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文章精选
  • 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文章精选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月下晚风
  • 更新:2024-06-11 23:02:00
  • 最新章节:第80章
继续看书
古代言情《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江锦心江玉淑,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月下晚风”,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她当然不知道,她只是吩咐厨房,不许给雅兰轩送新鲜的饭食,全都得给最差,隔夜的的东西,就是要折磨她。所以她不会这么多余再下毒。她和锦心还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也顶多是嫉妒,出口气而已。如今看来,想要锦心的命的人不少。而此时,栖鸾院里,听到王爷刚好在迎喜居,发现了锦心中毒的事情,她没能稳住身子,惊得站起,问道,“王爷亲自进......

《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文章精选》精彩片段


正欲说点什么,那边又传来大动静,明霞呵斥下人将莲蓉嘴巴堵住,不许扫了王爷的兴致。

莲蓉跪了下来,大喊道,“王爷,我们家主子中毒了,找大夫给她看看吧。”

睿王这话是听见了,神色间有些许不安,却被林侧妃按下,噘嘴道,“王爷,不过是老式的招数,她每日都这样,我都习惯了,定是今日瞧着王爷今日来这里,做戏给你看的。”

睿王闻言,又坐了下来,拿起酒杯,给自己灌了一杯,压下那股冲动。

屋里的锦心见他迟迟不肯来,便只好亲自出去,踉踉跄跄的走着,便倒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

莲蓉赶紧大喊起来,“主子!快来人啊,主子晕了,你们快来救命啊。”

守门的两个护卫见状,哪还敢拦着人,赶紧让一个人去林侧妃屋里请示。

明霞见状,也是没敢继续拦了,这人好像要吐血了,看着怪吓人的。

屋里,护卫进来禀告,“王妃,雅兰轩的江庶妃晕倒了,据她的丫鬟说,是中了毒,有人在她的饭菜里下毒。”

这话让睿王心头一颤,闻言当即站起,什么也没有说,便着急的冲了出去。

林侧妃愣住了,也赶紧跟出去。

睿王赶到门口,看见锦心就这么躺在冰冷的地上,他心头紧了紧,很是紧张上前,将她扶起,对下人道,“去请大夫来。”

下人哪敢耽搁,赶紧就去了府里的大夫过来看诊。

林侧妃看着锦心那些血,疑惑道,“好端端怎么中毒了?”

她当然不知道,她只是吩咐厨房,不许给雅兰轩送新鲜的饭食,全都得给最差,隔夜的的东西,就是要折磨她。

所以她不会这么多余再下毒。

她和锦心还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也顶多是嫉妒,出口气而已。

如今看来,想要锦心的命的人不少。

而此时,栖鸾院里,听到王爷刚好在迎喜居,发现了锦心中毒的事情,她没能稳住身子,惊得站起,问道,“王爷亲自进了雅兰轩,抱了那个贱人回屋?”

“是,下人来说,王爷似乎还十分紧张江锦心。”翘儿忙道。

江玉淑咬牙,怒拍桌子,“好端端的,王爷怎么就去了迎喜居,让他刚好看见这事呢。”

“这林侧妃十日里有八日派人去书房请,王爷这才勉强去了那边,就刚好看见了。”翘儿也是很不悦,这林侧妃可真是碍事。

江玉淑很快镇定下来,“既然她中了毒,就看她有没有这个命活下来了,厨房那边,想法子给我处理了,别闹出什么事来。”

“王妃放心,这饭菜都是林侧妃之前就派人吩咐的,咱们的人就是在途中经手过,不会有什么问题。”

江玉淑闻言,这才舒展了眉头,点点头,继续休息了。

她月事推迟了几日,已经让自己的人看了脉,确定是已经怀上了,虽然胎像弱,但她必定要保住,是绝对不轻易踏出这个院子一步。

就是就是确定自己怀上了,便不需要锦心活着了,既然她命大,就先容她一段时间,今后大把的机会。

而此时,睿王将锦心带回屋子,却直观的感受到了这个屋子的寒冷,他顿时皱起眉头,“这屋子怎么不烧炭呢?”

莲蓉抓住机会,跪下了下来,哭着道,“回王爷,这屋子里没有碳火了,我们用的是上个月发的碳火,原本也不剩多少了,内务处根本没有给我们拿新的碳来,挨不住了,才舍得点,如今都是用完了的。”

“雪芝,一会儿入了宫门,你可要照顾好锦心,不可有差池,明白吗?”睿王认真严肃道。


“这是自然的,锦心姐姐如今怀着王爷的孩子,姑母也很是重视,否则岂会亲自召见一个妾室呢,我必会顾好锦心姐姐。”

睿王点点头。

抵达宫中,锦心便被林侧妃带着去了皇后宫里。

可是睿王还是叫了自己的护卫跟着她们一起走,林侧妃站在原地,看着身后跟着两个护卫,神色复杂。

睿王是担心自己对锦心下手吗?

她翻了个白眼,跟锦心并排走着,甩开后边的人,确定后边听不到她们说话后,她才冷冷道,“别以为怀了孩子,就万事无忧了,就是生十个八个孩子,你也是没有大造化的,顶多是个庶妃了。”

锦心看着前方,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婢妾明白。”

林侧妃闻言皱眉,总感觉一个拳头打在棉花上,软绵绵的,她就那么情绪稳定,刺激不起来半点怒气吗?

“你姐姐现在被禁足,你可知道,是为什么吗?”

锦心转头看她,“侧妃知道吗?”

林侧妃哼了一声,“自然是她做错了事,不过这也只是一个借口,禁足只是开始,后面便会休妻,改娶正妃。”

锦心闻言嘴角勾了勾,不搭话。

林侧妃其实也不知道江玉淑为什么被禁足,但她却知道,自己不会永远是王爷的侧妃。

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只做侧室。

锦心看她这势在必得的眼神,心里也惆怅,无论谁为正妃,都不会是自己,可是江玉淑做正妃,也是要自己死,林侧妃扶正,自己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多少。

思及此,她觉得心里很累,难道真的要一辈子屈居人下吗?

一路走了许久,终于到了皇后的坤宁宫。

如今时辰还早,大臣们还未入宫,也就是皇子们都要入宫先与皇上联络父子感情,顺带着家眷都已经入了宫。

其他几位王爷都还好,只是带了正妃,并没有带其他的女眷,唯有睿王,却带了一个侧妃和庶妃。

若是带了林侧妃也就罢了,毕竟林侧妃可是郡主之尊,国公府的嫡长女,皇后是亲侄女,这样的出身,在座各位王妃,谁又比得上呢。

魏王妃与蜀王妃都早早来了皇后宫中陪着喝茶,此时见着宫人来通传,说是安阳郡主来了。

在坤宁宫,她们始终称呼林雪芝为郡主。

锦心和林侧妃进来后,皇后平静的脸上,再看向锦心的时候,倒是惊讶了一下。

难怪睿王宠爱这个庶妃,确实长得出众,只是这长相,有几分妖媚之态,想起皇上后宫的那些宠妃,也都是这般的长相。

大抵,男人都是喜欢这类型的女子吧。

稍稍一眼,她便收回了目光。

皇上比自己年长许多,他们本就没什么恩爱之情,她也不在乎男人的情分,与世无争习惯了,看这些女人争风吃醋,她倒是更喜欢看她们互相耍把戏。

“给姑母请安。”

“婢妾江氏拜见皇后娘娘,愿皇后娘娘万福。”

俩人一个稍稍福身行礼。一个伏地行了跪拜大礼。

皇后满意点头,对林侧妃招手,“安阳,到本宫身边来,本宫看看你。”

林侧妃当即上前,乖巧可爱的笑着。

皇后打量她上下,觉得她气色不错,顿时笑了,“看来你这些日子在睿王府日子过得不错,脸圆了一圈。”

“真的吗?那我可不能再吃了,吃胖了可就丑了。”林侧妃紧张的捂着脸,有些不安道。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宫斗宅斗、王妃、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月下晚风。《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318章 谁都要害他,作者目前已经写了665838字。

书友评价

太好看了,更新太少,不够看,

最新两章...有点神经...我服了

挺好看的走到皇后位一步步真的不容易

热门章节

第144章 她变了

第145章 又惹出祸事

第146章 敌人在暗

第147章 贵妃自救

第148章 不想为敌

作品试读


锦心闻言震惊站起,看看周围,确定无人后,她才稍有所缓。


江玉淑看她这震惊的样子,也没有什么反应,淡淡道,“若不是我要死了,这府里的女人个个都是我的仇人,侯府又不能失去睿王妃这个位置,你以为我会跟你说这些吗?”

锦心不语,却缓缓坐到了跟前,神色沉重,不知道在想什么。

江玉淑说话说得多了,也很累,俨然是有些睁不开眼了,但深知自己有今日未必有有明朝,很多话不说,就没有机会说了。

“出身一事,你大可不必这么看轻自己,我已经表书到太后跟前,将你记在了我母亲名下,名义上你也算嫡女,你母亲也抬为平妻,怎么论你也都是嫡出,至于管理后宅这些事,你可以学,翘儿和翠姑我都会留给你,王爷那边我提过了,他会斟酌,起码这三年内,不会有正妃,你安心生下这个孩子,再不济是个女儿,你也能再生,只要府里没有其他新进的女人,这些人都威胁不到你的地位。”

锦心看着她说话有气无力,出气多过进气,这脸色微微发紫,看着都像要随时断气一样。

翠姑立刻上前给她喂下一颗药丸,她缓了好一会儿后,才终于脸色好了许多,似乎药效回的快,她精神头又提了起来。

锦心看着她,“你就因为我也是江家女,你就这般帮我?你不记恨我了?”

说到这个,江玉淑脸色白了一瞬,继而咬牙道,“怎么不记恨,我的第一个孩子,是你害的,若是我留得住那个孩子,今日要死的,便是你了。”

锦心蹙眉,她看着江玉淑如今这般模样,竟生出些许愧疚来。

“可是我已经没有能力再跟你争了,我还有哥哥和弟弟,未来的侯府也是他的,我不能不做打算,只要你成为王妃,那侯府就不会没落,我也能向母亲交代了。”

锦心闻言,心里不得不对江玉淑此举感到敬佩,人都要死了,还要考虑这些,面对自己恨透的人,也能倾尽一切帮助。

锦心自认,她是做不到的。

或许,这就是世家嫡女接受培养的时候,在一荣共荣,一损共损之理就已经要刻入骨髓吧。

她没有被好好教过,她确实难明白。

但如果自己接受了江玉淑的帮助,那自己面对的,可就不是单单那些后宅的女人了。

她要学的,就不是为男人献媚的本事了。

锦心斟酌再三,还是答应了。

江玉淑看她点头,欣慰露出笑容,看着锦心,“说真的,我一开始就不觉得你能有什么本事,但我没有想到,你能让王爷对你这么好,这也是你的本事,你聪明,管理后宅,御下之术,账本算账,这些东西,必然不是难题。”

江玉淑先后又说了许多,直到没有了什么力气了,这才让锦心离开。

锦心看看外边的天气,正月即将结束,二月要开始了,这太阳高挂天空,晒得人身上暖洋洋的。

回到屋子里,坐在床边,锦心又闻到香囊散发的味道,一闻到的时候,又难受了一会儿,赶紧又让秀嬷嬷过来给自己看看。

秀嬷嬷看着锦心这反应,总是这样,也觉得不对劲。

便提议锦心将屋里的东西都拿给陈御医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不合适的贴身之物,不然这总这样难受也不行。

锦心想想也对,便让下人将东西都清理一下,叫陈御医全都查验一遍。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果真是谁都不能信。

但林侧妃却来了自己这边,是锦心请的,当着柳侧妃的面子,就这么走了进来,柳侧妃皱着眉看着林侧妃这态度,心中不悦,对锦心也有了几分怨言。

林侧妃进来后,挑眉一笑,“锦心姐姐是觉得这王府即将换女主人,想提前拉拢我吗?”

林侧妃这个皇后的眼线,估计什么都往宫里说,王妃病重的事,自己遭遇毒香的事,估计她全都往宫里说了。

皇后是觉得林侧妃稳妥要扶为正妃了吧。

锦心笑了一下,“侧妃请坐,莲蓉,上茶。”

林侧妃施施然坐下,脸上都是喜气,已然是觉得王妃之位唾手可得。

“请侧妃来,是想侧妃帮帮我,昨日的事,想必你也知道了,有人要害我的孩子,侧妃有皇后撑腰,往后的王府,也会是您的,还请你搭救我和孩子啊。”锦心说的诚恳,拉着林侧妃的手,满是恳求。

林侧妃闻言皱眉,“你我之间算起来是敌对关系,为什么要帮你?”

“这孩子,是王爷的第一个孩子,眼下王府里,只有这个孩子,若是能顺利生下,便破了外边的王爷不能生的谣言,这不也是皇后期望的吗?”

林侧妃听完,眼睛转了转,认真思考了一下,是这个理,但她以后也能生,江锦心自己留不住孩子,那是她没本事,她为什么要费这个劲儿呢。

锦心看她还在犹豫,当即抛出一个诱惑,“若孩子生下的时候,侧妃还没有开怀生育,这孩子便养在你名下,这府里的第一个孩子是你的,足够你出手护他了吗?”

这话让林侧妃眉头舒展,却也有些不屑,“你想得挺美的,养在我名下,便是嫡出,你挺会算的啊。”

“侧妃若是觉得不行,婢妾也可去找柳侧妃,左右她也没有孩子,怕是盼孩子盼得厉害。”锦心故作惋惜道。

林侧妃一听她要转头找柳侧妃,立刻就不干了,就算这孩子决定不了自己的地位,可是给柳侧妃,那可是助力,自己怎么能容许。

反正姑母都要保这个孩子,她卖一下好顺一下人情而已,但绝对不能给柳侧妃。

“行了,我答应你,我会派人严格把控你的饮食,所有衣料鞋子都会严关把守,你满意了吧?”

锦心连忙起身谢过林侧妃。

林侧妃见到锦心这热情又感激的笑,傲娇的哼了一声,但心里却觉得爽的很,起码在锦心这里讨到了成就感,饶是她再得宠,不还得求着自己。

送走林侧妃后,莲蓉不解问道,“主子,你为什么要求林侧妃帮你啊,你也不是没有能力自保,等王妃的人都给你了,这些事处理起来,不比林侧妃的人处理得轻松吗?”

锦心转身回来,拿起暖炉抱着,淡淡道,“王妃的人我不敢用,尤其是那个翘儿,她只忠诚于江玉淑,虽然她要用自己的力量帮我,但她帮的,不是我,是侯府,她的人也是不稳定的,关于孩子,我不得不小心些,林侧妃和皇后想的是一样的,要王爷成功,王爷的孩子,便是筹#@码之一,自然也会用心,两相比较,你觉得哪个更靠谱些。”

柳侧妃心机太重,饶是自己这样小心,还是中招,险些就让孩子没了。

今后不能跟她合作了。

但她还握着自己的秘密,始终是隐患。

没事,且等等,她还会出手的。

栖鸾院那边已经是差不多时候了,府里都开始准备上了后事,几乎就是等着江玉淑这口气给咽了。


锦心自然也是极为迷恋睿王的身子的。


但她不说,似乎想起俩人情事上的诸多疯狂,脸也跟着红了。

林侧妃还未察觉锦心的反差,还在描述着在殿上的场景,只恨锦心没有看到王爷的风姿,果真是遗憾。

睿王上前将她拉上前,解下身上厚实的加绒披风,包裹住锦心上下,林侧妃见状,脸上的笑容顿时缓缓收起。

锦心见状,未免林侧妃心里不平衡,忙对睿王道,“这披风太重,婢妾穿自己个儿的吧,倒是侧妃身上穿的单薄,王爷该顾着一些侧妃的。”

然后让婢女递上自己的披风。

睿王也是反应过来,皇后方才也提点过自己,便顺手给林侧妃,道,“雪芝,你没戴披风,你披着吧。”

林侧妃这才露了笑脸,自然是气的,可是想到殿上睿王的风姿,闻着这披风身上残留些许王爷的气味,她羞涩的抿着唇,“多谢王爷了。”

马车上,三人依旧是同坐一辆马车。

锦心看着林侧妃抱着披风爱不释手,看睿王的眼神更是溢于言表的爱恋,完全是一副痴迷的样子。

锦心微不可见的挑了挑眉。

府内灯火通明,所有院落都点着灯,要守岁。

睿王今晚自然是要去林侧妃院子里的,刚才在宫里,睿王也已经被皇后提点了。

锦心要说不在意是假的,但她有心里准备,也知道今晚必定不会是王爷跟自己守岁。

不过她在宫里也休息过了,此刻也没什么睡意,也差不多要过了守岁的时辰,便跟莲蓉说说话。

正想着,要怎么解决江夫人的事。

回想着和林侧妃入宫的点滴,她说的话,忽然觉得,她入府为侧妃,不可能是单纯的爱慕睿王。

只有一个可能,她定是知道自己会扶正,所以才入府后,处处邀买人心,用以怀柔之术,全然是皇后在提点她,知道她性子沉不住气,所以行为才会反复无常。

既然这样,那么最想江玉淑死的,必然是林侧妃了。

锦心也在纠结这个事,是不是要借这个手,解决了江玉淑。

可是又担心江夫人会发疯,为难她母亲。

正想着呢,外头忽然混乱起来,锦心伸长了脖子,只见人来来往往的跑,是翘儿和几个丫鬟。

莲蓉扶着锦心起身走到门口,听见外头的哭喊,锦心听不清,打发莲蓉去瞧瞧。

莲蓉便去了,没一会儿回来了,满脸震惊,“主子,我刚才听见了,翘儿说王妃肚子疼的厉害,求着王爷使唤陈太医去给王妃看看,翘儿说请王爷看在王妃有孕的份上,救救王妃。”

锦心愣了一下。

她这身子不好锦心是知道的,但怎么好端端又要流了,看来今晚她没能入宫,着实刺激不小。

睿王显然不想去看,可是翘儿求得可怜,动静不小,睿王便去了,也叫了陈御医一同去了。

锦心见状,急忙要出去,却被秀嬷嬷拦住,道,“江庶妃,你不能出去,你怀着身子,赶紧回去歇着。”

“我去看看林侧妃,王爷骤然离开,她必然心情不好,我去宽慰一下。”锦心忙道。

秀嬷嬷是皇后的人,自然也会顾忌林侧妃,闻言便也放开了她,随后跟着锦心去了迎喜居。

林侧妃站在门口怅然若失,穿着里衣,看样子是准备和王爷就寝了,人却被叫走了,她眼中全是怒火,见着锦心走来,她只能压下那份火气,虽然装出和善,但也能故作平静的看着锦心。


“还有,从前不管你在家如何,既入了王府,一切事情,都要服从安排,可千万别学得像之前的高氏一般,事事顶撞,目无嫡妻,又善妒跋扈,做人低调些,终归是好的。”

江玉淑句句在提高氏,但这语气,却字字警告,林氏饶是想压制性子,也差点绷不住。

她低着头,酝酿了好一番,这才重新抬起头,温声沉静道,“是,妾身谨记王妃教诲,绝不敢忘。”

江玉淑高傲的抬起头,漠然了嗯了一声,这才轻轻伸手,接过这杯茶,轻抿一口后,便放下了。

“妹妹起来吧。”江玉淑露出了笑容。

随后,下人端来一个托盘,江玉淑拿起托盘里的东西,是一个赤金手镯,光彩夺目,金光熠熠的,做工十分精巧。

江玉淑倒是很舍得,竟然舍得将自己的陪嫁给林侧妃。

“妾身谢过王妃赏赐。”林侧妃笑说着,伸手,让下人给戴了上去。

这面子是真的给的足。

随后,林侧妃又让下人拿来准备好的礼物,便在下人的介绍下,分别给了柳侧妃,锦心,何庶妃一份礼物。

至于那些侍妾通房的,给不给都无所谓。

如此,便算是礼成了。

随后,大家各回各院,刚好,锦心和林侧妃同一个院子,林侧妃便追上了锦心,要与她一道走。

锦心皱眉,虽然有些不悦,但还是等了她一会儿。

林侧妃上前,笑得无害,“锦心姐姐果然生的绝美,如此容貌,堪比国色,难怪王爷对姐姐这般宠爱。”

锦心闻言,赶忙谦虚道,“婢妾不敢承受侧妃这声姐姐,侧妃唤我名字便可,要说美貌,侧妃更是容貌艳丽,又端庄持重,侧妃才敢称为国色。”

林侧妃闻言笑得清灵,道,“姐姐何必这般紧张,我素来没规矩惯了,也就是看着姐姐是个善良的人,咱们又住一个院子,便想和姐姐多多亲近。”

“谢侧妃不嫌弃婢妾。”

“那我们就是朋友了吧,我若有不懂的,姐姐可要教教我,咱们多多来往哦。”林侧妃十分天真的样子,竟然走着路就上前搂着锦心的手臂上前走着。

锦心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似乎十分纯真的林侧妃,心情复杂。

刚才她在王妃屋里,明明看见了她眼底的狠厉,其实她当时都要发作了,最后又忍了下去。

锦心心智玲珑,几乎是看着一个人的细微神情,便能猜得出这个人的情绪,林侧妃不可能是真的很纯真如孩子。

自小被培养成为正室主母的人,又长在皇后身边,想必是要物色一位皇子为正妃的,但她年纪不合适,各皇子与她年纪相差大,也不会等她长大娶为妃,再差,她也是要成为权贵正室。

自小被如此培养长大的人,又怎么会真的天真烂漫呢。

如此想着,锦心便放开了自己的心情,对着林侧妃也笑起来,都是演戏,她也会。

连着几日,王爷都陪着林侧妃,锦心这边倒是冷静下来,她这里都清冷下来,可想而知其他院落会是什么安静的模样。

江玉淑一早要回侯府,便把锦心也叫上。

回府的马车上,江玉淑便让身边的大夫给锦心看脉,大夫看完脉,摇头,立即让江玉淑的脸色冷下来。

“你怎么回事?这药都停了一个多月了,你怎么还没有动静?”

锦心在江玉淑面前,依旧装出一副小心伺候的样子,无奈道,“怀个孩子也不是说要便能要的,婢妾身子差,也是喝着坐胎药,就是怀不上。”


锦心不解释,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你既然不肯生,那当初我给你吃绝育的药你又为什么拒绝呢?是心里还有哪个野男人呢?”江玉淑说着,怒拍桌子,冷冷盯着她。

“不能生和不想生,不是一回事。”锦心淡淡道。

这话让江玉淑冷笑起来,“这么说,你其实就是不想生王爷的孩子?你这心就不在王爷身上是吧?”

锦心闻言,忙道,“我没有,我只是身子不舒服,那避子汤,我很早就不喝了,是下人私自端进来的。”

“少拿这些没用的忽悠我,没有你的默许,她们怎么会给你端避子汤进来,既然你不肯生,我留你无用了。”

锦心闻言。不解,有些不安,“王妃……”

“你以为你这些日子承宠的时候,为什么日子这么太平,还不是我庇护你,我就看重你的肚子,才护着你,否则,你以为这后院的女人,哪个是好相与的,既然你不生了,王爷也厌弃了你,往后也没这个机会了,你就自求多福吧。”

说着,便让人将锦心给送回了雅兰轩。

而后,雅兰轩的园子门口被关上,王妃下了令,让人把守着门口,除了送饭菜的。不许人进出。

锦心站在门口,看着外头的动静,神色复杂,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莲蓉急忙上前,摇了摇锦心,“主子,没事的,王爷一定不会真的就这样不管您的。”

锦心闻言,却苦涩笑了笑。

“这王府里的女人这么多,王爷又岂会真的真心对哪个女人,我触怒了王爷的逆鳞,自然不会好日子过了。”

只是,她不知道母亲和小弟会不会因为自己失宠,而受到不公。

江夫人的手段,可比她这位嫡姐要狠辣的多。

“那咱们怎么办?就这样坐以待毙吗?”莲蓉焦急问道。

“眼下也是没什么办法,只能等王爷消气,若是他还能想起我来了,或许,我还能有机会。”锦心叹气道。

莲蓉看锦心这平静的模样,虽然有些丧气,但也没有十分难受,看样子,她应当也不会做什么不好的事来。

只是秋玲得知了锦心被困在这的事,立即就不干了,闹着要出去,只是被家丁给拦着,在门口闹的动静不小。

莲蓉当即去将她给拽回来。

秋莲看着站在门前的锦心,她急忙上前,跪在锦心的面前,愧疚至极,“主子,奴婢没想到会这样的,奴婢以为,端个避子汤而已,王爷生气过后,便不会拿您怎么样的。”

莲蓉气的很,上前将她给推倒,“你以为,你以为,你还是个孩子吗?你害死主子了。”

秋玲看向门口,哭的不行,有愧疚,但更多是心慌,她不想被困在这,这要是一辈子困在这,她如何回家,她签的是十年卖身契,等她二十四岁便可以出府了。

可是要是跟着江锦心埋没在这,她不甘心啊。

随即,她扑上前抓着锦心的裙摆,连声道,“主子,你去跟王爷求求情,王爷疼您,不会真的将您困在这儿一辈子的。”

锦心面无表情的看着秋玲,深叹口气,她也难受,她本以为秋玲会忠心自己,但她的做法实在伤了自己。

她看向莲蓉,莲蓉自然明白锦心的意思,便软了态度,上前,扶着秋玲起来,温声道,“你这么激动干什么,王爷自然不会真的将主子困在这一辈子的,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今天也别忙活了,去歇着吧。”

秋玲听完这话,细细一想也是,锦心自从入府就承宠不断,这也只是个小插曲,王爷定还会再想起来主子的,她不需要太自责。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睿王闻言,转过头,看向锦心,锦心穿着里衣,身子歪歪扭扭的跑来。

这里全是男人,睿王皱眉,神色不悦,但还是解下披风走向她,给她将身子给包裹住。

“你怎么回事?这里都是外男,你穿成这样子,成何体统?”睿王呵斥道。

锦心抱住他,声泪俱下,满目惊恐,指着自己的住处,“王爷,有蛇,很多很多蛇。”

睿王闻言一愣,以为她是梦魇了,抬手探她的额头,却被锦心抓住手,再次道,“王爷,有人放蛇到婢妾的房里,那人肯定还没走远,婢妾好怕。”

她是真的吓坏了,她最怕蛇,当时腿都是软的,要不是强大的求生欲,她真的走不出那个房间。

正在此时,听见莲蓉尖利的叫声。

睿王闻言,大步往西苑的而去,动静太大,西苑各处的居所都开始掌灯,随后听见好几声尖叫。

莲蓉急急退后,看见王爷进了来,身后的锦心一瘸一拐的跟进来,莲蓉急忙上前,跪在睿王跟前。

“王爷,您要给我家主子做主啊,有人纵蛇,好多毒蛇在主子屋里。”

他抬眼,趁着昏暗的光,还能看见一两条蛇从里面游走出来,几位侍妾见状,吓得嗷嗷叫起来,连忙往门口奔去,纷纷求助王爷。

身后的护卫在睿王的示意下,冲了上前。

此时,睿王才看向锦心这边,她站在原地,身子抖得厉害,头发凌乱披散在肩膀,她目光不安的看着自己的屋子,见到睿王投来目光,她委屈的唤了一声,“王爷,婢妾害怕。”

说着,她歪歪扭扭着身子上前,睿王这才发现她走路姿势不对劲,忙上前两步,将她扶住,问道,“腿怎么了。”

她缓缓拉起自己的裤脚,露出膝盖的伤,看得他心口一滞,但看她身上没有伤,独独是腿上的伤在膝盖的位置,他也猜到了几分怎么伤的。

“是高侧妃又为难你了?”他问。

她摇头,无声落泪,道,“回门归来时,长姐罚跪,便这样了。”

听到长姐二字,睿王眼底有些懵,本想问,心腹随即上前,说了侯府传遍大街小巷的秘辛。

睿王听完,脸色变得怪异,复杂,这齐远侯怎么还干出这种事,还是自己的老泰山,岂不是叫人笑话。

但看向锦心的时候,他深叹口气,有些心疼,上前将她打横抱起。

身边的侍妾见状,一个个都有些嫉妒,但还是让出了位置。

“这里是不能住人了,今晚你随本王去了清风台吧。”

听到这话,她乖顺的点头,伸出手,她勾着他的脖子,抬眼对上他怜惜的目光,她感动,眼眶一下子泛红,“王爷为何对婢妾这么好?”

锦心以为,他肯定是单纯因为美色对自己特殊,可是她想想又觉得王爷不缺女人,美貌的也不少,但他似乎更为眷顾自己几分。

睿王闻言失笑,“你是本王的女人,本王对自己的女人,素来宽厚。”

锦心却贴着他的胸口,轻轻的闭上眼,状似呢喃一般,“但王爷你知道吗?你是除了母亲以外,对婢妾最好的人,婢妾不敢求王爷一生对婢妾这么好,但求此生都能伴君左右,如此,足矣。”

这样的温柔表白,叫他心头一颤,心底热热的,再低头看她,身上的披风已经散落,不知何时,她衣带都解开了,露出半截香肩。

更是叫他瞧见了她半个浑圆,走路一晃一晃的,很是让他心痒难耐。

睿王有些呼吸粗重,低声打趣道,“你果真是个妖精。”

她见状,赶忙小心拉扯好,羞窘的埋进他厚实的胸膛,惹得他开怀笑了起来,要不是顾及身后有心腹跟着,他还会说出更露骨的话。

回到清风台的寝房,他便有些急不可耐。

但栖鸾院的人却紧随而来,让心腹前来通传,说是王妃动了胎气。

睿王一听事关子嗣,也只能收起了心思,坐起身,对锦心道,“本王去看看王妃。”

“那婢妾晚些自个儿回去吧。”她忙道。

“不用,你那屋子暂时住不得人了,等侍卫们清扫干净,再住进去,这段时间,你暂时住在清风台吧。”

说完起身就出去了。

睿王出来的时候,神色十分不悦,不是因为被扫了兴致,而是因为锦心先是被惩罚,而后是屋子里莫名有毒蛇,他也不是被保护着长大,在深宫里,见识到了阴暗比宅邸只会更多。

高侧妃那性子,素来刁蛮任性,但要人性命,她是不敢的,这点他还是了解的,唯有他的正妃。

他一直知道她心思重,自己与她也实在无法贴心交流,她说话和举动,都是在迎合讨好自己,他很清楚他们的夫妻关系脆弱。

但这到底是太后赐婚的,他自然得敬着几分。

走来的时候,梅香居清理毒蛇的侍卫前来回禀,共抓了十条毒蛇,此事是人为的。

睿王神情严肃,微微恼了,对侍卫道,“严查今晚出入记录,可疑人员,都给本王查清楚。”

抵达栖鸾院,翘儿见睿王神色不喜,灵巧的上前,“王爷,王妃下午的时候就有些腹痛,御医来看过了,王妃这是动了胎气了。”

睿王走进内屋,江玉淑见状,还要起身行礼,睿王本想质问锦心的事,可是见她着这副样子,便将质问的话,压了下去,道,“还是躺着吧,别动身了。”

江玉淑苦涩一笑,“是妾身没本事,怀个孩子都稳不住胎气。”

“胡说什么,这如何是你能决定的。”睿王皱眉道。

翘儿上前跪在地上,“王爷,此事不是因为王妃身子差,实在是有人要谋害小皇孙。”

“怎么回事?”睿王皱眉。

这才出去几天,怎么有这么多事。

“昨日回了一趟侯府,王妃回来就动了胎气了。”翘儿说着,倍感委屈一般。

睿王闻言,便明白了因为齐远侯的事。

“不过是小事,你何至于此?”睿王皱眉道。

“别听下人胡说,倒也不是因为父亲纳妾的事,而是因为此事,事关锦心妹妹,我也是回侯府才得知锦心竟然是我的亲妹妹,父亲竟这么多年,未曾告诉我,这些年,竟亏待了锦心妹妹这么多年。”

说着,她拿起帕子,擦去眼泪,似是十分心疼她。

睿王更是不能理解,遂问道:“就为这事,你就动了胎气?”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莲蓉没办法,将她安顿好,便去了清风台,得到的消息,王爷的确是出去了,此刻只怕都出了城了。

锦心闻言,叹气一声,叫她请大夫来。

莲蓉出去的时候,却被看门的拦住了,对方自然是得了吩咐,才敢为难莲蓉,僵持了许久,莲蓉也没能出去。

她无奈,只能自己给自己简单上了点药。

半夜的时候,锦心却因为腿伤发了烧,人烧的迷迷糊糊的,整个人也没什么意识,可把莲蓉给吓着了。

她们屋子里没药,这样硬挺又不是办法,莲蓉只能去栖鸾院求情,请王妃开恩,请大夫给锦心看看。

翘儿当即出来,指着莲蓉,对着两个家丁道,“愣着干什么,难道你们就这么看着这个贱蹄子打搅王妃的清净,伤了皇孙,你们赔得起吗?”

两个家丁一听,赶忙上前架起莲蓉出了院外,见莲蓉还要说话,家丁上前威胁道,“你再敢多言,可别我们几个不客气了,快滚!”

莲蓉哭得伤心,她今日要是求不到大夫来,只怕她主子就要高烧烧坏了。

回到梅香居的时候,莲蓉愧疚难当,看着锦心整个人迷迷糊糊的。

锦心也知道自己此刻的处境,见着莲蓉无功而返,便知道了江玉淑这是要下狠手了。

因为她母亲被抬为姨娘的事,江玉淑要杀了自己。

病死便是最好的死法了。

但她不能死。

“莲蓉,你去望月居找柳侧妃,她身边肯定有医师和药,你就说,我愿意帮她对付高侧妃。”

“若是她不肯呢?”莲蓉担忧道。

“你过来,我跟你说。”她有气无力的抬起头,让莲蓉靠近自己,方便自己说话不用太费劲。

莲蓉听完后,连连应下,摸着黑去了柳侧妃的望月居,此时,柳侧妃还未睡下,正拿着一本书看着,听到丫鬟传话,顿时皱眉。

莲蓉被栖鸾院轰出来的动静不小,柳侧妃不是不知道,她不太想掺和进去。

上次已经是她违背本心了,她在这府里,原本就不想求什么宠爱和名分,能用钱摆平的事,她都用钱,不想得罪任何人。

柳家什么不多,钱最多,王爷看重她的,也是这点,王妃也是因为知道自己很本分,又肯花钱平事,这才厚待自己几分。

江锦心此人单看眼睛都知道野心不小,虽说可怜,但她已然成了王妃和高侧妃的公敌,她不想掺和。

正想让人去回绝了,莲蓉却急匆匆的进来,跪在柳侧妃面前,忙道,“柳侧妃,求求您救救我家主子,她实在是烧得厉害,若是没有药,会死的。”

柳侧妃闻言皱眉,站起,正想呵斥下人怎么没拦住,继而又听到莲蓉道,“我家主子说了,只要主子肯救她,她愿意帮侧妃您对付高侧妃以及王妃。”

柳侧妃闻言,又坐了下来,“你家主子现在都保不住自己了,还有什么本事对付别人呢?再说,我素来和王妃无仇怨,为何要对付她?”

“我家主子其实是齐远侯府的庶女,因为今日回府的时候,起了龃龉,这才招致王妃的怨恨,还有一事,主子让我告诉你,其实您之前在花园摔跤,是王妃做的,连高侧妃的孩子,也是王妃做的。”

柳侧妃闻言怔住,惊得站起,“你主子可有证据?”

“自然是没有,此事过去这么久,她也是在家中听到她和主母谈话说起的。”莲蓉解释道。

柳侧妃脸色变了又变,想起那个孩子,她气郁难消,心痛不已,想到自己当初被人带去花园赏花,她身边的下人被王妃拘走,刚好那个位置就长了青苔,雨水冲刷,她摔倒在地,却没有人经过。

就这么任由她疼昏过去,孩子就这么没了。

她不是没有怀疑过王妃,因为那个侍女,就是王妃送来的,出事后,侍女就坠湖溺亡了。

如今得到证实,她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接连坠落,她当时都快满三个月了,医女说,是个男胎。

好一会儿后,柳侧妃才让自己从阴郁中走出,对身边的银杏道,“去把文月请来,随莲蓉去梅香居,悄悄的,不要惊动任何人。”

不多时,莲蓉带着文月去往了梅香居。

文月是医道世家,代代为医,为着恩情跟着来了王府,医术自然没的说,不比宫里的御医差多少。

一番诊治下来,开了药,又给了外伤加内服的药,后半夜的时候,锦心总算是退了烧。

药给足了三天的,所以她也不会再反复发烧了。

只是这伤,实在伤的厉害,几天下来,竟然出脓了,看样子是严重了。

没办法,只能又去求了文月要药。

“这药确实不错,主子这腿想必是不会再严重了。”莲蓉给她上完药,看着伤口起了结痂,欣慰的笑道。

锦心点点头,“确实不错,我欠了柳侧妃两次人情,这次她更是救了我的命,我总得做点回报她。”

莲蓉看上她的的眼睛,明白了她的意思,很有默契的走上前听吩咐。

“这里有二十两银子,你去外头找说书先生将我母亲抬为姨娘的事给散播出去,这里有一套话本子,拿给说书先生,照着这个说。”

莲蓉看着锦心拿出来的一个小本子,道,“实在也用不了这么多钱,十两银子便够了。”

“钱多好办事,让说出先生看完便给我销毁掉,乔装好,别让人认出你,辛苦你了。”

莲蓉也没有推辞,主子现在艰难,每一步都要走的万无一失才行。

她现在也没有钱了,还得想法子弄点钱才是。

莲蓉办事很利索,下午便找到了信得过的人,将这事给散播了出去,一下子,街上开始传开了此事。

等侯府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说书先生都把这个故事反复讲了好几遍了,吸引了不少茶客过来听讲。

江夫人知道后,气得都卧床不起了。

江玉淑得知母亲生病,连忙回去看望,从而也知道了外头早就将侯府这点丑事,传的沸沸扬扬的。

回府后,她急急叫人去打听梅香居的近况了。


睿王回来的时候,便在大门听完了事情的经过,整张脸就沉了下来,什么也没有说,去了梅香居。

锦心知道王爷回来会知道这件事,便让莲蓉去门口站着,听到动静赶紧来禀告自己。

莲蓉远远便听到了王爷走进西苑的声音,急忙进屋告诉锦心。

锦心嗯了一声,道,“你不要跟王爷告状,你做好自己的本分,王爷问你,你就将早上的事如实说了便是。”

莲蓉哎了一声,便站到了一边。

锦心故作缓慢上药,等王爷脚步匆匆的进来,正好见到她将伤口呈现出来。

睿王见到这张脸红肿了一片,那几道划痕看着十分严重,竟看见粉红的皮肉,他见状,只觉得心疼。

锦心见到王爷进来,急忙惶恐起身,跪在他跟前,“婢妾请王爷安。”

睿王抬手将她拉起,抬起她的下巴,皱着眉,睨着这些伤,问道,“疼不疼?”

她撇开脸,微微一笑,“婢妾上了药,不消两日便会好了,不会留疤。”

睿王闻言皱眉,疑惑问道,“你没其他的话跟本王说吗?”

锦心知道,他在等自己开口诉苦。

但这苦是摆在他眼前的,她说了,就显得矫情了,而且,高侧妃的地位,她很清楚,自己开口说委屈了,睿王自然会去责问高侧妃,但也不过是不疼不痒的指责而已。

“王爷必然是知道今日的事,是婢妾的错,以后定会小心谨慎,不再如此张扬了。”她扶着脸,低敛着眉眼道。

说到底,也是高侧妃过了些,他宠谁,高侧妃就为难谁,此事也不是头一回了。

“想要什么补偿?”他问。

“王爷,婢妾入府也有半个月了,婢妾想给母亲报个信儿,婢妾在王府得了王爷疼爱,婢妾心中感激,但家中定是还不知道婢妾过得这么好,想着王爷允了婢妾给家中写信。”她抬眼,满眼期待的看着他,眼睛亮亮的,写满了天真和欢喜。

睿王看着她这般纯真,苦笑一声,“这有何难,明日你便回门吧,正好,王妃有身孕后也未曾回侯府与家人团聚过,你们一道回去便是。”

锦心闻言,大喜过望,一把抱住睿王,这次是真心的笑了出来,“婢妾谢过王爷。”

“这些都是王妃给你送来的?”他看着她头上簪的珍珠坠钗问道。

“是,也是婢妾不知分寸,王妃宽慰了婢妾,婢妾也明白自己的身份,不会有下次了。”她小心谨慎道。

睿王好看的眉头再次蹙起,“你何必如此卑微,是怕本王不给你做主吗?”

锦心闻言,神色变得紧张慌张,忙道,“不是,今日之事,婢妾不想再提起,只希望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就……就当过去了。”

说到最后,她声音矮了下去,细如蚊呐,神色躲闪着,十分怯懦,看得他心里不舒服。

“你倒也不用这么看低自己,是本王抬举你,难道这府里还有人敢质疑本王吗?”

“婢妾知道了,婢妾是王爷抬举的人,婢妾不能瞧不上自己。”她闻言,欣喜一笑道。

这话舒缓了气氛,他无奈一笑,看见她脸上的伤,他眼底却闪过一丝冷厉。

此时,婉月居里,高侧妃知道王爷先是去了西苑梅香居,她气得又在屋子里发火,责骂下人。

“我让你们去前院候着,见着王爷就请到我屋里来,一个个的,办事这么蠢,王爷先去了那个贱人屋里,这会不定怎么装可怜呢。”

“主子,您别生气,气坏自己的身子不值当,还是想想怎么让王爷消消气吧。”身边的冬菊忙上前安抚劝道。

高侧妃闻言,哼了一声,“不过是个出身低贱的奴婢,难道王爷还能为了她处置我不成?”

顶多就是责骂两句,她到时候认错说点软话不就行了。

高侧妃想的简单,便让人去门口站着看着,人来了,再请进来,她做做戏,哭几声,这事也就过去了。

以往的时候,她也没少对那些新得宠的庶妃侍妾做过这样的事,也就这次过分了些而已,但她不认为有什么,王爷一时新鲜而已,过了便过了。

但等了一下午直到天黑,都没等来王爷的消息,高侧妃原本酝酿好情绪落泪的,却迟迟等不来人,不仅坐不住了。

派人去打听,这才知道,王爷去了王妃那,今晚在那边用晚膳了。

高侧妃顿时坐不住了,想要去栖鸾院找王爷,却被冬菊拦住。

“主子,王爷明显这会有气,故意晾着您呢,您这会去那边,不是让王爷不痛快吗?”

“那难道就让王爷在那边听江玉淑的枕边风吗?”高侧妃咬牙着急道。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您这回做的过分,当着满府的下人的面打了王爷的脸,人是他瞧上的,东西是王爷赏的,你下了王爷的面子,王爷没来处置您,也是给您面子啊,但您要是去了,王爷肯定会生气,逼着他处置您呢,等他气消了,您再去赔罪,说些好话,王爷也就不计较了。”

冬菊这话,终是让她冷静了些。

细细一想,也许明早王爷气消了呢,只要他来找自己,这事就过去了。

而此时,栖鸾院这边,睿王正在用膳,看着江玉淑忽然一个干呕,好一会儿后,江玉淑歉意的看着睿王,“扫王爷兴致了吧。”

“说什么呢,你我夫妻一体,你又为本王怀着孩子,是本王让你劳累了才是。”他难得的体贴道。

江玉淑闻言,眼底有些微热,微微一笑,“王爷都说了,夫妻一体,生育的是我们共同的血脉,妾身甘之如饴。”

睿王放下筷子,大手抚上她的腹部,眼神有些期待,温柔了许多,“等这孩子出来,若是男孩,父皇定会高兴的。”

江玉淑也是满眼期待的看着腹部,若真是男孩就好了。

“对了,王爷应该是去瞧过江氏了吧?”她问。

睿王收回手,淡淡嗯了一声,叹气,“云婉实在过于任性了些,从前不多计较,便是想着她年纪小不懂事,如今也该给个教训才是。”

江玉淑提起耳朵,心底有些期待睿王会怎么处置高侧妃。

“就罚她半年月例银子,贴补给江氏,再将她原先毁掉的东西,都让她照价赔给江氏,你呢,上帖子给母后,让宫里派位礼仪嬷嬷来,好好教教她怎么做一个侧妃,免得将来她惹出祸事来。”

江玉淑闻言,满心期待变成失望。

这样的惩罚算什么,教习嬷嬷来了,难道能改了她那个性子吗?

不过,既然事情让自己办,也算落到了自己手里。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