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全集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
  • 精品全集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大秦大明大唐关自在
  • 更新:2024-06-11 23:06:00
  • 最新章节:第7章
继续看书
《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中的人物萧文进李璇玑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大秦大明大唐关自在”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内容概括:帝拿过去,翻看了两眼。看向孙德海:“这些时日,文进从未出府,那孟家女也是?”孙德海点头:“回禀陛下,正是。”乾帝摇摇头,然后看着在名册当中文进的位置,还是在皇子的后面,倒是没动,那孟芷柔的位置乃是挂着国子监夫子也就是从七品,所以排列在后面,而他之所以要这名册,也是皇后说,这两人也要多在—起待待,而他虽然是皇帝,但也不能下旨让两人幽会啊。......

《精品全集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精彩片段

精选一篇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穿越、魂穿、历史、佚名穿越、魂穿、历史、小说《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大秦大明大唐关自在,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目前已写451900字,小说最新章节第6章 龙袍丢了【加更】,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人物形象真是令人做[吐]

不是作者大大,我也看了11个小时,作者这般不解风情,真的连评论都不会一下嘛?也罢倒是我自作多情了[哭]

不好意思,忘了一星好像不计入评分来着

章节推荐

第108章 朕还能提得动刀

第109章 胆敢越过一步,死

第110章 让你满门抄斩【加更】

第111章 大乾损失惨重

第112章 上将军乃定海神针

作品阅读


马爷摆着手:“公子说的哪里话,只是—场战争下来,可不是那么快的,按照公子说的,大韩与大乾之间,大韩这些年坐山观虎斗,自不会冒进,因为他们觉得大乾撑不住,事实上,若是开战,大乾确是不能打持久战,只不过跟蛮夷打了那么多年,战死多少儿郎,大乾的兵力也不够大乾速战速决,只能强撑着拖战,幸好这两年来,大乾民间田里可谓是风调雨顺,但依旧难啊,嗯,扯远了,反正马爷的意思呢,就是公子在战场,咳咳,别热血,能避就避,等几年璇玑公主—大,嘿嘿。”

萧文进无语。

“马爷你别笑了,有点渗人。”

“公子,老国公走之前将你留给老夫,反正你要给萧家留个后。”

马爷瞪着萧文进。

“再说吧。”

萧文进赶忙逃离这里,这—天天的越来越快,过完年,在过完上元节,大乾便又是—年征兵,快了,已经是不足—个月了,所以这些天,马爷时不时的就念叨着。

而过年。

就先把这门婚事给退了!

萧文进来到后院,坐在躺椅上,原本他还想着等等时机成熟,只不过那孟芷柔自从去了—趟皇宫之后,便是安静起来了,反倒是乾都又有其他言论,谈什么天造—双之论。

但是冬狩射死那黑罴,却得到了陛下的—个承诺!

倒是正正好好!

但是他并没有选择在这平日里,去皇宫找陛下,用了这么—个承诺。

因为这样,孟芷柔虽然名声不好,毕竟属于男子退婚,日后这孟芷柔恐怕难嫁,但是却如了这孟芷柔的心意。

他萧文进虽然脾气平和,但向来对敌人不会心软!

哪怕是—个女人!

每年过年,便是要开国宴。

那时候退婚,他要让孟芷柔成为最大的焦点!

当然还有—条原因就是,私底下这个承诺被他用在退婚上,陛下知道他退婚的目的是什么,只怕是也不会答应啊,毕竟这孟芷柔不在作妖,好似真的等着成为萧夫人—般,而在众目睽睽之下,陛下也没法在言其他,哪怕陛下知道他退婚的目的,但也只能收回成命了!

“真以为我萧文进欠你?”

萧文进嘴角上扬,轻声呢喃着。

与此同时。

皇宫太极殿。

“陛下,这是礼部呈上来的国宴座位排列名单。”

孙德海双手持着名册。

这国宴的座位排序可是非常重要的,看似依照官职排列,但这当中的道道可不少,只不过倒也不需要陛下亲自审查—遍,礼部呈到丞相那里就可。

但是陛下突然想要瞧瞧,所以便让孙德海拿来了。

乾帝拿过去,翻看了两眼。

看向孙德海:“这些时日,文进从未出府,那孟家女也是?”

孙德海点头:“回禀陛下,正是。”

乾帝摇摇头,然后看着在名册当中文进的位置,还是在皇子的后面,倒是没动,那孟芷柔的位置乃是挂着国子监夫子也就是从七品,所以排列在后面,而他之所以要这名册,也是皇后说,这两人也要多在—起待待,而他虽然是皇帝,但也不能下旨让两人幽会啊。

合上名册。

“知会—声丞相,把孟芷柔的位置调到文进的旁边。”

乾帝将名册扔给孙德海。

“是!”

孙德海赶忙应下。

乾帝低眉—边看着奏折,—边似是无意的问道:“三皇子的伤恢复的如何了?”

“回陛下,三皇子除了右腿,其他都好的差不多了,今日更是依照陛下的意思,去了国公府。”

小说《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信立阁外!

“你想要做什么?”

三皇子李旦走在孟芷柔的前面,眼神当中充满了火气。

“三皇子什么意思?”

孟芷柔的脸色缓和了不少,看着三皇子的表情,也是适当的露出几分的不解。

“你说什么意思?你是让我成为国子监,成为乾都百姓的笑柄吗?”李旦恨不得朝着这张不解的脸庞打上一拳,让这孟芷柔清醒清醒,还反问他是什么意思!

“三皇子说笑了,小女子也是为了国子监的名声,身为国子监夫子理当公正!”

孟芷柔自是不怕这三皇子的,义正言辞道。

“公正?”李旦的拳头攥的更紧了:“你要是真的公正,还会针对那萧文进?”

孟芷柔一听这话,刚压下去的火气再次涌出来:“三皇子不会以为那萧文进真有真才实学吧?”

眼神望着三皇子,好似是看傻子一般,惹的李旦咬牙切齿道:“暂且不提那萧文进,众目睽睽下,你不给本皇子一个说法吗?”

“说法?什么说法?”孟芷柔摊开手道:“三皇子不应该将这一切的罪责归到那萧文进身上吗?跟我孟芷柔有什么关系,三皇子不会是怕那萧文进,不敢恨他,然后就觉得小女子好欺负吧?”

李旦眯着眼睛,心中知晓这孟芷柔故意如此,但还是嗤笑一声:“怕那萧文进?本皇子要告诉你的是,半月后冬狩,便是那萧文进的死期!”

孟芷柔脸色一变,好似是不想听到一般,赶忙便是闪开,脚步都加快了许多,迅速的离开。

李旦的拳头这才是松开,望着孟芷柔的背影露出冷笑。

孟芷柔想要利用他,但他可是那么好被利用的?他这条船,她孟芷柔越来越下不去了!

而信立阁发生的一切也是在会试结束后传到了孟柏山的耳中。

双手负后不停的在亭台走来走去。

耳边听到脚步声,扭头看着被叫过来的女儿孟芷柔,气不打一处来,环顾了四周,没有找到顺手的东西,只好是指着已经洗干净脸的孟芷柔,手指头都是被气的在颤抖不已。

“你干的好事!”

“为父走之前是怎么交代你的?”

“不让你针对那萧文进,不让你针对那萧文进,你怎么就是不听?”

“现在好了,这国子监的消息传出去,咱们孟家可有的惹人耻笑了!”

“十年磨一剑,十年磨一剑,能够吐出这样诗句的,若不是没有真正功底的,岂能有这样的感慨写出这般的诗词?”

“这就是你瞧不起的未成婚的相公!”

孟柏山对这门婚事刚开始也有所抵触,但没办法,圣上赐婚,怎可违背?

而如今,他是没有一点的抵触,能够写出这两首诗的男子,再加上当今陛下圣恩蒙荫,日后萧文进定然能够出人头地!

可是他小女呢,为何就抓着不放?

而孟柏山的最后一句话,自是让孟芷柔暴起,厉声喝道:“他不配!”

末了,看到父亲那铁青的脸色,语气这才是缓和下来,低着头,双手抠着衣衫,略带几分的委屈:“父亲不会真的觉得这两首诗是那萧文进做出来的吧?”

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信,萧文进是什么样的人,连读书都读不好,甚至有些字还不认识,而如今还作诗?

“执迷不悟!”

孟柏山一甩衣袖,然后闭了一下眼睛,有些无奈的缓声道:“宫里传来的皇后娘娘的懿旨,国子监外面娘娘身边的柳官人已经是等着了!”

“皇后?”

孟芷柔略有几分的意外道:“国子监的消息都已经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那你现在知道萧文进在皇后娘娘心中的地位了吧?”

“为父告诉你,若是在宫里在娘娘面前,在耍你那脾气性子,你就准备替咱们孟家收尸吧,不,还有你!”

孟柏山话说的非常狠,虽然清楚娘娘不会真的下旨斩了他们孟家一家,但他若不这样说,他真怕自己的小女在宫中耍性子。

孟芷柔愣了几秒,这才是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女儿知道了。”

语气轻缓了许多,孟柏山再次告诫道:“你啊,那萧文进不差的,这次进宫,不论娘娘说什么,你都要好生的听着,知道了嘛?”

“知道了!”

孟芷柔略有几分的烦躁,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走到国子监门口。

柳官人对着孟芷柔微微行礼:“孟姑娘,娘娘有请!”

孟芷柔微微点头,然后坐进马车当中。

国子监到皇宫还有一段路程,要经过几条街,孟芷柔到底是年轻,而且从未见过皇后娘娘,心中不紧张是假的,但是她心中却又更加的气愤,只因为她有今天,都是拜当今的圣上和皇后所赐,让她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凭什么随随便便都给她指婚?

但是这种情绪,她也只敢压在心中,微微掀起帘子,冷风灌进来这才是让她舒服一些,耳边也同时传来街道百姓的声音。

马车路过一处酒楼前,只见一群群百姓围在一起安静无声,唯独当中传出一道洪亮的声音。

“咱啊,现在就先说说国子监的事情,想不想听?”

诸多百姓赶忙摆着手:“国子监有什么好听的,你别说着说着就停啊,再讲讲当年镇国公一道军令,围杀数万蛮夷的故事啊,这还没有讲完呢!”

“就是就是,这怎么突然就说起国子监了,老先生你这是收银子了吧?”

“哈哈哈,不听不听,接着讲镇国公。”

..............

围在这名说书先生周围的百姓一一附和着。

而别说,到底是三教九流的人的威慑更强,老先生笑道:“你们不听,咱啊,还真的要讲讲,要讲的人,你们就感兴趣了,乃是镇国公的孙子,萧文进!”

“萧文进啊,乃是镇国公之孙,前几日圣上下旨赐婚与那国子监的女夫子孟芷柔,诸位可是听有传闻这萧文进根本配不上那孟芷柔孟夫子?”

“都听过吧,所言皆是萧文进,人不如其名啊,但是今日国子监会试,那可真是让所有监生大惊失色,诶,诸位猜怎么着?”

已经是被说书先生吊起胃口的诸位百姓心思早就是忘了刚才说书先生说的故事了,连连扬着手喊着猜不到。

“砰!”

说书先生拍了一下桌子,让众人吓了一跳,然后提溜着一旁的茶壶,故作醉态,高声喊道:“十年磨一剑..........”

“刷!”

孟芷柔一把将帘子给拉上了,灰色衣袍罩着的粮袋随着火气而不断跃起。

原本她都是已经够气的了。

刚刚又是被父亲给骂了一顿,还相信那萧文进已经是让她更加气愤了,接着皇后娘娘诏她入宫,也让她略有几分的烦躁,可是这一会,连大哥孟云深都再次气了她一次。

这大哥找的什么人啊。

这怎么还宣扬起来这萧文进的诗词了?

她才出国子监,就有说书先生开始了,效率倒是挺高,但动动脑子啊。

她都能够看到等她从宫里出来,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场面,整个乾都百姓都怕是知晓了萧家萧文进大才!

都是傻子!

孟芷柔不断的喘着粗气。

“孟姑娘不高兴?”

柳官人作为皇后身边的女官,自是不需要充当马夫,坐在马车的侧面,盯着孟芷柔的反应,轻声询问着。

孟芷柔别过头去。

不想回答这种问题。

柳官人微微挑眉,倒也没有在说,背部挺直,坐的端端正正。

少顷。

柳官人走下马车:“孟姑娘,还请下车。”

孟芷柔站在皇宫门口,感受着皇宫的威严,一路上的火气也好似被这种威严给压制了下去一般,让她情不自禁内心只剩下忐忑。

“孟姑娘第一次来皇宫吧?”

“放心,皇后娘娘啊,人好的嘞。”柳官人嘴角微勾,笑不露齿。

孟芷柔微微点头,皇后娘娘的名声,她在乾都都是有所听闻的,温良娴舒,待人和善,真正做到了母仪天下,虽然没有见过,但在她心中也是浮现出了一道虚拟的人影,而她的内心的忐忑也是缓和不少。

跟在柳官人的后面,一路朝着后宫走去。

一路上。

穿着各式各样衣服的太监和宫女,见到柳官人皆是赶忙行礼。

那等尊敬的目光,让孟芷柔心中感触颇深。

若是真的这辈子嫁给那萧文进,只怕这种场面乃是相反的。

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她更是听闻整个国公府,就一个老管家还是差不多随时进土的,萧家就算是在落寞,那也是国公府,真是不求上进。

当然,她孟芷柔也不会嫁给这种人。

背地里不知道买了多少诗夜晚背诵下来,瞎猫碰着死耗子,运气正好,让他赶上了,他萧文进有何能力?

废物终究是废物罢了。

她要嫁的,不但文成武就,更要是身份尊贵之人。

如那人!

侧妃便足矣!

甚至连最普通的妾室,也好比嫁给了萧文进!

若是嫁给那萧文进,不如一死了之!

“孟姑娘,到了!”

柳官人站在宫门口稍作停了下,便是看到孟芷柔有些失神,这才是提醒道!

孟芷柔这才是抬起头,望着面前的宫门,上面竖着鎏金牌匾,凤鸾宫!

三个大字让她不得不收起散乱的心神。

而此时宫门口走出一名侍女,对着柳官人道:“娘娘正在午枕,若是孟姑娘到了,就先等等吧。”

...............

题外话:

三章一万多字,换算下来就是其他作者的五章,所以今天加更了喔。

动动小手点点催更,破二十催,明天继续早起爆更!!!

─=≡Σ((( つ•̀ω•́)つ动感光波哔哔哔!!!

太极殿内。

“哈哈哈哈,好,好一个十年磨一剑!”

龙椅上得到消息的乾帝,哈哈大笑,笑声回荡在这太极殿愈发的洪亮起来。

下面,乃是几位身穿紫色朝服的官员,这太极殿便是开小朝会的宫殿,而小朝会议大事,能够进入太极殿议事的官员,最起码也是三品以上的官员身着紫袍,绣着仙鹤的补子!

而大乾武官乃是二十级军功制,倒不是以品来算,虽然二十级军功制是以在前世秦朝爵位制相仿,但到底还是有所不同,从当中改变了一二,没有爵位,而是直接以军职而论,一级便是伍长掌五人,二级便是什长掌十人,三级便是屯长掌五十人,四级便是百夫长掌一百人,五级便是五百主掌五百人,六级便是千夫长掌一千人,七级便是都尉掌两千五百人,八级便是校尉掌五千人,九级便是军侯掌一万人,十级便是将军掌两万人,十一级便是右将军掌四万人,十二级便是左将军掌四万人,虽然跟右将军同等,但大乾以左为尊,所以同营帐中,右将军要低于左将军,十三级便是大将军,麾下左右将军掌八万人,十四级便是上将军麾下两名大将军,同时上将军可领两万直属军队共计十八万人,十五级便是镇远上将军麾下直属三万军队,可领虎符调动十六万人,十六级镇国上将军,麾下直属军队四万,在领十六万人镇守国门!

十七级那便是侯爷,整个太极殿当中,还站着四人,以武定侯为首。

至于十八级便是国公,随着镇国公战死,大乾便再无国公,而在二十级军功制当中,在国公之上,便是十九级封王,当然并无封地,到了最后二十级封王才可拥有封地,只不过条件太苛刻,需要有灭国之功!

对应的自然那便是大韩王朝跟北蛮!

而太极殿内,刚刚才商议完政事,陛下便是从那大总管口中得到消息,他们原本还以为从陛下那脸色缓缓浮现的笑容,以为是有什么好事情呢。

可是陛下却念了一首诗,不断的说着好。

虽然下面几个穿紫袍的文官也不禁点点头,但是至于吗?

至于那几名武官就更加不感兴趣了,但碍于陛下感兴趣,也只得是笑着点头。

几位侯爷都是苍老无比,头发半百,都是跟随过先帝的,有早有晚,虽然老迈,但浑身上下透露出的气势即便是有所收敛,但也让人徒生压力,而是从站位等方面,这几位侯爷,更是以武定侯为首,身着绣着一头狰狞可怖的狮子,摄人心魂!

“孙德海,给诸卿念念文进的诗词,让大家品鉴品鉴!”

乾帝笑道。

而下面众人的脸色瞬间微变,文官尚好,毕竟表情管理是文官最基础的,而那几位侯爷脸色就有些耐人寻味了,眼神之中略有几分的狠辣浮现。

毕竟他们这几位侯爷可是最恨镇国公的,他们打天下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荣华富贵,为了子孙后代。

可是国公变法可倒好,直接将自己一家给卡死了,不能世袭职位,只能继续拼杀........

孙德海领旨之后便是站在台阶处对着众人念着那两首诗!

“十年磨一剑..........”

“千山鸟飞绝..........”

“好诗!”长孙丞相微微点头,也是在孙德海话落之后便是赞叹道。

“确实是,没想到国公之孙那萧文进还有这般的才华,看来之前的传闻所言非实啊”户部尚书也是点头附和着,他们这些文官倒是跟国公府没有仇恨,而且私底下还略有赞同,毕竟变法图强,大乾越是强盛,他们就越发的有权利,而他们什么都不需要付出!

“传闻当中,文进这孩子,可是连字都不识得,这真是把朕都给蒙蔽了过去,好,好啊!”

“将这两首诗传诵天下,让天下人都瞧瞧镇国公之孙萧文进还是一个大诗人!”

乾帝哈哈大笑着,心中高兴极了,至于什么藏拙的目的,他自然是根本不放在心中。

“武定侯以为如何啊?”

乾帝又是瞧着武定侯询问着,大乾只有皇后的父亲叫国丈,所以乾帝才是直呼武定侯其官职,而武定侯也是适当的露出几分笑容,摇头说道:“回禀陛下,老臣这等莽夫,自是不懂这种文雅,但能够看到萧国公之孙成才,老臣心中也是高兴,萧国公在天之灵,自是欣慰!”

其他几位侯爷皆是点头附和着。

而乾帝的笑容却缓缓收敛起来,诸卿心中一凛,心里清楚只怕是有什么事让陛下发怒了。

“孙德海,去,传李旦!”

孙德海领命便是急匆匆的跑向殿外。

而武定侯眉头一皱,从陛下的表情便是清楚,旦儿又是惹陛下生气了。

在联想到刚才陛下提萧文进,莫非是旦儿又为难那萧文进了?

他还特意交代了婉儿,好好的叮嘱旦儿,这怎么又生事了!

武定侯心中生出几分的怒火,若是在这般惹陛下生气,若是陛下一怒之下,直接封王出宫,然陛下定然也不可能给旦儿封地,毕竟旦儿的身后可是他,血缘关系在这摆着,都是明面上的,只怕是下令在乾都开府,那时候,想要再争皇位可就更加的困难了!

而他本就是一张明牌,再加上身为李旦的阿公,所以倒也不需要掩饰什么,阿公对外孙的关爱,谁能说什么?

“陛下!”

“旦儿不知犯了什么错?让陛下生气。”

武定侯拱手上前,苍老而又浑浊的声音且带着疑惑不解。

“武定侯还不清楚,便是询问李旦犯了什么错,朕就不能是奖赏?”

乾帝反问。

武定侯哑然,心中无语,你这表情还有语气,谁看不出去是犯错了啊?

而不等武定侯回话,孙德海便是急匆匆的赶回来,后面还跟着李旦,乾帝冷声道:“就让李旦好好给你解释一番吧!”

这在诸位大臣面前,李旦倒也没有在自称孩儿二字,而是规规矩矩道:“儿臣见过父皇。”

“哼!”乾帝冷哼一声,每当他看着这个三子,他心中就情不自禁的涌出火气,他不求麾下子嗣人人如龙,他只需要一个便够,其他皆平庸便可,以后当个逍遥王爷那便罢了,可是这三子却不甘,更准确的说是身后之人不甘,但是三子若是真的有能耐,会一次次的惹他生气,他倒是也希望三子比大子更有智慧,更有治国之能,那样,他就更加不必忧心了,那孟芷柔早就是三子的人了。

可是这小子,心胸狭隘,没有容人之心,更没有胸怀天下的豪情壮志。

让他如何倾向三子?

“父皇,儿臣知错!”

李旦也没有硬刚,因为这连反驳的言辞都没有。

而且最重要的是若传出去,可是给皇室蒙羞的,这一点,他自然是知错。

只是每每想到,内心就更加恨那萧文进和孟芷柔!

“知错?”

乾帝冷笑道:“你阿公刚才问朕你犯了什么错,去,向你阿公说说你犯了什么错!”

李旦只好扭过头来,而武定侯也是拱手:“见过三皇子殿下。”

“阿公不必,吾,吾,今日国子监会试,吾作弊被监长看到........”

李旦这个年龄到底还是有些嫌赖的,王公大臣都在,还没有脸皮厚到不当一回事,他是皇子,这种事不大,却丢人。

武定侯听罢,重重的吐出一口气,看着李旦,眼神闪过一丝的不争气。

“殿下何必如此啊!”武定侯无奈道,陛下,诸位同僚也尚在,他也不好直接训斥,只能说句不痛不痒的话,而且转念一想,这未尝不是坏事,现在唯恐陛下将旦儿出宫开府,毕竟旦儿已然成年,但有国子监这个由头,便能够安安稳稳的在国子监在过一年!

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而李旦则是再次诚恳道:“孙儿知错。”

再来之前,母妃便是派人通知他,就算是陛下不宣,他也要主动认错而且一定要诚恳,不得有半点虚情假意,只有这样才会让陛下不会下多么大的处罚。

而其他臣子比如丞相等人,自是眼观鼻鼻观心,不论心中怎么想,表情如一,李旦可是皇子,陛下可以随便说,武定侯尚且能够说一二,但是他们还不配说皇子的坏话,更不用说训斥之论了。

“知错!”

“知错!罢了,见你还算诚恳,朕就罚你在宫中好好读书吧,不得出宫,冬狩解禁!”

乾帝也不想在众臣面前体罚李旦,而且这一次李旦的态度,他还是比较满意的,还有从孙德海口中听闻,这小子竟然都学会跟文进修补关系了,只要这小子不在言要将孟芷柔赐给他,国子监倒不算什么大事!

李旦心中一喜,他还真的怕他连冬狩的资格都没有了,要不然怎么亲眼看着那萧文进被杀死!

“谢父皇,儿臣定在宫中,认认真真读书,不负父皇期望。”

“儿臣还有一件事,还请父皇答应。”李旦想着母妃派人传话的最后一句话,赶忙说道。

“嗯?”

乾帝略有几分的不耐烦,武定侯也使着眼色。

“讲!”

李旦拱手,认认真真道:“父皇,文进哥在国子监大放异彩,儿臣请求父皇赏赐,以此鼓励国子监的监生努力上进!”

乾帝眼神露出一丝的讶异,但李旦能够有如此觉悟,自是高兴道:“准了!”

武定侯这才是松了一口气。

“儿臣替文进哥,替国子监的监生谢父皇,儿臣告退!”

说罢,李旦便是离去。

“诸卿也都退下吧!”

乾帝挥手道,众臣一一告退,而乾帝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望向孙德海:“去,把那孟芷柔给朕叫到这里来!”

他要亲自见见这个孟芷柔,哪怕政务繁忙,看看该是什么样的女子,心气那么的高,若不是为了文进以后几十年,若不是为了让李旦还有那身后人清楚他的意思,若不是年龄合适,若不是才学兼备,若不是璇玑实在太小,这样的女子,如何配得上文进?

孙德海抿了一下嘴:“回禀陛下,孟儒小女,已经是被皇后娘娘叫到后宫了!”

乾帝挑眉,但心中的火气可是没有消掉:“那就把孟柏山给朕叫来,朕倒要问问身为大儒,可是清楚该如何教导子女!”

“遵命!”

..................

《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这本连载中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穿越、魂穿、历史、佚名穿越、魂穿、历史、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62章 随本将凿阵【加更】,已经写了567309字,喜欢看穿越、魂穿、历史、 而且是穿越、魂穿、历史、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看错了,不过也可以

才50章就开始跳着看了[微笑]

作者如果有进行完善call我一下我继续追

热门章节

第103章 都是乾帝逼的

第104章 就凭你也想杀萧文进?【加更】

第105章 你我没有后路,顾剑穷途末路

第106章 北云城破,大韩皇帝末路

第107章 通令全军,速速回援【加更】

作品试读


可是这公子哥刚说完,还不等—旁的百姓点头。

便是发现—道道犀利的目光盯着这公子哥,好似要将这公子哥给吃了—样。

公子哥尴尬的说道:“各位姐姐,刚才,刚才小生是在胡说,说书先生说的都是真的。”

“那是自然!”

“咱可是国公府的人!”

说书先生不假思索道,不过这话倒是惹的众人哈哈大笑。

国公府就两位,—个管家,—个萧公子。

管家不管家,会是你这说书先生?

大家自是不信的,饶是那些女子也是—样,不过大家对于这说书先生说的故事,心中也都有数,正如那刚才的公子哥之言,这怎么都不可能千斤重的黑罴,还有十石弓........而且大部分传闻都是三皇子救的萧公子,阴差阳错才是射死了黑罴,但确是—箭射死的。

只不过说书先生—般也是听闻,然后在渲染—番。

大家也就是听个乐呵!

突然。

—队军士冲入巷子当中,在巷子当中的百姓赶忙躲开。

只见在军士当中,还抬着—人,披着黑色大氅,只不过在大氅下,还能够看到缠着伤口的白布。

“那位就是三皇子吗?”

“嘘,正是。”

“三皇子怎么不好好养伤,出宫这是要去镇国公府?”

“这条巷子,也就国公府了。”

“只是三皇子的变化真大,这伤口吓人的很哪。”

...............

百姓小声的议论着。

“看什么看,都跪下!”

李旦对着两边的百姓大吼着,脸上的白布已经是被取下了,脸上却不再是之前虽然略有黝黑,但却干净了,反倒是各种疤痕呈现,那下巴的络腮胡也是被刮了去,若不然只怕是更加的丑陋。

这—切!

都是那萧文进所为。

而如今阿公还有母妃,竟然还让他去认错!

凭什么?

还有母妃口口声声喊的废物,更是充斥在他的脑海当中。

他不是废物!

他不是!

现在身上的伤,连马车都不好坐,还依旧是站不起来,只能抬过来,被七八名内侍抬着—路走来,他甚至都能看到百姓眼中那异样的表情。

他恨!

而百姓们赶忙便是跪在地面上,不敢再有任何的议论声音。

来到国公府门口。

那前面的内侍赶忙便去敲门。

“砰砰砰砰!”

内侍重重的敲着,可是却不曾有开门的。

“回禀殿下,好似没人?”

内侍禀报着。

“这呢,这呢。”

马爷从凳子上站起来,笑呵呵的来到跟前:“见过殿下!”

“萧文进可在?”

李旦吸了—口气然后吐出,朝着这国公府的管家询问。

“回殿下,公子在,不知道殿下有何事还需殿下亲自来这—趟.........”

马爷瞧着被人抬着的李旦,这是干什么呢,竟然被抬着也要来?

“本殿下需要告诉你这老东西?”

李旦冷着眼。

“不需要不需要。”

马爷笑着,不以为意的来到大门口,然后推门而入。

“走!”

李旦对着内侍吩咐着。

马爷赶忙拦在前面:“殿下等等,老夫先通知—下公子。”

李旦攥着拳头。

“三皇子殿下来,还需要通报不成?”

内侍狗仗人势道。

“需要!”

马爷认真道。

“你!”

李旦强忍着火气,但是知道此行是来干嘛的,他只能赶紧说—句结束,所以挥挥手,内侍便是气愤的退下。

李旦则是冷笑道:“那就请萧文进来迎接本皇子吧!”

马爷关上门,但又很快的打开门。

如此快速,哪有通报的过程,不过是戏耍他们罢了。

这李旦宫里的内侍—个个神色愤怒,但马爷却是笑着:“殿下请,公子这几日体弱的厉害,无法迎接殿下了!”

小说《无敌: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翌日。

清晨。

“奴婢见过萧公子,这都是皇后准备的些许礼物。”

郑皇后身边的女官便是将准备好的礼物送来国公府当中。

萧文进赶忙回礼:“麻烦柳官人,有时间萧文进一定去宫中亲自向皇后娘娘道谢。”

那女官抿嘴笑了笑道:“就猜到萧公子会这样说,娘娘还说了,一切要以学业为主,当今陛下提倡勤俭之风,并亲力亲行,这些礼物算不上贵重。”

“还是谢谢娘娘了。”萧文进滴水不漏的说着并行礼,因为突然穿越,十几年在这大乾的生活,对于这大乾的礼仪自然是从小便学。

女官轻点着头,然后告辞。

萧文进看着那两摞礼物,正如她所言,包装也并不华丽,但也都是上等,也不丢国公府的脸面的同时也方显几分的稳重。

“没想到皇后娘娘还想到了这一茬,倒是也不需要咱们再买礼物上门了。”马爷在一旁笑着,作为国公府的管家,他可是清楚,国公府很穷,根本没有属于国公府的产业,先前都是靠着奖赏倒也不愁银两,如今虽然也不缺,但是马爷自然也要为以后的国公府考虑,以后公子成婚,宴请四方也是需要银子等等,都是大开销。

“娘娘对文进一直都不差的。”萧文进轻笑着说,这些年不论是陛下,还是娘娘对他都照顾有加。

但同样也有苦恼之处,那便是参军一事,恐怕是难啊。

而他是必须要入伍参军的,当今陛下和娘娘对他是好,能够让他锦衣足食,甚至陛下更是有昨晚的承诺,但说句大不敬的话,陛下若是驾崩了呢?太子李延若是继位,他虽然不会死,但那时候便是施舍!若是三皇子那李旦翻盘继位,那时候恐怕连施舍都没有了。

至于陛下的承诺,萧家与大乾共甘,陛下在,他相信,若是下一位皇帝,对于这先帝遗诏,需要当一回事吗?毕竟满朝文武也不会为了一个没落的萧家出头。

前些年,因为国公爷在,他可以摆烂,但如今,他的命运不能靠别人的恩情而维系!

再加上他这与生俱来又莫名其妙的天赋,战场才是他的归宿!

只有战场,因为二十级军功制的存在,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萧文进吐出一口浊气,摇摇头不再多想,如今是要换个身份去见见那位未婚妻啊。

“马爷,备车吧。”

马爷点头转身出去。

................

孟府门口。

这孟府管家笑呵呵的对着面前魁梧的三皇子,脸上并没有见到皇子的诚惶诚恐,显然并不是第一次来了。

“见过三皇子殿下,老爷去了国子监。”

不等这三皇子李旦开口,管家便是赶忙说道。

李旦瞥了他一眼,脸色微冷:“孟祭酒既然去了国子监,那孟夫子想必在府吧。”

管家自是清楚这三皇子真正要找谁,只是先前小姐可是严令不让这三皇子进府,但是他一个管家,面前的可是皇子啊。

“这......”管家略微迟疑之际,李旦一把将他推开:“狗东西,若不是在孟家,就你这种贱民也配跟本皇子对话?”

“去,告知孟夫子一声,本皇子有功课不明,还请孟夫子解惑一二。”

李旦带着太监大摇大摆的直接进入正堂,然后直接坐在主位。

管家一脸的无奈,摇着头然后对着府中的下人吩咐着:“去告诉小姐,三皇子来了。”

“什么?”

“李旦来了?”

“什么事?”

“回小姐话,三皇子说功课不明。”

这侍女站在孟芷柔的香闺当中,看着小姐那原本练字的纸张上,涂满了笔墨,当即心中了然,听服侍小姐的玲儿说,这两日小姐的脾气都不好,以至于她回话的速度都快了许多。

孟芷柔一身浅黄襦裙,听着侍女的话,翻了个白眼。

就那李旦,还有功课未明?

整个堂中,一个那萧文进,还有一个就是这李旦,都是不求上进的废物,一想到萧文进,孟芷柔心中更加的烦躁,而那萧文进比李旦更要废物,相比较,这李旦尚且还有个学剑有成,那萧文进恐怕连提剑的力气都没有,但若是与那位相比,一个个都是米粒之珠罢了。

“小姐?”

孟芷柔回过神来:“告诉他,有什么问题就去国子监!”

她又岂能不知道这李旦醉翁之意不在酒。

什么学业不明,都是幌子罢了。

还有这李旦,实在是放肆,说到底她也是已经被陛下赐婚与那废物萧文进了,整个乾都这两日虽然百姓还不知,但文武百官也是知晓,这李旦还敢明目张胆的来。

真是不把那萧文进放眼里。

等等。

孟芷柔眼睛突然一亮。

那李旦自然是不怕萧文进,莫说现在镇国公已经死了,就是没死,二者又是什么地位?

而且她尚有听闻,当今陛下对那废物萧文进尚有几分的恩典。

若是让这二人咬起来,闹的沸沸扬扬,而她孟家门风严谨,饱受舆论,她倒是也可让父亲上奏!

同时,议论之间也不会觉得他们孟家做错了什么,而孟家也是受害者罢了。

这年头,退婚可是饱受议论的,若是男子退婚女子,这女子想要再嫁,怕是难了!

当然。

那萧文进会退婚?

他如今的萧家,凭什么?

只怕是偷着乐吧!

而若是待退婚之后,嫁给了那人,不求为正室,就算是侧室!

那天底下议论纷纷的,暗自耻笑的也更是萧家萧文进,毕竟她想要嫁的那人,可是身份尊贵,人们只说萧文进错过了这辈子翻身的机会,萧家彻底没落了,而人们更说孟家小女幸亏没有嫁于那萧家,而萧家也配不上!

妙!

“孟芷柔啊孟芷柔,你怎么那么的聪明呢。”

孟芷柔双手搓着自己的小脸,这两日的烦躁瞬间消散一空。

距离她能够退婚,又是多了一个法子,她岂能不高兴。

而突然,孟芷柔看着急匆匆折返回来的侍女:“是不是那三皇子不走?告诉他,我等下便为他解惑,不懂便问,是个好习惯,若是不懂不问装懂,才是可笑。”

她要透露的意思自然便是让李旦联想到萧文进,同样让李旦明白,她对萧文进的态度是怎样的,更让李旦明白她对这婚约的态度。

这李旦不是爱慕她吗?

那好啊,就看你出多少力了。

“不是不是。”侍女面带着着急,赶忙在孟芷柔蹙眉想要呵斥的话前说道:“是萧公子携礼前来拜访老爷,已经是到了正堂,三皇子言语不善。”

“那废物来了?”

“真是着急的很啊!”

孟芷柔冷着脸,这萧文进果真如她所想,心中怕是在接到圣旨之后便偷着乐了。

如今都是到了正堂,不过转念一想,来的也正是时候。

“走!”

孟芷柔起身朝着正堂大步走去,她要拱火。

正堂。

李旦那原本压在心底的愤怒,当看到萧文进的时候,瞬间就压制不住了。

他是皇子!

他求父皇赐婚,父皇不应!

最后父皇竟然将孟芷柔,赐婚给了这萧文进。

凭什么?

就算是父皇想要做表面功夫,大可给这萧文进其他封赏!

而不是将他所要的给予这萧文进。

父皇不就是偏向大哥嘛!

相比大哥,他有那么差吗!

还有母后,竟然还让他喊文进为哥?他可是皇子啊。

萧文进算什么东西?

就因为这件事,父皇对他又打又踹,他可是父皇的亲生孩子!

心中的情绪让李旦面部都有些扭曲狰狞。

“萧文进,见到本皇子,都不行礼?”

萧文进身着一身白袍,好似没有看到李旦一般,最后目光才是落在他身上,淡淡道:“见过三皇子。”

声音带着几分的嘲讽和不屑。

身子更是没有任何的动作,反倒是有几分的趾高气昂。

对于这李旦,他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好感,也不需要客气,跳梁小丑,虽然比那太子李延差了两岁,但这两岁的差距可真是大,内心的情绪都是遍布脸上呈现出来。

他也在国子监,自是清楚这李旦对孟芷柔的想法,只是如今陛下已经赐婚,还这般不着调。

“萧文进,本皇子真是不知道你哪里来的神气,现在这局面,不夹着尾巴就算了,还这样嚣张?”

“是不是忘了,镇国公已经死了,连尸首都被蛮夷带走了,也不对,也有可能被战马都踩碎了吧哈哈哈。”

李旦坐在主位上拍着大腿哈哈大笑。

这可是真心的,这没有了镇国公的压制,满朝武官,可都是以他的阿公武定侯为主。

“住口!”

站在后面的马爷当即便是上前一步怒瞪着李旦。

萧文进亦是半眯着眼睛:“你说,我若是现在把你废了,陛下会不会治我的罪?”

李旦眨巴了下眼睛,微微愣神,然后便是拍着大腿放声大笑,好似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一般。

指着萧文进:“你说什么?废了本皇子?就你这个废物?本皇子一巴掌,你怕是直接追随镇国公了吧。”

萧文进缓缓上前,眼神皆是冷意,他的好脾气可不是对这种人的。

就算是废了这李旦,陛下说不一定一气之下,还真的同意让他参军入伍自生自灭了。

被萧文进盯着,那双眼睛让李旦一刹那手指都是一抖,不自觉的收了回来,想着自己方才竟然被这废物给吓住了,李旦气的青筋暴起。

而躲在帐缦后面的孟芷柔,早就是到了,听着正堂剑拔弩张的,还有那萧文进说的狂妄之言,她更是只觉得恶心。

还废了李旦,莫说二人的体格都不是一样的,就说那萧文进时不时的咳着那几下,她都觉得这李旦真的一巴掌拍死他,没有本事,只会说这种狂言,令人耻笑。

她也倒是希望李旦拍死这废物,只是却不能在这孟府!

掀起帐缦,冷喝一声:“你们两人闹够了没有?”

孟芷柔双手叠在前面,礼仪得体,脸上挂着寒霜,这两人都是她恶心的,倒也没有装!

“三皇子,作为国子监夫子,学生功课不明,自要一一解答,还请稍等片刻!”

“萧公子,父亲作为国子祭酒,今日不是休沐之日,而萧公子却前来........”孟芷柔又瞧了一旁的各式各样的礼盒,继续道:“还请萧公子拿着礼物回去,不必瞰亡往拜。”

.............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