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里是圣兽大陆,其实人们曾经不这样称呼它。

天武大陆才是它本来的名字。

数十万年前,这还是修武者的天下,人人皆以武修的身份自居。

在那时候,武道才是这个世界的主流。

只是岁月变迁,大道更迭。

天武大陆不再适合武修成长,渐渐地,御兽师开始衍生。

强大的御兽师,可以掌控群兽,其手段要比武修厉害很多。

后来,武道彻底没落,御兽师成为新的主调,凭借逆天手段,很快称霸天武大陆。

至此,圣兽大陆从这开始——

青城,叶家。

“叶辰,武境为三段灵体,莽力三百斤,资质低劣。”

家族大会上,叶家小辈挨个检验天赋。

轮到一个清瘦少年的时候,场下立时发出哄笑声。

“三段灵体,与常人何异?真是个废物。”

“他只是一介武修,如何能跟我们御兽师相提并论?”

每个人看向叶辰的眼神都充满嘲讽与轻蔑。

而在这些人身边,无不跟着一头神威凛凛的灵兽。

这便是御兽师的手段,也称武兽。

一头强大的武兽,光是外形都能给人极大的震慑。

而叶辰,由于从小缺失伴生空间,导致他不能像其他人那样拥有自己的武兽。

所以,他只能选择武道。

只可惜,受大道环境影响,武修的辉煌早已成为过去。

同等武境下,御兽师的战力远超武修。

“我选择的路,真的错了吗?”

看到测验碑上面显示的数据,叶辰一阵失神。

他也曾想过放弃,但每到这个时候,耳边总会响起那个男人的声音。

“坚持才能看到希望。”

就是这句话,让他顶着冷嘲热讽,在武道一途砥砺前行。

“再坚持坚持。”

回神后,他走下测验场,脸上恢复了往常的笑容。

他相信父亲不会欺骗自己,武道没有衰败,一定有出路。

“叶辰,再有半个月就是天御学府招新的日子,你若考不进去,你母亲这一脉将从叶家除名,到时会有什么后果,你应该清楚。”一名紫衣少年走过来提醒道。

他叫叶动,身材比较瘦小,像个扒了皮的猴子,却是叶家大房一脉最杰出的御兽师之一。

年仅十六的他,武境虽只有二段灵体,表面看还不如叶辰,但他的实力却远不止于此。

毕竟御兽师并不注重武境修炼,武兽才是衡量实力的关键。

叶动的武兽早已成长到一阶七星,这是堪比七段灵体的存在,在叶家年轻一辈鲜有对手。

不过——

这家伙仗着自己天赋出众,专行霸道之事,尤其看不起叶辰。

这次,他等着看叶辰的笑话。

叶辰若是考不进天御学府,不仅自身会被踢出家族,母亲也会受到牵连。

这是叶家的规矩,每一房的小辈,都必须要有一个人考进天御学府深造。

这是发展家族的大计,某一房若不达标,也就意味着这一脉将衰落,不再被家族关照。

而叶辰这一脉,他母亲是个很普通的女人,这个重任自然只能由他来担起。

“这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叶辰头都不回。

冷傲的性格顿时引起叶动不满。

“哼,一个废物还这么傲气。没有家族的庇护,看你能嚣张到几时。”

————

叶家后院,一座老旧的阁楼。

这是叶辰常年闭关的地方。

他盘坐在一个快要脱线的蒲团上面。

此刻的他,闭目凝神,宝相庄严,宛如老僧入定。

身前放着一本古籍,纸张已经泛黄,似乎经历过漫长的岁月。

古籍首页写着‘旧术’二字,很贴合实际的名字。

这是他父亲在离开前,给他留下的唯一物品,也是他追寻武道的起点。

他还记得父亲曾经说过。

此术胜过世间万法,若能领悟透彻,就可以踏出一条全新的道路。

“炼血化灵。”

叶辰睁眼后,目光停留在第二页。

上面记载着一门玄妙无穷的功法。

大道更迭后,为什么不再适合武修成长?

那是因为受大道法则压制,天地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灵气变得稀薄,所以不管武修如何努力,都很难成长起来。

若要进步,就必须借助大量的修炼资源来堆积。

如此巨大的消耗,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即便是天御学府那种庞然大物,掏空底蕴都不一定能培养出一名杰出的武修。

而炼血化灵却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但叶辰迟迟不肯修炼。

因为此术是通过炼化血液来汲取灵气,从而提升修为。

一旦迷失其中,很有可能成为喜杀戮的人形凶兽。

风险太大,他不敢轻易尝试。

正在他纠结的时候,一道模糊的精神念力突然从古籍里面涌来。

“这个世界包容万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而你要走的就是杀戮之道。”

这个声音很熟悉,让叶辰湿了眼眶。

他已经很久没见过父亲了。

“你当年离开,究竟去了哪里?为什么这十多年来你都没有回来过?”

“母亲她,很想你。”

叶辰哽咽,心中装满思念。

只可惜,许久都无人回应。

倒也习惯了,短暂的失望后,他收拾好低落的情绪,再次进入修炼状态。

既然得到了父亲的肯定,这条路就可以走。

“我的道,是杀戮。”

初窥门径后,他急匆匆的夺门而出。

光坐在家中参悟远远不够,还需更多实践。

“这废物着急忙慌地跑出去干什么?”

旁人看到他急匆匆的身影,皆是露出不解之色。

叶动远远的瞥一眼,讥讽道:“估计是害怕面对残酷的结果,要提前找后路了。”

“你不该这么对他,他也挺可怜的,自幼没了父亲,母亲也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他自己也有先天缺陷,但终归是我叶家的人,你可以不帮他,却也不该落井下石。”一名年轻女子面无表情地说道。

“清姐,你似乎很在乎他啊。”叶动撇了撇嘴,心情有些不爽。



》》》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