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聘当天,顶头上司是我闪婚老公
  • 应聘当天,顶头上司是我闪婚老公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锦鲤七七
  • 更新:2023-11-20 16:48:00
  • 最新章节:第15章 还是等过段时间
继续看书
沈初晚被相恋五年的男友悔婚了! 领证当天,渣男带着现任女友过来炫耀嘲讽,把她羞辱的体无完肤。 沈初晚气急之下,转身拉着陌生帅哥闪婚领证一条龙,却不知对方竟是云城第一豪门继承人! 五年后,沈初晚应聘进入云城第一豪门。 她却跟本没认出雇主就是自己的便宜老公! 后来...... 沈初晚每天吃着雇主和他太太的狗粮,羡慕不已。 直到某天,身价亿万的总裁爬上她的床,卑微求饶:“老婆,没认出你,我错了。” 就连老板那五岁的儿子也撒娇缠着她,“妈妈,爸爸真的知错了,你就原谅他吧。” (闪婚后爱,甜宠爽文,1v1)

《应聘当天,顶头上司是我闪婚老公》精彩片段

沈初晩表情一愣。

虽然知道撞名字的情况肯定不再少数,但是她竟然能和老板的太太撞名字,这巧合确实有些让人意外。

沈初晩听管家提过,顾司夜最近好像正在和太太办离婚。

在这种关键时刻,和老板的太太撞了名字,不亚于直接撞枪口。

沈初晩紧张地咳嗽一声,“之前我也遇到过不少和我名字一样的,可能我的名字比较大众化吧。”

顾司夜的目光落在沈初晩的脸蛋上,似乎要从上面看出些什么。

沈初晩身体紧绷起来,双手拘谨地攥到一起。

短暂的几秒过后,察觉到顾司夜的视线已经离开,她才松了口气。

顾司夜收回视线,没有再继续关注沈初晩。

刚才他偶然听到司机提起沈初晩的全名,感觉有些耳熟,随即才反应过来沈初晩的名字竟然和他那个出轨的妻子一样。

同样的名字,但为人却相差如此之多。

想到他妻子的劣迹后,顾司夜眸色更加冷厉了些。

两天后,顾司夜和团队结束了在江北市的工作,准备回云城。

沈初晩并没有随队一起。

因为她要先回县城一趟,去拿爷爷留下的遗物。

重点是必须要找到可能记录着她闪婚老公手机号的那个小本子。

县城这边没有机场,沈初晩只能坐高铁回来。

夜深人静的傍晚,沈初晩拉着行李箱站在舅妈杜若梅家门外。

这里便是她以前的住所,虽然破旧狭小,但也记录着她的童年。

沈初晩深吸一口气,上前按响门铃。

“谁啊?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杜若梅一脸烦躁地打开房门。

沈初晩抿了抿嘴唇,“舅妈,是我。”

杜若梅看清门外的人后,情绪立刻暴躁起来,“好啊,你个小白眼狼还知道回来!当年你爸妈死后,要不是我和你舅舅,你早就饿死在大街上了!你竟然还学会离家出走,换手机号躲我们了!”

五年没见,一见面却句句都是指责。

沈初晩心中的期待逐渐消散,脸上恢复平静。

“我是回来拿爷爷的遗物。”

杜若梅已经找了沈初晩五年,好不容易才见到她,当然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对方。

“你要拿老爷子的遗物是吧,行,你弟弟上大学要用钱,你先给我转二十万。”

沈初晩瞬间攥紧双手,心中的怒火止不住地涌上来。

“我没钱!也更不可能无条件养着你们一家!”

杜若梅根本不信她这套说辞,“你怎么可能没钱?我听你前男友宋凌然说,你当什么博主了,肯定赚了不少钱,还想藏着掖着,真是白眼狼!”

沈初晩目光死死盯着杜若梅,“我白眼狼?当年我爸妈车祸去世之后,留下的全部遗产都进了你的口袋。你当我不知道吗?”

杜若梅目光心虚地闪烁了两下,“什么遗产?你可别胡说啊。”

沈初晩讽刺地笑了一声,她没再和杜若梅纠缠,转身走进房间,去储物间开始找爷爷留下的遗物。

因为遗产的事情,杜若梅也有点心虚,只冷哼一声,没有再管她。

这时,被吵醒的舅舅从房间走出来。

他看到沈初晩蹲在储物间找东西的身影,眼底升起几分欣喜,“初晩,你终于回来了。”

舅舅沈大海是家里唯一真正对沈初晩好的人,但奈何他性格懦弱,经常被舅妈压制,只能扮演敢怒不敢言的角色。

沈初晩正好找到爷爷记录联系人方式的小本子。她小心翼翼地将其装进包里,随即起身看向沈大海。

许久未见,沈初晩对舅舅的歉意从未减少过。

她眼眶逐渐染上一抹湿意,“舅舅,对不起。”

沈初晩为自己离家五年而没有见舅舅感到抱歉。

沈大海知道沈初晩离家都是为了躲杜若梅,无奈叹了口气,“你也长大了,记得在外面照顾好自己。要是实在遇到撑不住的,就回家。”

沈初晩的父母在她十二岁那年便因车祸去世。

从那之后,她便没有家了。

舅舅对她再好,这里终归也不是她的家。

沈初晩坚强地笑了笑,“嗯,那我走了。”

杜若梅不耐烦地走进来,“东西找好了没!快点,别等会吵到我儿子睡觉了。他明天还得上课呢。”

沈初晩没再留恋,收起眼泪,转身便迈出了门槛。

她刚出门,就听到“砰”的一声,房门被用力关上。

随后门内传来杜若梅和沈大海的激烈争吵声。

沈初晩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到来。

沈初晩没有在县城逗留,连夜买了高铁票,回到云城。

打开房门,感受到公寓内熟悉的味道,沈初晩的心终于安稳了下来。

门铃声突然响起,“沈初晩!我出差回来了!”

是闺蜜楚乐乐的声音。

沈初晩脸上一喜,赶紧走过去打开房门。

门外的楚乐乐扔下行李箱,一个飞扑抱住沈初晩,往她脸蛋上啵了一口。

“这几天想没想我啊?没有我的夜晚,是不是有那么一丝孤独寂寞?”

沈初晩被她逗笑,见到楚乐乐的那一刻,原本因舅妈产生的负面情绪也全部烟消云散。

“对啊,我都快想死你了,你们老板怎么天天霸占你。”

楚乐乐放开她,冷哼一声拉着行李箱走进房间,“就是,出差出了半个多月,我必须得让他给我加奖金。”

这间公寓其实是沈初晩和楚乐乐一起合租的。

五年前,沈初晩被渣男辜负,又闪婚之后,她便决定从舅妈家搬出来。

后来,便一直都是和楚乐乐住在一起。

沈初晩瞥见放在客厅茶几上的小本子。

她刚才看了,上面的确记录着她那个闪婚老公的手机号。

但可能是五年没有联系的原因,沈初晩突然有点不敢打这通电话。

沈初晩犹豫地看过去,“乐乐......我找到那个闪婚老公的手机号了。你说,我是现在打,还是等过段时间?”

楚乐乐放完行李走出来,“当然要现在打啊!都五年了,要是你们不想继续维持这个形式婚姻,都得趁早做打算。”

沈初晩点点头,“也是。”

她拿出手机,输入了小本子上记录着闪婚老公的手机号,但临拨出去的那一刻,心中又犹豫了。

她想到,毕竟已经过去这么久的时间。

万一对方早就变心了,或者出现了什么其他状况。

她也不知道打完电话后,要怎么处理和对方的关系。

楚乐乐看不惯她这拖拖拉拉的,直接抢过手机,果断按下拨打键。

一阵嘟声过后,对面接通了电话。

“喂?”

男人清冽低沉的嗓音从对面传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