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烟火李梓夜
继续看书
大学毕业,我失恋又失业。我爸突然得了重病,急需用钱。走投无路,我走了捷径。市里首富,一个老头找到了我。「我有病,活不久了,想给孩子找个陪伴,阿姨姐姐都行。」

《爱在烟火李梓夜》精彩片段

大学毕业,我失恋又失业。


我爸突然得了重病,急需用钱。


走投无路,我走了捷径。


市里首富,一个老头找到了我。


「我有病,活不久了,想给孩子找个陪伴,阿姨姐姐都行。」


「行,没问题,我都能演。」


老头很实诚,第二天就死了。


我们俩,证也没领,婚也没结。


葬礼上念遗嘱,白纸黑字写着:「李梓夜考上大学,给冯卿卿五个亿。」


那五秒钟,我想了这一生所有难过的事,才不至于在葬礼当场笑出来。


晚上,我喜滋滋地躺在半山别墅,计划着怎么花掉五个亿。


哐当一声,我的行李被扔到了大门外。


我穿着睡衣,光着脚冲到案发现场,发现我的行李直接燃起来了。


「你干什么?」


我看着面前这个穿着球服,流着汗,手里还捏着烟的少年,顿时火冒三丈。


「抱歉,手滑烟掉了。」


他垂下眼,直勾勾地看着我,嘴角勾出一抹笑意,下一秒将手里的烟头弹飞到我行李上,然后潇洒地上楼去。


我顾不上跟他理论,火急火燎地抢救我的行李。


结果行李烧光了,我的头发也被烧掉了一绺。


我跑到他房间砸他的门。


「谁?」


「你妈!」


下一秒门开了,他只披了条浴巾,像是刚洗完澡。


「嗯,我哪来的妈?还是阿姨你视频看多了,有什么特殊癖好?」


我气得肝疼,「李梓夜,你放尊重点,我是你长辈!」


「尊重?你半夜跑我房间,我还在洗澡,你跟我谈什么尊重?」


我一时语塞。


「阿姨,太老的我吃不下,您请回吧,够尊重了吗?」


啪一声,门关上了。


不是说李梓夜是个小屁孩吗?


16 岁的孩子怎么这么早熟,1 米 8 的个子,一张得理不饶人的嘴,分分钟气到人爆炸。


我想了一晚上,也想不通为什么一个 16 岁的孩子居然跑到我头上拉屎了。


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第二天,我秉着用爱与温暖感化恶魔的理念,大清早就起来做早饭。


一个小时后,我敲响他的门。


「李梓夜,出来吃早饭,快迟到了。」我压低声音,温柔无比。


门开了,他顶着一头乱发,极不耐烦地看着我。


「大清早又想干什么?」


他声线干涩,一听就是没睡醒。


「阿姨做了早饭,你洗漱完就来吃,吃完我送你去学校。」


我扯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不吃。」


他转身进屋,不再理我。


「不吃?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能不吃呢?阿姨跟你说,你的身材刚刚好,不用减肥真的……」


我一边念叨,一边跟着他进去。


「真烦。」


他走到床边,背着我,单手脱 T 恤。


「阿姨说这些是为你好……」


我还想说点什么,眼前突然出现了光洁的背,挺瘦,但又有些肌肉,线条流畅……


「还想看?」他语气嘲讽,修长的手指停在裤子的带子上,一双漆黑的眸子瞥着我。


「我,我……我去看看牛奶热好没。」


我吓得一秒转身,跑出了房间。


回到厨房,我很后悔。


又不是没看过男人,怎么就被一个小屁孩弄得脸红心跳了。


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个猪排……


我把牛奶端出去,在餐厅等着他。


十分钟后,他下楼,瞟了我一眼,径直朝门口走。


显然没有过来吃饭的意思。


「李梓夜,我做了早饭,你不吃吗?」


「我为什么要吃?」他反问我。


「我早上五点就起来做了,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很没有礼貌?」我站起来。


「谁让你做了?」他依旧不退让。


「你爸把你托付给我,我就得照顾你!」


「谁承认了?」


他不再跟我废话,单手拎包,踩着球鞋就踹开了门。


「谁同意的你跟谁过去,想让我承认,做梦。」


踹门声让我感受到了他的怒气。


「你!真是不可理喻!」我站在原地,气到爆炸。


他本来要走,想起什么,又转身端过我做的早餐,顺手倒给门外的金毛。


「这么想当妈,它缺。」


我还没来得及发火。


他冷冷看我一眼,坐上车,上学去了。


留我一个人站在原地憋到内伤。


感觉到我跟李梓夜的水火不容,我很是头疼。


上一秒,毁灭吧,摆烂好了。


下一秒,五个亿诶,我还可以再忍忍。


我开始在某宝网购大量育儿书。


看了一天的书,我重燃斗志。


书上说,李梓夜现在这个症状叫作青春期综合征。


简单来说,就是叛逆。


我不能跟他对着来,我得顺从他,再循循善诱。


晚上,我打电话给司机,得知李梓夜没回家,而是去了酒吧。


高中生去什么酒吧?


那么危险!


我挣扎几秒,换上衣服,撸了一个妆就去了。


我赶到酒吧的时候,好几个花枝招展的女生正抢着给他喂水果。


男孩子一个人在外面。果然危险!


我刚准备去拯救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就听见他兄弟在议论我。


「李梓夜,听说你爸给你找了一个后妈,比你没大几岁,还很正。」


「有照片吗?我也想有后妈。」


「电影看多了吧你。」


……


「闭嘴。」李梓夜盯了那些人一眼,他们没敢再说,看起来很怕他。


下一秒,他一抬头,就看到了我。


我对上他的目光,情绪地看到了里面的惊讶,厌恶,漠不关心……


我尴尬地站在原地,进退两难。


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这是?」他的兄弟看到我,一脸好奇。


「李梓夜,一看就是找你的,哪来的妹妹,这么辣……」


妹妹?


谢谢他的甜嘴,阿姨心情好些了。


「你们好,我是他的后……阿姨。」我扯了一个微笑。


「李梓夜这就是你后妈?」


「卧槽。」


一群人在起哄,我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我转头去看李梓夜,他早就收回了目光,拿起一杯饮料,灌了一口,「你来这儿干什么?」


「当然是担心你,接你回家。」


「要回你自己回。」他冷冷地瞟我一眼,继续喝酒。


「诶,阿姨怎么一来就要走啊,一起玩啊。」


「胡说,什么阿姨,明明就是姐姐。」


「对对对,姐姐,你喝什么,我给你点。」


……


几个大男生很热情地把我拉着,不让我走。


「我坐这儿,不会耽误你们玩吧?」


毕竟我和他们还是有代沟的。


「当然不会,姐姐,坐我旁边。」男生把我拉到他旁边。


我抬头去看李梓夜,他仰头喝完最后一口酒,站起来,「你们真的有病。」


说完转身就走了。


「看你干的好事,李梓夜的人,你非要挨着坐,这下好了,生气了。」


另一个男生过来打了他一下头。


「我这不也是……活跃气氛嘛。」男生委屈抱头。


我看着李梓夜的背影,一阵叹息。


他又生气了。


他好像只要看见我就很生气。


「他去上厕所,姐姐,你先说你喝什么?」


「西瓜汁。」


书上说,叛逆期的小孩,你得跟他成为朋友。


所以我加入了他们。


刚开始我还有些拘谨。


结果几分钟后,我就跟他们打成一片。


「姐姐,读大学就没早晚自习,也不用考试了吗?」


我抹了一把汗。


「当然,考试都是开卷的,轻松又自在,大家努力考大学。」


「姐姐,大学里面美女多吗?」


「多啊,大学就没单身狗。」


「姐姐,毕业工作好找吗?」


「好找啊,好几十个公司争着抢我,我都没去。」


……


小屁孩们问题真的很多。


为了鼓励他们考大学,我几乎是连哄带骗。


真是罪过。


被小孩子们缠了一个小时,也喝了一个小时酒,李梓夜才回来。


看到我们笑成一团,无比融洽,他一张脸冷到谷底。


「还不走?」


「啊?还早吧。」


我拿出手机看时间,脑子晕乎乎的,挤眉弄眼,看了半天也没看清数字。


李梓夜没了耐性,径直走过来,捏住我的胳膊,直接把我从人群中拎出来。


「你!」


「你要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吗?后妈?」他讽刺地看着我。


「很美吗?」我脑子嗡嗡的,开始胡言乱语。


他不回答我。


「很丑吗?你等我整理一下刘海,我刘海分叉了。」


他没说话,扔下我就走了。


结果我没站稳,身子歪向另一边,一只手稳稳地扶住了我。


是他回来了。


「李梓夜。」我醉醺醺地看着他。


「说。」他一边拎着我往外面走,没好气地看我一眼。


「你捏得我好痛。」


他盯了我一眼,换了一只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你为什么讨厌我啊?」


「我为什么要喜欢你?」


「我挺喜欢你的……」我打了一个酒嗝,「同学。」


他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你看你同学都能跟我相处得挺好,他们还问我考大学的事情,他们还……」


「闭嘴。」


他彻底失去了耐心。


哦,他又生气了。


他好凶。


我闭嘴了。


三秒后——


「李梓夜,我想……」


「再不闭嘴,信不信我把你扔在大街上。」


我真的怕了。


我不敢说话了。


然后一分钟后,我吐了。


吐到了电线杆上,花坛里,垃圾桶边上,他衣服上……到处都是。


李梓夜的脸色比任何时候都更黑。


「你怎么不早说?」他过来扶我的时候,一脸嫌弃。


「你让我闭嘴。」我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从现在开始,你别跟我说一个字!」他脱掉外衣,直接扔进了垃圾桶,叹了一口气,「想吐的时候除外。」


「好。」


我看着他几千块的衣服就这么扔了,有点可惜,想记下地址,明天来捡。


可惜等到第二天,我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他扶着我在马路边等了几分钟,司机终于开着车来了。


他直接拉开后座,把我塞了进去。


对,就是塞。


我敢动吗?我不敢。


一路上我都没再说过话,因为我不能说。


车开到一半,我手机响了。


我迷迷糊糊地接了起来。


「在哪儿?」


一听到声音,我就回忆起来了。


是我的大帅比前男友傅景。


呜呜呜,我跟他分手了。


「在加长林肯里。」


「冯卿卿,你在说什么胡话?」


「我亲爱的前男友,你听不清吗?我在加长林肯里。」我扯着嗓子重复了一遍。


就连司机都转过脸来,看了我一眼。


李梓夜更是一脸无语。


失策,嚣张过头了。


我捂住电话,「不跟你说了,我很忙。」


「你工作都没找到,你忙什么?」


「我忙着带娃!挂了!」


被前男友气得差点丧失理智,我的酒都醒了大半。


但我不敢面对,直接装醉过去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