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年代文里发家致富
  • 我在年代文里发家致富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月落霜作者
  • 更新:2022-07-16 02:09: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少年
继续看书
徐淼淼看了太多穿越小说,但她穿进了一本最惨的年代文。张开眼就是家徒四壁,母亲性格懦弱,父亲颓废苟活,家里的小弟弟吃不饱睡不暖,看起来就是营养不良。甚至,爷爷奶奶这些无良亲戚恨不得在她家撕下一块肉,天天过来撒泼找茬。这个活法太憋屈了,徐淼淼要崛起。聪明脑瓜做生意,慢慢来,她总会富起来的!

《我在年代文里发家致富》精彩片段

人果然应该听人劝,养成良好作息习惯,早睡早起身体好,否则你不知道哪一天通宵完就会离开这美丽的世界。

是的,徐淼淼死了。

在通宵熬夜看完一本小说后,就猝死在了床头,然后就十分跟得上潮流的穿越了。

躺在床上默默的盯得破旧的房梁,一整个早上徐淼淼连手指都没有动弹一下,熬了一整晚的脑袋昏沉刺痛,意识却异常清晰。

这是刚刚看的那本年代文里和自己同名的炮灰,在文中只有寥寥几句出场。因十几岁时落水生了病,身体柔弱,偏偏喜欢给女主送菜,引出了女主和与男主的联系就被下线了,一个完完全全的工具人角色。

翻着脑海中多出来的记忆,想抬手抹把脸,彻夜未眠的身躯却不想动弹,屋外有人开始走动,应该是有人起床了,偏徐淼淼听着这动静,竟没了精神,头一歪,眼一闭便睡了过去。

待到暖黄的阳光从窗棱的破洞钻进屋内,软软的铺上徐淼淼柔和的面庞,她才终于又醒了过来。

睁开眼又看见熟悉的破房梁,徐淼淼知道,自己真的回不去了。

看那本书之前是怎么想的来着?同名同姓,自己要是看了不会穿越吧?

真是恨自己不听劝,都看过那么多穿越文了还偏偏不信这个邪,非要看!非要看!看就算了还通宵看,生怕送不走自己!

现在好了,真来了这没吃没喝鸟不拉屎的八零年代,睡一觉没能回去以后怕是也没可能回去了。

“淼淼你醒了,我的儿,你昨儿干啥和那些男娃儿站一起呀。”推门进来的妇女正是原身的母亲,看见徐淼淼正要坐起来连忙过来搀住她的左胳膊:“还难受不?你可吓死我了,历家的小子连夜就送到医院去了,到现在都没回来,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还好你醒了,这一天一夜可担心死娘了,还好你醒了,不然你让娘可怎么办啊!”

“我没事了。”听着王翠芳语无伦次的唠叨,淼淼只回了一句,也不问为什么家里没把自己送去医院。

人家厉逸尘可是男主角,因为这次落水应该就直接被送回了京城,接受着精英式教育,成长为霸道大总裁,开启与女主一起经历层层险阻,最终成为世界焦点的传奇人生,和自己这个在书中只有寥寥几句描写的炮灰女NNN号可不一样。

“娘,姐醒了吗?”徐磊从堂屋走过来,看见徐淼淼正往外走赶紧两步过来拉住她的右手:“姐你下次可不要去水边玩了,你不是一直都不让我自己去吗?这回你自己怎么不听话了。”

看着刚刚五岁的娃娃跟个小大人一样,徐淼淼连忙保证:“姐错了,下次一定不去了。”

“嗯!我也不去,”正应着肚子突的咕噜一阵响:“姐,我们快去吃饭吧,我肚子好饿。”一只手挠了挠头,徐磊脸上有些羞涩。

走进堂屋,饭是王翠芳已经做好的,原主爹正一脸严肃的拿着筷子往桌子上放,看见徐淼淼走进来,松了一口气:“醒了就好,快吃饭吧。”

晚饭煮的是地瓜粥,一碗稀水里面沉了四五粒拇指大的地瓜片,杂粮面窝窝头,就这一碟腌咸菜就是一顿饭。

徐淼淼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咸菜齁得慌,窝窝头又剌嗓子,咬一口得嚼好久,就这地瓜粥才能咽下去,可是看着就连才五岁的徐磊都吃的认真,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面前突然出现半块窝窝头,徐淼淼顺着胳膊看过去,家里一直缺粮吃,窝窝头大家都是一人一个,只有徐建国是个成年男人,饭量大,晚饭都分两个窝窝头,现在正把一半递给她。

“淼淼你昨个掉水里,今儿又一天没吃了,晚饭多吃一点儿吧。”看她没接,王翠芳在一旁劝到。

“还是爹吃吧,我这个还没吃完呢,真吃不下。”徐淼淼举了举手里的半个窝窝头。

看她不接,徐建国就将窝窝头放在了旁边,等到大家都吃完了王翠芳要收拾桌子洗碗时才又把这半个窝窝头吃了下去。

月上中梢,白天睡了一整天的徐淼淼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心中不禁盘算着。

回是没办法回去了,不过幸好自己在现代也没啥可留恋的,父亲在自己亲妈死后就不怎么待见自己,嫌弃自己是赔钱货拖油瓶影响他找第二春,在后妈进门后更是变本加厉,等到自己考上大学不愿意听他们安排辍学嫁人,就直接将自己赶了出来。

自己半工半读的毕了业因为忙着挣钱也没交什么朋友,没有谁会因为自己离开而伤心,刚参加工作了一年,才还完助学贷款准备放松下自己就穿了过来。

就是现在生活水平迫切需要提高,杂粮面窝窝头真的是太难吃了,又不是现代那种掺着白面又打的细细的,严格按照比例做的和点心一样的。

但是现在家里穷的连这种杂粮窝窝头都不能随便吃,更别说其他的了。

徐淼淼虽然把这本书看的仔细,可书里讲的是男女主的爱恨情仇,与自己有关的就只有和男主一起落过水,长大后在京城纠缠男主。其他的一概没有,要不是自己有原主的记忆和那种微妙的感觉,谁能想到自己会穿书。

现在可坑了自己,除了知道远在京城的男女主未来的爱情故事,其他的两眼一抹黑,连地图都不在同一个,早知道找一本女主和自己同名的书也好呀,至少还能过把当主角的瘾呢。

就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徐淼淼天马行空胡思乱想了半夜,便也渐渐睡去。

“老二你分家了就不肯孝顺爹娘了是不是?”徐淼淼是被一阵尖锐的吵闹声惊醒的,昨天睡得太晚,今天理所当然的起迟了,“历家那小子把人带河里去了你没让人家赔钱?”

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原身的奶奶,那可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泼妇,滚刀肉一样蛮不讲理。她嫁到响望村这些年,从村头到村尾,就没有她没对上过的人家。

徐淼淼翻身下床,悄悄的贴在门前听了一会。

这老婆子以为孙女儿被历家的小子碰到了河里,历家定会给些赔偿,现在正在闹着索要这笔钱呢。

现在是农闲,徐建国早上没有出门,而是坐在堂屋的窗户下边晒太阳边拿荆条编筐。这种禁条筐几乎家家户户都会编,在响望村周边都非常普遍。

徐建国刚搭好筐底,编到了一半正起劲着呢,被自家老娘怼了个正着。坐在那懵圈的看着老娘,昨个儿娃掉水里,被送回来时都没声儿了,叫也叫不醒,自己去找爹娘借钱想送娃去医院,老娘还将自己骂了出来。

徐老太瞧着是个老太太,其实也不过才五十多岁,就是干瘦的厉害,嘴角两边的木偶纹深深地塌陷下去。

瞧见这个老二搁这儿装糊涂气就不打一处来,从小就看这老二闷不出的憋着坏,专欺负老大和老三。

这么一气嘴角的皱纹更深了:“老二你说说你是怎么回事?得了钱不知道回家孝顺孝顺爹娘,花在那赔钱货身上,你是不是想其实你老娘我!”

“二弟你也真是的,昨个儿爹娘听见淼淼被人推水里了,担心的整夜都没睡好,你们也不知道去看望看望爹娘。”和徐老太一起过来的大伯母刘荷花一边帮腔一边滴溜溜转着眼睛四处瞅。

“娘,我没得什么钱啊,”徐建国听出了徐老太的意思了,可家里年前才分出来,住的这房子还是二叔公借给自己的,自己手里有没有钱老娘应该最清楚来着。

“那历家也是大户,他家孙子把那死丫头撞河里,你没让他家赔钱?”徐老太看这个老二不掏钱可不高兴了,上手就想捶徐建国。

王翠芳看这架势赶紧向前走了两步想拦一下,可又踌躇着停了下来:“娘,历家真没给钱,他们家小子也掉水里了,去了医院听说现在还没回来呢。才刚刚立春,那河水可冷嘞,别是冻坏了。”

徐老太看这个一向瞧不上的二儿媳妇也敢来说教自己,转脸就想去收拾收拾她,好让她知道知道规矩,好好学学怎么跟婆婆说话。

徐建国一看自己老娘要对媳妇动手,连忙过去,也不敢拦着不让老娘打,只用自己后背护着媳妇躲开,挨了不知多少下。

刘荷花看见婆婆和二弟两口子动起手来了,赶忙上前装模作样的劝起来,徐老太边动手边嘴里也不消停,不停的咒骂着二房一家子,这小小的院子一时间好不热闹。

徐淼淼听着也慌了,自己现代的父亲和继母虽然对自己不怎样,在一起过时经常明嘲暗讽,可到底没怎么动过手,更不会这般撕打在一起。

可爹娘还在那挨打呢,她开门走了出去,边走边咳嗽:“奶,昨儿我爹去找您借钱你没给,今天是来送钱给我看病来了吧,咳咳———”徐淼淼咳的撕心裂肺:“奶,那河水太凉了,我觉得我都要被冻死了,现在病得这么严重,您快给钱让我去医院看看吧。”

徐老太看见她这么着,到底些心虚:“你这不是好好的吗?死丫头就知道钱,一家子讨债鬼。”

“奶,就算不给我看病,你也给我爹拿点钱让他去瞧瞧厉逸尘吧,人家城里娃娃金贵,听说进医院到现在都没回来呢。”徐淼淼继续咳,像是要把心肝肺都一并咳出来似的。

刘荷花在一旁听着这话拉了拉婆婆的袖子,徐老太也迟疑了一瞬。

王翠芳见状接口到:“娘,按理说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该去看看人家,可家是您分的,您清楚我们俩手里一干二净的,要不您多少拿点钱,我们去瞧瞧,免得人家说嘴?”说着就想上前拉徐老太的胳膊。

徐老太见此扭脸就往外走,她可一分钱都不会出,别想赖上她:"说你们养了个赔钱货还不承认,个败家玩意儿"

刘荷花赶紧跟上骂骂咧咧的徐老太走远了,留下二房一家子面面相觑.

"淼淼啊,你怎么咳的这么厉害,要不还是去找胡大爷开点药吧?”王翠芳看着徐淼淼,忍不住的担忧,就想马上拉着闺女出门,心里盘算着虽然没钱去医院,可村里的赤脚郎中也能瞧病,都是乡里乡亲的互相熟实,赊欠一段时间也能行,反正前天已经欠一次了,债多不怕愁。

徐淼淼哪用去看大夫,赶忙阻止自家娘:"娘我没事,我就是咳的太用力了嗓子疼,喝点水就好了。”

“真的没事,还是去看看吧,别再落下什么病根。”

“真的没事儿,娘,我故意的,你看奶这不就走了嘛。”徐淼淼调皮的晃着王翠芳的胳膊保证。

徐建国看着闺女还能和媳妇玩闹,也就继续回去窗户底下靠着墙根编筐.王翠芳被哄高兴了,也就准备继续干自己的活,锅里给留了饭,叫徐淼淼赶紧去吃.

早饭依旧吃的说杂粮面窝窝头,可是不吃又不行,徐淼淼一口窝窝头两口红薯片汤,用汤水往下顺,简直比以前吃药还难受,好不容易吃完一顿饭.

现在才二月出头,背阳的地方都冷的不行,大部分植物也还都还没有发芽,不过还是会有一些芨荠菜、婆婆丁之类的野菜长出来,徐淼淼想去找一找,至少也能有点菜吃,稍微补充点维生素也行啊,否则再这么吃下去马上就得上火了。

听见自己闺女想上山,王翠芳怎么也不想同意,可是家里也确实没什么吃的。年前分家,徐老太仔细地算准了自己一家的口粮给的数,不但都是粗粮,拿的时候还给减了分量,必须得要省吃俭用才能撑到夏收,闺女才受了苦,自己也没什么办法给补补。最后只能同意徐淼淼出去,不过不许走远。徐磊也闹着要跟,说是要看着姐姐,保护姐姐的安全。徐淼淼不得不都同意了,这才得以出门。

二叔公家的老宅位置挺偏僻,在村子最后的边上,徐淼淼牵着徐磊出来一直到后山脚下也没遇见什么人。

一边走一边挖着路上偶尔遇见的野菜,带着个小娃娃,徐淼淼也不敢往远了走,只准备在半山腰转转就得了。

挖了半天,零零散散挖了有能吃一顿饭的野菜,山坡上还有一片竹林,徐淼淼想去看看有没有没被挖干净的竹笋。现在可不比以前,满山都是宝还没几个识货的,大饥荒时候的人可是草根树皮观音土都能吃的,这满山遍野只要没毒吃不死的,谁不知道都是什么味儿。

林子里的冬笋早被人寻了多少遍了,不过这玩意儿也挖不干净,到底还是被徐淼淼找到几个,能回家当个菜吃。

看着日头过了头顶,徐淼淼准备领着徐磊回去了,刚收拾好东西准备走呢,忽然听见山坡上头得林子里有什么动静。

“姐,不会是熊吧。”徐磊老被教育山里有熊危险,不让进来玩,这会儿条件反射就想到了熊。

“不能吧。”徐淼淼犹豫着不知道现在该不该跑,听说熊呀狼呀之类的可比人跑的快多了,可趴地上装死万一不是熊呢,而且这年头山上的野物都快被打完了,有大家伙也跑深山里去了,那些东西聪明着呢。

坡上头悉悉索索的声响越来越近,徐淼淼一手拿着挖野菜竹笋的小铲子一手紧紧的攥着徐磊的小手,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呢就从林子里钻出来个半大的少年来。

看是个人,徐淼淼松开了抓着徐磊的手,在衣服下摆处用力抹了抹,将掌心的潮意抹去后才又抬头去看。

对面的人看见了姐弟俩显然也有些意外,不过只是一瞬诧异便转了方向往这边走来。徐淼淼不解的看着在自己面前站定的男生,昂着头用眼神发问。

高文轩低头打量着只到自己胸口的少女,还能背着筐上山挖竹笋,看着面色也正常,不再是毫无血色的苍白青紫,应当是已经大好了。幸好。

看见从山坡上下来的是同村的大哥哥,徐磊也不觉得害怕了,丢掉手里捡的小树枝,乖乖的开口叫文轩哥,高文轩应了徐磊,抬手将一只灰扑扑带着血迹的兔子递到徐淼淼眼前:“那天我没注意到你正好路过,连累了你,我向你道歉,这只兔子赔给你。”

被差点怼到脸上的半死兔子吓了一跳,“没、没事儿了,反正我现在也好了。”徐淼淼说起来也有点气愤:“而且是历逸尘抓我才把我拖进水里的,也不怨你什么事。”

“你们现在要回去吗?”看徐淼淼不接兔子,得了回答的高文轩自顾自的拿起徐淼淼的背篓,带着姐弟俩一起往山下走。

徐淼淼眼睁睁看着他一路走进自己家,与自己爹娘互相说服,最终成功让自己爹娘留下了兔子,他也留在自己家一起吃了顿兔子肉。直到高文轩和家人一一打完招呼走出自家大门,徐淼淼都没有弄明白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么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的。

目送完高文轩的背影,徐淼淼舔了舔嘴角,还别说,兔子肉炖竹笋也别有一番风味。

晚上的兔子野菜汤也挺鲜。徐淼淼躺在床上回味着肉味的鲜美,思考着怎样才能吃好喝好。爹娘和徐磊看着都有点营养不良,自己也瘦瘦巴巴的,都十二岁了才到那个高文轩的胸口,他也就比自己大三岁。

不过原文中只说男主和原主幼时一起落水,完全没提过他,之后的内容也没有他什么事儿,根本就没有出场过,连个路人甲都不算。那天原主路过他们也没听清他们在争执什么,这水落的真是无辜。被当救生筏拖下水也没见人过来道歉,晚饭时听爹娘说历家已经把历逸尘送去首都了,以后恐怕是都不会回来住了。

第二天起来徐淼淼在帮王翠芳做饭的时候问起了爹娘的打算,自己现在都十二了,徐磊也五岁了,都是该上学的时候,可家里现在一穷二白,连住的房子都是借的。王翠芳也正在愁这事儿,孩子眼看就大了,往后婚嫁总不能在别人家里办事儿。

可能做点什么挣钱自己也拿不准,听说有人在南边倒腾东西往这边卖,一趟能比辛辛苦苦在地里刨一年挣得还多,但自己家一没有本钱,二也没有个识路的人,就这么贸贸然的想往外闯,连个方向都摸不清。虽然现在是着急,可是也不能病急乱投医,还是得从长计议。

徐淼淼也是愁的不得了,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吃完早饭继续拎着小背篓领着小老弟进山去逛去。还是在山外围浅浅的逛,两个小孩子家家的,也不敢往深了去。就胡乱的走着,随手挖点野菜笋子,一直到了内山与外林的交界处就不敢继续往里了,只顺着交界线走。倒是徐磊在一块大石头旁边看见一颗长刺的小灌木,上面还结着很多红褐色的小珠子一样的果,奇怪的叫徐淼淼去看。徐淼淼也觉得好奇,伸手摘了几个,刚凑到眼前就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仔细辨认一下,可不就是花椒嘛。

因着味道奇怪,也没什么动物碰,这花椒在树上晾晒的还挺好,徐淼淼和徐磊一起摘了整树的花椒,放在背篓里足足有小半篓,到晌午饭时间才领着徐磊回家。

帮着王翠芳做好了午饭,到了吃饭的时候还没见着徐建国,一问才知道原来他被同村组的建筑队叫过去当小工了,一天给一块钱还管一顿饭。现在天气回暖,封冻土开化了,房子也能开始盖了。

以前也有人叫徐建国去建筑队,因为他挺有一把子力气,干活细致也不偷奸耍滑。不过徐老太嫌钱少,比不上小儿子在供销社拿钱多,还耽误干庄稼地的活,就不同意徐建国去。现在分家了徐建国倒是终于能做自己的主了。

等晚上徐建国回来竟然带回来好些猪下水,原来是建筑队头天开工预付的工资,他们回来的路上遇见邻村杀猪,其他工友都在那等着要肉嘞,他因着刚吃过兔肉就舍不得买。等肉都分的差不多了,看剩下一副下水没人要,那屠夫就嚷嚷着一分钱一斤处理了,想着王翠芳倒是会处理这些,他就买了下来。大肠小肠的拢共也就花了两毛钱,就是猪心猪肝的人家不愿意这么便宜,工友帮忙讲了半天价才估堆儿买了下来,一共花了六毛钱,才抵得上一斤多猪肉的价钱。

不管怎么样,有的吃大家都高兴。下水这东西没人要也是有道理的,这东西有一股特殊的腥气,特别不好处理。而且徐建国带回来的是刚宰出来的,这么便宜谁也不给清理,不止有表面上的脏污,大肠小肠里面还有很多没有消化完的猪食。徐建国把脏东西都剥掉,用水洗一遍就交给王翠芳,他自己拿着铲子和扫把将剥出来的脏东西都丢出去。

王翠芳用水一遍一遍的清洗猪下水,徐淼淼和徐磊就在一边帮忙倒水递盆,两个人都兴致勃勃的等着吃肉,现在天儿还不热,肉放着也不那么容易坏,这么多可够吃好久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