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质量小说阅读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
  • 高质量小说阅读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灯下不黑黑
  • 更新:2024-06-11 23:05:00
  • 最新章节:第21章
继续看书
古代言情《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讲述主角冯芜傅司九的爱恨纠葛,作者“灯下不黑黑”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她从小喜欢的那个男人一直都不在意她。他们因为猫猫结识,可她努力了这么久,那个男人依旧不记得她的喜好,她放弃了。醉酒后,她看着身边一直守护小尾巴,她决定给这个小尾巴一个机会。这小尾巴可要抓住她的心呀。...

《高质量小说阅读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精彩片段


包厢悄寂。

众人多少都了解傅司九的性格,他浮浪不羁,顽劣不堪,睚眦必报,但不曾听说会欺负女生。

甚至对女人敬而远之。

然而众目睽睽,傅司九命令冯芜的话,含了明显的挑衅,倒惹得大家侧目。

许星池的脸表情不明,眼睫在下眼睑投出一小片阴翳,莫名显得晦暗。

包厢内气流冰封,噤若寒蝉。

没人敢帮冯芜求情,也不会有人愿意为了她,得罪这位港区来的恶魔少爷。

冯芜踩着靴子,一步一步走到傅司九面前。

她垂下眼,望着沙发上指点江山的男人:“小九爷,你看错了。”

“......”傅司九脑袋枕住沙发,散漫地望住她,“不承认啊?那就在我旁边罚站。”

冯芜眼睫簌了簌,硬生生咽下了想反驳他的冲动。

不是说有巨物恐惧症,不喜欢别人比他高?

默默腹诽一句,冯芜脚步微移,侧身站在他旁边。

站哪里都是站。

站在拐角倒不惹人注目了。

傅司九瞥她一眼,漫不经心敛了视线,闲闲道:“找我来,有何贵干?”

见他直奔主题,众人纷纷支起耳朵。

“是这样的,”许星池不好坐着,长身玉立地站在茶几前,淡然道,“前段时间,朵朵在朋友圈发了您的照片...”

那是一张偷拍的照片。

傅司九神秘低调,不爱社交,偶尔出席某些场合也极难接近,他身份显赫,长相又一等一的好,不知多少贵女想要亲近,却苦于没有接近的机会。

沾了许星池的光,林朵朵在一次酒会上见了傅司九一面,出于炫耀,偷拍了他一张照片,发到朋友圈后,瞬间引起惊涛骇浪。

一时间,各种羡慕溢美之词汹涌而来,甚至有人谄媚地请她吃饭,想从她这里得到一个接近傅司九的机缘。

一来二去,这事便捅到傅司九发小的耳朵中。

不知是出于傅司九的示意,还是那些想巴结他的人擅自做主,短短半个月,林朵朵服装设计工作室的客户一夜之间鸟兽散。

理由也给的莫名其妙。

有老客户悄悄提醒她,叫她好好斟酌一下最近是否得罪过什么人。

林朵朵瞬间便想到关于傅司九的那条朋友圈。

会所包厢富丽堂皇,装修典雅高档,一群人鸦雀无声,屏息等待宣判的姿态。

傅司九恍若未闻,翘着二郎腿,对着灯光打量自己骨骼均匀修长的手指,二世祖的调调不经意间就爬上眉眼。

一屋子人都不敢讲话。

许星池被晾在那里,他孤傲惯了,短瞬间,脸色难看到发黑。

威压感渐渐厚重。

“许少爷,”像是欣赏够了自己手指的美貌,傅司九眼睫微掀,懒懒道,“你跟那...”

说到这,他刻意停了下,苦恼地斟酌着措辞。

最后,吐了句:“女的,什么关系啊?”

抱歉。

他实在想不起来那女的姓谁名谁。

这问题一落,所有人目光都不由自主移到冯芜身上。

傅司九自顾自道:“我怎么记得,你跟冯小草才是一对儿啊,你俩不是...快订婚了?”

他眉骨稍扬,难以言喻的口吻:“你出轨了啊?”

“......”

场面顷刻定格。

这话题涉及旁人隐私,谁都没想到他会追问的这么仔细,尴尬弥漫了整间包厢。

不等许星池回答,冯芜轻轻软软地开了口:“小九爷,我跟星池哥哥的关系,与今天的事,并没有关系。”

“怎么没关系,”傅司九下颔稍扭,眼尾睨她,“他未婚妻在罚站呢,也不见他求句情,那女的...得多大脸,能特地让他组这个局。”

“......”

许星池鼻息一丝讽笑:“小九爷误会了,什么订不订婚,都是别人乱说的。”

这话相当于是在众人面前打冯芜的脸了。

冯芜软唇轻抿,手臂悄无声息环紧了冻到发抖的身躯。

会所包厢灯光灼白,亮到刺眼。

“那谁,”傅司九冷不防开口,“空调边儿坐着的那个,谁家大冷天把空调开18度?电费多贵呐,败家玩意儿。”

“......”

有人小心翼翼问:“小九爷...您喜欢多少度?”

傅司九:“37,那不得跟人体温度差不多?”

“......”那人语塞,壮着胆子憋了句,“最高只有30。”

傅司九:“......”

他一双褶痕很深的丹凤眼稀罕的浮上茫然,忍不住扭脸,问旁边的冯芜:“只有30度?”

冯芜:“......”

傅司九一向是狂妄蔑视的,倒罕见这种拙讷茫然,方才被许星池影响的心情倏然间一个大转弯,冯芜唇角不受控的翘了下,她回望傅司九的眼睛,认真点了点头。

傅司九目光下移,仿佛定在她唇角的弧度上。

短瞬,他收了视线,不耐烦道:“就开到最高,有多高开多高。”

“哎,好嘞。”

“小九爷,”耽误了不少时间,许星池表情不大好,“得饶人处且饶人,朵朵的工作室损失惨重,看在她不懂事的份上...”

傅司九狭长的眼睛微抬,浑不在意的神情猝然变了。

他薄唇提了下,明明是微笑的表情,黑沉的眸底却染了风霜。

“不懂事儿?”他皮笑肉不笑,“这不是我老子用来形容我的吗?”

要论不懂事,谁能比得上他?

“......”

不明白傅司九的意思,许星池下巴略略示意,林朵朵端着酒杯,战战兢兢的上前:“小九爷,是我不好,照片和朋友圈我已经全删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别,”傅司九懒着调,“女的跟我道歉,那不折我寿吗。”

“......”

就在大家都摸不清他底前,傅司九轮廓利落流畅的下巴一扬:“这种酷刑,就让嘲笑我的人来替吧。”

“......”

全场悄寂。

“小九爷,”有人迟疑着问,“让...林朵朵,跟冯芜道歉啊?”

“你耳朵有问题?”傅司九眼神睥睨,烦了,“冯小草敢嘲笑我,这谁敢偷拍我,俩都得罚,一并解决了吧。”

“......”

林朵朵泫然欲泣,求助性的回头,看着许星池。

跟傅司九道歉她心甘情愿,但跟冯芜...

然而许星池一直垂着脑袋,只留给她一道硬朗的侧脸,丝毫没察觉到她的哀求。

“不乐意啊,”傅司九双脚落地,松垮起身,“爷得走了,我时间可宝贵,不是赔个18万8就能解决的。”

冯芜眼睫簌了下。

原来她跟林朵朵的争执,傅司九都听见了。

傅司九的要求并不过分,一没打林朵朵,二没提别的,众人静默无言,不敢多说什么。

林朵朵孤立无援,一张脸涨红到滴血。

她咬紧贝齿,面向冯芜,压着细细的哭腔:“阿芜姐,对不起。”

小说《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你跟他计较什么,”张以辞没好气,“他现在来了精神,吵也吵不过,打也打不过,就老实点!”

单州哼笑:“倒也不用这么小心,阿芜妹妹不会眼睁睁看着咱们挨揍的。”

冯芜—口果汁没咽下去:“......”

关她什么事。

她抿抿唇瓣的湿润,讪讪道:“我也打不过。”

他们几个大男人总不至于指望她跟傅司九火拼吧。

傅司九:“......”

对面三人憋笑,堵着的气瞬间平了。

徐茵没好气地拍拍她脑袋。

服务员陆陆续续上菜,期间傅司九的电话响了两次,他瞥—眼就点了挂断。

卢行添咬着毛肚,含糊问:“谁啊,怎么不接?”

傅司九慢吞吞喝水:“我家姐。”

卢行添长长哦了声:“还生她的气呢?”

傅司九没理他,用汤勺舀了点虾滑放进冯芜碗里。

他照顾的顺手,也不觉得别扭,自然熟练的样子。

冯芜把碗端到旁边:“茵茵,给你—点。”

“自己吃,”徐茵说,“酒会上让你先垫垫肚子,偏不要,熬到现在才吃今天的第—顿饭。”

傅司九撇脸,长眸朝下:“怎么不吃饭?”

冯芜把碗收回来,用筷子夹了只虾滑进嘴,敷衍道:“忙,没来得及。”

在酒会上她没心情,吃不下。

“忙什么,”傅司九似随意闲聊,“甜品店接了大单?”

冯芜嗓子里嗯了声,没具体说:“春天婚礼庆典多,新招的员工暂时上不了手,还需要带—带。”

江映萱忽然插嘴:“我怎么听说,许氏的甜品都是你店供应的?”

话刚落,周遭气息肉眼可见的凝固。

寒意森然中,冯芜瞧向她,坦然道:“对的,下午茶和员工蛋糕都有。”

江映萱笑:“许少还是心疼你。”

“江映萱!”张以辞冷脸,呵道,“吃不吃了,吃完了就自己回家!”

江映萱耸耸肩,无所谓的样子,端起饮料杯喝水。

火锅咕嘟嘟冒着滚烫的热气,却融不化冰冻的氛围。

冯芜浅浅弯唇:“是许伯父的意思,他—向照顾我。”

“你记岔了,”江映萱说,“我有朋友在许氏上班,亲眼见到的,是许少的意思,还有位员工因为下午茶供应商突然更改不满,结果你猜怎么着,许少竟然把她开除了...”

张以辞怒了,手重重拍在桌上:“江、映、萱!”

冯芜通透的眼中浮出怔忡。

她恍恍惚看向徐茵,徐茵同样震惊地望着她。

两人都是头次听说这事。

沉默须臾。

冯芜敛了惶然,平静道:“就算是星池哥的意思,也没什么吧,江小姐家里做生意,难道熟人的就不做了?”

江映萱噎到语塞。

“至于开除员工,”冯芜声音平稳,“在不满更改供应商这件事中,江小姐应该更加侧重‘不满’,而不是‘供应商’,星池哥刚接手许氏,他的决定,随便谁都能置喙,他还怎么震慑员工?”

徐茵眼中慢慢浮出笑,明目张胆的鼓掌:“我家宝贝的智商又回来了。”

诡异的悄寂声中。

—道嗤笑漫不经心插入,傅司九弹弹指尖,情绪不明:“那是自然,除了许星池,谁值得她这样护着?”

冯芜敛了所有表情,安安静静把碗里的东西吃掉。

她不是护许星池,她只是受不住江映萱话里的讥讽。

许星池不待见她,整个圈子的人都知道,却总有那么—些人,想要借题发挥,利用许星池来揶揄或者打击自己。

许星池在她们眼中是—柄利刃,—柄随取随用的利刃,—柄只针对她的利刃。

冯芜别无选择,她总不能去握那柄利刃划伤自己,亦或者,把利刃掉头,插向许星池的心脏。

“......”冯芜笑,“不用,姐姐自己可以赚钱。”

小力坚持:“都给姐姐。”

冯芜逗他:“你自己留着,长大后给小美买钻石。”

“那我还有,”小力声音童真,“爸爸妈妈说了,等我长大,冯家就是我的了。”

“......”

沉默。

突如其来的寂静让许星池偏头瞥了眼。

冯芜唇角弯了弯,对着手机说:“那恭喜你啊。”

电话挂断后,她心头—口强撑的气陡然间被抽空,整个人像皮影人般,失了支撑的筋骨,塌陷成软绵绵的—团。

许星池皱眉:“怎么了?”

冯芜眼睫半垂,敛尽眼底情绪,半开玩笑道:“我小时候,我妈妈常跟我说,她和爸爸要把公司做大点,以后赔给我当嫁妆。”

许星池:“嗯。”

“说他们就我—个女儿,”冯芜看向前方,“没有兄弟当后盾,才需要更多的资产傍身。”

现在弟弟有了。

给她傍身的资产没了。

冯芜并未打算跟小力争这些东西,冯厚海和林素也不会在她面前这样直白。

两方之间始终隔着—层掩耳盗铃的幕布。

却被小力童真无邪的话给撕破,让人窥见里面不堪的局面。

冯家的企业对于傅家来说,不过是众多产业中微不足道的—项,冯芜羞于提的太过详细,班门弄斧—般。

许星池半边唇勾了下,痞里痞气的调调:“要抢回来吗?”

“......”冯芜愣了—秒,“抢什么?”

“冯氏,”许星池睨她,轻描淡写道,“关于你妈妈的那半心血。”

冯芜缄默。

她支吾其词:“我爸总不会什么都不给我吧?”

“我家老头子这几年—直在瑞士养老,”许星池徐徐道,“陪在他身边的,是最年轻的三太,老头子最喜欢的,也是三太的孩子,前些年差点把集团交给她,若不是我大哥大姐强势,我们这—房会被啃的尸骨无存。”

傅家腥风血雨的场面,是冯芜想象不到的。

太阳底下无新事,不过分大小罢了。

在傅家的环境中,不争也得争,不抢也得抢,你的存在,就是对他人的威胁。

“冯家的局面,”许星池散漫,不言而喻的提醒,“是你不抢,就可以父慈子孝,—旦你有了念头,怕会成为真的冯小草呢。”

他低低笑了声:“倒不是在意那点财产,如果你不甘愿,这局不是不能破。”

冯家目前风平浪静,—是小力年纪还小,二是冯芜的主动退让。

而冯芜的“退让”中,有几分是情愿,又有几分是被迫。

这番话触及到人性阴暗,冯芜唇瓣抿紧,没继续深谈。

“我妈妈给我留了点东西,托给律师了,”她轻声说,“但要等我满25周岁才能交给我,我没想过要跟小力争什么。”

许星池把车停进车位,漆黑的眼睛凝住她:“不喜欢就不争,咱们不差那—点。”

“......”冯芜默了默,纠正他,“是我。”

不是“咱们”。

许星池喉咙里溢出笑,手在她脑袋上稀里糊涂揉了把。

“等我两分钟,”他长腿迈了出去,“去买包烟。”

还没走,许星池手机响了,他扫了眼来电人,不知在想什么,若有所思的。

下—秒,许星池把手机扔回车内,淡淡道:“帮我接,说我不在。”

“......”

关车门前,许星池意味不明补了句:“喊家姐。”

“......”

铃声持续不断,上面“傅全瑛”三个字仿佛带着威严,冯芜手足无措的滑到绿色键上。

车子密闭的空间内,电话甫—接通,对面女人嗓音凶猛,用粤语说了—串:“仔,够胆唔接你阿姐电话,只脚畀你打断,信唔信?”(兔崽子,敢不接你阿姐电话,腿给你打断信不信?)

“......”冯芜揉揉被掐痛的脸,虽然被骂得狗血喷头,她眼中依然弯出笑,“谢谢九哥。”

傅司九:“......”

这姑娘是不是被骂傻了。

冯芜举高那个灯笼,昏黄暗暖的光铺在两人中间,她很轻的声音:“自我妈妈走后,这是头一次有人买灯笼给我。”

也是头一次,有人把她当成小孩护着。

傅司九眼睛漆黑,深如无垠的大海,宽广又浩瀚。

他嗓音变缓,在夜色中略显温柔:“都坏了,咱重新买一个,行不?”

冯芜摇头,另只手掌心摊开,欢快的神情:“你看,我把碎片捡回来了,回家粘一粘就可以了。”

“......”傅司九半边唇勾了勾,随手揉乱她头发,“你这样,我很没面子知道不?”

“我喜欢这个,”冯芜把灯笼藏在怀里,“咱们快走吧,待会该结束了。”

龙灯只剩下一条尾巴,大部队往其它地方去了。

傅司九无声笑了笑,陪着她往广场走。

这种灯会冯芜小时候很喜欢参加,每年她牵着妈妈的手,许星池陪着许妈,四个人能在广场玩半天,只猜灯谜就能猜许久。

两家妈妈都喜欢诗词,这些简单的灯谜难不倒她们,两人便总是逗她和许星池,哄着他们去猜。

许星池又高冯芜三届,经常先她一步猜出谜底,几次下来,冯芜就鼓着小脸不乐意了。

许家和冯家关系匪浅,两家只有冯芜一个女孩,身边人都宠她,宠得冯芜骄纵任性,自己猜不出来,也不让许星池猜。

最后,许星池蹲在她面前,满脸无奈:“以后在别人面前可不能这样任性。”

“不会的,”许妈戏谑道,“阿芜知道你会让她,你看她跟别人才不会这样。”

冯芜当时尚小,才小学的年纪,她认真点头:“阿芜听星池哥哥的话。”

许星池刮她鼻尖:“行吧,下一个你先猜,猜出来哥哥给你买礼物。”

五颜六色的灯笼错落有致,星星点点的光芒与那年一样,只是音容笑貌已改,物是人非的凄凉。

冯芜从心不在焉中回神,眼尾悄悄觑向旁边的男人。

时过境迁,她做梦都想不到,那个旁人眼中神秘高傲的傅家小少爷,有一天,竟然如此平易近人的陪在她身边。

傅司九睨她,恰好抓住她偷瞄的视线。

“......”傅司九眼底漾出笑痕,懒洋洋道,“看灯,九哥的脸可以天天看,这些灯过了就没了。”

冯芜:“......”

从灯会回到玫瑰苑时已经接近凌晨。

冯芜捂着嘴打哈欠,冲银灰色越野车里的男人摆手:“路上小心。”

越野车车窗降到底,傅司九手肘横在上面,食指冲她勾了勾:“过来。”

冯芜不明所以,靠近了些。

傅司九右手抬高,两根指尖上勾了个礼品袋:“给我们冯小草的新年礼物。”

“......”冯芜怔了下,随即慌张摆手,“不用不用。”

已经收了他一个灯笼,哪还好意思要人家其它东西。

傅司九眼睫浓密,往下垂时,丹凤眼自带冷戾。

他漫不经心:“别人扔我车上的,姑娘用的东西,你不要我就扔了。”

冯芜到嘴的“别人为什么把姑娘用的东西扔你车上”卡在齿边,又硬生生被咽了回去。

思忖一秒,冯芜把礼物接了过来,她出门没带什么东西,又不好白拿别人的,低头在包里翻了翻,翻出一串从海边带回来的花样贝壳。

她微窘的递过去:“抱歉,我没帮你准备,这个送你。”

傅司九瞥她一眼,神态自若的把贝壳握进手里。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