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
  • 全本阅读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伏珑
  • 更新:2024-06-11 23:03:00
  • 最新章节:第20章
继续看书
古代言情《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是作者“伏珑”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顾煜辰温知闲,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顾煜辰胸口起伏,呼吸急促压着怒火,指向地面上的碎片,语气冰冷:“捡起来。”他生气了,因为一个杯子和她生气。温知闲将手心摊开:“刚刚手划破了。”他提高了声音,还是一样的冰冷:“我让你把它捡起来,没听到吗?”“对不起,我再送你一个新的好不好?”她握住顾煜辰垂在身侧的手。顾煜辰甩开她的手,“温知闲你也不是粗心的人,......

《全本阅读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精彩片段


她要和顾煜辰结婚了。

温知闲按下密码打开了顾煜辰家的大门。

这两天他们商量了结婚领证的事情,让她提前来他家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添置的东西。

她和顾煜辰青梅竹马,顾煜辰一直是她的暗恋对象,相恋两年谈婚论嫁,两家父母再开心不过了。

当然,她也是。

在偌大的房子里晃了一圈,洗漱台上她将顾煜辰的洗漱用品往旁边挪了挪,过两天搬过来她的东西就可以和他放一起了。

想到这她对着镜子笑了笑。

回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水,转身时没注意,将桌上的一个马克杯碰着摔地上了,发出一声清脆的碎裂声。

她低头看向那只铃兰白瓷马克杯,脸色一白,焦急的蹲下捡起碎片,刚碰到那白瓷碎片指腹隐隐作痛,抬手一看划了一道伤口,渗出血迹。

她犹豫片刻对着碎裂的瓷片拍了张照片,在发送键上停顿了几秒发给了顾煜辰。

这个马克杯是顾煜辰谈了四年的女朋友送他的礼物,即便是分手了他还是留着这个杯子,她亲眼目睹了顾煜辰恋爱到分手的全过程,当然知道顾煜辰当初爱他前任有多深。

但是现在她快要和顾煜辰结婚了,她不觉得她失手打碎这个杯子顾煜辰会责怪她,毕竟这都几年过去了。

其实她也有些介意这个杯子的存在,或许这就是天意,在他们结婚之前把隔阂他们的一切全消除。

想到这她倒也没那么紧张了。

顾煜辰回了她的消息:在我家等着。

她不知道顾煜辰打这五个字的时候是什么情绪,但她还是忍不住往好的方向想。

看着自己还在往外流血的手指,她用纸擦了一下,很痛,伤的还挺深,早知道就不急着捡了。

顾煜辰在十五分钟后回来了,看到地上的马克杯碎片脸色阴沉,“温知闲你干了什么?”

“对不起,是我不小心碰到摔地上的。”她面对着顾煜辰,嗓音不禁软了下来。

顾煜辰胸口起伏,呼吸急促压着怒火,指向地面上的碎片,语气冰冷:“捡起来。”

他生气了,因为一个杯子和她生气。

温知闲将手心摊开:“刚刚手划破了。”

他提高了声音,还是一样的冰冷:“我让你把它捡起来,没听到吗?”

“对不起,我再送你一个新的好不好?”她握住顾煜辰垂在身侧的手。

顾煜辰甩开她的手,“温知闲你也不是粗心的人,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酸涩委屈一时间全涌了上来:“一个杯子而已,你用得着和我生气?”

听了这话顾煜辰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一个杯子?说的轻巧,你知道这个杯子……”

他没继续说下去:“捡起来,给我粘回去。”

温知闲与他对面而立,身体里的血液在他说出这话时像是全冷了下来,他从没和她这般说过话,原来她还没他前任送的一个杯子重要……

“因为这是你前任送你的杯子是吗?”她嗓音带着质问,细听却能听出颤音:“我们要结婚了,你难道要留着她的东西看一辈子吗?你既然这么喜欢她当初为什么还要和我在一起?我摔碎的不是杯子而是你和她之间的联系,所以你跟我生气?”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温知闲头偏向一侧发丝凌乱的遮住左半边脸,大脑里一片空白耳畔嗡嗡作响。

顾煜辰周身温度降至冰点,手微颤震得发麻,低吼了声:“滚。”

她眼眶泛红,眸里起了一层水雾模糊了视线,双唇嗫嚅轻声道:“顾煜辰,我有错吗?”

她急忙离开了顾煜辰的家里,怕迟一秒会在他面前哭出来。

顾煜辰蹲下身捡起地上的白瓷碎片,注意到自己那只扇了温知闲耳光的手还有麻意,他心烦意乱,猛地将捡起的那块碎片砸在了地上,本就破碎的瓷器更加四分五裂。

温知闲跑了出去,跑的急高跟鞋崴了一下,手心和膝盖着地擦破渗出血迹,她捡起包迅速爬了起来,她现在只想快点回到家,离开这里。

她与一个身形优越的男人擦肩,匆忙离开。

男人将刚刚这一幕尽收眼底,低头看了眼地上遗落的钥匙和口红,想提醒,转头时她已经驱车离开了,只留下车尾灯。

温知闲回到家站在门前翻了一遍包,压根就没有钥匙的影子,她靠在门边,左半边脸火辣辣的疼,眼泪跟断了线似的往下掉。

她仰起头好一阵才止住眼泪,打算回去找钥匙,许是摔倒的时候从包里掉出去的。

出了小区大门,突然被一个男人给拦住了去路,她甚至都没看清眼前的男人长什么样,哑着嗓道了句:“不需要推销。”

说完准备绕开面前人,接着男人伸手过来:“你在西路丢的东西。”

男人手心赫然躺着一把钥匙和一支口红。

她这才仰头看向面前的男人,身高得有一米八五以上,甚至感觉比顾煜辰高一些,很帅气质偏冷,一副看起来就很高智商的样子。

男人的目光同样也落在了她脸上,看到她脸时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接过钥匙,她下意识用手遮住自己红肿的半边脸,垂着眸和他道谢:“谢谢,麻烦你送过来。”

说着,她拿出手机:“先生,我付你个油费吧。”

“不用了,萍水相逢。”

他深知自己这般看她不太礼貌立即收回目光,转身离开了。

-

温知闲在家睡了两天,手机也失联了两天,第三天下午门铃响了。

她躺在床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脸上还是疼的紧,强撑着从床上起来去开门,一打开门,她的发小兼闺蜜秦昭礼站在门口,对方正准备开口说她,见她如此憔悴脸色苍白皱起了眉,“你怎么了?”

秦昭礼觉得不大对劲拨开她遮住左边脸颊的头发,顿时全身血液跟凝固了似的,严肃问道:“你脸又是怎么回事?谁打的?”

她没说话,秦昭礼也不急着问进门后给她做了一碗熟了的面条。

看她吃完后又问:“你这脸谁打得?”

温知闲将玻璃杯放下,“那我们今天领证?”

领证这两个字,她说出口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明明前段时间才和另一个人谈到这两个字,没想到变化如此之大。

“我带身份证户口本了。”他一早出门就带上了。

“行,你等我会。”她起身去了衣帽间,挑身衣服。

她从未如此冲动叛逆过,这次丝毫不给自己后路。

明明先谈恋爱也好,但是她就是懒得再谈了,不如玩就玩把大的。

她再出来时换了条白色连衣裙,勾勒她腰身十分纤细。

她从衣帽间匆匆跑出来,对他又说了句:“再等等。”

说完又跑进了卧室。

祁砚京起身把地扫了一遍,又把桌子给收拾了。

刚收拾完,温知闲用皮筋绑着发尾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他目光落在温知闲身上不禁停住了脚步,她化了个妆发顶蓬松长发微卷绑了个鱼骨辫,法式情调,光站在那就让人忍不住驻足。

温知闲垂下手,走向祁砚京,站在他面前抬头望着他:“祁先生,可以了吗?”

他迎上她的眸光:“很漂亮。”

她面上漾起笑,手里握着户口本塞进包里,之前户口本一直在她爸妈那的,后来听说她要和顾煜辰领证结婚就放她这了,估计以为她会给他们夫妻俩一个惊喜,结果她和顾煜辰彻底掰了,没想到还是派上用场了。

“那我们走吧。”她换了双鞋,和祁砚京一同出了门。

祁砚京在想刚刚是不是夸她的话太过敷衍了,明明心里想的是“千秋是绝色,悦目是佳人”,怎么一出口连想都不想,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很漂亮……

温知闲微微弯腰捡起地上的伞。

“我来吧。”祁砚京从她手里拿过伞,两人进了电梯。

在电梯里,祁砚京右手指节蜷了蜷,碰上了温知闲的手,下了电梯他很自然的握住她的手,很软。

温知闲被他温热的手包裹,他就站在自己身旁,身上有着淡淡的木质香的味道,很安心。

“雨停了。”她有点惊喜,本还担心雨点会打在头发上,现在连太阳都出来了。

祁砚京的那辆红旗停在了路边,她坐进了副驾驶,看见中控那摆着他的户口本。

在去往民政局的路上温知闲心情一直很平静。

他将车停在民政局前,他还没说话,就听温小姐郑重的询问:“你真的不后悔吗?”

他哽了下,这不应该他问她的话嘛,但也顺着她的话接了下去:“不后悔,顺应自己的想法,如果我没做这个决定,我或许会后悔很久,总得去尝试一下,我不会让自己有任何遗憾。”

谁知道明天会如何,当下最好。

他的话也像是她的催化剂,一点多余的担心都没有了。

就在她要推车门出去时,被祁砚京握住了胳膊。

这胳膊他这么虚虚握着都觉得纤细非常。

“怎么了?”她带着疑惑。

祁砚京从车后面拿出一个戒指盒,“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不喜欢我们下午去店里重新选一款。”

她这才想起结婚要买戒指,打开戒指盒里面躺着两枚戒指,男款的简约大方,女款的复杂了许多,主钻大概一克拉以上,三层结构形做的很漂亮。

这个钻好像跟她之前选的那款戒指小一些,本来她觉得还是有点大太惹眼,顾煜辰轻描淡写了一句太小不好看,也就定了这么大,那款钻戒是Harry Winston的七位数还挺贵,被他扔垃圾桶了。

不过他的东西他自己扔了,也是应该的。

“我很喜欢,谢谢。”

祁砚京拿出戒指,执起她的手把戒指套在她无名指上,居然正正好好。

戴上了戒指,在民政局前又换祁砚京问了她一遍:“进去就不能后悔了。”

温知闲反握住祁砚京的手,迈着脚步进了民政局。

……

进去的时候她冷静的不行,盖完章拿了本儿出来之后她突然就不淡定了。

她站在民政局门口看着手里的红本本傻眼了,感觉腿有点软,软绵绵的靠在了祁砚京身上。

“你没事吧?”祁砚京看她愣在原地,一时间也没觉得她是后悔了,毕竟刚刚进去的时候她还挺冷静的。

祁砚京环着她,她倚在人家身上抬眸看他,短短十几分钟她像是做了场梦,然后她结婚了……

好在新郎很养眼。

“我……”

祁砚京感觉到她全身僵硬,问道:“你后悔了?”

她深呼吸几次才冷静下来,但心里还是有点焦躁,“我这突然领证了,我爸妈那边怎么说啊?”

“下午我去登门拜访。”这是应该的,跟人家女儿结婚,一次都没上过门,确实不太像话。

她急忙拉住祁砚京,“别别别,先瞒着吧。”

关键她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跟她爸妈说,而且刚和爸妈解除矛盾,要是知道她和只见过几面的男人领证,肯定觉得她是被他们激的一时冲动才这么做的,他们会自责,连带着可能还会埋怨祁先生。

祁砚京还是觉得这样不太好,“不好吧。”

温知闲直接扯开话题,出声道:“那你爸妈知道吗?要不我先去见见你爸妈?”

“不知道,我会跟他们说的。”

领完证她才知道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考虑,这次真玩大了。

她认真的朝着祁砚京问道:“你爸妈好相处吗?不会讨厌我吧?”

要是再有个什么家庭矛盾,她岂不是给自己又找了个大麻烦。

祁砚京看着她轻笑,安慰道:“不会,而且也不住一起,他们会喜欢你的。”

平常也隔三差五暗戳戳让他谈个女朋友什么的,现在他领证结婚了,他喜欢的家里也不会说些什么。

“这你说的。”

他点头:“嗯,我说的,我保证。”

听他说完,温知闲这才稍稍放心。

“祁先生,你要不先松手……”她说完掩饰尴尬的咳了一声。

她靠在祁砚京身上,祁砚京胳膊还照样环着她的腰。

祁砚京收回手臂,“上车吧。”

上了车,她看着车行驶的路线才问道:“我们要去哪里?”

说完想都没想直接冲了上去。


温知闲一边担心周七时,一边拿起手机准备报警。

刚拿起手机她就看愣了,那群混混完全就不是周七时的对手,周七时那招式完完全全是练过的,很专业,即便是她这种外行都觉得是专业的程度。

周七时上去就撂了三个,剩下的两个直接说了:“别打了别打了,没想打架。”

直接投降了……

祁砚京提前过来接温知闲,听到里面的打斗声一阵心惊,立即停车熄火下车跑进了店里。

入眼就是三个纹身男躺在地上的画面。

他抓住知闲,上下检查了一遍,没发现哪有伤,紧张的将她抱进怀里:“没事吧?”

温知闲摇头,“我没事。”

“到底怎么回事?”祁砚京看向站在那的那两个,语气冰冷。

周七时这暴脾气,“问你话呢!”

他这一声,他们几个直接就说了,“就是有人让我们来闹事,一个女的长得挺漂亮的,不知道名字,也没让我们怎么样,就是让我们挑事,砸砸椅子吓一吓。”

他们几个本就是这一带的街溜子,哪有什么职业操守,再加上面前这个小子战斗力惊人,他们可不想挨打。

另一个混混捂着被打青肿的脸,“你小子是真猛啊,上来就干架。”

周七时嚷嚷着:“你那拳头都要打我脸上了,我正当防卫能不打你啊?我再给你一拳要不要?”

“不要不要。”爬起来后连连后退。

祁砚京想着混混的话,猜测到底是谁。

他拿出手机给周初屿发了条消息,【你有沈芷的照片吗?】

周初屿差点被呛死,【你要她照片干嘛?】

他这么问着,却点开了沈芷的朋友圈,截了一张图给下来发给了祁砚京。

祁砚京拿到图放在他们几个面前问了句:“是她吗?”

他们摇了摇头,“不是。”

温知闲突然就想到了李朝暮,上次见面交流过程可不太好,而且她又对现在燕南不熟悉。

她又给他们看了李朝暮的照片,那是她几年前的照片了。

看到这张照片,他们连连点头:“就是她。”

李朝暮找这样没有职业操守的人来闹事,未免太容易被发现了,她再蠢也不会这么做吧?

没想伤人,就算报警了也没证据指向她,那也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她故意的。

她突然就想明白了,到底怎么一回事儿了,心里冷笑了声,真是阴魂不散。

不就是想拿她来试试顾煜辰嘛。

“你想怎么处理?”祁砚京将她揽在怀里,问道。

“当然找人要赔偿。”

温知闲给宋楷瑞拨了电话,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她直接了当的开口问道:“你知道李朝暮现在住哪吗?”

宋楷瑞愣了下,看了眼身旁坐着的顾煜辰,随即问道:“你问她做什么?”

“她找人来我这闹事儿,我难道不应该找她吗?”

宋楷瑞不禁皱眉,“你人没事吧?”

“她找的不是专业的。”

“你还在店里吗?我马上过来。”

温知闲开口道:“不用过来,帮我问下李朝暮在哪。”

原来是想让他问顾煜辰,看来就连这种事情知闲都不愿意找顾煜辰了。

啧。

打死他都想不到年少的情谊会变成今天这样。

“你在店里等着。”宋楷瑞没给她反驳机会就将电话给挂了。

电话刚挂,顾煜辰就问了:“知闲说了什么?”

“你的前前女友整幺蛾子找人去你前女友那闹事了,找我要李朝暮地址呢。”

闻言,顾煜辰有点不敢置信,下一秒将电话拨给了李朝暮,刚接通那头就叫了声:“煜……”辰。


温知闲被他吻那么久还没缓过来,软绵绵的躺着。

好半晌才木然的回了个“好”字。

他脑子里还是知闲那陷入情迷的眼眸,诱人,紧抿着唇口干舌燥。

“顾煜辰不像是个不会的主儿。”他从不避忌关于她前任的事情,也希望她彻底从过去走出来。

闻言,温知闲:“啊?”

祁砚京侧目看了眼她,轻哂,她被吻懵了吗?

回味过来祁砚京的话,她才回道:“没这样过。”

他一时间也不知道顾煜辰到底在想什么了,到底是喜欢还是占有欲作祟?

说不喜欢也有理,非要拿一个破杯子伤害知闲,还是喜欢不舍得碰她?

亦或是他内心纠结,杯子是间隙隔阂。

不过顾煜辰的心思对他来说没意义,反正人现在是他的。

祁砚京倏地笑,嗓音低沉蛊诱,“知闲好像很喜欢。”

温知闲顿时红了脸,卷着被子盖上背对着他:“睡觉了。”

祁砚京刚伸手去关灯,枕下的手机震动了几下,手缩了回来拿出手机看了眼。

周初屿的消息:嘶……京儿,说个震惊死人的事情,沈芷不知道从哪找到我的联系方式的,突然给我发了消息,我都忘记有这么个人了。

祁砚京眸色深沉,今晚不止一次有人提到沈芷这个人了。

指尖敲击一个字:哦。

关他什么事。

周初屿:就问问最近怎么样,顺便提到了你。

你说什么了?

周初屿:说想知道自己去学校官网搜,那边齐全。

祁砚京勾了勾唇。

周初屿又发来消息:快睡吧快睡吧。

他要是不是觉得这件事情太过震惊也不会十点多给祁砚京发消息,他俩大学是同学,祁砚京有睡眠障碍他是知道的,平时倒是看不出来,就晚上脾气大得很。

本来睡眠就不好,再被一打扰他那脾气,真受不了。

不过好像自从祁砚京说领证之后,戾气就没那么重了,整个人看起来都温和多了,虽然还是那副冷淡的模样。

但他作为多年同学同事外加好友,感觉祁砚京确确实实有那么一点变化。

温知闲感觉身旁没了动静灯确实开着的,转头想看看祁砚京在做什么,这刚转头就对上了他的目光,默默又缩了回去。

祁砚京哑然失笑,放下手机关了灯靠着她入眠。

忙完上次的单子她也就不用太早去店里。

祁砚京离开后,她早上还闲情逸致的把家里的蕨类植物浇了浇水。

一直到九点她才去店里。

从车上下来,拎着包低头将钥匙塞进去,猛地一下被人扯住了手腕塞进了身旁的那辆车后座。

顾煜辰,又是他。

车门“砰——”的一声关上,她被吓了一跳。

耳边又传来“咔哒”一声,车门被落了锁。

顾煜辰坐在她身旁,还是那一副霁月之姿,但她害怕的往后挪了挪直到完全贴在车门上。

看见她面上的惊慌失措,顾煜辰觉得格外刺目,他薄唇微张,不敢相信:“你怕我?”

顾煜辰靠近了她几分,嗓音阴沉,听起来有些瘆人:“你为什么会怕我?”

他想不明白,她那么喜欢他,虽说不是天天见面,但他偶尔闲下来还是会来找她,她会围着他说好多话,即便他也没怎么听进去,但是起码她很开心会挽着自己。

面前的女人与记忆里的她重叠,他双手不禁按在她肩上。

知闲不是这样的,也不应该会用这种表情看他。

小说《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明明都过去这么久了,可还是有心理障碍。


温知闲手掌隔着两层衣服布料按在他肩上轻轻摩挲着,她见过他肩上的疤,很浅的疤痕没想到当初那么深。

“面对的是杀人不眨眼刀口舔血的绑匪,你已经很勇敢的在想办法了,没人会怪你的。”她轻拍着祁砚京的后背,安慰着。

生日当天是自己被绑架的日子,也是朋友的忌日,想着就好难过。

是,没人怪他,就连谢家父母看着满身是伤的他时,都只是一边哭一边庆幸还活着了一个……

祁砚京将她紧紧按在怀里寻求安慰,“对不起,不该让你和我一起难过,我这人是挺没意思的。”

“我喜欢就好了。”

在心理防线最脆弱的时候听到这些,心里舒服很多。

温知闲蹲在茶几旁将蛋糕拆开,先给祁砚京切了一块蛋糕:“吃点甜的会开心一点。”

可以不是生日,只当做是安慰他的一种方式,想让他开心一点。

祁砚京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懂她的意思,不拂她的好意,拿起叉子吃了一口。

看着温知闲切了第二块,以为是给她自己切的,结果她只是放置在了他对面的位置上还将叉子摆在了盘子旁,没想到她又切了第三块。

第二块没碰,她吃了第三块。

祁砚京片刻怔忡,似乎明白了,他看着知闲小口小口的吃着蛋糕,眸光沉了下去。

她总能用一些小细节来抓住自己……

看着她把最后一口蛋糕吃完,他这才放下了叉子,直接将温知闲抱起,急切的吻住了她的唇,一边脱着自己的外套垫在冰冷的大理石桌面上,将知闲放了上去。

温知闲睁开眼睛,有点震惊。

就在这?

祁砚京的那些折磨人的小把戏很快让她沦陷。

……

结束后抱着她去浴室洗了遍澡。

温知闲体力不支的枕在祁砚京胳膊上。

不得不说祁砚京体力真的好,要了一遍又一遍,像是宣泄着情绪,但又克制着动作。

“还疼吗?”祁砚京侧过头朝着她问了声。

“还好。”幸好他还是理智的,没太过分。

祁砚京舒了声气,收紧了胳膊。

“下次我记得了。”

温知闲突然的话,惹得他侧目,“记得什么?”

“不过生日。”

给他过生日,确实不太适合。

祁砚京稍稍用力将她翻了个身趴在自己身上,往上提了提迎上她的眼眸,温声说了句:“你是例外。”

她朝着祁砚京脸上啵了一口,好听,喜欢听。

“我给你买了东西。”她从祁砚京身上爬了下来,下了床穿上拖鞋立即跑出了卧室。

祁砚京坐起身双手撑在身后,望向卧室门口的方向,唇角不经意间弯起一抹弧度。

没过两分钟温知闲又跑了回来,坐在他身旁,把买的生日礼物递到他面前。

她犹豫几秒后,开口道:“我不是上次说要给你换车吗,你就当这是上次要送你的东西。”

祁砚京轻刮着她白皙精致的面容,“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看看喜不喜欢。”她“唔”了声:“我觉得和你很搭。”

祁砚京拆开包装,江诗丹顿的腕表,大几十万的东西直接就给自己买了。

他不禁自我调侃道:“我都怀疑我是被你包养了。”

又是要给他换车又是给他买表的,真像是被包养了一样。

“包养你这点好像不够吧。”虽然对祁砚京的资产不太了解,但是大学老师教授其实也挺清廉的,听他说他父母之前是做生意的,家里确实看起来就有点底蕴的,可祁砚京看起来又不像是喜欢啃父母的人,就算父母执意给钱,估计也是之前买的房子。


“谢谢。”他接过咖啡又收了颗巧克力,看来下次过来还得买点喜糖送过来。

他转身出了店门,莉莉他们几个开始讨论了。

“我好像脑补了一出年度大戏。”

莉莉点头:“不过我好像更看好一八八帅哥,感觉比顾总好点,顾总全身写满了勿近两个字。”

身旁的小帅哥岳琦打断她们的脑补:“别看好谁了,老板可是和顾总结婚了。”

“也是,不过顾总大总裁呢,也该那样。”

-

祁砚京回了家,正巧温知闲在换鞋。

“祁……”她硬生生把先生两个字咽了下去,“你怎么回来了?”

“本来中午没事想和你一起吃个饭的。”

温知闲抬起眸,有些疑惑:“那你怎么不给我打……”

没说完,沉默了。

“哦,我想起来了,我们好像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她干笑了两声。

这叫什么事儿嘛!

祁砚京拿出手机,“电话号码。”

温知闲将电话号码报了出来。

存好之后给知闲打了个电话,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顺手也存了下来,备注砚京。

祁砚京在屏幕上戳了几下,她又收到了微信好友申请,加好了所有联系方式。

“出去吃个饭吗?”他问。

温知闲答应了,“我换件衣服,下午我们早些去你爸妈那?”

太迟不好。

“好。”他趁着知闲换衣服的时间将昨天买的礼物搬了下去。

十五分钟左右收拾好出来了。

“这样可以吗?”她走到祁砚京面前问道。

祁砚京点头,“可以。”

其实怎么样都行,他父母不会摆脸的,只要他喜欢的都好。

不过看得出来她真的挺上心的。

上了车,祁砚京问了声:“中午想吃什么。”

“你挑吧,不过得快点,我有点饿。”

祁砚京挑了家环境不错的餐厅,进去后他们点完餐,往旁边瞥了眼,这一瞥她错愕了,看见了宋楷瑞还有他对面坐着的顾煜辰。

宋楷瑞与她视线交织微惊,盯着他们坐下的方向看了几秒,顾煜辰嗓音冰冷的问了声:“看什么?”

宋楷瑞立即挡住他的视线,恢复了平静,手上却急忙给他倒了酒:“没什么,多喝点。”

顾煜辰不解的看着他,就在几分钟前宋楷瑞还让他少喝点。

“吃饭吃饭。”他咳了声,却往温知闲那边看了眼,眉头微挑。

温知闲笑了声,祁砚京也是一眼就看见了上次夜里来咖啡店和知闲吵架的那个男人顾煜辰,还有对面坐着的那个。

“没关系吗?”祁砚京问了声。

她摇了摇头:“无所谓,我们吃我们的。”

其实他有私心的,在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了顾煜辰,但还是当做没看见和知闲一起进来了,他们结婚了,那他为什么不能正大光明的出现。

知闲给他介绍了一下,“顾煜辰对面的那个叫宋楷瑞,还有一个叫昭礼,他们都比我大两岁,都是我很好的朋友。”

“我记得了。”

知闲想了想,“我还没告诉他们我结婚的事情,下次和他们一起吃饭。”

“好,下次我请他们吃饭。”

温知闲笑着看他:“你请,我付钱。”

她每次看自己时那双眼睛都漂亮的不得了,夹了块鱼放在她碗里:“先吃饭。”

宋楷瑞现在毫无心思和顾煜辰吃饭,心思全飘到知闲那桌去了,他猜测那男的应该就是之前知闲说的祁先生。

看到那位祁先生给知闲夹菜,啧,这就演上了啊,为什么觉得他们是演的呢,还不是因为知闲的态度,要是没名没分的异性给她夹菜她根本不会笑的,所以肯定是演的。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