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哗啦——

一盆腥臭的水浇下来,把躺在地上的唐糖浇了个透心凉。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咳了两声,下意识地抬手抹了把脸上的脏水。

怎么回事?

她不是遇上飞机失事了吗?

莫不是掉到海里被浪冲了上来?

唐糖一骨碌从地上坐起来,环顾四周,顿时瞪大眼睛。

夕阳金黄的光线下,低矮昏暗的红砖房,剥落的白色泥灰,地上铺的是凹凸不平的红砖。

四方的小窗户,木窗棂,上面挂着一挂玉米棒,像极了唐糖在电视上见过的八九十年代的样子。

这是什么破地方?

她被拐了?

“江月圆,醒了?!”

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唐糖这才意识到屋子里还有人,循着声音望过去,双眸一滞。

好帅!

她自认见过各色类型的帅哥,能得她称赞的少之又少。

但眼前这个,看上去十八九岁,一头利落的板寸,标准的剑眉星目,山根高挺,眼窝深邃,一双桃花眼映着西天云霞的金光翻出通透的浅棕色。

他双眸却死寂如深潭,一片漆黑,幽远无波,眉眼之间隐隐透着一股沉郁之色,薄薄的嘴唇紧抿,唇峰锋利,给他增添了几分侵略性。

这样一张脸竟然没有星探发掘到?!

江月圆?

这个名字好熟悉。

谢承恩见江月圆对着他发呆,平静无澜的眼底划过一丝深深的厌恶,“江月圆,你处处欺负欣然,可有想过会有今天?”

欣然?

李欣然?江月圆?

唐糖双眸骤然瞪大,她穿书了?

穿到了一本年代文里下场凄惨的恶毒女配江月圆身上?

那本年代文里,原书女主李欣然和江月圆是表姐妹,李欣然母亲早年嫁到农村,后来离婚带着女儿回来。

江月圆是江家小辈里唯一一个女孩,从小娇生惯养,冷不丁多了个姐妹分走了自己的一部分关注,还是个只有初中毕业的农村泥腿子,自然无法接受。

又因为青梅出马的原书男主李家远对李欣然一见钟情,让江月圆心生恨意,开始想各种法子欺负李欣然。

而眼下这个情节……

期中考试成绩出来的那天正好大雨,江月圆因为嫉妒李欣然考了高分将李欣然约到了河边,两人争执之下李欣然落了水,以致她当晚就发了高烧。

男配谢承恩暗恋李欣然,为替她报仇,用李家远的名义把江月圆约了出来。

唐糖低头看了看浑身湿透的衣服,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试探的开口,“谢承恩?”

谢承恩沉沉的双眸望过去,眼底透着一股阴森森的感觉,“今天,我要让你尝尝欣然受过的苦!”

唐糖浑身僵住。

她真的穿成了江月圆。

当初看书时,她对男女主没感觉,却对谢承恩这个阴沉腹黑绿茶最后黑化的男配记忆尤深。

谢承恩家境贫困,但脑子聪明,靠着学校的补助才能继续读书。

自小他性子沉闷阴郁孤僻,无人与他来往,刚从乡下来的李欣然不知,善心地帮了他一次。

就让自小没受过温暖的谢承恩情根深种,从此只要李欣然被人欺负,他私底下就会百倍奉还。

唐糖心下一沉,按照原书的剧情,她是被谢承恩推到水里,差点淹死。

现在她是刚被捞出来的状态,全身衣服湿透,接下来她会被困在这小破屋里一夜,九月底的晚上寒气逼人,晚上被冻得发烧,病得比李欣然还重。

她一抬头,谢承恩已经拿着锁准备锁门了。

唐糖,不,江月圆飞快起身扑过去,“等等!”



》》》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