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高质量小说
  • 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高质量小说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伏珑
  • 更新:2024-06-11 23:03:00
  • 最新章节:第19章
继续看书
经典力作《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顾煜辰温知闲,由作者“伏珑”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祁砚京降下车窗看向路对面的那辆阿斯顿马丁,恰好那辆车后座车窗也降了下来,车内昏暗看不清人模样,后座的人将手伸出车窗做了个再见的手势。祁砚京收回目光调整了个姿势靠在温知闲身上。夜风有点凉,前面代驾开车的小哥将窗户生升上去了一半儿。半个小时才将他们送到家。到了家,祁砚京翻了遍朋友圈,发现他岳父发了条朋友圈,配图是他俩的结婚证还有今晚吃饭的......

《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高质量小说》精彩片段


在路上时,温知闲才问:“餐厅订了吗?”

“我中午就订好了,在东宫。”

她还是感叹祁先生的面面俱到。

五点半到了酒店门口,东宫作为地标级顶级酒店处处透露着奢华。

两人从车上下来,碰巧在门口看见了温家父母。

“爸妈,这里。”温知闲挥了挥手,朝着他们跑了过去。

祁砚京站在他们面前叫了声“爸妈”。

温行止和沈玲看到女儿女婿脸上笑容越发浓烈,问道:“砚京,你爸妈到了吗?”

“到了,已经在包间等我们了。”

“那我们快去,可不能让亲家等太久了。”

祁砚京牵着知闲跟在岳父岳母身旁,一边道:“我爸妈本就是来早些等我们的。”

温行止沈玲直至现在为止还未对祁砚京有过任何一丝不满意,太优秀了,就连还没见面的父母的礼数他们都是认可的。

温知闲抬头看着祁先生,似乎他和自己爸妈已经熟稔了。

祁砚京感受到目光将她往自己身旁带了带。

进了包间,祁玉生和谭瑞谷迎了上来,双方父母问了个好,第一印象都挺不错。

见人来齐了,服务员礼貌的问了句:“请问可以上菜了吗?”

得到指令,立即出去准备菜品。

祁玉生先开口道:“亲家,这里我们先给你们赔个不是,我们这儿子这次做的确实太过了。”

谁让祁砚京先跟知闲提的结婚,这连父母都没见过不就等于哄骗人家吗,再怎么说也该赔个不是。

温行止笑了两声:“哪里的话,都是孩子们自己做的决定,虽说认识的时间不长但砚京这孩子我们也是认可的。”

这不认可也不行啊,都结婚了还能怎么着,起码暂时是非常认可的。

父母间聊开了后就跟打开了话匣子似的,温知闲和祁砚京两人认真吃饭,挨在一起小声说话。

一顿饭吃到了八点半才算结束。

两家父母脸上笑意不减,临走时分别跟自家孩子说道了几句,才算结束。

把父母全送上车之后,温知闲才道:“你是不是提前结了账?”

祁砚京看向路对面的停着的那辆阿斯顿马丁,不禁心里啧了声,急速变脸转头朝着知闲笑道:“可能是我爸妈。”

温知闲眨着眼睛看他:“我本来就打算你订餐厅我付款的,又没成功。”

“这代表我爸妈喜欢你啊。”

两人站在路边,夜风乍起,徐徐吹起知闲的长发,他伸手拨了几下别在她耳后。

现在为止他也没后悔自己的冲动,反倒是自己占了很多便宜。

心理医生说的对,拥有一个同频共振的身边人胜过很多开导。

他俩都喝了酒但喝的不多,于是叫了个代驾。

进了后座,祁砚京降下车窗看向路对面的那辆阿斯顿马丁,恰好那辆车后座车窗也降了下来,车内昏暗看不清人模样,后座的人将手伸出车窗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祁砚京收回目光调整了个姿势靠在温知闲身上。

夜风有点凉,前面代驾开车的小哥将窗户生升上去了一半儿。

半个小时才将他们送到家。

到了家,祁砚京翻了遍朋友圈,发现他岳父发了条朋友圈,配图是他俩的结婚证还有今晚吃饭的内容。

这算是公开他了?

他立即将结婚证找了出来,交叠在一起,对着结婚证也拍了张照片,也发了个朋友圈,配文:新婚。

这样所有人就应该知道他结婚了。

温知闲愣了下,先前一直不知道他还有干爸干妈。


“好,你挑好时间告诉我就行。”

她细想了下,在去完陵园之后提到干爸干妈,或许……是谢道然的父母。

祁砚京接着给她解释,“我干爸干妈是道然的父母,我和道然从小就玩一起,绑架事件过后,他们刚经历了丧子之痛,我主动拜了干亲。”

温知闲差不多也就知道原因了,经历过那种事情,自然都害怕他再出个什么意外。

尤其是干亲,经历过丧子更是畏惧。

……

他将车停下,两人进了商场。

祁砚京推着购物车走在她身旁,“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哇,居然可以点菜诶。”温知闲笑着打趣道。

他搭在购物推车上的手伸向知闲,摸了摸她的脸侧:“亏待谁也不能亏待你。”

“我想吃酸汤肥牛还有番茄鱼片。”前天刚吃过祁砚京做的糖醋排骨,今天可以不吃。

祁砚京点头,“走,去买食材。”

虽然这个番茄鱼片不会做,但是肯定是会有教程的。

另外添一个锅包肉,再添两道蔬菜,膳食营养均衡,完美。

买了鱼,顺便让老板杀一下。

装在风衣外套里的手机震动了几下,他掏出手机,看了眼备注。

他俯身在知闲耳边道了声:“我接个电话。”

温知闲:“好。”

说完,她接过了推车,等着老板帮她杀鱼。

这里太嘈杂了,祁砚京走到人少的地方接起了电话,“姐。”

电话那头的女人应了声:“砚京,你上午又去看道然了?”

“诶,和知闲一起去的。”

那边愣了好一会,轻笑了声:“我还以为你又不舒服了,幸好没事。”

听他哥说,他最近睡眠质量都好了很多。

“都好好的。”他望着远处的知闲,目光原本深邃谈不上有什么情绪,在看向她时又变得极具温柔。

那边又道:“找个时间让知闲和我们见见面吃个饭,总归得见面的。”

“是有这个打算的,见见干爸干妈。”

那头笑了出声:“你不是跟我爸妈说了结婚的事情嘛,当天晚上还讨论怎么见面呢,我感觉搞得跟地下会面似的。”

说着她又叹了声气,“我知道都是害怕,怕再出个什么事儿,虽说也都这么大了,但是阴影能记一辈子。”

“行了,哪天回来告诉我啊,我这还有个会要开,先挂了。”

祁砚京收了线,将手机装进了口袋,这才走向知闲。

温知闲接过老板递过来的鱼,她用手指捏着袋子的顶端放进了推车里。

祁砚京从那边过来,从知闲手里接过购物推车。

见她将手放在精致翘挺的鼻前嗅了嗅,好看的眉头微皱,似乎有点反胃的样子,又将手放了下去。

指腹搓了好几下,像是试图把上面的味道搓掉。

她抬头眨着亮闪闪的眼睛看着自己,“打完电话了吗?”

祁砚京轻“嗯”了声:“打完了。”

她走在祁砚京身旁,一边道:“我更喜欢直接买腌制好的鱼片。”

“可是新鲜的鱼吃起来更健康一点。”

“我妈也这样说,所以我很少买鱼,一般都我爸妈洗好给我送来,或者直接做好,除非哪天我特别想吃鱼才会来买。”

比如那天突然想吃鱼头豆腐汤,才会特地去买鱼。

温知闲挽住他的胳膊,娇声娇气的和他说着话:“其实吧……我就是想吃番茄鱼,但是又不想自己做,我对鱼腥味特别反感,闻了想吐。”

祁砚京微微俯身,在她耳边轻语:“以后我给你做。”


明明都过去这么久了,可还是有心理障碍。


温知闲手掌隔着两层衣服布料按在他肩上轻轻摩挲着,她见过他肩上的疤,很浅的疤痕没想到当初那么深。

“面对的是杀人不眨眼刀口舔血的绑匪,你已经很勇敢的在想办法了,没人会怪你的。”她轻拍着祁砚京的后背,安慰着。

生日当天是自己被绑架的日子,也是朋友的忌日,想着就好难过。

是,没人怪他,就连谢家父母看着满身是伤的他时,都只是一边哭一边庆幸还活着了一个……

祁砚京将她紧紧按在怀里寻求安慰,“对不起,不该让你和我一起难过,我这人是挺没意思的。”

“我喜欢就好了。”

在心理防线最脆弱的时候听到这些,心里舒服很多。

温知闲蹲在茶几旁将蛋糕拆开,先给祁砚京切了一块蛋糕:“吃点甜的会开心一点。”

可以不是生日,只当做是安慰他的一种方式,想让他开心一点。

祁砚京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懂她的意思,不拂她的好意,拿起叉子吃了一口。

看着温知闲切了第二块,以为是给她自己切的,结果她只是放置在了他对面的位置上还将叉子摆在了盘子旁,没想到她又切了第三块。

第二块没碰,她吃了第三块。

祁砚京片刻怔忡,似乎明白了,他看着知闲小口小口的吃着蛋糕,眸光沉了下去。

她总能用一些小细节来抓住自己……

看着她把最后一口蛋糕吃完,他这才放下了叉子,直接将温知闲抱起,急切的吻住了她的唇,一边脱着自己的外套垫在冰冷的大理石桌面上,将知闲放了上去。

温知闲睁开眼睛,有点震惊。

就在这?

祁砚京的那些折磨人的小把戏很快让她沦陷。

……

结束后抱着她去浴室洗了遍澡。

温知闲体力不支的枕在祁砚京胳膊上。

不得不说祁砚京体力真的好,要了一遍又一遍,像是宣泄着情绪,但又克制着动作。

“还疼吗?”祁砚京侧过头朝着她问了声。

“还好。”幸好他还是理智的,没太过分。

祁砚京舒了声气,收紧了胳膊。

“下次我记得了。”

温知闲突然的话,惹得他侧目,“记得什么?”

“不过生日。”

给他过生日,确实不太适合。

祁砚京稍稍用力将她翻了个身趴在自己身上,往上提了提迎上她的眼眸,温声说了句:“你是例外。”

她朝着祁砚京脸上啵了一口,好听,喜欢听。

“我给你买了东西。”她从祁砚京身上爬了下来,下了床穿上拖鞋立即跑出了卧室。

祁砚京坐起身双手撑在身后,望向卧室门口的方向,唇角不经意间弯起一抹弧度。

没过两分钟温知闲又跑了回来,坐在他身旁,把买的生日礼物递到他面前。

她犹豫几秒后,开口道:“我不是上次说要给你换车吗,你就当这是上次要送你的东西。”

祁砚京轻刮着她白皙精致的面容,“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看看喜不喜欢。”她“唔”了声:“我觉得和你很搭。”

祁砚京拆开包装,江诗丹顿的腕表,大几十万的东西直接就给自己买了。

他不禁自我调侃道:“我都怀疑我是被你包养了。”

又是要给他换车又是给他买表的,真像是被包养了一样。

“包养你这点好像不够吧。”虽然对祁砚京的资产不太了解,但是大学老师教授其实也挺清廉的,听他说他父母之前是做生意的,家里确实看起来就有点底蕴的,可祁砚京看起来又不像是喜欢啃父母的人,就算父母执意给钱,估计也是之前买的房子。

小说《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祁砚京出声问候:“爸妈,早上好。”

温行止让开门朝着妻子笑道:“你女儿女婿。”

沈玲放下手里的东西跑过来,看到他俩这一早上门止不住高兴,“快进来啊。”

两人进了门,温行止开口道:“昨天不是买了礼物吗,今天怎么又带了?”

“就一些水果,算不得礼物。”

二老看向他刚放下的烟酒,他是只字不提啊。

不过对于祁砚京的态度,两人暂时还算满意。

“吃早饭了吗?”沈玲给祁砚京倒了杯茶,一边问道。

温知闲回应着话:“我们吃过来的,你们吃过了吗?”

“吃过了,要是你们再迟一步啊,我们就出门咯。”

祁砚京不想耽误岳父岳母的时间,接话道:“爸妈,我上午有课,等会要走了。”

“诶好,等有空再坐一块吃饭啊。”

四人坐了一会便起身一同下了楼。

爸妈上车前拉着祁砚京说了些话,温知闲没听到,等爸妈驱车离开后,她才跑过去问祁先生:“我爸妈刚刚跟你说什么了?”

祁砚京垂眸看她,“爸妈说暂时很喜欢我,对他们好不好无所谓,对你好就行了,他们就只有一个女儿。”

温知闲望着她爸妈车消失的方向,不禁扬唇,突然她轻“啊”了声:“八点多了,你该去学校了吧?”

祁砚京抬腕看了眼时间,平淡道:“那我去学校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温知闲朝着他挥了挥手,“再见。”

“下午见。”

岳父岳母家离华A大特别近,要不然上次也不会看见知闲坐在车里哭。

刚刚岳父岳母说他们暂时是满意他,虽然对闪婚这事儿不太满意,但经过顾煜辰之后他们也不是不能接受,谈两年并且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知人知面却不知心,希望他能保持和知闲结婚时的初心。

最后岳母还冷不丁的提了句她是学医的,祁砚京无奈低笑,不过是用不上了。

温知闲将车开去了咖啡店,顺便买了一大盒巧克力带去店里,散给了店员。

她和店员向来关系不错,可能也是年纪相仿的原因。

“老板,你昨天怎么没来店里呀?”

温知闲手肘撑在台上托着腮道:“昨天领证去了。”

其中一个店员拿着正准备往嘴里塞的巧克力,“不是吧老板,这是喜糖啊?”

“给你们的福利。”她笑道。

“真假的?”怎么感觉老板在开玩笑呢。

不过大家都认为老板是要和顾煜辰这个大总裁结婚的,两人站一块也挺登对的。

温知闲又丢了颗巧克力过去,“当然是真的呀。”

店员笑着接住,“那恭喜老板了。”

她直起身来,那个二十一岁左右的店员妹妹叹了声气。

她也丢了两颗巧克力过去:“怎么了,唉声叹气的。”

另一个店员笑道:“今天应该是那个一八八帅哥来店里买咖啡的日子,没想到八点都没来,她没得帅哥看了,叹气呢。”

温知闲咳了声,嗯……因为早上去她爸妈家了,所以没来店里。

“没事莉莉,下次他过来,我让他在店里让你看个够。”她拍了拍莉莉的肩膀。

莉莉笑出声:“我还可以看看别的。”

说笑了一阵后,温知闲去了后面帮忙,想着下午回家一趟换身衣服,晚上要去见祁先生的父母。

-

祁砚京上完课已经是十一点半,回到办公室坐着休息没一会,同系的老师周初屿也回来了。

周初屿感觉自己眼睛被什么晃了一下,他转头看向正在揉捏眉心的祁砚京,他那手正巧在太阳光下,无名指上一枚戒指,晃眼的很。

他笑着走了过去:“我说祁砚京,你这什么情况啊,一大把年纪了还学十八二十岁的戒指给戴上了啊?”

他们之前一直都是同学,人前叫教授,私下没人的时候就这个样子。

祁砚京睁开眼,伸手看了眼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

“给我戴一下,我看看能有多好玩。”

周初屿伸手过来的时候祁砚京躲了一下:“这是我的婚戒。”

婚戒?

“不是,祁砚京你什么时候结婚了?”他认真看了几眼祁砚京,不像开玩笑,祁砚京也不是开玩笑的人啊:“你来真的啊?”

他们在一块工作那么久了,他怎么不知道祁砚京谈了个女朋友?还结婚了?

他仔细思索,这枚戒指绝对是最近才戴上的。

“昨天领的证。”祁砚京嘴角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有空请你吃饭。”

周初屿:“?”愣住。

“关于说好一起单身你却背着我偷偷结婚这件事情,我想写长篇文言文骂你。”

祁砚京轻描淡写的一句:“写吧,看你水平。”

周初屿对祁砚京的这个新婚妻子格外好奇,“下午都没事,要不就今天请我吃饭吧,顺便把你那神秘的妻子叫上。”

他看了眼时间,十一点四十,可以和知闲一起吃个午餐。

当他拿出手机下意识打开通讯录的时候,手指悬在半空中沉默了。

什么都想稳妥了,就是忘记要知闲的联系方式了……

死寂。

无奈的扶了扶额。

周初屿问了声:“怎么了?打电话发个消息问问啊。”

“今天不行,我要回我爸妈那一趟,下次吧。”他掩饰尴尬,收拾了下桌子拿上公文包就离开了办公室。

周初屿还沉浸在好同学好同事好朋友背着他偷偷结婚的震惊中。

祁砚京将车开去了咖啡厅,关于新婚夫妇没有对方联系方式这件事情,除了他们也没谁了吧。

他俩就好像那租来的夫妻,哪家夫妻连对方的电话号码都没有?

车停在了咖啡厅门前,他下车进了店里,店员看到他确实不可思议,这可是一八八帅哥第一次除了八点以外的时间来店里。

他也不好直接问知闲,便先点了杯咖啡,询问了声:“你们老板没在店里吗?”

嘶……

几秒钟都没有回应,莉莉出声道:“我们老板在你来之前的五分钟回家去了。”

祁砚京道了声谢。

其中一个店员调侃道:“我们老板可结婚了。”

祁砚京扬了扬唇,“知道了。”

将咖啡递给他后,顺手从旁边拿了颗早上老板买的巧克力,“送你颗巧克力,算是老板结婚给我们的福利。”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