩辕溟道:“不管娇娇的身体是如何,都是我荣国公府的嫡出小姐。”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