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很会撩
  • 大叔很会撩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陈妍
  • 更新:2022-09-10 04:44:00
  • 最新章节:大叔很会撩第3章
继续看书
我挠了挠他的手心,「舍不得你的钱。要是你老婆来打我,你能保护我这个狐狸精吗?」「疼!」梁序捏着我手的力道变大,疼得我忍不住要抽回手。他低头表情不善地看了我一眼,松了力道,但是并没有理会我的胡言乱语。也是,梁序是个有脑子的男人,绝不会为了哄我就乱说话的。我应该在他身上捞够钱,然后跑路。

《大叔很会撩》精彩片段

和他在一起,我感觉自己完全被拿捏了,从生活到夜生活。

他总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将我玩弄于股掌之间。

就连争吵时,他都能面不改色,避重就轻不把我的质问当回事。

「我要工作,先出去,乖一点。」

我颤抖着拿起文件砸在他脸上,「现在,我就要解释。」

梁序摘掉眼镜,嘲讽似的看着我,「陈妍,我三十二了,你凭什么以为我没有家室?」

「我把你养成一只金丝雀,是为了让你现在打断我的工作,和我胡搅蛮缠的?」

「你要是有什么不满,可以把身上的衣服包包留下,滚回学校去。」

怒火夹杂着酸涩尽数涌上来,我胆大包天地将手中的爱马仕砸了过去,「混蛋!」

说完就不给梁序羞辱我的机会,掉头跑了出去。

一气呵成跑到了空无一人的马路上,高跟鞋磨破了脚皮,我踢掉鞋子,边擦眼泪边后悔。

要是我继续装不知道,人家正室上门,我还有底气呢。

既能和梁序在一起,又有钱。

我他妈拽什么啊。

完全泄气地蹲在马路边抱着腿哭。

哭得糊了一脸的时候,梁序站在了我面前,将拖鞋扔了过来,「能耐,跑这么远。」

我捂着脸抬头看他,很帅很拽还很没良心。

慢吞吞套上拖鞋,乖乖地跟在他身边往回走。

梁序递台阶,我哪敢不下呢。

他一把拉过我的手握住,「怎么又没骨气了?」

我挠了挠他的手心,「舍不得你的钱。要是你老婆来打我,你能保护我这个狐狸精吗?」

「疼!」梁序捏着我手的力道变大,疼得我忍不住要抽回手。

他低头表情不善地看了我一眼,松了力道,但是并没有理会我的胡言乱语。

也是,梁序是个有脑子的男人,绝不会为了哄我就乱说话的。

我应该在他身上捞够钱,然后跑路。

回了别墅,梁序松开我径直上了二楼进了书房。

我收拾好自己以后,抱着腿缩在沙发上,重新消化这个事实,也一点一点按灭自己心里那些不该有的感情。

伸展有些麻木的腿,泡了杯咖啡送给梁序。

被顺势搂坐在他的腿上。

梁序扶着我的腰,暧昧地靠近我,「今天你闹腾了半个小时。」

我懂。

吞咽了一下,我环着他的脖子吻了下去,「我错了。」

「嗯。」

……

梁序好心情地挑眉,「今天怎么这么懂事?」

「那能一样吗?以前以为我们是谈恋爱,现在发现是你花钱,我……」

剩下来的话全部被堵住。

梁序收拾好自己,冷着脸色甩给我一张卡,「那我现在买你好好说话。」

我霸占着他的椅子,拿着银行卡享受着这片刻的贤者时间,开始细细思考情人守则。

可能,大概,我不太会说话。

因为梁序比我大很多,他很宠我,宠得我说话做事都不需要带脑子。

我戴着大墨镜盖住眼底的青黑,从并不低调的卡宴上下去。

关门的时候都能感受到身后的冷,用我并不灵活的脑子想一想,也猜出来,梁序生气了。

因为没有吻别。

坐在理工楼 101 的教室里,摸着 LV 文具袋,我决定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为了防止东窗事发,梁序的正宫娘娘跑来弄死我,我应该先下手为强……先了解一下她好不好说话。

她要是实在虎得很,我就去跟梁序要一笔分手费吧。

我眼睛顺着向下扫,终于找到了我们计院的超级大牛迟沉。

迟沉大概就是古早校园言情的男主,高冷睿智且帅,但穷。

等会儿下课,我甩五万块让他帮我查梁序的老婆,就不信他会拒绝。

对着手机照了又照,终于挨到铃响,我拎起包就推开人群追迟沉。

他身高腿长,在人群中很显眼,但也很难追。

在学校著名的情人坡面前我才拦住他。

来来往往的同学都在侧目。

男俊女靓倒不是重点,主要是人尽皆知我有个开卡宴的男朋友。

余光我都能看出来他们在怎么编排我。

迟沉敛下眸子,后退一步,「有事吗?」

我扒开墨镜张望一眼四周,疯狂点头,「找你做生意。」

「你?」迟沉没有笑,长眉微微挑起,昭示着对我的不屑。

平时包里不带钞票,否则我一定扔一把到他脸上,让他明白什么叫狗仗人势。

「我出钱,你卖力的生意。」

迟沉的表情变了又变,显然是有些绷不住了,扫视我一眼,就略带粗鲁地打算推开我离开。

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干嘛啊!我还没跟你谈呢!」

「有什么好谈的。」


「帮我查个人啊,五万块,你要嫌钱少,我再给你加点,只要你查得够细致。」

金钱拦住了天才前进的步伐,他松开手向我妥协,「跟我去实验室说。」

我谄媚一笑,紧紧跟在他身侧,接受路人的目光洗礼,直到进来实验楼 418。

迟沉打开电脑,抿了一口水,「查谁,说吧。」

「百度百科搜得到的那个梁序,他老婆。」说话间,我低头加了迟沉的微信。

通过以后,我先转了一万过去以示诚意。

迟沉轻笑了一声,「还真是人傻钱多。」

我看着被收掉的一万块,没抬头催促他,就看见迟沉打开电脑动了起来。

良心商家。

没想到的是,我什么都没看到,迟沉脸色却沉冷一片。

很像我骂梁序混蛋的时候,他的表情。

忍不住想探头窥屏,却被迟沉伸手抵住额头。

他猛地盖上电脑,哑着声道:「钱给你,不查了。」

看他打开手机的动作,我连忙拦住,「你不能这么不讲信用,我们说好的,你要嫌钱少,我可以给你加!」

迟沉抬手挣脱了我的钳制,「多少都不查,出去。」

我看着他微红的眼尾,莫名地品出了一丝可怜。

还不等我细想,转账声响起,迟沉已经无情地将我推了出去,并狠狠地关上了实验室的大门。

刘备还能三顾茅庐呢,碰了一鼻子灰,又想不出缘由的我,索性蹲在实验室门口。

蹲的脚酸腿麻时,门被打开了,失去倚靠的我整个人前倾,跪伏在迟沉面前,手紧紧扒着他的小腿。

无意识地捏了捏,真是手感极好,不愧是年轻人。

「起来。」迟沉声音冷的冻出冰碴子。

我抬头看着他,「拉我一把。」

说着就伸出手,等待着他的好心。

这个高冷学霸皱了皱眉头,抿着唇相当不情愿地将我拉了起来。

还不等我缓解腿麻就立马退开。

我一个踉跄扶住门边的桌子,眼睁睁看着他绕开我准备朝外走。

「出去记得关门。」

「别那么无情啊,这事怎么才能谈?不然我花钱找私家侦探显得太不礼貌了。」

迟沉果不其然转过身,冷冷地扫了我一眼,「你查她干什么?」

女人,永远对情感保持高度的敏锐。

迟沉这句话,让我品出了,四分眷恋,三分怒火,三分讽刺。

一场大戏在我脑子里瞬间演完。

「难道梁序老婆是你前女友,嫌贫爱富嫁给了他?」腿脚利索起来,我站直身子靠近他,一脸八卦地开口。

迟沉的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僵硬。

他虽然没有其他外露的情绪,我还是通过第六感明白,自己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那个一万块我不收了,你就告诉我她这人好说话不?」

眼看着迟沉朝外走,我自然亦步亦趋跟上去。

「和你一样,喜欢拿钱办事。」

的确一样,我们都是拿梁序的钱办事。

梁序知道自己的大小老婆那么败家吗?

「看来她也找你办过事啊,拿钱羞辱你?要你离她远点?」

这样意淫着,我忍不住「嘿嘿」两声笑了出来。

迟沉脸色瞬间黑了下来,一副被我踩到痛处的样子,「你,离我远点。」

眼看着食堂就在眼前,我当然没理他,跟着一起进去,不依不饶地打探着梁序的老婆,毕竟一万块不能白花。

一阵香风袭来,我抬头就看见一位风情万种的大美人,站在了我的面前。

准确地说,是迟沉的面前。

迟沉扔下筷子站起来看着我,「走不走?」

这气氛,我嗅出了一丝不对劲。

好久没用的脑子飞速运转,美人的身份近在眼前。

抬眼细细打量她,修长纤细,极具侵略性,像一朵耀眼的红玫瑰。

纵然迟沉是在跟我说话,她却连一个眼色都没给我,傲气得不行。

她伸手抓住迟沉的手腕,「听我解释。」

「走吧,妍妍。」迟沉的声音很温柔,看着我的眼神却充斥着威胁。

似乎在警告我,如果不陪他演戏,我就完了。

被拿捏了,我放下筷子站了起来,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

这时,美人才看向我,眼神中虽然有审视,更多的竟然是难堪,被心上人忽视的难堪。

要是我像迟沉一样,在梁序面前那么拽就好了。

「你叫什么名字。」

还没等我说话,迟沉就相当不客气地揽过我的肩膀,带着我谢幕了这场闹剧。

走出众人视线,他就立马跟我拉开距离。

「感情你是她情夫啊。」

「你不会说话就闭嘴。」

被训的我心一抖,踢着石子软着声劝他,「他们感情不好,那个……她很喜欢你。」

迟沉没理我,步子慢了下来,看起来有些落拓。

「那又怎么样?」迟沉睨了我一眼,唇角微微勾起,「我可不是你。」

他猜到了。

我吓得估计瞳孔都变大了,他却没有发现秘密的觉悟,大步离开,留我石化在原地。


梁序老婆真的是一个狠人,出手又辣又快又毒。

我本来缩在梁序旁边看着书,突然听到下面有人叫「夫人」,甚至没等梁序反应过来,我就钻进了他的书桌下面。

扶着他的小腿乖乖缩好,避免跟他老婆正面对上。

梁序睨着我嗤笑了一声,眼睛里有着对我的调侃,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满意。

他满意我的「懂事」。

我不是懂事,我只是怂。

而这份满意,像一根针细细地扎进了我的心里,不太疼,却难以忽略。

明明,我们是以谈恋爱为由在一起的。

「你养的小情人,跑去勾搭我的宝贝,你就不会管管?」她的声音艳丽而傲慢。

梁序的脸色几乎是瞬间冷了下来。

他一个眼色都没给我,可我竟然有点害怕。

「乱说什么。」梁序的手在桌面上敲了敲,这是他心情不好的象征。

「我乱说什么了?那个女人拿了你的钱去追我的人,真有她的,恶不恶心?你不管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夏燃,别撒泼。」

片刻的寂静之后,夏燃喘了喘气,「抱歉,涉及迟沉,我冷静不了。」

「嗯,我会管的。」

他们之间冷淡的仿佛不是夫妻,是合作伙伴。

但是,是友好合作的伙伴。

因为夏燃离开以后,梁序就将我拽了出来,冰冷的目光即便是偏光镜也无法减弱。

他没有说话,我先忍不住开了口,「你不相信我?」

可能是我很少这么脆弱惶恐,梁序脸色缓和了下来。

「我信不信你,没有什么要紧的。总之,你离迟沉远点,不要让夏燃来找事。」

不要让夏燃不高兴,而不是他。

好像比刚刚更难受了。

忍住那份说不出的酸涩,我勉勉强强笑了起来,「我找迟沉,就是想让他帮我查查夏燃,我好奇你……」

「你不用好奇。」梁序打断了我的解释,拿起书递给我,示意我继续坐下看书。

我看着他修长细白的手,却怎么也没心情接过来了。

「我累了,先回房睡会儿。」

一直没能睡着,终于意识蒙眬的时候,却被梁序捏醒。

他发丝沾着水汽,暧昧又性感,每一分力道都叫人无从拒绝。

可是沉沉浮浮间,我却前所未有的清醒。

夏燃明明说好要给梁序面子的。

可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在我们学校论坛挂上了我给梁序当情人的证据。

看着那一张张图片和介绍,我有点懵。

还没看完,内容就 404 了。

猜到是梁序,正打算打电话过去,就收到了迟沉的微信。

他把我从黑名单放出来了。

「抱歉。」

寥寥两个字,我竟然读懂了一切。

夏燃发疯和他有关,论坛被黑也是他。

从头到尾,都没有梁序的参与。

梁序对我是真的好,也是真的耐心,真的宠溺,以至于我很快接受了自己被三这个事实。

甚至忘了由此思考出一个问题。

他可能并不爱我。

只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在向下逗弄一个幼稚天真的女生。

有些茫然。

拨通了迟沉的微信电话。

先开口的倒是他。

「真的很抱歉,我在帮你黑帖子。」

「不是已经黑掉了吗?」

「……有很多,传开了。」

「这样啊,那,算了吧,谢谢了。」说完也不等他再回复便挂了电话。

不知道影响有多恶劣,也不想被学校的人指指点点。

我这些天一直待在梁序这里。

等他从意大利回来。

没等来梁序,辅导员周孝伟倒是先打电话给我了。

帖子的事影响太差,想让我去一趟办公室了解情况。

我戴着墨镜鸭舌帽,极为低调地走进学校。

可不知道是不是我头上悬着「三」字,他们好像都认出了我,经过的时候都会侧目,再交头接耳。

去学校办公楼的时候,我才知道阵仗有多大。

根本不是什么了解情况,院领导都在。

我有些无措地摘掉帽子和墨镜,鞠了个躬,「各位老师好。」

上首的领导看了我一眼,摆了摆手。

辅导员调出做好的 PPT,指着我和梁序的照片,问我是不是真的。

「是。」手紧紧捏住,我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的话。

「你知道梁氏总裁梁序有家室吗?」

心猛地一紧,我抬头看着各位领导老师严肃的脸,眼眶发酸。

「知道,但……我一开始不知道。」

「既然后来知道,为什么不分开?」

「荒唐!」

「学院和学校的形象都被你抹黑了。」

……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