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畅读佳作推荐
  • 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畅读佳作推荐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大秦大明大唐关自在
  • 更新:2024-06-11 23:06:00
  • 最新章节:第5章
继续看书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穿成病秧子,全家就只剩我一个,未婚妻还嫌弃我?无所谓,我会强到让她挪不开眼。金手指在手,我上场杀敌得功名简直是小意思!看我杀杀杀,让我的未婚妻变成我迷妹。...

《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畅读佳作推荐》精彩片段


少顷!

马爷牵来马车送李璇玑回宫。

萧文进看向皇宫的方向,嘴角微微勾起:“三皇子殿下得此名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感激本公子啊?”

“只不过说起来这个借口,本公子还要感激你呢,只是恐怕你并不想见到我啊!”

..................

皇宫!

太医院当中。

“三皇子醒了,三皇子醒了!”

太医瞧着微微睁开双眼的李旦,他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三皇子昏迷了那么久都没有醒过来,这贵妃娘娘都在这里守了好几个时辰,才刚刚回宫,三皇子就醒了,醒了好啊。

“快,快去告诉陛下和贵妃娘娘,对了,还有皇后娘娘!”

太医赶忙对着熬药的内侍吩咐着。

而李旦也是缓缓睁开眼睛,望着黑红色的横梁,整脸上都被纱布所缠绕,只剩下眼睛嘴巴裸露在外,至于浑身上下更是被纱布缠的严严实实,实在是伤口太多,只能是这般。

感受着浑身上下不断传来的疼痛,还有那感知不到的右腿。

李旦那迷茫的眼神很快就变得狠辣起来,呼吸更是急促。

“三皇子殿下莫要在害怕了,这里是太医院,咱们已经回宫了!”

太医见状,还以为这李旦是因为恐惧而导致的,所以便笑着解释。

“萧文进呢”

李旦再问!

嘴里提出这个名字,他嘴里便呼哧呼哧的吐着气,只不过浑身上下的疼痛,更是让他动弹不得。

脑海中又是回忆起了那些画面。

都是这萧文进害的!

老太医笑了下,—双浑浊的眼睛,目光如同看—个乖孩子—样。

“回禀三皇子殿下,”

“你都忘了啊?”

“托殿下的福啊,萧公子没有任何的事,不过福祸相依,殿下救了萧公子,萧公子阴差阳错射死了黑罴,也算是救了殿下,而且说句让殿下高兴的事,萧公子更是拿了这次的冬狩第—呢!”

老太医—脸的慈祥堆满了笑容。

李旦微微侧头,双眼盯着老太医,而老太医的笑容也是缓缓收了下去。

“你,说,什,么?”

李旦胸脯急速起伏着,白布都要被撑裂—般,眼睛瞳孔瞬间布满了血丝,聚集在眼球之中。

这四个字的语气更是从牙缝当中挤出来好似鬼怪那般尖锐刺耳!

老太医怔在原地。

原本还想着要重复—句,但看着这三皇子的神态,他还是憋了回去。

“告诉本皇子,你刚才说什么?”

李旦再次询问。

他是听清了,但他觉得他没有听清,事情不是这样的啊?

伤口传来的疼痛让他清楚这并不是梦。

老太医抿了—下嘴唇,就要在重复—遍,便是听到太医院门口传来内侍的声音。

“陛下皇后娘娘到!”

内侍的声音高声传来,太医院所有人赶忙便是跪下。

乾帝跟皇后娘娘快步的来到侧殿。

“旦儿,旦儿,你怎么样了?感觉好没好点啊?”

郑皇后快速的越过乾帝,来到李旦的跟前。

而乾帝看着苏醒的李旦,也是长呼—口气。

李旦看着乾帝,眼泪—下子便是流了出来,大喊出声来:“父皇,父皇,你要为我做主啊父皇!”

乾帝眉头—皱。

“什么做主?”

“你好生养伤!”

乾帝说道,原本—直以来习惯了对这李旦的严厉之言,这两句倒是缓和不少。

“父皇!”

“萧文进要杀我啊父皇”

“父皇,你—定要为儿臣做主啊,萧文进要杀啊!”

“要杀我啊!”

李旦不顾自己的疼痛在这太医院大吼着,歇斯底里的,惹的不少太医和内侍全都是心有疑惑,萧公子要杀三皇子?

在放置在台阶上的烛火映照下,两道身披大氅的身影倒映在那殿门之上,一个则更显得魁梧一些,挨的很近,如同父子一般。

“赐婚一事?”

“文进如何想的?”

乾帝双手拢在衣袖中,瞳孔中充斥着皇城外的万家灯火。

萧文进笑着询问:“国公爷安排的?”

乾帝没有第一时间回话,脸上露出几分的缅怀追忆,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老国公还有平威六年前出征,不曾想过今日。”

言下之意,那便是这赐婚一事,乃是他一人所做。

萧文进有一点点的意外,先前,还觉得这当中有国公爷的掺合,不过想想也是,六年前,他才十二岁。

“多谢陛下!”

萧文进道谢一声。

“嗯?”乾帝侧过头,温和的声音更好似是坐在地头上的老农:“为何谢朕?”

“国公爷,还有父亲在天之灵看到文进被赐婚,还是一个大儒的女儿,许是都会高兴坏了!”

萧文进解释道,不过乾帝却是摇摇头:“你与璇玑虽差十岁,却能够玩到一起,但就因差十岁,若不然朕都想将璇玑下嫁于你了,之所以选择孟柏山之女,你还能明白朕的几分意思?”

萧文进听着乾帝前面的话,脸上露出了苦笑,李璇玑才八岁啊,虽然长相玲珑可爱,但他还不至于那么畜生啊,后面听着乾帝的话,心中更是明白陛下是在考校他呢。

沉吟了片刻,萧文进回答道:“若是武将之女,先不谈此武官对国公家的态度,单单是女子,陛下便觉得文进不足以压制,而孟儒身为天下之师,朝中百官皆有学生,声望极高,陛下不单单是因为那孟芷柔乃是当朝第一女夫子,才貌双全,更因为凭借孟儒背后的声望,陛下想文进日后入朝为官,可一路青云,而不是被一些官员打压。”

侃侃而谈,萧文进两世为人,为何陛下选择孟儒小女而不是其他人,他自然也能看清楚陛下的意图,至于更深处的关于三皇子的问题,他没有谈,虽然清楚,但说到这,已经是可以戛然而止了,没必要在言论皇家之事。

“哈哈哈哈!”

乾帝顿了下,仰起头来哈哈大笑,皆是畅快。

“文进能够看到那么多,看来老国公此言非虚啊,萧家是要出一个大学士了!”

乾帝脸上哪有平日那不怒自威的表情,满是高兴,先帝征战之际,老国公便是带着十几岁的他征战沙场,那时候跟父皇相见的时候,甚至没有跟老国公在一块的要长,不单单为他讲解战场之事,更在平日里教导他做人的道理,在乾帝心中,老国公不亚于亚父二字。

如今看到老国公的孙子,在这年纪竟然能够看的那么深远,心中自是高兴,也为老国公高兴。

“陛下谬赞,只是.........”萧文进说着站了起来,然后来到乾帝台阶的下面,缓缓跪下。

乾帝还不等他跪下去,赶忙去托着他双臂,脸色冷的可怕。

“文进!”

“可曾是受到了什么委屈?是孟家?还是其他人!”

乾帝声音虽平静,但那低沉的声音充斥着火气。

就连那远处恭恭敬敬站着的孙德海都忍不住的上前了两步。

“不曾!”

“文进想要陛下答应一件事!”

萧文进摇头道,眼神望着乾帝满是坚定,他要明年开春,入伍参军,不单单是为了国公爷二人的尸骨,更为了自己!

原本乾帝还想要说莫说一件事,十件事又能怎样?

但是看着他那坚定的眼神,乾帝瞬间就打消了要说这句话的念头,反而变成:“你先坐这里,朕听听。”

萧文进被乾帝拉着坐在原本的台阶上,直接道:“文进想要参军入伍!”

话落。

乾帝直接从台阶上站了起来。

“胡闹!”

“不可能!”

萧文进张了张嘴巴,而乾帝继续道,只不过语气缓和了不少:“朕知道你的打算,但是朕告诉你,北蛮,朕迟早会收回边境十二城,一雪前耻,但不是现在,近几年,北蛮于大乾不会开战,你所想,朕日日夜夜都在想!”

“而你萧文进,莫说你这身子骨弱,就是天生神力,朕也不会放任你前往战场!”

“此事休要再提,待你会试之后,接下来便是大乾的科考,只要你参加,朕就给你安排,若是不愿为官,朕也可以保你衣食无忧,就算是朕驾崩,朕也会立下圣旨,让你萧家只要不造反,于大乾同甘!”

乾帝指着萧文进,最后郑重的吐出:“君无戏言!”

远处的孙德海满是惊讶,不过也仅仅唯有惊讶,若是他人听到,只怕是唯有震惊了,只不过他太清楚陛下对萧家的感情了,国公变法,背负了多少骂名,得利的则是皇家,国公晚年不但背负骂名,更是还战死沙场,可悲可叹,陛下虽生在天家,但不过是大乾二世,跟随太祖起义,有情有义,所以他听到这些,也不过是只有简简单单的惊讶。

萧文进方才想要说的是,他虽然看着体弱经常在咳个两声,但是跟他双臂的劲力根本不冲突,而且他不经意的发现后,他的天赋,其实在战场上才能更加充分的发挥,还能让他这具体弱的身子变得如同正常人一般。

但是听着乾帝的话。

他明白。

就是他说出来,哪怕是演示出来,乾帝依旧不会让他入伍参军!

毕竟天生神力者,进入战场军阵当中,尚有被绞杀的可能。

战场!

那是一座修罗场啊!

是血,是肉之间的碰撞!

古来征战几人回!

而他作为萧家的独苗,想要参军入伍,趁着二十级军功制,重振镇国公府名声,并让国公爷二人真正的魂归故里,倒是有些许的难了!

“陛下!”

“好了,不必再提,明日皇后为你准备了些许礼物,送去孟家,接着国子监是不是要会试了?虽然朕听闻你的功课做的并不好,但也要好好参加,想想为何老国公给你取名文进?”

“你什么表情?莫非你会试都不想去了?”

乾帝脸上略有怒气,盯着萧文进的表情,多少有些恨铁不成钢。

“那倒没有!”

萧文进摇摇头,虽然灵前说过不读书了,但是好歹上了几年的国子监,也要做一个交代不是?

但也仅止于此了。

哪怕大乾与北蛮这几年不开战,但是这军,他是一定要参的。

不过若是不开战,三年后与那孟芷柔成婚,为萧家留后,若是同北蛮在开战,他便能够时时刻刻提枪而去,只不过并不是去求死,他觉得他只要这几年在边境杀一些蛮夷,战场自保能力绝对是有的!

当然,这只是暂定的打算,毕竟人在前进,任何事情都在无时无刻的改变着。

“那就好!”

“收起你的打算!”

“莫要在想些不切实际的。”

乾帝冷哼一声。

萧文进没有接话,而陡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还伴随着悦耳的铃铛声音。

“文进哥哥~”

萧文进侧头看去。

只见在太极殿的廊道拐角,李璇玑摇着小手,手脖处还带着红色的小铃铛,随着她摆动着而发出悦耳清晰的声音。

身穿着青绿色的襦裙,当看到萧文进的时候,两颗圆圆的大眼睛好似泛出亮光一般,蹦蹦跳跳的来到他的面前,张开双臂,然后一把钻进大氅当中,然后抱着双腿。

“文进哥哥~你进宫,肿么都不通知璇玑呀。”

李璇玑仰着不知道谁给她扎的丸子头,娇小之口,红润光泽,娇嫩欲滴微微上翘,琼鼻微皱,大眼睛盯着他,好似是在质问他一般。

而李璇玑身后跟着的侍女赶忙便是对着乾帝行礼。

乾帝斜睨着他这小公主,也是轻咳两声。

李璇玑这才是嘿嘿笑着然后从大氅里面钻出来,对着乾帝好似有些害怕的规规矩矩行礼:“孩儿见过父皇。”

“哼!”乾帝道:“朕还以为你没有看到,眼中就只有文进呢。”

“哪有。”李璇玑踮起脚尖,大眼睛转动着,不知道是在想什么理由呢。

好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对着萧文进说:“文进哥哥~璇玑让人做了好多好多好吃的,我吃不完,父皇就肯定要骂我奢靡,不懂节省,你替我吃点呗?”

在李璇玑身后的宫女低着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方才听闻萧文进入宫,自家公主就慌忙的跑出去,同时还念叨着不知道文进哥哥用膳没,只不过她回了一嘴,这么晚,萧公子可能吃过了,所幸自家公主又跑去了皇宫门口,问了下那萧公子的马夫,得到消息后,又赶忙跑回去,亲自点了几个膳食让下面的人开始做,这才是又跑回来。

而公主这时,竟然这般说,不过是明白若是询问萧公子用膳没,萧公子定然说吃过了。

萧文进愣了下,璇玑怎么突然说这个,不过这深夜,还去后宫,他只好说:“公主,我吃过了。”

“我不管,吃过也可以少吃一点。”李璇玑撅着嘴巴,然后看向乾帝,乾帝无奈的摆着手:“文进,璇玑让你去,你就去吧,只是璇玑,父皇可不可以一起去啊?”

“谢父皇!”

李璇玑说着,便是双手拉着萧文进的手臂走,至于乾帝最后一句话,真就当没有听见。

萧文进对着乾帝拱拱手便是转身跟着璇玑一同离开。

乾帝笑着对着那李璇玑说:“璇玑,明日父皇检查检查你的功课!”

这话,吓得李璇玑拉着萧文进的速度就更快了。

而孙德海这才是来到乾帝的跟前,顺着乾帝的目光,盯着廊道上,公主双手拉着萧公子的背影越来越远,蹦蹦跳跳,铃铛不断作响,高兴坏了。

“君生我未生!”

“怎么也不能让文进在等几年,老国公怕是在天之灵,都想打朕了!”

乾帝摇头笑着。

孙德海没有接话,而是提醒道:“陛下,老奴?”

“不必了,明日吧,凤鸾宫,朕是不是也许久没有同皇后用膳了?”

乾帝摆摆手,径直的走向后宫。

孙德海笑着称是。

陛下自登基以来,宵衣旰食,大小政事亲力亲行,不曾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明明不过不惑之年,却已经有了半白的头发。

大乾有先帝,有陛下,蛮夷异邦之患,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