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原来我天下无敌
  • 西游原来我天下无敌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许愿成真作者
  • 更新:2022-07-16 02:18: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江流儿是一个来自现代的穿越者,像大部分穿越前辈一样,他在开局便得到了系统。这里是唐朝,他是寺庙中一个普通的打杂和尚。从撞钟开始,江流儿激活了打卡任务。原本以为会轻而易举的完成任务,并且逆袭成神,哪知道系统画风突变,派发的打卡任务越来越奇葩,竟然要他偷住持的钥匙去大雄宝殿打卡!

《西游原来我天下无敌》精彩片段

皓月,堪堪挂在枝头 。

从现代穿越过来的江流趁着夜色朦胧,握着偷来的钥匙,悄咪咪的接近洪福寺的大雄宝殿。

穿越后,他叫江流儿,是个和尚,江流儿,名字有点耳熟,但也就普普通通,对生活没什么影响。

穿越成和尚的江流本来是不齿于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但系统给他发布了一个特殊的激活任务,那便是——偷洪福寺庙里主持的钥匙来大雄宝殿打卡,甚至还给了任务指引!

再怎么不齿于做这种事情,每天在洪福寺早起撞钟的他也不免屈服于现实,偷来钥匙说一句“真香”!

大雄宝殿门口,他透过门缝望着大殿里的一尊尊佛像,眼睛跟镶了钻石一样亮。

纯金的佛像坐落在大雄宝殿里,那硕壮的身姿在月光照耀下,流光溢彩、熠熠生辉,十分夺人眼球。这一幕,看得江流儿哈喇子都快流了出来。

他一想到庙里的大师就是坐在这上面,随便讲讲经文就有一堆人给香火钱,那种赚得盆满钵满你的场面,内心就更加激动了!

隔着门缝,都给他看馋了。

虽然他是个和尚,多多少少也要点上进心,首先就要激活个系统!

江流知道,只要他走进去,那就是人生巅峰啊。就算没有觉醒系统,让自己在这金碧辉煌的宝殿扣块砖下来拿去卖了,那也是大赚特赚啊!

眼馋的江流掏出那串从出去讲经的师父墙缝里偷来的钥匙,摸着黑打开了大门!

“咔拉”一声,门开了,江流跨步走进......

【叮!】

【检测宿主已到洪福寺大雄宝殿,此地属于每周打卡范围!】

【是否激活至强周卡系统,并完成每周打卡!】

冰冷的机械声音骤然响起,江流眼神一亮,点了点头。

他冒着被逐出寺庙的危险混进眼前的大雄宝殿,等了一个星期,就是为了现在激活系统这一刻。

虽然眼下穿越到的这个世界算唐朝,但身为一个普通打杂和尚,从撞钟点激活每周打卡系统开始,就一直坐立不安!

当时只是系统介绍能力,并进入打卡试用期。

那会的他在撞钟点,获得了经文领悟力的提高,又在这一周内凑巧撞上主持,两人讨论一番经文见解后就变成了主持弟子。

可系统居然是试用期,而且每周只能打卡一次!

想要激活系统,必须完成新手激活任务,偷钥匙来着大雄宝殿。

无奈之下,江流只好按照系统指引,结交主持,偷钥匙来了这,并激活这个所谓的周卡系统!

“至强周卡系统激活中......”

“30%......”

“60%......”

“100%!系统激活成功,是否打卡!”

“打卡!”

江流万分急切的想要知道,自己这个新手在第一次周卡打卡的时候,会获得什么奖励!还突然冒一句宿主是否打卡呢?

傻×系统,这还要说么?

【叮,恭喜宿主每周打卡成功。宿主已点亮大雄宝殿地图,每个地图只可打卡一次,每次打卡间隔一周,只可解锁新地图继续打卡,不可在重复地图打卡!】

【叮!恭喜宿主获得大雄宝殿打卡奖励:高深佛法,圣人体质,顶级经文领悟能力,修佛入门法诀以及取经路上的经文十部!】

“奖励取经路上经文十部?”

取经不是西游记里面才有的记载吗?

江流儿!唐玄奘还没法号之前,身世没有揭开,就叫江流儿!

我giao!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这个打杂的江流儿,感情就是之前还没赐予法号的唐僧,唐玄奘。

那这还差什么钱之类的东西啊,后面都有个御弟哥哥了。唐太宗会认自己当弟弟,还缺个屁钱,安安心心打卡就中。

江流没有想到,自己就是唐玄奘,甚至系统还如此大方的给了他高深佛法。光是那圣人体质和顶级经文领悟能力这些,就知道每周打卡给的奖励到底有多牛掰了。

【叮,请问宿主是否融合圣人之体?】

系统忽然发出提示。

“融合!”

江流想都没想就同意了,送上门来的圣人之体,不要白不要!。

随着他话音一落。

眼前的人身体一颤,圣人体质的骨血开始融入到体内,化作一股能量融入到他的骨子里、五脏六腑、奇经八脉。

“轰!”

下一秒,天降异象。

只见一条金色巨龙在云霄中翻涌,伺机而动,随后,竟然冲着江流的身躯冲来,化作一道金光,径直没入他的胸膛!

没过多久,天上又出来九天仙女,在天上翩翩起舞,不少见过的人都说神仙现世了。

只见那个舞动身躯降下紫色祥云,一尊圣人巨像蹲聚在祥云之上,从紫色祥云当中洒下金色细雨。

洪福寺大雄宝殿上空显现出来的异象惊动无数人。

“这......这是......”

“金龙坠云霄,紫气随金雨,这是有圣人入世之相!”

“圣人,传说那圣人之体全身是宝,甚至能得道成仙?”

“再有甚者传言,圣人的肉能活死人,肉白骨,割一块下来可以长生不老。那可是和佛祖一样的体质啊!”

洪福寺门口的扫地僧,看到这一切都不免沉吟:“圣人出世,真的有圣人出世。原本我入修行之道时,就得观音托梦,圣至水中来,后还结了善缘,收养了一个随江流下的和尚!这次圣人出世是在咱们洪福寺。”

“难不成......是他?”

有圣人出世,怎不会引起四方惊动?

一座与间距数百里的山峰上有间精致小舍,小舍里,一个正跟人下棋的明黄色身影蓦地感受到了这股子动静。

他,就是才将还魂归来,心魂未定的唐太宗李世民!

他睁开双眼,看着天现异象,仿佛想起了什么。

“金雨连绵,圣人现世,水陆法会提前。”

“皇上,那个方向,好像是洪福寺的方向。”

“快,把在外云游讲经的洪福寺主持找回,立即在洪福寺寻找得道圣人,开坛讲法!”

......

洪福寺大雄宝殿!

【叮!恭喜宿主融合圣人体质成功!】

“呼!”

随着系统提示音响起,江流连忙睁开眼睛,缓缓吐纳出一口浑浊之气。

江流感受到体内发生的翻天覆地改变,不禁咧嘴一笑。

“刚巧系统还奖励了一部修佛入门法诀,正好拿来检测这圣人体质到底有多奇葩!”

江流收敛心神,盘膝而坐。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这方天地灵气瞬间被吸的一干二净。

吸收范围只能向外扩散了。

五十里、一百里、一百五十里、二百里......

一直扩散到方圆五百里,原本在虚空来回飘荡的灵气,就好像被人用渔网给兜住了,下一秒,源源不断的朝着江流所在的大雄宝殿汇集。

一盏茶。

两盏茶。

半个时辰后。

“轰!”

刹那间,江流体内震动异响,紧接着,丹田迸发出一股暖洋洋的力量,淬炼四肢百骸、奇经八脉。

成功挣脱自身枷锁,练气境水到渠成。

江流依靠圣人之体,马上修炼起来了。

随着修佛入门法诀修炼到了满级,他的自身修为也在疯狂突破。

练气!

筑基!

结丹!

金丹!

元婴初期......中期......后期!

一路飙升到元婴期大圆满!

我giao!一口气接连突破好几个大境界。

犹如坐火箭一般的突破速度当即震惊到了江流,让他又惊又喜。

不愧是圣人体质,别人含辛茹苦修炼千年百年才能成为元婴老怪。

而自己,堪堪半个时辰功夫,成就元婴老怪,说出去,谁特么信啊!

眼前的江流儿只专注于自己的突破,却不知自己境界的晋升,轰动了整个唐朝的神州大陆......

距离这有一段路的五指山下。

一个毛天猴子看着天,忍不住抓耳挠腮。

“圣人出世么?观音说要我辅佐一个特殊的人去西天取经,难道就是这么个圣人,看来我马上要出来了!”

高老庄,正化作人形和高玉兰相会的猪八戒。

“圣......圣人出世?!”

“不知这位圣人能否助我摆脱猪身,重铸肉身得道......”

他眯了眯眼睛,原定和高玉兰的婚事,竟准备延后几天。他要找个机会,事先会会这个圣人!

流沙河底,流沙洞府内,闭关修炼已有五十载的沙僧,眼瞅着要突破化神圆满,步入合道期的关键时刻,突然察觉原本浓郁的天地灵气忽然间变的稀少,根本不足以维持突破。

“这......”

紧要关头他离突破只差一丝丝啊,可现在,四周感受不到丝毫灵气波动,这让他仿佛如鲠在喉,非常难受。

“哼!”

沙僧怒目而睁,冷冷一哼,他倒要看看,是谁在暗中捣鬼阻止他无望突破。

想他在流沙洞闭关多年,宰杀过路人才凑齐的这头骨项链,又要多一个装饰了。

他都占领了整条流沙河,还有谁敢在这和他抢修炼资源,简直是不想好了!

“唰!”

旋即化作一道流光冲出洞府。

当站在洞府外,抬头眺望不远处的虚空,顿然大惊失色。

他看到四周方圆五百里内的灵气如溪水一般,往一个方向涌去!

“这......”

沙僧被这一幕震惊的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完整话来。

自己闭关这五十载,吸收掉的灵气总共加起来恐怕也没有十分之一!

可眼下,仅仅片刻之间,就将方圆五百里的天地灵气抽走三分之二。

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恐怖手段,怕是天庭的玉帝都办不到。

“一瞬间吸收掉如此庞大的天地灵气,我神州大陆何时来了这么一位恐怖老怪!”

“不知是敌是友啊!”

沙僧目光复杂地望着虚空,心中忐忑不安,他怀疑自己周围来了一个至少天仙境界的超级强者。

“咦?”

下一刻,沙僧突然有了新的发现,他看到方圆五百里内,只有洪福寺所在的山峰上灵气浓郁程度要比其他地方多一些。

他知道那里是很多大能在里面的。单说那洪福寺下扫地僧的境界都惊为天人,一般人惹不起!可偏偏奇怪的是,那里为何灵气没有减少?

难道是那个超级高手要突破了?不太可能,除非有什么机缘!

这样的机缘,若是自己得了,重升仙位,岂不是指日可待!

沙僧目光一凝,紧紧盯着洪福寺方向,心中若有所思。

此刻,众人关注的洪福寺......

江流还沉浸在自己突破的喜悦当中,丝毫不清楚自己这次突破,引起了多大的轰动。

要知道,这可是圣人出世啊!

就在江流儿准备拍拍屁股走人之时,他发现周围多了不少人。

都穿着黄黄灰灰的和尚服饰,甚至还有袈裟!

虽然夜闯大雄宝殿不是什么大事,可圣人出世,却是大事,人人都在关注,这个在大雄宝殿所谓的圣人是谁。

大伙都觉得,在洪福寺里,只有门外的扫地僧或者出去云游讲经的主持有这个水平。

圣人出世,众人都打着灯笼,端着烛台过来看了。

可,在见到大雄宝殿当中坐着的人之后,大家都愣住了。

什么玩意啊!

怎么会是他?

一个打杂弟子从河边抱过来的和尚??

不可能吧!

周围的人除了在不远处端详的扫地僧,都没一个人相信。

但,随着他睁开眼睛,之前发生的那些怪事,都消散一空。

有几个小僧还有些好奇的盯着他。

“江流儿......你?是圣人之体!”

吓!

江流当场就懵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又来了几个僧人,一直看着他。

其中,有个身穿袈裟,脸上带着满脸的威望!

“大胆!江流儿,你私闯大雄宝殿,该当何罪?”

“除了主持,和讲经游行的时候,大雄宝殿拒不对外开放。你这......究竟是何意?”

“依我看,那不如逐出寺庙了......”

“逐出寺庙!”

“逐出寺庙!”

“逐出寺庙!”

听到这一点,他就慌了啊!虽然被抓包是他的锅,但江流儿好歹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他若是被逐出了寺庙,会拖累那个收养他的老僧的。

再怎么样,做人也不能忘本!

最起码的,他也得给人家养老送终。实在不行,等能力大了,给他从生死簿上那么一划拉,一切都没了。

现在呢?还没等他尽孝,就要被逐出寺庙了,那可不得行!

更何况,自己还有个大学士的亲爹没认,就是在这个寺庙和人家相认的。

若是老和尚这个最重要的认证和他原来随江漂流,带下来的物证没了,他那御弟哥哥的身份,怕也得悬!

思绪至此,江流儿清楚,这一次,他偷钥匙进大雄宝殿的事情,不能被抓包,不能被实锤!

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守护世界的和平,为了留在洪福寺打开。

他,江流儿,表演正式开始!

“我偷闯大雄宝殿?”

“不,现在只是得了主持的传承,受主持之命前来开悟。顺便,还领悟出新的心经。”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圣人开口,自带威严!

他们只听江流儿的嗓音充斥着一股子不容侵犯的味道在里边。且先不说什么逐出不逐出寺庙了,就他开口之时,都有种甚至有大师,当场就感受到里面的圣人之力,直接开悟了。

看着坐下几个大师,江流儿直接动用自己的高深佛法。

“观自在菩萨,行僧波若波罗密多时!”

“撞见五蕴皆空!”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

郎朗上口的经文在场中回荡着,每个人的内心都充斥着仰望,甚至,渐渐的沉迷进去......

“不愧是大师啊!”

“我悟了!我悟了!”

“不是吧,这么高深的佛法,有幸见识。”

“我......”

在场之人,举是皆惊。没有一个脸上的表情不带着震惊,甚至不佩服场上的江流儿。

甚至,还有人初识佛法,感动得泣涕涟涟。

“这样的人,会是偷主持钥匙私闯大雄宝殿的罪人么?”

“或许......他已经得到了大师毕生的传承了吧。”

“我错了,不应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僧人们全都注视着场中的江流儿,他们在看到他脸上洋溢着威严的佛光。再看场上之人,尽皆被他高深佛法,就都明白了。

他的圣人!

真正的圣人!

“拜见圣僧!”

随着不知道谁起头的一句话,其他的僧人们都被他的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三拜九叩的大礼都随着他朝拜了。

他们这个做法,就好像,眼前的唐僧,本就是庙中一尊金象,就要受人敬仰一般!

江流儿睁开了眼睛,看着周围俯首的僧人们,点了点头。

“行了行了,你们可以起来了,我要回去了。”

“恭送圣僧!”

“恭送圣僧!”

“恭送圣僧!”

在场众人无不对他恭恭敬敬,面对这些僧人行的如此大礼,江流儿是又激动又不好意思。

可等他刚白起步子走,聚集在寺庙外的大家伙们,十分自主的给他让了一条道儿。

道都让好了,他就是不往前走,也不好意思了。

江流儿跨步离去,其他人在边上看着,一边看一边鞠躬,持续了好长时间。

当然,还有些明悟的大师,直到江流走后才从刚刚开悟的状态中醒悟走出,一一离去!

就连走在最末尾的打杂小僧,嘴里也嘀嘀咕咕的念叨着之前江流说过的经文!走之前,还十分自觉的闩上了大雄宝殿的正门!

在众人目送下离开的江流儿,内心十分的满足,回了自己房间也都美滋滋的。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隔壁弟子传来的消息!

“喂,圣人师兄,你知道了么?师父听到圣人出世的消息,已经在快马加鞭赶回洪福寺的路上了。”

听到这话,江流瞬间一惊,却又镇定了下来。虽然他偷钥匙固然不对,但他为寺庙做了不少贡献,还融合了圣人之体!

再怎么说,也不至于上来就兴师问罪吧。

紧跟着,墙对面的“师弟”又爆出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因为师兄让人开悟的能力,目前庙里的代理主持,开启了练功房和藏经阁。真是托你的福啊!”

“如此甚好,能让咱们修为更加精进!”

江流儿嘴上是这么回答,内心却激动得不行了。

因为这都是新的打卡地图啊!

练功房,藏经阁,之前的撞钟点也是!所以,在这寺庙的后院,偏院,竹林,甚至是厨房,茅房等等,都是可供打卡的地址!

一次一周,一周一次,这么说来,他起码也得在这庙里待两个月,先把这一系列周打卡地点,全都刷个遍!

“师兄所言甚是,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两人礼貌性的来一番对话,江流儿也看了看黄历。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发现,一个月后,就是西游里边水陆法会举办的时间点。

水陆法会举办好啊,但是,又不大行!

要知道,水陆法会,能解锁更多地图,还能在皇宫各种打卡,可太早开始以及持续太长的时间,怎么说都不行吧。

现在正值三月中旬,草长莺飞,四月阴雨连绵,五六月就开始酷暑。先不说这三月能咋样,就过了四月,到五六月,他想待在皇宫刷卡,随随便便都能找几个理由啊。

实在不行,还能跟着人家的法旨南下找个避暑山庄避避风头,别提多爽了!

要是,这个水陆法会能延长一段时间就好。

江流一边寻思,一边想到了那取经路上的十套经文。

一天讲几个小时,一本书讲个十天半个月,就是多待老长时间,也没什么大问题。

最多,就让老孙在五指山下面待久一点,悟净在流沙河底多干几个人,再让老猪和高云兰,在高老庄过上一段快活的日子么?

反正那些个徒弟也不喜欢什么西天取经的玩意,乘着这个机会,他多打点卡,强壮自身。

要知道,身为唐僧,他身上最值钱的就是这一身骨架子上边的肉了。

吃一口就能长生不老,在眼前这个修炼的神州大陆,谁能抵得过这种诱惑啊。

想着想着,江流儿就进入了梦乡。

这几天,他是该打杂打杂,该讲法讲法。

虽然很平淡,却也很高兴。要知道,一周过去了,这又是新的打卡天。

就在他准备找个地方打卡的时候,有个自称唐太宗的人,过来了。

他说要上门拜访寺庙里的圣人,差人引荐。出家人,不打诳语。在听到他自报家门的时候,洪福寺守门弟子马上到庙里把江流儿请了出去。

看到所谓的唐太宗,江流的眉毛都拧成了一团。

他觉得奇怪啊:眼前这人看上去四五十岁,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子贵气。

但,唐太宗,就这?一点牌面没有?开玩笑吧。

他江流儿,说什么都不信!

“大师,您来了。”

说着,唐太宗朝着江流儿鞠了一躬。

唐太宗想要拜见圣人,他却下了个逐客令。

“行了行了,我才不是什么圣人,你要来找,就等我们主持回来吧。”

“主持不在,寺庙修整,暂不见客!”

随着江流儿一句“送客”!在外面站着的唐玄宗,还没从被人送客的话语中反应过来,直接就风中凌乱了。

要知道,他乃大唐皇室,保持着万分敬意,乔装成普通人来洪福寺拜访大师,居然沦落到这种下场,还真是没的说!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想到之前观音娘娘托梦的事情,不免兀自呢喃:“圣人居然不愿见某,难道是因为李某拜访突兀,时机未到么?”

唐玄宗直愣愣的看着洪福寺的大门,长叹一口气后便失望的离去了。

那送客唐太宗的江流儿则是等着这些弟子关上寺庙大门之后,出发去了练功房。

现在还早,也到了饭点,练功房根本就没人。江流儿嘛,都元婴老怪了,不吃饭修仙也很正常。

要说在一顿饭和打卡奖励里面选,他选择打卡!

江流儿才将快步走到练功房,就听到了的系统清清爽爽的提示音!

【叮,检测到新的打卡地点——练功房,是否进行打卡!】

“是!”

【恭喜宿主打卡成功,获得练功效率加成100%,外加万年佛道修为!】

【是否融合万年佛道修为!】

“是!”

此刻,只见练功房上方汇聚一个小旋涡一样的圆盘,整个庙里所有的和尚都感受到了隐隐的威压。更甚者,还有人听到轰轰作响的雷鸣声!

一时间,众人惊动了。

“洪福寺哪位大能突破,居然引来雷劫!”

“是雷劫!”

“完了完了,先是圣人出世,随后雷劫降临。这洪福寺,吃枣药丸啊!”

......

众人尽皆紧张的望着天空,就连江流都呆住了。

什么情况?

融合万年修为的自己,要渡雷劫了。

那不得行,不得行!

就在江流苦恼眼前雷劫的时候,系统那清脆悦耳的提示音响起:“叮!检测到宿主正在不合时宜的地点进行雷劫,本系统可自行压制修为,暂停雷劫。”

“宿主是突破还是暂停雷劫并压制修为。”

听到这句话,江流当场就愣住了。

还有突破选项,特么的,洪福寺这块那么多人力物资资源东西,他这哪能突破啊!

要是他突破了,这不连着眼前的打卡点和那些未打卡的地图都毁掉了。

到时候,能打卡的地图点都变成了莫须有的存在,那多亏啊!

“我选,压制修为!”

江流话音刚落,不管是他,还是周围众人,就是听到刚才天上大作风雨的轰鸣声戛然而止。

再看这练功房内,雷云秒散,即刻恢复了之前的晴空万里。

在吃饭的点,感受到动静,聚集到练功房的僧人们,无一不是吃惊万分。

“这......这位大能居然压制修为,冲散了劫云!”

“开玩笑的吧,我还以为我们这个小庙要没了。”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是谁这个点还在练功房,居然弄出了这么大动静。”

“吃个饭的功夫,差点就给我噎着了。”

说着,众人都把脖子伸长得和长颈鹿似的,争先恐后的往关上门的练功房里窜。

为的就是一睹这位正值“突破”之际,却能压制修为的大能之风采!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