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完整篇章
  • 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完整篇章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月下晚风
  • 更新:2024-06-11 23:02:00
  • 最新章节:第78章
继续看书
古代言情《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男女主角分别是江锦心睿王,作者“月下晚风”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但她也不敢真的相信翠姑和翘儿,江玉淑把她们留在自己身边,不过是想着控制自己,不能有二心。不排除翠姑的医术不错,确实是很好的帮手,可是翘儿不行,这丫头根本不是真心侍奉自己,自从来这屋里后,将自己摆得跟主子一样,甚至对锦心的一些行为都会指手画脚。江玉淑的东西,除了死物,那些银钱是尽数归了自己账上,但店铺工人和那些下人,却还是听翘儿的。也就是说,那些钱,......

《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完整篇章》精彩片段


但这样的局面,自然不是皇帝想看到的,大臣越是一致支持魏王,皇上就越是按下不提,更是对魏王拉拢官员一事极为不满。


但立储的事,已经被提出来,终究是要执行的。

锦心不管外边的事,一心养胎。

她现在六个月了,秋日便会生产。

翠姑照常给锦心看脉,没有任何问题,锦心问道,“陈御医说,很大可能是男孩,翠姑你觉得呢?”

翠姑点点头,认可她的话,“恭喜庶妃,的确是男孩。”

锦心看着圆滚的肚子,放下心来。

她倒不是重男轻女,即使是女儿,她也觉得很好,可是若是第一胎便是男孩,便有利自己争取想要的东西,就是二胎生了个女儿,那也是有哥哥疼爱的妹妹,睿王的第一个女儿,怎么样也不会亏待这两个孩子的。

也幸好是男孩,这样她就不需要着急生第二个,王妃之位,自己也要争一争。

自从江玉淑下葬后,翠姑和翘儿便带着江玉淑生前所有的东西来她这边了。

翠姑是医女,虽然治病,却也擅长下毒,这后院的女人吃过的不孕的药,都是她下的。

按她所说,高氏的身子早她小产的时候,江玉淑给她的汤药里下了药,早就伤了宫体,还有林侧妃手里那个赤金手镯,暗格也有药,若是她戴着,便不能有孕,日子一久,自然就生不了了。

柳侧妃心机重,江玉淑的人渗透不进去,但她当初小产的时候,在地上血都流了一地才被发现,也不好生了,翘儿说,她们知道柳侧妃一直在喝坐胎药,王爷也不是常年不去,一个月也最少去两次,但却怀不上,多半是难有的。

至于那些通房侍妾,自然是被王妃各种法子解决了这个事的。

锦心知道这些事后,心情真是难以言语,很是庆幸自己没有被江玉淑绝育,手段确实可怕。

但她也不敢真的相信翠姑和翘儿,江玉淑把她们留在自己身边,不过是想着控制自己,不能有二心。

不排除翠姑的医术不错,确实是很好的帮手,可是翘儿不行,这丫头根本不是真心侍奉自己,自从来这屋里后,将自己摆得跟主子一样,甚至对锦心的一些行为都会指手画脚。

江玉淑的东西,除了死物,那些银钱是尽数归了自己账上,但店铺工人和那些下人,却还是听翘儿的。

也就是说,那些钱,都得经过翘儿的打理,才能到锦心手上,如此之下,难免养出翘儿的野心来。

她也不过二十,这个年纪是该嫁人了,但她没有出府的打算,说是要帮锦心争到王妃之位。

锦心也是笑笑,没有多说什么,但吩咐了人,没事就物色了一下合适的人,打算将翘儿给打发了。

中午,王爷刚下朝就往雅兰轩赶来,看样子心情不错,看着锦心圆滚滚的肚子,心情更加的好了。

锦心给他倒茶,看他眉间都是喜色,笑问道,“王爷今日是遇着什么高兴事了吗?”

“自然是高兴事,皇上斥责了魏王,他宠妾灭妻导致后宅不宁,那扬州瘦马竟然动手打了魏王妃,将脸都给磕破了,告到了御前,皇上震怒,将他那个侧妃给绞杀了,还让魏王闭门思过。”

锦心闻言,倒是想起年夜见到魏王妃的时候,她当时脾气都有些不正常了,对着别人的小妾一顿辱骂,看来是被这侧妃给气到都有些魔怔了。


睿王脸色阴沉如墨,神色冷厉的环视周遭,桌子上的嗖食,还有怀中脸色煞白的女人。


不过是半个月时间而已,她身上竟然如此清瘦了,抱着都觉得没什么重量。

他在宫中也知道那种被宫人刻意薄待的日子,饶是在皇后膝下为养子,那些下人也没有对自己好上多少,太清楚这背后的心酸了。

“大夫怎么还没来?”睿王怒问。

门口几乎是被睿王的心腹提着进门的大夫此时才带进来,睿王当即要站起,却被锦心一把抓住手。

睿王一愣,看向她,却发现她已经睁了眼,神色委屈的看着自己,睿王皱眉,正要说话,锦心却起身抱住他,“我就知道,王爷还是记挂我的。”

“所有人没有本王的吩咐,都不许进来!”睿王忙对外头的人说道。

莲蓉也识趣儿的退了出去。

“有没有中毒?”他抵开她,检查她口里的血,明明是真的血。

“这是莲蓉的血,饭菜确实是被人下了毒,婢妾刚才差点要吃了。”

“何时开始给你送这些嗖臭的饭菜的?”盯着这些菜式,睿王很是不满。

“王爷冷落我第三日便如此了,隔夜的菜倒也还好,奴婢也不觉得有什么,吃着也能填饱肚子,就是今日这汤看着鲜亮,婢妾才觉得有问题,银簪探毒,全都是下了毒的,婢妾怕。”说着,她扑上前,环着他的腰身,紧紧的,身子瑟缩着,已然是怕极了。

睿王看着怀中的她这般弱小,当真是他不过半个月没有来看她,她便过的这么凄惨,着实可怜。

“既然知道怕,你为何还要违抗本王呢?”他哼道,余怒未消,却也没有这么生气了。

锦心仰起脸,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她歪着头,充满暗示,“婢妾从未违抗过王爷的意思,婢妾比谁都期望为王爷生儿育女。”

睿王闻言,身躯一震,他缓缓低下头,又看看她鼓励的眼神,他震惊,“你有了?”

锦心点点头,但还是有些不确定,道,“婢妾的月事推迟了许久,婢妾见过有孕的妇人是什么样子,婢妾那些模样都有。”

睿王闻言大喜,当即叫了心腹放大夫进来。

大夫上前看脉,当即给了肯定答案,“恭喜王爷,江庶妃身子无恙,只是有些亏虚,确实有孕了,不过也就一月有余。”

他有些激动,看着锦心,又看看她的肚子,他此刻欢喜得不行,比王妃有孕那会,他还要欢喜期待。

自然是双倍的开心,锦心并没有拒绝为他生育,而且已经为他怀上了他们的骨肉。

但转念一想,想起秋玲那日的送汤的时间,脸色沉下来,“既然你没有喝避子汤,那那个贱婢竟然故意陷害你,让本王冷落你,此事得查!”

锦心没有说话。

人都死了,往哪里查呢。

秋玲刚被林侧妃要走,就死在林侧妃院子里,这罪名至今还扣在锦心身上,那这个事查了,林侧妃必然是被怀疑的对象。

随后,大夫去查了饭菜,又对睿王躬身道,“王爷,这些菜里,全部是下毒了的,是千机引,一旦服下,一盏茶的功夫,人便断绝生机,无生还可能。”

睿王拳头紧了紧,他这后院实在是太乌烟瘴气了,先前这么多孩子,都死于各种意外,如今,就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整顿整顿。

“来人,给本王好好查清楚,本王倒要看看,究竟是谁,一直在兴风作浪。”

外头的林侧妃见状,身子都软了,站在外头不知道什么情况,可是她抓着出来的大夫一问才知道,锦心这是有孕了,饭菜下毒的事,王爷要彻查,还有那些嗖食,他也要查个清楚。


院子里,响起棍杖打在肉体上的声音,莲蓉却死死盯着高侧妃,愣是一声不出。

这才打了十棍子,莲蓉便昏过去了。

锦心赶紧上前护住锦心,将行刑的人给推开,轻轻呼唤莲蓉,莲蓉得了喘息的机会,忙挤出笑容,看着锦心,“主子,我没事,我还能坚持。”

这小脸苍白的,怎么可能还挨得住,这要是真的二十棍杖打下去,人不死也会残废的。

锦心赶忙上前,跪求高侧妃,“高侧妃,请你高抬贵手,别再打了,再打就真的会死的。”

高侧妃换了一身鲜亮的衣裳,让下人端着椅子,就坐在跟前,看着人行刑,如今看着锦心低声下气在自己跟前求情,她自然心里痛快。

打死是她是不会打死的,但得打残咯。

“看在你这低声下气的求我,那我就免去了五棍,再打五棍便算了结此事了。”她笑道。

随后,那两个小厮又接着动手打了两棍,莲蓉这下是彻底昏迷过去了。

锦心见状,急忙扑上前,拦在莲蓉身上,生生挨了一棍子在腰上,疼的她闷哼一声。

这意外的一棍,吓得两个家丁立即停下了手。

这打了王爷的爱妾,这些人的手还要不要了。

高侧妃见状,眉头皱起,坐直了身子,疑惑的看着锦心这举动,“不过是下贱的奴婢,你果真是低贱的出身,竟愿为这些下贱的奴婢挨打,既然如此,那就打完剩下的棍杖。”

她的话,让在场的下人神色各异,两个家丁却是不敢再动手了。

看他们不动手,高侧妃顿时怒了,呵斥道,“干什么?还不打?你们不打,那剩下的棍杖你俩分摊。”

家丁闻言,有些不安,问道,“这要是打伤了江庶妃,王爷回来怪罪,奴才不敢担责啊。”

“没胆气的东西,我担着,把剩下的三棍子打她身上,无规矩不成方圆,王爷回来,自是没话说。”

锦心无言,抱着莲蓉不撒手。

两个家丁只能下手打下来。

不过却也没有用很大力,只是看着下了大力,但触碰到她的时候,力量已经减弱了。

锦心自然也要做出很疼的样子,让高侧妃高兴的笑了,也没怀疑家丁放水。

“行了,这冒犯我的事,今日也就惩戒过了,江庶妃,你往后可得看紧些你的奴才,再有下次,就不是这区区十五棍能解决的了。”

说完,带着人进了屋子。

两个家丁等高侧妃走了,这才跪下来,连连磕头,“江主子,求您别怪我们,我们这也是不得已的,我们上有老下有小,真的不能死啊。”

锦心强撑着身子坐直,淡淡道,“帮我把莲蓉送到我屋里,此事我不会追究,刚才谢谢你们手下留情了。”

她身上没什么伤,就是第一棍的时候打在了腰上,需要缓缓。

两个家丁连忙照做。

莲蓉醒来的时候,便是看见锦心正在给喂药,她已经换了衣裳,身上也上了药,锦心见她醒来,忙将晾好的药给她舀起来,送到她嘴边。

莲蓉看着这碗药,眼眶起了蒙雾,挨打的时候,她都没有哭,可是这会子看见锦心照顾自己,她一下子就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

锦心担心的看着她,问道,“是不是伤口疼了?”

“不是,是感动,主子,你别管我了,我养几天就好了。”莲蓉哽咽道。

“傻丫头,跟了我,让你受苦了才是,若不是因为我,高侧妃怎么会为难你,是我连累你了。”

“不是,是奴婢自己不小心,下回定会万分小心的。”莲蓉忙道。

锦心笑笑,心里却恨透了高侧妃,原本还想着江玉淑的孩子是无辜的,但她此时才明白,她一旦有所迟疑,自己面临的,便是死路。

那就让高侧妃和江玉淑互相狗咬狗吧。

夜里,她去了柳侧妃院子里。

柳侧妃给了她一个包裹,拿出来一看,是几个稻草纸扎人,上面有了两个名字,高云婉,江玉淑,分别有她们的生辰八字。

莲蓉看见这两个纸扎人,急忙摁住锦心的手,将东西塞回包裹里,低声慌张道,“主子,你怎么会有这东西?这可是禁术,咱们大岳朝自开国就颁发禁令,不允许行厌胜之术,若是让王爷知道了,你就完了。”

锦心深吸口气,将莲蓉的手拿开,看着看着这两个纸人,她神色坚定,“我于高云婉注定是水火不容,有她在一日,我便不会有好日子过,江玉淑也是一样,她面慈心狠,手段毒辣,就是为了我母亲和小弟,我都要这么做。”

莲蓉怔了怔,看着锦心的坚定的眸子,深知自己阻止不了她,但她们荣辱一体,锦心若是出事了,自己也不能活着。

“那奴婢要怎么帮你?”

锦心却摇摇头,“你这段时间安心养伤,这段时间,就让秋莲来伺候我吧。”

莲蓉现在也是有心无力,压根起不来床,也只能听锦心的。

秋莲是个手脚麻利,又聪明会看颜色的,看着就不像刚卖身为奴的。

过些日子,就能知道她是谁送来的的人了。

锦心看得出,她身上的圆滑和机警,那可不是一般丫鬟有的伶俐,她看人眼色这些年,自然也看得透一些人的特质。

不过秋玲是个堪用的,倒是可以考验一番。

秋莲被提到锦心伺候,还是有些惊喜的,她没想到自己刚来就被提到身边伺候。

锦心却说,暂时顶替莲蓉的位置,秋莲也只能应下。

晚上,睿王回来,得知早上的事,问了前因后果,也只是打了下人十五棍杖。

睿王听完,皱眉道,“以后这些小事,就不要跟本王说了。”

不过是惩罚个下人,也不是大不了的事。

管家应了一声,此事就便这么揭过去了。

完全在高侧妃意料之中,只是锦心多少有些伤怀。

人要是有了期待,自然也就容易被伤,她在这个院子,唯一的能依靠的,就睿王。

可是现在想想,睿王也靠不住的,她还是要靠自己才行。

就寝的时候,秋莲进来给她卸妆,服侍她上@#床休息,掀开被子的时候,秋莲瞥见了床上的一个纸扎人,吓得不安的退后。

锦心故作不解,“怎么了?”

被子又盖上了,秋莲赶忙收敛神色,摇摇头,“没什么,主子赶快歇息吧。”

锦心不动声色,点点头,随后吹灯躺下。

秋莲有些心神未定,还是赶紧出去了。

可是睿王忙按住她,急忙安抚道,“你别激动,本王理解你的丧子之痛,本王一样心痛,高云婉已经处置了,本王不会姑息。”

“你如何处置的?”江玉淑不信,眼底腥红,充满杀意。

“贬斥成奴,囚禁偏院,此生不得出。”

江玉淑闻言,总算稍稍缓和,只是仍旧不甘心,没有处死,她怎么样都不会接受。

知道她不甘心,睿王只好软和了语气,道,“本王还需要高家的助力。”

江玉淑闻言,这才认命的闭眼,不再说话了。

他又温和的安抚好一会儿,江玉淑这才情绪稍稍平复下来,喝了一碗安神汤后,又陷入了沉睡。

宫里知道这件事,自然是要过问的,皇后甚至派了人来问罪,但得知睿王已经做了处置,自然也没有继续纠缠,回宫复命去了。

王爷出来后,遣退了来这里的候着的女人们。

晚上,睿王去了柳侧妃那边过夜。

锦心回到雅兰轩,站在门口看着对面的婉月居今夜无人掌灯,空寂一片,心里不是滋味。

倒不是为高侧妃感到可怜,而是为自己感到悲凉。

她成了不择手段的人了。

高侧妃性子暴躁又没什么脑子,很容易就让人利用了,但不会有性命之忧,睿王也不会杀了她。

高家的女儿做出这种事,自然没有脸去保她,但女儿做错事,还是损害皇室血脉,这罪名是要牵连九族的,睿王如今这样处置,留了她性命,免得牵连,高家自然会竭力助睿王。

高侧妃或许不会再翻身了。

辗转反侧一夜未能入睡,锦心一早起来,眼睛变有些红,神色有些萎靡,然后一摸额头,竟然发烧了。

侯府来了人,是江夫人来宽慰女儿了,原本是要锦心过去的,可惜,锦心这边也病了,便不用去了。

不然,过去也是一番言语奚落和折腾。

而侯府这边,江天诚知道女儿流产的第一反应不是心疼女儿,而是等夫人回来后,先是问了她还能不能生。

江夫人找了上次让江玉淑怀孕的大夫去看的,这次流产伤了身子,只会先前更难有孕了。

江天诚惋惜的捶桌子,叹息着,“她也真是,怎么就不能好好保养身子,明知道那个高云婉性情暴烈,去折腾什么啊,现在好了,嫡子没有了,今后还怀不上了。”

“你这是当父亲该说的话吗?女儿流产,你难道不是该关心她的身子吗?现在说什么风凉话!”江夫人怒道。

江天诚闻言,赶忙收起那副神色,连忙道,“我自然是关心女儿的,只是眼下还得做打算才是!”

看他这副有计划的贼样子,江夫人就觉得他有事要说,便冷冷道,“你想说什么?”

“既然玉淑不能生了,那就让锦心生,过继到玉淑的名下养,也是一样的,都是咱们江家的血脉,照样是嫡子,将来若是……”

江天诚的话点到为止,江夫人岂会不明白。

她虽然看不上江锦心,甚至想除之而后快,但眼下女儿这番艰难困境,没有办法生养孩子的正妃,就怕睿王另做打算。

那也好,江锦心生了孩子,将孩子夺过来后,留子去母也不是不行。

而江夫人再次来见江玉淑的时候,便将这个计划说了。

江玉淑休养几天,从不停伤怀到了开始细想那日的事,怀疑到了锦心的身上,却没想到母亲说了这个计划。

她哪里能接受,直接怒道,“她哪里配生王爷的孩子?我不要她生的,我自己能生!”

是陈庶妃来了。

这么快就来了!

莲蓉急忙去外边查看,陈庶妃此时欢欢喜喜的走来,边走边说话,“妹妹,我来和你做伴儿了。”

“主子,陈庶妃过来了。”莲蓉退后,紧张看向锦心。

这人锦心不太想接触,平时也没少跟锦心吐槽,她这会上来套近乎,莲蓉多少也有些不知道咋办。

锦心还没来得及说话,陈庶妃就走到了这边,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就直接跨步进来,笑盈盈看着锦心。

锦心苦笑,问道,“陈姐姐怎么有空过来,我正要歇息呢。”

“我想着如今都搬过来了,便和来妹妹打个招呼,妹妹不介意吧。”陈庶妃笑道。

她一进来就开始打量这屋子上下,眼底都是羡慕。

这屋里的东西,样样比她的好。

她只是拿着份例过日子,比不得受宠的江锦心,王爷时不时赏点,又是王妃亲妹妹,内务处那些东西,惯会看形势,讨好江锦心的时候,也没少拿好东西往这边来。

得宠的妃子,素来都是拿最好的东西。

既然高云婉都被发落了,她胆子便也大了起来,只要多和江锦心接触,住一个院子,王爷怎么样也能想起自己的好来的。

这般想想着,她再次扬起笑意,让人拿来礼品,对锦心道,“妹妹,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不值当什么钱。”

“陈姐姐这是什么意思?”锦心皱眉问。

“自然是想和妹妹你交好啊,你也知道我这日子艰难,在这偌大的府里,我也没什么知心朋友,希望能和妹妹做一对姐妹,也好互相慰藉啊。”

莲蓉站在一边都觉得无语。

分明就是想着让自家主子拉她一把,却说得这么凄惨可怜。

锦心看着走上前扶着自己手的陈庶妃,神色淡淡的,微微一笑,将她的手轻轻拿开,随即自己落座,对她道,“既然姐姐日子过得不容易,这礼物我更是不能收了,姐姐还是拿回去吧,我这也什么都不缺。”

陈庶妃看她拒绝了自己,笑容随即收了起来,微微不悦,问道,“妹妹这是看不上我的东西,还是看不上我的人啊?”

“都看不上。”锦心淡淡道。

陈庶妃闻言,差点没忍住破口大骂,抬手指着锦心,面目愤怒,“你……你不要太过分。”

“天色不早了,我也累了,就不留姐姐了,莲蓉,送客。”锦心面色不改,风轻云淡,丝毫没有将陈庶妃的愤怒放在眼里。

莲蓉得了令,脚步轻快的上前,对着陈庶妃做出请势,笑道,“陈庶妃,请。”

人家都下了逐客令了,陈庶妃饶是再厚的脸皮,也没法继续留在这了,哼了一声,跺跺脚,本想指责两句,最后还是没敢,只能愤怒的带着自己的东西走了。

锦心心累的很,压根不想应付陈庶妃这样上赶着的人,她落魄的时候,这个人肯定会第一时间奚落自己。

既然如此,她实在没必要跟她虚与委蛇,省的日后她闹出什么事来,连累自己。

晚上,睿王让人传了话来,今晚过来用膳。

锦心赶忙准备好一桌子饭菜。

这是王妃小产后,睿王第一次来这里。

但他来的时候,也不说话,只是让她倒酒,心绪愁容全写在了脸上,锦心看着也觉得心疼了几分。

睿王生的本就俊美,相貌很符合三庭五眼的端正相貌,又是习武之人,英姿勃发,硬朗的男性之美,本就叫人心动,如今喝了酒,却有些看着柔弱,让她想怜惜他。

这才一个月,就想着自己怀孕,她自己三年才怀一个,怎么好意思问自己的。

江玉淑一副嫌弃的神色,“不中用的东西。”

这一路马车上,江玉淑一直在数落她,到底也没有动手,锦心也就是耳朵听着,全当听不见。

想到要见到母亲了,锦心的心情随着逐渐靠近家门逐渐变好。

这次出门迎接的,终于看见了安氏的身影。

一家门见面,气氛也融洽。

面上总要过得去。

回来探亲,肯定是要去正厅的,前头是江氏夫妇在前头,对着江玉淑嘘寒问暖,但江天诚还是目光时不时看向锦心,眼底似乎有了些许父爱。

但锦心根本不回应,而是拉着安氏,十分依恋的挽着安氏的手。

如今要改口了,只能称呼姨娘。

故意放慢脚步,锦心拉着安氏走在后头,这才用俩人听得见的声音问道,“母亲,你在侯府,一切还好吗?”

安氏面上也有了光彩,似乎更加明艳动人了许多,本就生得美艳,如今娇养一段时间,十分的有风韵。

“一切都好,自从抬为姨娘后,你父亲想着你,便善待我许多,也对我诸多维护,加上,王妃自从身子坏了,你父亲便更指望你,就对我更好了。”安氏笑道。

“那小弟呢?”锦心问。

“已经送去了齐太傅府上,与那些小公子一起开蒙礼学,你父亲可是费了许多功夫,亲自登门几次,这才收的。”

锦心从安氏的表现看得出,她很喜欢江天诚的转变,甚至眼里心里,就又回到了当初在江南城的时候,她满心满眼都是这个一年见不到两次的夫君,分明漏洞百出的说辞,她却一一为他找补,圆满了为他解释一切不合理的地方。

锦心正是见到母亲这样一心托付真心,次次被辜负,却又次次原谅,次次抱有期待,一点点小事,她就能感动,再次真心交付,结果都是不如她意。

这样的感情,她不羡慕,甚至鄙视。

可是到了自己,她又期待王爷能如自己一般,真心对待自己,但最后又遏制自己的这个想法,不求多少真心,只求他不要厌弃自己便好。

她想的很多,听着安氏说江天诚的好,她也没有怎么入耳,也不回应,便走到了正厅。

一家人说说笑笑,江夫人随后看向锦心,“锦心,你如今这身子如何?月事准吗?”

这话当着众人就问出来,叫她尴尬,父亲都还在这,江夫人怎么就说起这事了。

江夫人也没当回事,依旧看着锦心,让她回答。

“不准,一向不准。”她淡淡道。

“看来也是个没福气的。”江夫人收回目光,似是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母亲,不是请了陈老先生吗?叫他来看看便知道如何调理了,正好,我也想再调理一番。”江玉淑说道。

江天诚轻咳两声,清了清嗓子,有些尴尬的站起,“我还有事,你们母女叙叙旧吧。”

江玉淑翻了个白眼,十分看不上一般,哼了声,“事事不知道为女儿操心,整日关心那些没出息的东西,要他何用?”

这没出息的东西,自然就是指安氏母女三人了。

安氏无奈,也习惯了江夫人的尖酸刻薄,没有什么反应,锦心也不想在口舌上计较。

此时,一位老者被请了进来,江夫人随即换上一副笑模样,客气道,“陈大夫,可算把你请来了。”

这陈大夫实在难请,民间的妇科圣手,为不少多年不育的妇人治好了病,添了孩子,更是被各大富贵人家争相请的人,之前便是请了他看了几次,喝了几服药,江玉淑便怀上了。


“这衣裳很适合你。”他笑道,随即伸手,让她搭着自己的手站了起来。

江锦心眉眼弯了起来,笑道,“是王爷会挑衣裳,婢妾不过是穿着给王爷看的。”

这话立即取悦了他,捏了捏她的脸,“你很会取悦本王。”

那是啊,她这些日子,怎么可能就只在这府里闲着,这几次侍寝下来,她也一次次试探探索,发现他并不喜欢规矩沉稳的女人,也不喜欢没有分寸的女人。

太本分或者不本分,这中间的尺度,极难把握。

江锦心打小就惯会看人眼色,知道怎么讨好别人,察言观色,在齐远侯府的时候,她要没这点眼力见,侯夫人早就将自己给抹杀了。

“婢妾的一切都是王爷所赐,自然以王爷为大,婢妾能有福分伺候王爷,婢妾已然十分满#@足了。”

“何必如此妄自菲薄。”他抚着这张滑嫩的脸,对她的奉承十分受用,他不是不知道她在讨好自己,可是他不在乎。

这王府的女人,哪个不是在刻意迎合自己。

牵着她的手,带回了清风台。

白日里做这种事,确实荒唐,但睿王在外头事事小心,万事谨慎,回自己的地盘,哪里还会在乎这么多礼数呢。

睿王也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要说美貌的女子,他也不缺,性子特别的有高侧妃,温柔的柳侧妃,王妃自然也是体贴的人,他按说不该这么急色才是。

但这女人身上就像有什么魔力一般,那是别人给不了的感受,她的身子软绵馨香,每每情到深处的嗓音,都让他着迷。

他最爱看的,就是她为自己发疯的姿态。

思及此,他啃咬在她的颈项上,她嘤咛一声,那魅惑的哼唧,他差点又要发疯了。

“你果真生来就是勾人的东西。”他低沉道。

“婢妾只想勾着爷。”她笑,双手搭上来。

这白日里她被王爷带回清风台的事,传遍了王府,高侧妃在自己的院子里发疯,然后砸了一大堆东西,面对进来劝解的丫鬟,一个个都被轰了出来。

而江玉淑知道这个事后,顿时笑出了声,虽然心里堵得慌,但高侧妃显然更生气,所以这事还是自己赢。

起码,明面上,江锦心是自己的人。

一场贪欢之后,睿王食髓知味,却也还是拘着她到了第二天早上。

一早,她伺候睿王穿衣上朝,一度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睿王见状,淡淡道,“有什么话就说,免得一会儿本王走了,你想说也没机会了。”

闻言,她立即道,“婢妾想向王爷讨那本河山游记。”

他淡淡叹气,“本王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一本书而已,拿去吧。”

送走王爷后,莲蓉皱眉上前,问道,“主子,你为什么不跟王爷说,你每次侍寝后,都要去栖鸾院受罪的事呢?”

江锦心目送王爷彻底走远后,转身回屋,笑容收了起来。

“这些都是小伤,王爷就算知道了,也只是斥责一下而已。”她淡淡道。

这些事,需要王爷自己去发现,那样才能让王妃收敛,不然自己告状,下回只会变本加厉。

她抬手,看着自己细嫩的手指,几日消停下来,她的手已经不疼了。

大半个月没有做过活计,自己的手也看着白嫩了些,美貌就是自己的本钱,她可得好好利用。

回自己的居所后,她吩咐莲蓉道。

“去拿针线来,我再做几样绣品。”

趁着有时间,手没事,多做些,晚些时候,只怕还得去栖鸾院。

她现在没钱,就靠着绣活做好送出去换点钱,虽说在王府吃喝不愁,也没花钱的地方,可是母亲和小弟却银钱紧缺,眼看快入冬了,夫人肯定不会给他们置办冬衣和冬被。

她在侯府的时候,还能私下挣点钱置办,现在她在王府出不去,母亲眼睛不行,只怕日子更是艰难。

莲蓉将东西给她拿来。

做了一上午,得出几个花样,江锦心正疑惑江玉淑怎么还没派人来叫自己,随后便听到莲蓉阻拦的声音。

莲蓉随后被推倒在地,哀嚎一声,江锦心起身查看,便看到高侧妃气势汹汹的往走来,一个巴掌打在她脸上。

“小贱人,生得一副狐媚子模样,前些日子看你就觉得不是个安分的东西,没想到你胆子倒是大,敢比着我的份例找王爷讨赏赐,你什么东西啊,也配穿这身皮。”

一番话说完,对身边的婆子冷声下令,“将她这身衣服给我扒下来,烧了!”

几个婆子随即上前,莲蓉赶忙上前阻拦,抱着锦心,大声道,“这是王爷专门赏给我们主子的,你们敢扒的话,王爷定会惩罚你们。”

几个婆子随即站定,看着高侧妃,不知该不该继续。

“给我扒下来,王爷要是怪罪,我担着。”高侧妃冷声下令。

几个婆子上前,开始撕扯锦心的衣服,锦心死死揪着衣服,抬眼,怒视着高侧妃,死死盯着她。

高侧妃见状,上前又是一耳光,“还敢瞪我,再瞪我一眼,我就将你的脸给划了。”

高侧妃这么说,自然是真的会这么做。

衣服还是被婆子们扯了下来,只剩里衣。隔壁翠芳斋,听雨阁,玲珑阁,一个院子的侍妾和通房,全都站到门口,观看这边的撕扯,一个个神色看好戏的模样,更有解气的表情看着她被高侧妃凌#@辱。

“主子,里头还有这些,都是上好的料子和首饰。”婆子们从里头又搜出来她的衣物呈现在高侧妃跟前。

高侧妃哼了一声,眼神嫌弃,道,“丢院子里,烧了,那些首饰,拿去给那些通房和侍妾分分,人人有份,也好沾沾她的骚气,让王爷也多宠幸宠幸她们。”

说着她捂着嘴轻笑起来,连带着那些婢女也跟着笑了起来。

首饰拿过去给那些侍妾的时候,她们还不太敢接,可是看着这些首饰都是好东西,实在也没忍住,有一个人伸手挑了以后,剩下一个个都赶着上前抢着拿了。

那画面,惹得高侧妃笑得更加开心了。

院子里烧起了火,里头都是锦心的东西,连带着她这几天刚绣好的绣样都被烧了。

锦心面无表情的看着这火势渐起,泪珠却从眼里滴落。

从前在侯府再难,再苦,却也没有在人前这般被脱衣服当众凌#@辱过,今日这份耻辱,她记下了。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没有,这个消息是安夫人传进来给奴婢的,王府还没有正式收到丧信。”


锦心闻言,怕是安氏怕江夫人对自己不利,早早下手了。

江夫人折辱她们母女数年,该是她的报应。

“那就按找个人传了信儿给黄管家,黄管家肯定会告诉栖鸾院的,我们这个长姐知道生母暴毙,只怕是要伤心坏了。”

锦心漫不经心的穿着衣裳说道。

莲蓉办事素来牢靠,中午时分,黄管家便知道知道了侯府的丧信,黄管家请示了王爷后,便也去了栖鸾院报信儿。

江玉淑此时正静心养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即使怀胎艰难,痛苦难当,她也甘之如饴。

黄管家进来报信的时候,她还以为是王爷有什么指示,是想解了她的禁足呢,便让黄管家当众说。

“侯府来报,齐远侯夫人昨夜离世了。”黄管家道。

江玉淑闻言,神色愣了一下,缓缓站起,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问道,“谁离世了?”

黄管家还未来的及时回答,江玉淑脚下崴了一下,倒在了地上,屋内一片惊呼。

可是江玉淑却没有了反应,竟然是昏死过去。

没有出意外,江玉淑流产了。

她连醒都没有醒一下,孩子便没有了。

等她醒来得知这个消息,人就崩溃了,又确定了江夫人确实是离世了后,她更是激动得厉害,要起身出去。

可是王爷都没来看一下,更让江玉淑伤心绝望了。

她接连打发人出去请示王爷,打算回侯府见母亲最后一面。

睿王最终是答应了,便让人将江玉淑送上了马车。

而王爷却不允许锦心回去,因为她怀着孩子,子嗣不容有误,锦心也就被留在了王府里。

锦心的心底自然是不想回去给江夫人守孝,再则就是江玉淑,现在流产了,情绪不稳定,见着自己怀孕,绝对会明着暗着给自己找罪受,巴不得自己流产。

锦心可不想走上她这条路。

停灵七日,江玉淑便在那边守了七日,这才流产,本来就伤身,又伤心又坚持守灵,熬着身子坚持完七日,还没送葬呢,人立刻就不行了。

睿王自然也去了吊唁,陪着王妃守了一日后,伤口复发,便又被送回王府,如今王妃又骤然倒下,人也被送了回来。

本着人道主义,不管王妃做错什么,皇后派了人来问候,又叫了几位御医一同来看诊。

而后得出结果,王妃的身子已经油尽灯枯,时日无多了。

江玉淑此时躺在那,面容憔悴,院子里站满了女人,一个个装模作样的抹着泪,戏演的真些的,竟然放声出来,哎哎凄凄的说着王妃仁善,为何上天如此不公。

锦心看向身后那帮侍妾通房,陈庶妃也当真是哭的真,她入府来,未曾被王爷过多关注,自然不被其他女人所嫉妒,也就没有被江玉淑针对过,都是假施善意,买了这些底层女人的忠诚。

锦心看向柳侧妃,她眼里有畅快和解气,但也没有敢真的过于直接表现,假意拿着帕子沾了沾眼角。

林侧妃就更直接,站直了身子,一副倨傲得意的神色,似乎王妃的离世,就是为她腾位置。

锦心摇摇头,继续假扮一个妹妹的角色,伤心,沉默着。

此时,几位御医出来了。

王爷还在里头,翘儿出来,走到锦心跟前,“请三小姐同奴婢进去。”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左右不就是那个样子,整日骂人,依旧跋扈,性子是一点儿也没收敛,不过这几日,看着倒是有些疯癫,我瞧着,王爷重新娶侧妃的事,对她的刺激不小。”

柳侧妃看来没少去看她,每日精神状态都了如指掌。

“等安阳郡主入府,怕是你这日子不好受了。”柳侧妃又说道。

锦心如今是这府里,头一份恩宠,自然也就成为众矢之的。

为了迎娶安阳郡主,睿王特命人重新将南院修葺起来,将婉月居和芳菲轩打通了,做一个独院给这位侧妃住。

王爷也是极为重视这位侧妃的。

“但愿她是个和善的人。”锦心道。

“你觉得可能吗?”柳侧妃闻言挑眉,继而一笑。

这位安阳郡主自小备受宠爱,几乎是在宫里长大,日日出入皇后的宫殿,早就听闻她爱慕睿王,只是睿王先前无意,加上她年纪小,睿王根本没将她放眼里,如今这才刚满十五岁,便求着皇后赐婚。

在很早之前,她就想给睿王做小了,但睿王府里一正二侧妃都有了,难道她要做庶妃吗?

国舅爷哪能同意。

她便在家中闹绝食,被关禁闭也无济于事,此事在宫中也是传开的,后来住进了宫里,皇后不知道说了什么,才让她本分下来。

这高云婉刚出事,她立即见缝插针,如此主动,绝不会是温柔和善之人。

俩人又说了会儿话后,柳侧妃这才准备离开。

走之前,她看见门口的小灶正煮着什么东西,却没人看着,便提醒道,“妹妹,你这灶台火要熄灭了哟。”

锦心赶忙出来查看,神色变了变,但很快恢复神色,忙道,“多谢姐姐提醒,煲了暖茶,暖暖身子,姐姐可要一起喝杯?”

“不了,我屋里还有事,改日再来打扰妹妹。”柳侧妃意味深长看了眼那个灶台,不动声色转过头出去了。

王爷几乎天天都在自己这里过夜,她又暂时不生孩子,只能每日让莲蓉准备避子汤,又不方便在厨房弄,便只能在自己院子搭了个灶台。

只是今日柳侧妃来这,便赶巧看见了。

刚好莲蓉抱着被褥回来,见到锦心脸色很差站在门口,她有些不妙的预感,忙上前问道,“主子,怎么了?”

“你怎么在这煮避子汤?”锦心冷着脸问。

莲蓉闻言,神色不安,嗫啜道,“方才内务处叫我去领冬日的被褥,秋玲身子疼的厉害,我想着快去快回,况且,柳侧妃也不是外人,我便去了。”

锦心深叹口气,竟不知如何说她了。

秋玲来事儿了,腹痛得厉害,莲蓉一人忙两人的活,也是能理解的。

“下回别在门口熬了,人多眼杂,容易出事。”她道。

“是,那我搬回我那小屋去。”她道。

之前是还能在厨房熬,只是后来王妃也让她生了,也就不敢在厨房熬了,要是让人知道自己偷偷喝避子汤,绝对会出事。

然而柳侧妃却问向身边文月,“你闻到刚才那个茶的味道,知道是什么东西吗?”

“闻着像避子汤,不过不是很确定。”文月回道。

“那就找个人去查查吧。”柳侧妃淡淡道。

在这院子里,哪有什么姐妹,不一时的队友而已,能握住对方越多把柄,对她就越有利。

随着时间过去,便到了王爷娶侧妃的日子。

正院里,四方宾客前来,锦心看着新人入府,新人行完礼数,敬了茶,礼成后,送入了洞房。

江玉淑看着端庄贤淑的,但脸上的笑容十分僵硬,今日这场婚宴,可比她的正妃宴席都要盛大,她饶是用了强大的意志,压下那股情绪,却也难以控制的伤心,尤其是看着王爷将人迎进门,这礼数,全是比着正妃之礼来的。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众人闻言一笑,似乎林侧妃依旧是那个不知事的小郡主。


却忽视了还伏跪在地的锦心。

皇后随后看向地上的锦心,“你抬起头来。”

锦心当即抬起头,皇后打量她上下,点点头,“生的一副好皮囊,确实姿色上乘。”

“谢皇后夸赞。”锦心恭敬道。

“这边是睿王弟身边的爱妾江氏吗?听闻你出身齐远侯府,也是王妃的妹妹,却不知道,睿王妃今日为何不入宫啊?”坐在次位上的妇人说话,看着年纪二十七八岁左右,虽年纪不大吗,但面色有些许暗沉,倒是很有气质。

皇子的长子闲王有三十二岁了,次子魏王二十九岁,三子蜀王二十五岁,睿王便是排行第四二十四岁,五子皇后所出八岁,六子三岁,七子一岁。

看这妇人年纪,想必是魏王妃了,顺座下来那位,便是蜀王妃。

“回魏王妃话,婢妾正是睿王庶妃江氏,也确实出身齐远侯府,嫡姐身子有恙,便未能出席宫宴。”

魏王妃闻言轻笑,“你虽是个庶妃,倒是有几分见识,竟然知道我是谁,睿王妃没少教导你吧。”

“王妃只教导婢妾如何为王爷分忧,安分守己,其他事宜,无需婢妾明白。”

魏王妃呵呵一笑,“但愿你如同你姐姐说的那般,安分守己,不要以为有一张脸,就跋扈后院。”

在场的人听着脸色都不对了。

魏王的后院素来不平,时常闹出人命,魏王还有一个极为宠爱的妾室,出身扬州瘦马,竟做了侧妃,没少折腾,闹出的事一件又一件,可是把魏王妃气坏了。

如今在这看见一个妾室登堂入室,这火气又上来了。

皇后知道,自己再不说话,魏王妃又要失态了。

“魏王妃,喝茶。”皇后温声道。

魏王妃脸色白了一下,而后没有再言语,端起茶喝了起来。

皇后看向锦心,“江氏,你起来吧。”

锦心刚起,下人便给她端来的凳子,身边的宫人便到她耳边说话,锦心当即站起,随着宫人走到了内室。

两位御医等候在这,宫人便让锦心坐着诊脉。

看完脉后,皇后正好进来,随即上前回话。

“怎么样,她这脉象如何,身子可算健康?”

“回皇后,江庶妃身子健康无虞,胎像十分稳妥。”御医回道。

皇后闻言点头,“那便好,陈太医,你医术精湛,便由你照顾江庶妃的胎儿,直到临产。”

陈太医只好接旨。

林侧妃闻言,脸色微微一变,正欲说话,却被皇后冷冽的眼神给制住。

随后,锦心被打发出去。

内室便只剩林侧妃和皇后。

“姑母,你为何要护着她的胎,她若无福气生养,那也是她没本事。”林侧妃有些生气。

皇后脸色冷下来,盯着她,“你果真是不懂事,为这么点小事闹脾气,睿王若是知道你这般性子,你觉得,他今后还会扶你为正妃吗?”

林侧妃不说话了。

“我如今膝下只有凛儿,他身有残疾,自然是不能继承大统的,可是睿王名义上也是我的孩子,他将来若是能继位大统,你便是皇后,生出来的孩子,便是嫡出,就算江氏生了长子,也是庶出,岁月还长,难道还能他保证一辈子安康吗?”

如同自己儿子一样,不过高兴几年而已,如今却……

林侧妃闻言,神色缓和了下来,终于露出笑容,“谢姑母为侄女用心筹谋。”

皇后无奈叹气,拉着她的手,“本宫要你入府后,要好好与人相处。处处与人为善,不可刁蛮,也不可冒进,最主要的,是让睿王认可你的能力,而非忌惮你的身份,这都是为你日后成为皇后铺垫,你若不能理解我的苦心,那你实在叫本宫失望。”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