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遇丧尸
  • 高考遇丧尸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陈夕周琪琪
  • 更新:2022-09-10 23:37:00
  • 最新章节:高考遇丧尸第3章
继续看书
我冲到超市,喊道:「老板,帮我抱两箱矿泉水!老板正在玩电脑,见我突然跑进来不由得发蒙:「你哪儿来的?不是在高考吗?「我一道题都不会,不考了,买点东西请全班同学吃,吃了散伙。我一边说一边抓起袋子扫荡物资。由于超市不大,物资还是不太丰富的,我主要是拿火腿肠、饼干、鸡腿、鸡翅、牛肉干这一类零食。

《高考遇丧尸》精彩片段

「你给我等等!监考老师是要盯着我上厕所的。

但她腿脚不利索,追不上我,我迅速跑进了一楼厕所,将一个隔间门关闭假装自己在里面,然后从窗户爬了出去。

等老师进来,我已经从厕所后面绕到了通往食堂的校道。

由于是高考,到处都静悄悄的,校道上鬼影都没有一个。

我冲到超市,喊道:「老板,帮我抱两箱矿泉水!

老板正在玩电脑,见我突然跑进来不由得发蒙:「你哪儿来的?不是在高考吗?

「我一道题都不会,不考了,买点东西请全班同学吃,吃了散伙。我一边说一边抓起袋子扫荡物资。

由于超市不大,物资还是不太丰富的,我主要是拿火腿肠、饼干、鸡腿、鸡翅、牛肉干这一类零食。

老板帮我抱了两箱矿泉水,打趣道:「你真牛逼啊,高考都不考了,回家被你爹妈打死。

「没事,我家有钱。我家其实很穷,我是奶奶养大的,前些年奶奶也去世了。

我将能拿的都拿了,老板特意找来一个大箱子让我装,装得满满的。

我预估得有上百根火腿肠,饼干三十包,其余能果腹的零食加起来也有百余份。

我让老板再拿一个箱子来,我继续买。

他拿来了,我开始装日用品,包括姨妈巾、消毒液、绳子、剪刀之类的。

我还买了一把西瓜刀,足足半米长。

老板又蒙:「这些也是给你同学的?

「我们高考后准备去野营,带上这些有备无患。我解释。

老板这才了然:「要不要我帮你搬?

我可不能让老板帮我搬,那样会暴露宿舍位置的。

我说不用,我多跑几趟就好了,你得看店。

老板没强求。

我不再贪婪物资,因为我的时间实在太少了。

我给了钱,用力扛起装食物的箱子,朝着宿舍跑去。

宿舍不远,而且我的宿舍在二楼,方便我搬运。

当然,我躲进最高层的七楼是最安全的,可每个宿舍都锁着门,我只有自己宿舍的钥匙,加上时间紧迫,我只能躲二楼。

到了宿舍楼,舍管阿姨疑惑地看着我。

「我是超市的员工,有同学让我帮忙运东西去她们宿舍,说是散伙用。我微微低头,不让舍管阿姨看我正脸。

舍管阿姨不记得我这个小透明,让我自己折腾,她忙着刷手机。

我流着汗上到了二楼,掏出钥匙打开门,将东西放了进去,立刻又折返超市。

这样往返了三次,我终于把所有物资搬进来了。

看看时间,竟花了一个多小时了,还有不到四十分钟考试就结束了。

我抓紧布置宿舍。

门必须反锁,我不打算放任何人进来,上一世我见证了太多的人心险恶了,这一世我不亲近任何人。

反锁了门,盖住了窗,我将床推过来抵着门,西瓜刀直接放在床上。

随后,我抱起舍友们的床单跑去小阳台,挂在了防盗窗上。

防盗窗很大,从外面可以直接看到我们宿舍内部。

所以我必须把床单挂起来,隔绝外界的视线。

宿舍内光线一下子就暗了,但让我安全感十足。


做完这一切,下午四点五十九分。

还有一分钟,考试结束!

我大汗淋漓,坐在床上手脚有点发麻,那种在末日里的紧张感一阵阵袭来。

但我的脑子依旧冷静,最后一分钟,我飞速考虑了一下隐患,这是在末日生存养成的好习惯。

最大的隐患应该是门锁,我们学校不咋地,虽然宿舍门是铁门,但门锁年久失修,要是被一直撞击大概率会脱落。

我假设最坏的情况:如果有人破门而入,我应该怎么处理?

下一刻,铃声响起。

我听见了欢呼声、脚步声、议论声,随后是尖叫、哀嚎、惊哭……

学校乱了,整个世界也开始乱了!

上一世,幸存的人做了猜想,说丧尸病毒随风而来,免疫力差的人、有各种疾病的人会第一波中招。

如果七天过后还没有变异,说明熬过去了,可要面对的是成群成群的丧尸。

我听着外面刺耳的惨嚎声,心里却渐渐平静了下来。

我已经习惯了。

无论是谁死在我面前,我都不会有任何波动。

不多时,惊叫声蔓延到了宿舍楼,一些离这里近的学生第一时间往宿舍跑。

这是我料到的,也是隐患之一。

还好每个宿舍都锁了门,那些学生只能跑去自己的宿舍。

楼梯上全是脚步声,渐渐地也有了丧尸的嘶吼声。

猛地,嘭声炸响,有人惊慌地撞到了我的宿舍门。

我还听见了钥匙的声音,有人在开门。

是我的舍友,同样盯上了宿舍。

我微微皱眉,该来的还是来了。

这是选择宿舍囤货最不安全的一点,我充分发挥了宿舍的优势,但现在得面对宿舍的劣势了。

我先不出声,过去摁住门把手,加上我已经反锁了,钥匙是打不开的。

只要打不开,外面的人大概率会继续逃,去别的宿舍求助。

「打不开!谁反锁了?有人在里面!我听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班长兼舍长周琪琪,她有钥匙。

我已经忘了很多人了,但一直记得周琪琪。

她被男生背地里封为校花,加上成绩名列前茅,是当之无愧的校园大明星。

但是,她对我很不好,我还记得她在女厕朝我吐口水,将脚踩在我的脸上,可以说,我成绩差是她一手霸凌出来的。

逃亡三年,我还记得她,可见我当初多么恨她。

只是我不记得她为什么霸凌我了,好像跟一个男生有关?

我不去多想,这些事对于我来说已经无足轻重了。

重要的是,我不能放他们进来!

床抵着门,我也用力抵着门,只需稍等片刻,丧尸追来了他们就不得不离开。


床抵着门,我也用力抵着门,只需稍等片刻,丧尸追来了他们就不得不离开。

「肯定有人在里面,开门啊,我们要进去!一个男生大叫,我再次皱眉,他们人不少,或许是逃亡路上结伴了,一起跑来宿舍。

「谁躲在里面?外面全是怪物,让我们进去!还有男生叫骂,开始撞门。

好几个男生一起撞,女生则扒拉窗户。

窗户我也用衣服挡住的,但这时有一件衣服掉了,正好让外面的人看见我的半边身子。

「陈夕!

我暴露了。

周琪琪气得破口大骂:「陈夕,你神经病是吧?给我开门!

我不为所动,盼着丧尸赶紧追过来,赶跑他们。

但事与愿违,丧尸没来,男生们更加疯狂地撞门,撞得门锁吱吱响,一直在松动。

我暗骂一声,这样下去不行,真被撞开就完了。

好在这种突发情况在末日里很常见,我应对过好几次了,所以并不慌,迅速改变策略。

「不要撞了,撞坏了谁也没法躲!我厉喝,「你们相互检查,谁身上有伤的,无论是什么伤,都不能进来!

男生们终于不撞了,但搞不懂我为什么这样要求。

「相互检查,不然等死!我再次喝骂。

他们也是怕死,加上丧尸的声音开始接近了,赶紧敷衍地相互检查。

我再道:「被抓伤、咬伤的会变异成丧尸,你们最好检查仔细点,不然我们全部人都要完蛋!

这话惊醒了他们,他们认真了。

「没有伤口,我们都躲开丧尸的!检查完毕,他们回应。

一个女生迟疑道:「班长的脚在流血耶。

我走到窗边看出去,周琪琪连忙解释:「刚才被石头划伤的,我鞋都跑掉了。

她抬起赤脚,脚背上赫然有一道清晰的伤痕。

我一看就知道是丧尸抓的!

「周琪琪,你不能进来,其余人可以进来。我做出了决定。

「凭什么?陈夕你为什么那么针对我?周琪琪脸色大变,一转眼就泪眼婆娑,天见犹怜。

大家都劝我:「班长是被石头划伤的,没事吧?快开门让我们进去!

「继续撞吧,撞烂了一起死。我冷漠无比,不作任何解释,因为他们只会相信周琪琪。

周琪琪嘴唇发抖,眼中都是阴毒,但泪水长流,表现得十分可怜。

「琪琪,你走吧。一个男生忽地开口,我没看见他在哪里。

「陆丰,你……周琪琪有点不敢置信。

那男生二话不说,拉着周琪琪走开了,两人一起离开。

我觉得男生的声音有点耳熟,是谁呢?

同学们对视,纷纷拍门,还有人继续撞:「他们走了,快开门啊,丧尸来了!

我很怕门锁被撞坏了,但我知道周琪琪肯定没走,她跟我玩小把戏呢。

我也意识到这帮人无论如何都要进来的,他们如果没发现我,还可能走,但发现了我,就不甘心了。

我策略再变,放他们进来!


我当老大,他们当我在末世里的手下,后期面对人祸会很有用,这一点我有丰富的经验,我手底下曾经有几十个活人。

我自信可以将这帮人变成手下,因为周琪琪的伤可以利用,她会尸变的,一旦尸变,只有我能应对。

到时候我一刀砍下周琪琪的狗头,我自然就是老大了。

「进来吧。我推开床,打开门。

不料才开一条缝,门就被巨力撞开,我猝不及防地被撞得鼻血长流,翻倒在地,西瓜刀都脱手而出。

「陈夕,你真自私!一个高大英挺的男生拉着周琪琪快步进来,就是他踹开的门。

周琪琪心有余悸地辱骂我:「陈夕,你真是个贱人,要不是我假装走了,你肯定会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被咬死!

我捂着鼻子,盯着踹门的男生,终于想起他是谁了。

我高一的同桌——陆丰。

那时候他成绩不好,是我帮他辅导起来的,外界都传言我们是情侣。

但陆丰一直否认,他有一次甚至说他脑子有病才会喜欢我。

至此我们分道扬镳,他越来越优秀,跟周琪琪走到了一起,而周琪琪对我依然不放心,各种霸凌我,导致我成了吊车尾垃圾学生,再也不可能跟陆丰有关系了。

这是一对狗男女啊。

「快抢刀,陈夕这个杂种太贱了!众人已经全都涌了进来,有人抓起了西瓜刀,有人摁住我,有人锁住了门。

其余人看见一宿舍的物资,纷纷大喜:「太好了,有吃的!

他们二话不说,拿水咕噜噜地灌,撕开零食填肚子,明明只是没有吃午饭而已,却跟饿死鬼投胎一样,估计逃亡消耗太多能量了。

我的心在滴血,现在一宿舍足足八个人了,还狂吃海喝,食物不可能撑过七天。

但我很冷静,这种意外情况在末日里常有发生,我受过的伤不下百处,我不需要急,等周琪琪变异了,我就能夺回控制权。

「我也是为了安全起见才不让你们那么快进来,而且这些东西是我专门买来给大家当散伙礼物的。我人畜无害地解释,鼻子还在流血。

「你滚一边儿去,贱人!周琪琪踢了我一脚,也去拿水拿食物。

一群人又渴又饿,全都在吃喝。

我尝试站了起来,摁住我的人已经不理我了,也要喝水。

但西瓜刀在一个男生手里。

我走去门口,再次推床抵住门,口中安抚:「大家别怕,咱们的军队肯定能收拾丧尸的,我们在这里有吃有喝,等着就是了。

「陈夕可算是做对了一件事,给我们准备了散伙饭。同学们放松了起来。

陆丰扫了我一眼,冷冰冰的,随后关心地蹲下看周琪琪的脚,一脸心疼。

周琪琪一边吃鸡腿一边装可怜:「陆丰,我被石头划得好痛呀。

「班长,这里竟然有消毒水!一个女生发现了别的物资。

周琪琪一喜:「那快给我消消毒。

女生把消毒水给陆丰,陆丰正要消毒,周琪琪忽地指我:「陈夕,你过来给我消毒,你刚才那么贱,气死我了,过来!

我眸子眯了一下,杀心涌现。

末世三年,我杀的人不下五十个,今天倒是虎落平阳遭犬欺了。

周琪琪让我帮她消毒,无疑是要羞辱我,就跟她以前做的事一样。

我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我的西瓜刀,西瓜刀被一个寸头男生抓着,他正在看戏。

大家都在看戏,全都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由于我之前不肯开门,这帮人全都很厌恶我,我被周琪琪羞辱正合他们的意。

「愣着干嘛啊?叫你过来!周琪琪一把将吃剩的鸡腿砸过来,正中我的脸,我一脸她的口水和油渍了。

我手指猛地一捏,怒火直冲脑门,要是刀在手,周琪琪的脑袋已经落地了!

「陈夕,是你不对,你太自私了,不过看在你准备了食物的分上,我们可以接纳你,你给琦琦消毒,再道个歉,这事就过去了。陆丰开口,漠然地看着我。

接纳我?

我怒极反笑,这就是我前世仰慕过的男生?

「好,我道歉。我深吸一口气,走了过去,蹲下给周琪琪消毒。

当然,消毒是假,查看她伤口是真。

她被丧尸给抓了,伤口都是血,我只有近距离才能看清楚。


重生高考考场,我发疯一样冲了出去,因为考完英语后,监考老师会变成丧尸,世界末日就此降临!

我必须在英语考试的两个小时内,囤积足够多的物资,躲进安全的地方,熬过最混乱、最危险的前七天。

坐在考场里,看着面前刚发下来的英语试卷,以及墙上指向下午三点的挂钟,我全身都在发抖。

尤其是看见那个秃顶监考老师的大嘴和黄牙,我确信自己重生了。

在两个小时后,交卷那一刻,监考老师会突然抽搐,接着张开血盆大口扑向最前排的女生——我同学赵雅。

一口咬下,惨嚎惊天。

前一世,我在混乱中瞎跑,成了逃离尸海的幸运儿之一,开启了长达三年的末日生存。

后来在无数丧尸的包围中,跳楼身亡,重生到了现在,高考最后一科的考场上。

我深呼吸,冷静思考,很快平静了下来。

三年的末日生存,已经造就了我良好的心理素质,短暂的震惊过后,我立刻规划好了逃亡步骤。

第一,我必须尽快囤积一定量的物资,最起码可以让我消耗七天,因为前七天是最混乱、最恐怖的丧尸爆发期,几乎每个暴露在外的活人都会被咬死然后尸变。

第二,我必须找到一个可以抵御丧尸的安全屋,绝对不能像上一世那样乱跑了,上一世运气好,这一世未必运气好。

我目前只需要考虑这两点,也只能考虑这两点,因为时间不够了。

对应这两点,我选定了两个地方。

一是食堂旁边的超市;二是我的宿舍。

超市可以买货,而宿舍我能快速布置防御措施。

我也考虑了一下要不要离开学校去找更安全的地方,毕竟学校人太多了,容易出事。

可短短两个小时,实在无法让我考虑得更加周全了,我现在只能就近囤货、快速躲藏。

不再多想,我站起来,捂着肚子往外跑:「老师,我腹痛!」

两个监考老师一愣,很多学生也看了过来,不悦地皱着眉。

我不理会,径直往外跑。

「站住,你干什么?」留着长发的女监考老师锐利看我,可能觉得我要作弊。

我哪里会站住?要是被她缠上,时间就更不够了。

我猛冲出去,监考老师又惊又气,赶紧来追,考场有点骚乱。

前排的赵雅沉着脸骂我:「她是我们班倒数第一的,不要理她,真是个神经病!」

我已经跑到楼梯了,一跃而下,嘴里喊着:「老师,我要窜稀了,我去一楼厕所!」

「你给我等等!」监考老师是要盯着我上厕所的。

但她腿脚不利索,追不上我,我迅速跑进了一楼厕所,将一个隔间门关闭假装自己在里面,然后从窗户爬了出去。

等老师进来,我已经从厕所后面绕到了通往食堂的校道。

由于是高考,到处都静悄悄的,校道上鬼影都没有一个。

我冲到超市,喊道:「老板,帮我抱两箱矿泉水!」

老板正在玩电脑,见我突然跑进来不由得发蒙:「你哪儿来的?不是在高考吗?」

「我一道题都不会,不考了,买点东西请全班同学吃,吃了散伙。」我一边说一边抓起袋子扫荡物资。


由于超市不大,物资还是不太丰富的,我主要是拿火腿肠、饼干、鸡腿、鸡翅、牛肉干这一类零食。

老板帮我抱了两箱矿泉水,打趣道:「你真牛逼啊,高考都不考了,回家被你爹妈打死。」

「没事,我家有钱。」我家其实很穷,我是奶奶养大的,前些年奶奶也去世了。

我将能拿的都拿了,老板特意找来一个大箱子让我装,装得满满的。

我预估得有上百根火腿肠,饼干三十包,其余能果腹的零食加起来也有百余份。

我让老板再拿一个箱子来,我继续买。

他拿来了,我开始装日用品,包括姨妈巾、消毒液、绳子、剪刀之类的。

我还买了一把西瓜刀,足足半米长。

老板又蒙:「这些也是给你同学的?」

「我们高考后准备去野营,带上这些有备无患。」我解释。

老板这才了然:「要不要我帮你搬?」

我可不能让老板帮我搬,那样会暴露宿舍位置的。

我说不用,我多跑几趟就好了,你得看店。

老板没强求。

我不再贪婪物资,因为我的时间实在太少了。

我给了钱,用力扛起装食物的箱子,朝着宿舍跑去。

宿舍不远,而且我的宿舍在二楼,方便我搬运。

当然,我躲进最高层的七楼是最安全的,可每个宿舍都锁着门,我只有自己宿舍的钥匙,加上时间紧迫,我只能躲二楼。

到了宿舍楼,舍管阿姨疑惑地看着我。

「我是超市的员工,有同学让我帮忙运东西去她们宿舍,说是散伙用。」我微微低头,不让舍管阿姨看我正脸。

舍管阿姨不记得我这个小透明,让我自己折腾,她忙着刷手机。

我流着汗上到了二楼,掏出钥匙打开门,将东西放了进去,立刻又折返超市。

这样往返了三次,我终于把所有物资搬进来了。

看看时间,竟花了一个多小时了,还有不到四十分钟考试就结束了。

我抓紧布置宿舍。

门必须反锁,我不打算放任何人进来,上一世我见证了太多的人心险恶了,这一世我不亲近任何人。

反锁了门,盖住了窗,我将床推过来抵着门,西瓜刀直接放在床上。

随后,我抱起舍友们的床单跑去小阳台,挂在了防盗窗上。

防盗窗很大,从外面可以直接看到我们宿舍内部。

所以我必须把床单挂起来,隔绝外界的视线。

宿舍内光线一下子就暗了,但让我安全感十足。

我再跑去厕所,把所有的桶都接满水——这是宿舍最大的优势,我可以囤很多水,如果后期无法逃离这里,水就是命。

我再把厕所的窗户关闭,因为二楼比较低矮,我怕有人通过窗户爬进来。

做完这一切,下午四点五十九分。

还有一分钟,考试结束!

我大汗淋漓,坐在床上手脚有点发麻,那种在末日里的紧张感一阵阵袭来。

但我的脑子依旧冷静,最后一分钟,我飞速考虑了一下隐患,这是在末日生存养成的好习惯。

最大的隐患应该是门锁,我们学校不咋地,虽然宿舍门是铁门,但门锁年久失修,要是被一直撞击大概率会脱落。

我假设最坏的情况:如果有人破门而入,我应该怎么处理?

下一刻,铃声响起。

我听见了欢呼声、脚步声、议论声,随后是尖叫、哀嚎、惊哭……

学校乱了,整个世界也开始乱了!

上一世,幸存的人做了猜想,说丧尸病毒随风而来,免疫力差的人、有各种疾病的人会第一波中招。

如果七天过后还没有变异,说明熬过去了,可要面对的是成群成群的丧尸。


我听着外面刺耳的惨嚎声,心里却渐渐平静了下来。

我已经习惯了。

无论是谁死在我面前,我都不会有任何波动。

不多时,惊叫声蔓延到了宿舍楼,一些离这里近的学生第一时间往宿舍跑。

这是我料到的,也是隐患之一。

还好每个宿舍都锁了门,那些学生只能跑去自己的宿舍。

楼梯上全是脚步声,渐渐地也有了丧尸的嘶吼声。

猛地,嘭声炸响,有人惊慌地撞到了我的宿舍门。

我还听见了钥匙的声音,有人在开门。

是我的舍友,同样盯上了宿舍。

我微微皱眉,该来的还是来了。

这是选择宿舍囤货最不安全的一点,我充分发挥了宿舍的优势,但现在得面对宿舍的劣势了。

我先不出声,过去摁住门把手,加上我已经反锁了,钥匙是打不开的。

只要打不开,外面的人大概率会继续逃,去别的宿舍求助。

「打不开!谁反锁了?有人在里面!」我听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班长兼舍长周琪琪,她有钥匙。

我已经忘了很多人了,但一直记得周琪琪。

她被男生背地里封为校花,加上成绩名列前茅,是当之无愧的校园大明星。

但是,她对我很不好,我还记得她在女厕朝我吐口水,将脚踩在我的脸上,可以说,我成绩差是她一手霸凌出来的。

逃亡三年,我还记得她,可见我当初多么恨她。

只是我不记得她为什么霸凌我了,好像跟一个男生有关?

我不去多想,这些事对于我来说已经无足轻重了。

重要的是,我不能放他们进来!

床抵着门,我也用力抵着门,只需稍等片刻,丧尸追来了他们就不得不离开。

「肯定有人在里面,开门啊,我们要进去!」一个男生大叫,我再次皱眉,他们人不少,或许是逃亡路上结伴了,一起跑来宿舍。

「谁躲在里面?外面全是怪物,让我们进去!」还有男生叫骂,开始撞门。

好几个男生一起撞,女生则扒拉窗户。

窗户我也用衣服挡住的,但这时有一件衣服掉了,正好让外面的人看见我的半边身子。

「陈夕!」

我暴露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