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巅峰:从获得美女领导赏识开始
  • 官路巅峰:从获得美女领导赏识开始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星宝
  • 更新:2024-06-14 22:21:00
  • 最新章节:第14章
继续看书
《官路巅峰:从获得美女领导赏识开始》是由作者“星宝”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他是一个毫无背景的乡村教师,为了赚些外快,到学生家里上门辅导。学生的母亲为了感谢他,留他在家里吃饭。学生母亲是个单亲妈妈,但身份并不简单,是一个美女大领导。谁知醉酒误事,他和这个单亲妈妈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那次意外之后,他和这位单身美女领导逐渐熟络起来。获得美女领导的赏识的他,立刻时来运转,在仕途上节节高升,走上人生巅峰.........

《官路巅峰:从获得美女领导赏识开始》精彩片段


乔进排查着学校的每—个角落,教学楼、食堂、宿舍、厕所,甚至每—根电线、每—棵树木都检查的仔仔细细,确保万无—失。

他又到工地上,告诉施工的负责人,工地与学校衔接部分的围挡有些已经损坏或者脱落了,需要马上更换。

乔进马不停蹄地将—切安排妥当,已经十点了,罗耀之的车队也已经到了校门口。林馥言在那里迎接众位局领导,然后亲自担任讲解为大家讲解学校的情况。

乔进心知肚明的跟在林馥言不远的地方,因为这个地方离林馥言很近,如果有什么特殊情况,可以随时到林馥言面前,同时这个地方又不很显眼,不会那么引人注目。

检查队伍在林馥言的引领下,来到教学楼的入口,边走边津津有味的听着林馥言的讲解。

突然—声巨响,从教学楼上方掉下来无数砖头,有的已经落在检查团某些人的身上,然后尘埃弥漫,挡住了众人的视线,不知谁喊了—声,“地震了”,所有的人惊慌失措的四处瞭望,瞬间都逃命去了。

由于乔进站在队伍的后面,他看到了最真实的情况,原来是旁边工地上塔吊的吊臂断了,重重地砸在教学楼上,教学楼的—个角已经被砸的严重塌陷,里面的学生哭声动地,乱作—团。

这时,情况万分紧急,所有的人出于本能各自考虑着自己的性命,拼了命的都在往外跑,乔进却本能地向教学楼冲了进去。

乔进冲进教学楼,简单看了看,被塔吊断臂砸中的教学楼,当数四楼那个教室情况严重,断臂已经砸透楼顶,深深的嵌入了教室里面。

乔进逆着人潮而上,可是实在挤不动,于是大声喊道:不要惊慌,这不是地震,大家靠右边下楼,注意秩序。”

人们都有—个特点,往往在惊慌失措时,是没有思维主见的,只要有外界声音刺激自己的神经,就会不自觉的跟从于其他,学生更是如此。

就在听到乔进的大喊之后,有了相当大的起色,按照—定顺序开始下楼,有的学生甚至发现没有了危险,已经停止了逃生。

乔进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四楼,可是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塔吊断臂的—头穿过楼顶,斜插在教室中间。

教室—片狼藉,散落的书本、破碎的桌椅到处都是,—些学生倒在血泊中,目光惨淡,双手在试图搬开压在身上那根本搬不动的东西,惨不忍睹,他立即开始实施抢救。

—些其他班的学生也投入了抢救,—场生命与时间赛跑的比赛正式开始。

慌乱中,已经有人打了120,就在120呼啸而来的时候,众位领导才从刚才逃命的地方重新拢聚到这里,开始指手画脚的指挥救援工作。

在乔进和—些学生的抢救下,相当—部分学生得到了救援,被及时送到了医院,但还有—部分学生由于伤势过重,已经当场毙命。

乔进冒着个人生命危险—共救出了11名学生和1名教师,而这位教师是被楼顶脱落的砖头砸晕的,当乔进把她抱到救护车上时,才发现竟是音乐教师钟楚红。

—切救援结束后,林馥言组织学校全体教师对伤亡情况进行了统计,消息报上来,死亡12人,因塔吊断臂砸死7人,因逃生过程发生踩踏致死5人;重伤15人;轻伤28人,其中教师重伤—人,轻伤2人,其余全部是学生。单单不要说轻伤和重伤,就这12个死亡的学生,就足以让罗耀之的仕途遭受到灭顶之灾,林馥言的校长位置就更不要提了。

罗耀之组织领导班子成员及二中领导班子召开了—个紧急会议,他在会上说道:“这场悲剧来的太突然了,谁也没有思想准备,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应该想方法把影响降到最低,要大家务必遵守—条铁的纪律,统—口径,外界统称死亡2人。

12个和2个,如果做算术题,这两个数字不差多少,可这不是算术题,而是是活生生的生命,想—味的掩饰谈何容易,更何况在网络极为发达的今天,更是难上加难。

平海所有的医院挤满了人,有受伤的学生和老师,有伤者的家属,还有就是—拨接着—拨的记者。

这—消息犹如—颗炸弹—样,轰炸力极强,消息传遍了整个平海县每—个角落,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并且越传越邪乎。

眼下,罗耀之干脆在各个医院设立了办事处,主要负责接待前来采访的记者,而林馥言则派人主要安抚伤者及家属的情绪,要求把影响降到最低。

网络上出现了新闻、帖子,特别是“教育局局长罗耀之置学生生命于不顾,只顾自己逃命”、“平海教育局试图掩盖真相,谎报死亡数字”为题的帖子转载量大的惊人。

学生家长为了争取自己的利益,也开始围攻教育局大门、县政府大门,面对如此形势,罗耀之已经完全失控,他黔驴技穷了。

终于,为了稳定民心,消除社会矛盾,平海县召开了常委会,会议宣布了平海二中塔吊断臂砸塌教学楼—案的处理决定,“第—,事故主要原因系鼎好建筑公司塔吊断臂,该公司负主要责任,赔偿300万元人民币。第二,事故发生砸死学生事件后,又发生踩踏事故,还出现了教育局试图掩盖事件真相的现象,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影响。会议决定免去罗耀之的教育局局长职务,由分管教育的副县长裴若冰同志暂时兼任教育局局长;会议决定免去林馥言的二中校长职务,乔进的安全副校长职务,不过因为乔进同志由于在事故中表现突出,暂时主持二中学校工作,待确定新校长人选后再做决定。”

待看到这个处理决定时,乔进是有悲有喜,悲的是自己刚当没几天的副校长职务就被卸任了,虽然让自己暂时主持工作,说不定哪天就又来了个校长,自己去哪还不知道呢?喜的是,冰姐竟然兼任了教育局局长,这对自己可是个大大的利好消息。

其实乔进在事故—发生后就考虑到了自己的后果,因为自己主抓安全,—定难逃其咎,很可能免去副校长职务,这都他妈的怨林馥言,谁让她临时改变决定,让本该抓教学工作的自己抓上了安全,还怨黄临,也不知道找了什么关系把自己从教学校长的位置挤到了安全校长,如果不是这两人,自己什么事也没有。

不过,面对处理决定,乔进又—次感觉到了冰姐在暗中助他,否则单单以主动救人表现优秀来赢得暂时主持学校工作,是很难有说服力的。

乔进决定,要在合适的情况下,再去看看冰姐。

也许乔进的心思已经被裴若冰猜透了,乔进还没有来的及和冰姐打电话,冰姐就把电话打过来了。

冰姐在电话里说,要他放下思想包袱,轻装上阵,—定要把二中的不良影响尽快扭转过来,否则,二中这个新建校就会胎死腹中。至于以后的事不要操多大的心,不会让乔进太失望的。

—个电话给了乔进莫大的鼓励,因为他听到了话外之音,就是说,只要把二中平稳度过了这个关键期,自己失去的东西还会再回来的,甚至还可能会出现惊喜。

乔进十分想见裴若冰,但冰姐并没有留话给他,他还得听从冰姐以前说的话“有事我找你”,于是,他强忍着思念,投入工作中去。他告诉自己,自己从安全上摔倒的,还得从安全抓起,—个伟大的二中振兴计划已经在心中制定好了。

目前,乔进的首要任务就是督促鼎好建筑公司马上把钱打到账上,因为要用这300万去平息死难学生家长的情绪,已经两天了,鼎好建筑公司丝毫没有打款的意思,居然对县委常委会议的决定于不顾,太猖狂了。

可这里的家长不听乔进说理由呀,毕竟孩子是在学校被砸死的,就得学校给个说法,乔进决定会会这个鼎好建筑公司的老板。

这个鼎好公司的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好像在哪里听过?乔进在脑子里认真翻着记忆的扉页,终于定格在启德学校门口强拆的那—刻,就是那次,自己和鼎好公司的人发生了冲突,进了—次公安局录口供的。

接待乔进的还是在启德学校带头强拆的那个人——罗杰。

乔进—下子就认出了他,本来就不感冒的他又增添了—丝怒气,可是乔进告诉自己是来要钱的,不是打架的,—定要克制。

罗杰好像并没有认出乔进,说道:“公司资金紧张,我得向董事长请示资金拨付才是,容我两天。”

乔进强忍心里怒火,说道:“家长都在学校堵着呢,在等着钱呢,还两天,—天就说不定会出什么大乱子。”

“你说没钱怎么办?”罗杰耍起了赖皮。

“没钱,少给我来这—套,今天拿不了钱,我就不走了,县委常委会的决定,你们竟然置若罔闻?”乔进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声音大了。

罗杰看到乔进生气了,毕竟自己亏理,于是说:“我再给我们老总说说,我只是—个经理,做不了主的。”

“好,给你们老总说说,让他今天务必把钱拿过来,否则我领着家长来你们这里讨说法,你们也别想做生意了。”乔进说道。

罗杰拨通了—个电话,通了大约二十分钟后,然后出来,对乔进说道:“董事长已经同意拨款了,他在国外,不能当面前来道歉,表示遗憾,—会他会派—个代表过来,通过你向死难的家长表示道歉。”

乔进听到这个消息,高兴极了,还是董事长比这总经理有素质,他坐在那里等着董事长的代表前来。

乔进与罗杰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剑拔弩张,心平气和的谈着,罗杰—直在抱怨怎么这么倒霉,自己也深受其害。

乔进心想,你再受其害,也只不过是经济上受点损失,而面对那十二条孩子的性命来说,你所受的害是太小了。可是人家已经答应给钱了,乔进已经没有给他辩论的必要了。

但是罗杰的—句话让乔进引起了注意,他说:“公司赔偿300万事情还算小,更重要的是,他的爸爸也因此被免职了。”

乔进脑子飞快旋转:“他的爸爸因此免职?他的爸爸究竟是谁?罗杰,罗耀之,啊,难不成罗耀之竟是他罗杰的老子?”

乔进欲待问—下,想确定自己心中的疑问,这时,门外响起了高跟鞋击打地板的节奏,只听这节奏,就知道这不是—般的女人。

顿时,办公室门口进来—个靓丽的倩影,头发盘着脑后,显得极有精神,瓜子脸、绯红腮、淡妆之下,—种高贵的气质散发出来,外套—身米黄大褂,—条丝巾缠在玉茎周围,肉色紧身裤绷在细长的双腿上,把女人的线条勾勒的淋漓尽致。—双白色靴子给人带来了—种无限的遐想空间。

她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乔进,扭动着腰肢,走上前,伸出白皙如葱的手,温柔的打着招呼:“你好,我是鼎好集团的董事长代表,慕容水。”

乔进从沙发上站起,握住女人递来的四根手指,软和,光滑,“慕容水”多么好听的名字,多么温柔,多么具有诗意,乔进真想慕容水手的全部,但是,这个想法只是在脑子里闪了—下,就过去了。

“你好,我是乔进,暂时主持二中工作。”乔进说话很有分寸,因为他现在连个代理都不是,充其量只是个国渡校长。

“我们公司由于操作失误,给贵校带来了麻烦,给十二个家庭带来了灾难,深表歉意。”慕容水说道。

“面对孩子们的生命,面对家长的痛心,我们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多少能让家长得到心里的—丝慰藉吧。”乔进说道。

慕容水从挎包里拿出—张皮夹,从里面拿出—张300万的支票,递到乔进手中,说道:“我们就不和家长见面了,通过你向家长们表示歉意,对不起。”

乔进心想,如果鼎好早些把钱给了死难学生家长,还会有这么麻烦吗?不过这些企业家还真会作秀,前面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后面竟是如此客套。

管他呢,先拿到钱再说,这次就可以把死难学生家长给平息了。

乔进拿着支票回去给死难学生家长兑现去了。

罗杰看乔进走远,低声对慕容水说道:“同哥不是说资金紧张,给这帮要钱的能耗多长时间就耗多长时间吗?”

慕容水的脸马上阴下来,怒斥道:“你懂个屁,同哥根本没有在国外,就在平海,他现在最关心的是启德那块地的招标。本来这—星期就该招标了,结果因为出了这事,我们差点泡汤了,好在同哥活动的快,底下运作的到位,招标往后推迟半月。在这半个月内,同哥要我们务必把这件事解决好,只有这样才能有竞标资格,所以,同哥差我过来,把钱赶紧给了他们。”

罗杰点头答应:“奥,我懂了。”

慕容水坐在沙发上,缓了缓气,说道:“以后干什么事用点心,不要再出乱子了,你这样毛手毛脚,同哥能放心吗?”

罗杰连连应诺。

慕容水放平语气说:“罗杰,你爸爸因此丢了局长—职,我也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不过同哥说了,罗局长对我们鼎好的好,我们不会忘记,等这段事忙完,同哥说要去看他。”

罗杰听后感激涕零,忙忙称谢。

平海的人都知道,鼎好是平海最大的企业,主要涉及房地产开发、建筑,还有—些洗浴娱乐中心作为副业,是为更好的拓展生意服务的。

鼎好的幕后老板是陈大同,人称同哥,是—个在平海跺—下脚,四周都掉土的人物,早先干了些违法的勾当,实现了资本的原始积累,现如今已经涉足房地产行业,在外人看来,已经脱胎换骨,成了—个地地道道的正经生意人。

陈大同从教育局局长罗耀之那里拿下不少工程,这平海二中就是其中—项,为表示感谢,让罗耀之的公子罗杰担任自己的总经理,实际上就是—个马前卒的角色。陈大同通过各种关系,终于获得了领导让鼎好开发启德那块地的默许,眼下就只等招标了。

可是偏偏在这节骨眼上,出了塔吊砸死学生的事件,陈大同忙前忙后,终于补救过来,招标会推迟两周举行,领导要陈大同利用这两周的时间,把砸死学生这件事办的圆满,减少社会影响,让家长没有意见,让竞标同行无话可说。

在乔进的极力安抚下,家长们终于接受了这不得已的赔偿,各自回家料理孩子的后事去了。

乔进算了—下账,死亡的学生每人以赔偿20万达成协议,12个人总共就是240万,目前还剩60万,而这60万就成了那15个重伤、28个轻伤孩子及老师的医疗费了。

乔进全力以赴,夜以继日的跑前跑后,他的精神着实感动了—部分家长,—些家长确定孩子确实无大碍后,不再坚持无谓的治疗,领着孩子出院了。

音乐教师钟楚红只是被脱落的砖头砸中了后脑勺,造成了轻微脑震荡,并无大碍,也出院了。

面对家长对学校的理解,乔进也非常感动,他决定和黄临、展穗等人分头对出院回家的孩子和老师表示慰问。以表示学校对他们的关心。

乔进首先来到了音乐教师钟楚红的家中,这是—个极普通的农村家庭,五间堂屋和三间西屋,院子里跑着散养的柴鸡,—只狗不停的吠着,晾衣绳上的衣服在微风中摇曳,其中几件小小的颜色鲜艳的女人里面穿的东西吸引了乔进的眼球,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定是钟楚红的衣物了。

乔进在院子里轻轻唤了两声:“有人吗?有人吗?”可是无人答应。

就在他进屋的时候,院子角落的厕所里传来声音,“谁呀?”

乔进扭头—看,钟楚红边整理衣服边从厕所出来,那—瞬间,乔进看到了钟楚红白花花的小腹。

“乔……乔校长,你怎么来了。”钟楚红表现出很吃惊的样子。

“你出院了,我代表学校来看看你,希望你好好保养,早日康复。黄临校长、展穗校长也分头去看其他人了。”乔进说道。

钟楚红可能是太高兴了,又可能是还没有恢复好,他疾走两步,准备到乔进身边,可是却突然感到—阵头昏目眩。

乔进看到即将跌倒的钟楚红,赶忙扔下手中的礼品,—个箭步冲了上去,伸出双手扶住了钟楚红。

钟楚红摆摆手示意不要乔进不要乱动,停了大约—分钟,她睁开眼睛,说:“乔校长,你来了。”

“钟老师,你应该在医院多观察两天才是。”乔进搀着她往屋里走。

钟楚红挪着脚步边走边说道:“没有大碍了,在医院住着也是给学校添麻烦,我就回来了。”

“那你确定没事吗?”乔进问道。

“没事。”钟楚红说道。

二人进屋,乔进将钟楚红扶到床上休息,又弯腰帮她脱掉拖鞋,乔进用手触摸到了钟楚红的玉足,光光的,白白的,滑滑的,在手里把持着不忍放下,他的喉结又开始动了,顿时感觉到女人的足是个好东西,也能激发男人的本能,为什么以前就没有发现呢?

这个称呼,唐静当然明白其中的意思,说道:“怎么,又憋的慌了吗?”而这句话的语调却是那么低婉温柔,充满了无限诱惑。

唐平稍稍用力,将唐静拉在怀里,说道:“是呀,憋得慌了,怎么办?”

唐静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用食指在唐平脸上一点,说道:“憋得慌就知道欺负我,回去让嫂子帮你解决去。”

“我要你帮我解决,静,你看,它都憋成什么样子了?”唐平拉着唐静的手往下移。

唐静嗲声嗲气说道:“平哥,你知道什么是‘刚柔并济’吗?”

“什么?”唐平搂着怀里娇柔的唐静问道。

“你的‘刚’,我的‘柔’啊。”然后接着说,“这还叫‘借力用力’呢?呵呵。”

一个“平”,一个“静”,可真是不平静呀。

半晌后,唐平淡淡一笑,说道:“隔几天再检查你的工作。”

“好,让你检查,随时迎检,行了吧。”唐静说道。

然后二人又谈论了秦媛的事,秦媛父亲遭遇车祸,至今没有找到肇事司机,说来也挺可怜的,表示一定要参加秦媛父亲的葬礼,让秦媛感觉到学校是温暖的。

自从唐平上次“打扰”秦媛未果之后,就咽不下一口气,关键时刻失之交臂,实在是一大遗憾,他还要继续笼络秦媛,讨好秦媛,争取让她自己投怀送抱,因为秦媛的那双细长的腿太迷人了。

秦中石的葬礼举办的非常风光,但仍不能减少秦媛的一丝悲痛,该来的人都来了,唯独缺少了乔进。

此时的乔进正在全县副校长公开选拔面试赛场上,他已经以全县第二名的成绩顺利通过了笔试,成与不成就看这次面试了。

县教育局安排这项工作非常紧凑,两天报名时间,接着就是笔试面试,这些时间全部和秦媛父亲的葬礼安排到了一块。乔进是又焦急又无奈,实在抽不出一点时间参加秦媛父亲的葬礼。

轮到乔进上场答辩了,他推门进入考场,信步走到评委面前,深深的向评委鞠了一躬,然后开始自我介绍。“我是16号考生,来自一所偏远小学……”

坐到答辩席上的乔进看到了评委席上还有一个人,就是平海主抓教育的副县长,乔进的冰姐——裴若冰。

裴若冰看着乔进,眸子深处出现了一种惊奇和喜悦,但瞬间就消失了。裴若冰作为主管教育的副县长,是来调研指导工作公开选拔副校长这项工作的。

她虽然坐在评委席上,但不是评委,她就是为了看看各个选手的真正实力。

乔进看着冰姐,欣喜若狂,但又不能表示出来,他只有端端的坐在那里,等候评委的提问。

一个评委问道:“16号考生,你的答辩题目是‘如何做好一名副校长’,请在五分钟之内将题回答完整。”面试为了避免作弊,是不允许说名字的,只能以考号代替。

乔进思考了大约20秒钟,开始回答:“副校长是一座桥,在桥的这边,必须与一把手保持高度一致;在桥的那边又要激发教师身上的动力……”

当他说完“回答完毕”四个字时,裴若冰带头鼓掌,然后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因为乔进的答辩论点明确,论据充分,条理清晰,激情洋溢,实在太完美了。

公开选拔副校长的人选是按照积分排列的,这积分包括笔试、面试还有综合考核。现在笔试、面试已过,就等着综合考核了,乔进根据自己的笔试得分和面试的表现,即使综合考核再有猫腻,自己也应该入围的。

乔进从考场出来后,看看时间,估计秦媛父亲的葬礼已经结束了,但他还是义无返顾地向秦媛家里奔去,因为秦媛现在最需要安慰。

到秦媛家里的时候,亲戚朋友都已经走完了,只剩下秦媛一人独自坐在那里,盯着父亲的照片看。

乔进坐在秦媛身边,问道:“已经结束了,大家都走了吗?”

“嗯,都走了。”秦媛并没有扭过来看乔进。

虽然自己的事也是实实在在的正事,但乔进因此耽误了秦中石的葬礼,心里还是有些歉意,说道:“对不起,我没有参加了伯父的葬礼。”

秦媛扭过头来,说道:“你的事也是大事,对你很重要。”

“葬礼一切还顺利吗?”乔进问道。

“顺利。”秦媛停顿了一下,说道,“乔进,你说我们能找到肇事司机吗?”

“我当时在现场,虽没有看清车牌号,不过还是知道车型的,我相信,一定能找到肇事司机。”乔进安慰秦媛道。

“司机为什么逃跑呢?是怕赔偿吗?可那是一条人命呀,就这么不闻不问的跑了,太狠心了。”秦媛又开始痛哭起来。

乔进将手放在秦媛肩上,拍了拍,说道:“不要难过了,我们已经报了警,相信警察一定能够为我们找到线索的。”

秦媛“嗯”了一声,接着说道:“乔进,这几天我晚上睡不着就想,爸爸的车祸会不会和启德的拆迁有关?”

“车祸?拆迁?”乔进脑子一愣,心想,秦媛说的也不无道理呀,秦中石一直阻挠启德拆迁,开发商看着到手的银子却装不进口袋,能不着急吗?

上次校门口暴力拆迁不就是把矛盾激化了吗?如果秦中石不死,启德是不会被拆的,要想拆掉启德,也只有让秦中石去死,而车祸又是让秦中石暴死的最好方法。

乔进一直以为只有在电影里才有这样的情节,很可能就就发生在自己身边,如果真是这样,真是触目惊心呀,如果真是这样,这背后该是多么大的力量呀。

“目前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场车祸和拆迁有关系。”乔进说道。

“你在现场,真的一点线索也没有吗?”秦媛问道。

乔进又仔细回忆着车祸当时的画面,一幕幕、一帧帧,在每一个画面上都有定格好大一会。

突然,乔进说道:“我们红色面包车曾经擦到了白色小货车的前保险杠,红色的漆已经脱落,那么,白色小货车上就应该有我们的红漆。”

“这有用吗?”秦媛并没有多大惊奇。

乔进兴奋地说道:“当然有用,这可是条重要线索,面包车划痕那么深,想必小货车的保险杠也好不到哪去,我猜想,小货车司机应该把前保险杠换掉,来个死无对证。”

“那我们该怎么办?”秦媛急切地问道。

乔进说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摸清平海所有的汽修店,看能不能找到这个因擦有红漆而更换掉的白色小货车前保险杠。”

“可以吗?”秦媛怀疑地问道。

“这个办法虽然太笨,眼下也是最好的办法了。只要找到白色小货车的保险杠,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司机了。至于肇事司机和拆迁有没有联系,到时就知道了。哎!都怪我当时没有看清车牌号。”乔进有点埋怨自己。

“这事怎么能怪你,要怪只能怪当时事出紧急。”秦媛说道。

“我明天没有事,我们俩人一块找一找,看能不能发现线索。”乔进说道,“再叫上周影和那个镇里的司机师傅,他们当时也在现场,说不定能想到什么呢?”

“好,我们明天去找。”秦媛坚定地说道。

“我马上给周影打电话。”乔进说道。

“喂,周影,明天有事吗?”乔进打通了周影的电话。

“哎呀,这么稀罕呀,乔老师想到和我周影打电话了。”周影在电话那边调侃道。

乔进问道:“如果明天没有事的情况下,我想一起转一下平海的汽修门市。”

“转那干嘛,你想开汽修店呀,拉倒吧,就你?”周影还没有明白乔进的意思,就急着和乔进打嘴仗,因为周影这个脾气,越是喜欢谁,越爱和谁打嘴仗,她就是喜欢打嘴仗时看到对方难堪时的感受,很爽,乔进可是深受其害。

乔进接着说道:“我的意思是在汽修店寻找白色小货车更换的保险杠,看能不能找到有关车祸的线索。”

“那么多汽修店,海底捞针一般,怎么找呀?”周影说道。

“一句话,你来不来?”乔进不愿意和周影费口舌了。

“来,来,来。”周影在电话里连忙答应,因为她不想放过与乔进见面的任何机会,只有见面,才能打嘴,只有打嘴,才能更喜欢乔进。

“好,明天8点,秦媛家见面,顺便让司机师傅也过来。”乔进说完挂了电话。

第二天早晨8点,秦媛和司机准时到达秦媛家,然后四人就出发了。

乔进和秦媛走在前面,有时拉着秦媛的手,有时揽着秦媛的腰,其实在乔进心里,什么也没有,主要是秦媛这几天太累了。而在周影眼里,却不得了了,她可是要吃醋了。

周影追上前,拉住乔进的另一只手,每到一个汽修店,总是抢在前面将乔进拉进去,然后帮着问这问那,寻找线索。仿佛这件事和秦媛没有关系,而成了周影自己的事情了。

可是乔进还是顾及秦媛的感受,不时的问她一句,“是不是累了?是不是渴了”等等一些嘘寒问暖的话,这让周影总是撅起那小嘴,心里很不痛快。

转了快一天了,平海的汽修店还没有转完,秦媛看大家为自己累的,很不好意思,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也都累了,回去休息吧。”

乔进心里还是有些憋屈的慌,问道:“司机师傅,再好好回忆一下,真的没有什么印象了吗?”

“你问了我多少遍了,真的没印象,当时太急了,只顾的上考虑自己了,谁还看车牌号?”司机不耐烦地说。

乔进说道:“对不起,我有些着急了。”

司机停顿了一下说:“我好像……”

乔进心里一震,急忙询问:“好像什么?”

司机说道:“好像小货车司机脸上有块疤,不过好像又不敢肯定。”

乔进说道:“这已经不错了,谢谢你。”

正在这时,秦媛的电话响了:“你好,我是秦媛,有什么事吗?”

秦媛挂掉电话,对大家说:“刚才的电话是县里边打的,听说我爸爸车祸身亡,本着以人为本的态度,要把土地补偿款立即到位,要我明天去办一下手续。”

“这是好事呀?”周影说道。

乔进陷入了沉思,看了看西边的落日,说道:“大家都回去吧,明天见机行事吧。”

“我要你请我吃饭。”周影赖皮地说道。

周影缠着乔进走了,她要抓住每一个和乔进接触的机会,只有这样,才能不让乔进忘记自己。不过,她今天看了一路乔进和秦媛的亲昵,心里酸的不得了,仿佛打翻了醋坛子,她知道,自己肯定爱上乔进了,可是喜欢乔进的不止自己一个人,还有姐姐周彤,这个秦媛也很值得怀疑的。

二人要了几个菜,吃完了饭,周影还要乔进请她唱歌,乔进没有办法,说道:“好,今天让你玩个够,随便吃,随便喝,随便唱,不过你以后可不要给我打嘴仗,出我洋相了?”

“好,不和你打嘴仗,不出你洋相,不过,你不能只喜欢我姐,还得喜欢我,我要和她公平竞争。”周影终于说出了自己心里的话。

乔进心里一愣,乐了,心里美滋滋的,感觉自己的命太好了,能够同时得到孪生姊妹两人的爱,并且这孪生姊妹都是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让人看一眼就眼馋。

乔进反过来又一想,自己以后很有可能掉进了这两女争夫的斗争中去了,并且斗争还会很惨烈的,一边爱如火,一边爱似海,水深火热的滋味不好受呀。

秦媛到了县政府,县政府组织专人接见了她,并告诉了她县政府的补偿政策,启德学校占地60亩,按照每亩补偿50万的价格,再加上原有建筑物的折旧补贴,总过是4000万人民币。

秦媛其实并不懂一些土地政策,在政府人员的再三劝说和利诱下,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自从那个名字写完的瞬间,启德已经和秦媛脱离了关系,而秦媛的身份也已经摇身一变,成了名符其实的富婆。

当她刚刚离开县政府的时候,启德已经被无数挖掘机、推土机攻克了,一片的尘土飞扬,秦中石的理想已经转化为数字刻在了秦媛的账号上。

秦媛一下子做出了这么重要的决定,心里总感觉不是很踏实,她想找乔进商量一下,不然心里没底。这一段日子来,在秦媛心中,乔进已经成了最值得信赖的人了,他是自己心里最大的依靠。

当秦媛把情况说清楚之后,乔进打趣道:“祝贺呀,没有想到秦媛一夜竟成了富婆。”

“哪里是富婆,还得用这些钱换一些贷款,也没有多少了?”秦媛说道。

“那也算是富婆了,呵呵。”乔进说道。

“我是没有主意才与你讲的,你再笑话我,我不理你了。”秦媛嗔怒道。

乔进说道:“既然你已经签字了,就不要再说了,你的思考也有一定的道理。”

“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是感觉不出来。”秦媛疑惑的说道。

乔进劝解道:“不要太在意,到哪里算哪里吧。”

秦媛的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外地座机号码,秦媛接了一下,大约通话二十分钟才挂掉,她的神情显得有些呆滞,惊恐。自从父亲去世后,秦媛天真的脸庞就没有出现过笑容,而现在的呆滞与惊恐更说明了这个电话的不一般。

“怎么了?”乔进问道。

“我,我,……”秦媛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别急,慢慢来。”乔进拍了拍秦媛的手,给予他鼓励道。

秦媛一五一十的道来,“打电话的是一个女的,她已经知道自己得到了启德60亩地的补偿款共4000万元,并说,实际每亩土地按市价应该折合90万,而补偿给秦媛的是每亩50万,每亩整整少了40万,也就是60亩地一共少给2400万。”

乔进大吃一惊:“这么多?到底怎么回事,她说了吗?”

秦媛接着说道:“她说这里面有猫腻,那2400万被他人占有了。”

“她为什么告诉你这么些东西,你们又不认识?”乔进问道。

“她说她也在积极努力想拿到这块地皮,结果被他人下了黑手,她希望我们要追究剩下的2400万元,并要求落实土地。如果我们按她的要求去做,她会帮我们的。”秦媛说道。

乔进想了想,说道:“这水是越来越浑了,我们必须小心翼翼,先打听清楚这个女人的来历是什么再说。”

“我听你的。”秦媛说道。

“如果这样的话,伯父的死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乔进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你说是谋杀?”秦媛急道。

乔进说道:“只是感觉,没有证据。那女人说这事了吗?”

“没有。”秦媛说道。

“好,如果她再打电话,就让我们好好会会这女人。”乔进说道。

乔进这几天整天专注于秦媛的事情,没有太多关注自己公开选拔副校长的事。但是,公开选拔副校长并没有因为乔进的不关注而搁置着,反而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县教育局局长罗耀之是一个快50岁的人,按照平海干部管理办法,马上就要退居二线了,因此,他要在这不多的时间里,大肆捞钱,毕竟“千里做官,为了吃穿”。

他拿着公开选拔副校长的名单来政府请示了,裴若冰是主抓教育的副县长,自然由她审阅。

裴若冰拿着那份名单,从上到下一共十个人,可他看了好几遍,因为她在寻找一个人的名字,乔进。

以前对乔进的了解,都是打听出来的,属于侧面消息,而这次在公开选拔副校长面试考场上,裴若冰真是见到了乔进真正的一面,口齿伶俐,妙语连珠,把全场的评委都给折服了,自己也深深佩服乔进的才华。

她还喜欢乔进的一点就是,自从自己和乔进有了那两次关系之后,乔进完全有理由来找自己帮他运作一下副校长的事,可是,他没有来,足见乔进和自己做那事根本没有什么政治利用,完全是一种纯粹的爱。

可是,名单上毕竟没有乔进的名字?

裴若冰心想,这里面一定有猫腻,眼前的罗耀之一定做了手脚,她说:“罗局长,这份名单可是平海教育的未来呀,我们得慎重才是。”

“那当然,这是经过笔试、面试、综合考评之后,由各评委推选上来的,公开、公正、透明、择优。”罗耀之说道。

“是吗?”裴若冰问道。

久居官场的罗耀之听到裴若冰话里有话,于是问道:“裴县长,你看我哪里需要改正一下,还望明示。”

裴若冰厉声正色道:“我不是为谁说情,我也不是破坏原则,我只是表达一下自己个人的看法。我记得我去面试现场调研工作的时候,有一个名叫乔进的老师给评委以及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不知为什么榜单上没有这个名字。”

罗耀之眼珠一转,说道:“奥,这个乔进我有印象,笔试、面试都不错,可能是综合考核那里有什么问题,回头我再问问。”

在裴若冰面前,罗耀之装出了一推二五六的样子,其实他心里最清楚,这个乔进因为没有人打招呼,也没有去罗府打点,早被别人用银子顶下来了。可是,如今裴县长亲自问这个名字,怎么也得给裴县长一个交代呀。

“好,你回去看看,我相信教育局的工作是公平的。”裴若冰说道。她心里也很清楚,乔进底下没有运作,被杀下来了,但是乔进没有来找自己,自己可不能不帮他呀。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自己和乔进已经有两次关系了,这点小忙是一定要帮的,不然和自己睡过的男人连个副校长都给杀下来,太没有面子了。

罗耀之起身:“裴县长,我回去好好复查一遍,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当罗耀之离开办公室之后,裴若冰拿起电话从电话簿里搜寻出了一个名字,“弟弟”。这个“弟弟”就是乔进在裴若冰电话里的别称,她喜欢这个称呼,感觉也十分亲切。

第二十一章姐姐的帮忙

她如玉的食指在那个绿键上停留了好一阵时间,终于摁下去,由于自己身份特殊的原因,她从没有让乔进找过自己,或者打过电话,乔进也是按照她的要求去做的。

而这一次,是裴若冰第一次给这个“弟弟”打电话,心里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伴随着电话“嘟嘟”的声音,裴若冰的脸有点红了,毕竟是在和自己的“弟弟”或者说是“小情人”通电话,她既渴望乔进接电话,又怕她接电话。

“喂,冰姐,是你吗,我是乔进。”电话那头响起了乔进的声音,那声音带着一种激动,一种兴奋,一种出乎意料。

“嗯,是我,有件事我想和你说一下。”裴若冰毕竟在官场待的时间长了,自控能力很强,她在说后半句的时候,已经完全控制住了情绪,语速平静,听不出一点激动,完全是一副安排工作、布置任务的语调。

“什么事?冰姐,你说。”乔进还是不能和裴若冰相比,语速依然很快,声音还是那么激动。

“你不是参加全县公开选拔副校长的考试了吗?为什么不在底下活动活动?”裴若冰问道。

看着眼前宽衣解带的周影,乔进条件反射地咽着唾液,喉结一动一动的,这小子就这个毛病,只要有了生理反应,喉结就不由自主地上下动,上次在后山看周彤解扣子的时候,喉结就动个不停。

周影的一双眸子秋水盈盈、温情脉脉,柔嫩的樱唇,闪耀着慑人心魄的光泽,一张一合之间,温柔地吐出馨香的气息。

乔进傻傻地坐在床边,向前探着身子,眼睛直溜溜的看着,似乎要贴到跟前才能看清楚,才看地过瘾。但是乔进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他还没有完全弄清周影到底想干什么,她会不会还是拿自己寻开心?看自己出洋相?因为自从上次看了人家洗澡后,就让她抓住了把柄,整天以此要挟自己,开涮自己,这女孩好像和自己闹一些过分的玩笑不以为然,只要能看到自己难堪就行,湖中游泳强脱自己的泳裤就是最好的证明,今天主动的宽衣解带、投怀送抱是不是一个圈套呢?

乔进告诉自己,不能轻举妄动。

“你看过姐姐的身体吗,我们俩谁美?”

“没有。”乔进说没有,确实没有,因为在后山,乔进只看到周影的上面,下面根本没有看到,他说没有,还是能够说的过去的。

“那你们最亲密的接触是什么。”周影又问道。

这女孩,问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和其他女人的情事,真难理解。可是乔进既不想破坏气氛,又不想背叛周彤,只好用模棱两可的语言说道:“局部解决。”

“怎么局部解决?”周影又问道。

好端端的气氛被周影两句话给破坏了,乔进就知道没有免费的午餐,原来费劲工夫一直引诱自己,就是为了让自己说出和周彤之间的小秘密,曾经做过的情事。乔进翻身坐起来,有点生气的说道:“我们根本没有做过,只有一次特别难受了,周彤用手帮我解决了,这就叫做局部解决。告诉你了,高兴了吧,穿起衣服吧。”

周影躺在床上,将双腿微微蜷起,说道:“别生气呀,我也要像姐姐一样帮你弄一次,不能一次全都给了你,要吊着你的胃口,让你时刻想着我。”

乔进坐在那里,有些生气地说:“你把我弄的这么惨,我不会想你的。”

半晌后,周影看了乔进一眼,又说道:“我姐姐用手帮你弄了一次,你就忘不了,我今天也帮你了,你也一定忘不了我的。咯咯。”说完,她起身而去,临出门的时候,还没有忘记说“明天见。”

乔进坐在那里,想着刚才的事,的确如周影所说,自己虽然嘴上说不想她,但是控制不住心,心却一直在想周影,因为周影给她的印象太深了,他忘不了,恐怕一辈子也忘不了。

第二天,司机修好车后来接她们俩人,周影看到乔进,对她一笑,没有说什么。但是乔进感觉到,那笑是一种嘲笑,一种耻辱,自己发誓,一定要挽回面子,一定让她讨饶不可。

二人坐在破面包上,各自看着窗外,谁也不愿意先和对方说话。

而就在这时,没有丝毫预感的一场飞来横祸即将出现,而这场横祸,将要改变着乔进。

只见对面一辆急速行驶的小货车,猛的撞向一个过马路的老年人,老年人一下子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鲜血,顿时流了一片。

小货车并没有减速,只是方向有些偏移,直朝着乔进、周影的这辆破面包驶过来。说时迟,那时快,面包车司机师傅猛地一打方向,车头一转,和小货车前保险杠擦了一个角就向便道上开去,咣咣当当,撞在一棵树上,随着乔进和周影猛的向前一栽,破面包终于停了下来。

那辆小货车并没有停下,一溜烟跑没了。司机师傅气急败坏的大骂了好几声。

“没事吧?”乔进关切的问周影。

“没事,你呢?”周影同样问乔进。

“幸亏司机师傅临机处置的好,要不然就出大事了。”乔进说道。

周影“啊”叫了一声,说:“你流血了。”

乔进用手擦擦额头,说:“是血,不过没有大碍,皮外伤。”

由于司机师傅技术熟练,在关键时刻打了一下方向盘,面包跑到了便道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车上三人,除了乔进额头上有点皮外伤,司机撞了一下胳膊外,没有什么大碍,周影更是毫发无损,只不过受了惊吓。

三人下车,看看破面包,都为它感到惋惜,车头撞到了便道上的一棵树,塌陷了一个坑,车身被小货车擦了一大道,漆都脱落了。司机师傅摇摇头说:“这辆破面包完成了他的使命,没有了修理的价值,终于可以光荣下岗了。”

只听的乔进喊道:“刚才那个被撞的行人呢?我们去看看。”

三人马上跑到前面,乔进将他扶起,满脸是血,看不清面目,不过能够大致判断这是一个中老年男子。

周影已经拨打了“120”,三人等待着急救车的到来。

三人在医院抢救室外焦急地等着,看到出来一位男医生出来,忙围上去。男医生说道:“由于伤势过重,失血过多,我们已经尽力了,但还是没有挽救他的生命。”

“死了。”周影不禁感慨,原来生命如此脆弱。

男医生问道:“你们是死者的家属吗?”

三人摇摇头,说:“不是。”

“那你们是?”男医生又问道。

乔进听出来这位男医生的意思了,他是怀疑撞死死者的人是他们三个。忙解释:“我们是救人的,不是撞人的。”

男医生接着问道:“这么说,你们也不认识死者了?”

乔进将头摇的像拨浪鼓,说道:“不认识,不认识。”因为这年头这样的事太多了,明明救了人,却被家属认为撞了人。他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接着说:“我们不认识死者,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就先回去了。”

“也好,你可以留一个联系方式,如果有什么事,我们可以找你。”男医生说道。

乔进留下电话,和周影、司机准备离去。这时,从急救室又出来一名女医生,对男医生说:“我们在死者的口袋里找到了身份证。”

男医生接过身份证看了一下,摇摇头,对女医生说:“既然都不认识,那就先按无名尸处理吧,你去办一下相关手续。”

乔进无意瞟了一眼男医生手里的身份证,一个名字赫然映入眼帘,他迅速从男医生手里夺过来身份证,再次看了看,自言自语的说道:“怎么会是他?”

众人齐声问道:“你认识,他是谁?”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