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叫李俊,今年20了。

在市半工半读有两年了,因为学费的事借了钱。

近期被债主做了套,一个个同时发难,要我还钱。

我平时生活都成问题,实在没钱还给他们。

他们竟将我的信息发给了学校的同学,让我不得不暂时休学,搬进了廉价的出租房。

祸不单行,福无双至。

爷爷过世的消息突如其来。

我自小就没有父母,家里只有二叔一家和爷爷,我是被爷爷拉扯大的。

他们听说我爷爷去世的消息,一个个都蹦了起来,要我赶紧办丧事,接了钱还给他们,甚至要我卖掉家里唯一的房子。

有个寨主叫李明东的,我叫他东哥,都要主动送我回去了。

还有一个叫宋强,道上都叫他傻强。

这段时间,东哥还算客气,也没对我动过手,

但傻强每次都是连打带骂。

这次,东哥之所以会带上傻强,也隐有威胁的意味,如果不还钱的话,傻强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欠债还钱,本是天经地意,我确实欠了他们钱,这点无话可说。

至于房子,那是爷爷留给我的唯一的遗物。

所以,我早就做好了和他们鱼死网破的准备。

反正我就烂命一条,爱咋咋地。

我家在新市的一个小村落,连路都没有修,泥泞不堪的土路很是颠簸,几十公里的路,车轮被糊上了好几次。

愣是第二天傍晚才到我家。

丧事办的有条不紊,是二叔在主持。

见我回来,在场的几个族中的叔公安慰我两句后,便离开了。

家里最后只剩下我、二叔、东哥还有傻强。

东哥倒是没什么无礼的举动,给我爷爷上了一炷香之后,就安静的坐到了角落里。

傻强则来回走动着,看看这,看看那,我知道他是在估量这房子的价值。

二叔也看出了问题,皱着眉头拉我到一旁问我,他们两个是什么人。

我没有隐瞒,告诉了二叔我在外面的情况。

听说我欠了好几十万,他只是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原本,我还以为他会给我一巴掌呢,毕竟那些钱对我们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二叔也知道我和爷爷的感情,只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就离开了。

这下,房子里就剩我和两个债主了

傻强乐呵呵的走到我跟前,对我说道:“这块地不错可真不错,虽然偏僻了点,但够大,能值钱。”

我皱了皱眉头,

在爷爷灵堂钱竟敢这样说,我真的很想跟他拼命。

并没等我发作,东哥直接对着我和傻强说出了一段很有深意的话。

“你这房子?起码一百多年历史了吧,只要有点老物件,绝对够你抵债了。”

他说的是古董,我听明白了,傻强也听明白了。

那玩意在外面,可不是值钱那么简单,完全可以称为有价无市。

只是,他没想过,我家要是有那玩意,还至于穷成这样。

我刚想否定东哥的想法,就听到二叔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家里没古董,整个村的古董都在其他地方,就看你们有没有去取的胆量。”

傻强眼睛一亮,脸上露出凶狠之相。

“甭管在哪,只要你有,我就有胆拿,你要骗我,我就弄死你。”

“真的有古董?”东哥比傻强稳重的多,再一次跟二叔确认。

“后山有一个墓葬群,有很多古董,我看见过。”二叔回答道。

听完二叔的话,我直接就懵了,他这不是要拿古董抵债,而是想要了他们的命啊!

那后山究竟有什么,我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但是......

反正,那里就连村民都不会轻易去得。

倒是要年年祭拜。

我也曾问过爷爷,后山究竟有什么,爷爷却是缄口不言,如何都不肯告诉我。

只听其他人提过,好像我得曾祖父就是在后山被吃掉的,可能有狼群吧!

但有个独臂的叔公却说,后山是妖怪的地盘,

他就因为误闯了,才丢了条手臂的,要不是逃的快,恐怕就交代了。

我想出声制止他们的这种想法,却被二叔给瞪了回去。、

只见他直接拿出手机,找出几张照片摆在了他们面前。

“几个月前,拍到的,你们看。”

东哥和傻强看着手机里的照片,

过了好一会,傻强竟直接将手机给踹到了自己兜里,

东哥皱了皱眉,指责傻强这是想独吞。

傻强却是一点不客气。

“东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东西全是我的,你要是敢碰一下,看我敢不敢做了你。”

东哥的脸色难看了几份,但却没说话。

接着傻强便拉着二叔去了外面,应该是询问路线了。

我看着东哥,深吸了一口气。

当初我交不起学费,也不好管家里要的时候,是东哥收留了我,让我在他家打工,后来借钱出事了,他也帮我平过。

此恩不能忘,也不能像二叔所想的那样,弄死他们一了百了。

我直接跟他坦白了:“东哥,你相信我,那地方不能去。”

“咋回事。”

东哥神色非常不好的看着我。

他应该是觉得对我的好,并没有得到回报。

只因为二叔给他看的照片实在是太真实了,墓室的结构都很清晰。

而那些古董,也拍的很是清晰,他有朋友专门玩这个的,

所以那些东西的价值,他是知道点的。

我知道很难说服他,但我也只能坦白告诉他。

告诉他那件,连爷爷都不知道的事。

“东哥,后山的不是什么狼,而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东哥神色一变,他是知道我的性格的,

从来不会开什么玩笑,说一些华而不实的大话。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太老实了。

“能不能说的详细点。”

我又深吸了一口气,跟他坦白了一件事,一件我隐瞒了多年的事,连爷爷都不知道。

那是十多年前,我才六岁。

村里有五个和我同龄的小伙伴,我们一起去了后山。

那里有很多墓。

这个我从来都是知道的。

但那时,无论是我,还是他们都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反而越发觉得这样更刺激,所以,经常去后山玩捉迷藏之类的游戏。

当年,我们很是志得意满,认为大人都不敢来的地方,被我们征服了是件很了不起的事。

直到那次,我们在玩耍的过程中找到了一个洞穴。

他们几个要进去看,只有我因为依稀记得爷爷曾跟我说过,后山不太平,有魔鬼的话。

所以,我脱离了队伍,在他们嘲笑我胆小鬼的声音中,独子回家了。

直到傍晚,整个村子都炸了锅了。

他们没回家,完全失去了踪迹。

我被吓的魂都飞了,但却没勇气说出我和他们一起去了后山的事。

当晚,整个村子都在闹腾,家家户户都出了男人,在外边找。

过了一天,

爷爷托着疲惫的身子告诉我,他们全都没了,尸体都被野狼啃没了。

只有我清楚的知道,并不是什么野狼群,而是那个神秘的洞穴。

“可能真的只是遇到了猛兽而已。”东哥依旧不相信。

我摇了摇头,对他说道:“三天之后,爷爷去参加葬礼,就把我独子锁在了家里,半夜的时候,一下听到了敲门声。我顺着窗户向外看,发现他们整整齐齐的现在门口看着我,眼珠子一点生气也没有,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我。”

现在想起当初的那个场面,我还忍不住直打冷颤,那种感觉,实在太难以形容了。



》》》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