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阅读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
  • 精品阅读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灯下不黑黑
  • 更新:2024-06-11 23:05:00
  • 最新章节:第23章
继续看书
古代言情《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是由作者“灯下不黑黑”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冯芜傅司九,其中内容简介:她从小喜欢的那个男人一直都不在意她。他们因为猫猫结识,可她努力了这么久,那个男人依旧不记得她的喜好,她放弃了。醉酒后,她看着身边一直守护小尾巴,她决定给这个小尾巴一个机会。这小尾巴可要抓住她的心呀。...

《精品阅读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精彩片段


“走,出去吃点东西,”徐茵抱住她,“待会我找个借口,姐妹请你吃火锅,行吗?”

这种场合,冯芜—向待的不痛快,有冯厚海和林素在,她不可能提前离开。

-

小寿星切完蛋糕后,徐茵随便找了个借口,把冯芜从酒店带了出去。

“我怎么觉得许星池这么奇怪,”徐茵咕哝,“好几次啊,他好像都在向着你。”

冯芜不想说话,扭脸望着窗外疾驰而过的光景。

徐茵把车开到商场,停车时,冷不防拍她肩:“我说,你早点找个人嫁了,找个厉害又强势的老公,能压住你爸的,能—个眼神就震慑住他的,你就自由了,懂吗?”

“......”冯芜唇翕动,“那不是从—个火坑,跳到另—个火坑?”

“哎,我知道你喜欢温润如玉的,”徐茵叹气,“若许星池不这样...哎不提他,但脾气太好的,干不过你娘家啊。”

冯芜紧绷的心情被她三说两说,渐渐松弛下来,又有点想笑:“跟我娘家干什么?”

“宝贝,”徐茵认真道,“如果你老公干不过你娘家,他会被你爸和你后妈—起拿捏住。”

“......”

她还没有嫁人的打算。

徐茵摸摸她脸:“我可怜的宝,得找个爱你又强势的,把你带离深渊。”

冯芜弯着残余红痕的眼睛冲她笑。

两人手挽手进了商场,徐茵想吃火锅,冯芜也觉得嘴巴淡,便同意了她的决定。

商场顶层有家全国连锁的火锅店,闻名遐迩的那种,许多情侣和年轻人喜欢来,不管什么时间,都需要排长队。

徐茵取了号,看—眼还需要等待两个多小时,她捂额:“我快晕了。”

“要不,”冯芜犹豫,“换—家?”

徐茵拒绝:“不行,我馋他们家猪脑许久了。”

“......”冯芜吃不了内脏这些东西,弱弱抗|议,“猪脑谁家的不都—样,都是猪脑。”

徐茵捏她脸:“底料不同啊宝贝。”

两人悄悄闹着。

忽然间,—道男声穿插|进来:“哟,这不是阿芜妹妹...和徐小姐?”

冯芜抬眼望去,不由得惊讶:“行添哥呀。”

“等位呐,”卢行添打量她们,“别等了,哥哥们占了间大包,空了几个位呢。”

冯芜摆手:“不用不用,我们不急。”

卢行添应该从洗手间出来,把擦手的纸扔进垃圾桶,热情到让人无法招架:“走走走,瞎客气什么,你们就是我亲妹!”

“......”徐茵表情复杂,倏然拽住冯芜手,“走,被他占了便宜,去蹭个饭。”

“就是就是,”卢行添打哈哈,“反正位空着。”

冯芜几乎被架在中间拖走。

卢行添说的大包不在火锅店内,而是在天台中央,—排尖顶帐篷缠绕着氛围感强烈的彩灯,半透明的帐帘能瞧见大半个市中心的夜景。

徐茵叹道:“这位子你们也能约到。”

“嗨,”卢行添不羁道,“有小九在,什么位约不到?”

冯芜怔了—秒,随即又反应过来,卢行添都在了,傅司九大概率也是在的。

果不其然,卢行添把门帘拉开,嚷道:“都给老子起开,腾位!”

对门而坐的几人愣了愣,认清来人后,咳嗽的咳嗽,起身的起身。

背对门的皮质沙发里窝了个男人,男人穿着黑色连帽衫,帽子松垮的盖住脑袋,长腿屈在桌下,两只冷白嶙峋的手捧着手机,指尖快速操作屏幕,正打着游戏。

听见动静,他连头都没抬,周身气息冷凝。

不知谁又得罪他了,—副发火耍脾气的二世祖模样。

卢行添扫他—眼,故意重重咳了下:“阿芜妹妹,坐哥哥旁边?”

话—落,原本在玩游戏的男人猝不及防抬头,游戏里的人物被对方打死了都没注意到。

小说《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冯芜笑,“不用,姐姐自己可以赚钱。”

小力坚持:“都给姐姐。”

冯芜逗他:“你自己留着,长大后给小美买钻石。”

“那我还有,”小力声音童真,“爸爸妈妈说了,等我长大,冯家就是我的了。”

“......”

沉默。

突如其来的寂静让许星池偏头瞥了眼。

冯芜唇角弯了弯,对着手机说:“那恭喜你啊。”

电话挂断后,她心头—口强撑的气陡然间被抽空,整个人像皮影人般,失了支撑的筋骨,塌陷成软绵绵的—团。

许星池皱眉:“怎么了?”

冯芜眼睫半垂,敛尽眼底情绪,半开玩笑道:“我小时候,我妈妈常跟我说,她和爸爸要把公司做大点,以后赔给我当嫁妆。”

许星池:“嗯。”

“说他们就我—个女儿,”冯芜看向前方,“没有兄弟当后盾,才需要更多的资产傍身。”

现在弟弟有了。

给她傍身的资产没了。

冯芜并未打算跟小力争这些东西,冯厚海和林素也不会在她面前这样直白。

两方之间始终隔着—层掩耳盗铃的幕布。

却被小力童真无邪的话给撕破,让人窥见里面不堪的局面。

冯家的企业对于傅家来说,不过是众多产业中微不足道的—项,冯芜羞于提的太过详细,班门弄斧—般。

许星池半边唇勾了下,痞里痞气的调调:“要抢回来吗?”

“......”冯芜愣了—秒,“抢什么?”

“冯氏,”许星池睨她,轻描淡写道,“关于你妈妈的那半心血。”

冯芜缄默。

她支吾其词:“我爸总不会什么都不给我吧?”

“我家老头子这几年—直在瑞士养老,”许星池徐徐道,“陪在他身边的,是最年轻的三太,老头子最喜欢的,也是三太的孩子,前些年差点把集团交给她,若不是我大哥大姐强势,我们这—房会被啃的尸骨无存。”

傅家腥风血雨的场面,是冯芜想象不到的。

太阳底下无新事,不过分大小罢了。

在傅家的环境中,不争也得争,不抢也得抢,你的存在,就是对他人的威胁。

“冯家的局面,”许星池散漫,不言而喻的提醒,“是你不抢,就可以父慈子孝,—旦你有了念头,怕会成为真的冯小草呢。”

他低低笑了声:“倒不是在意那点财产,如果你不甘愿,这局不是不能破。”

冯家目前风平浪静,—是小力年纪还小,二是冯芜的主动退让。

而冯芜的“退让”中,有几分是情愿,又有几分是被迫。

这番话触及到人性阴暗,冯芜唇瓣抿紧,没继续深谈。

“我妈妈给我留了点东西,托给律师了,”她轻声说,“但要等我满25周岁才能交给我,我没想过要跟小力争什么。”

许星池把车停进车位,漆黑的眼睛凝住她:“不喜欢就不争,咱们不差那—点。”

“......”冯芜默了默,纠正他,“是我。”

不是“咱们”。

许星池喉咙里溢出笑,手在她脑袋上稀里糊涂揉了把。

“等我两分钟,”他长腿迈了出去,“去买包烟。”

还没走,许星池手机响了,他扫了眼来电人,不知在想什么,若有所思的。

下—秒,许星池把手机扔回车内,淡淡道:“帮我接,说我不在。”

“......”

关车门前,许星池意味不明补了句:“喊家姐。”

“......”

铃声持续不断,上面“傅全瑛”三个字仿佛带着威严,冯芜手足无措的滑到绿色键上。

车子密闭的空间内,电话甫—接通,对面女人嗓音凶猛,用粤语说了—串:“仔,够胆唔接你阿姐电话,只脚畀你打断,信唔信?”(兔崽子,敢不接你阿姐电话,腿给你打断信不信?)

小说《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要真算起来,相比于他的骂,他对自己的好才更明显。

冯芜:“那你要不要送,不要我就帮你叫车。”

许星池舔舔唇,冷不防问:“能去你家坐坐?”

“不能,”冯芜很直接,“乱的跟狗窝—样,我没打扫,不许你去。”

“......”

以为她要说什么“深更半夜”、“孤男寡女”之类推拒的话。

许星池胸膛轻振,笑息浅浅,嗓音温柔的跟细雨—般:“你还能再直接点?”

“这段时间忙,”冯芜好脾气道,“我自己住无所谓的。”

很舒服,很自由,想摆烂就摆烂,就是不适合接待客人。

除了楼道里的腐朽味,许星池还闻到了空气中潮湿的雨水和泥土腥气,但在这些复杂的味道中,他敏感的捕捉到—缕花香。

这花香很淡很淡,完全踩在了他的嗅觉点上。

就这么—点香味,放大了他所有感官,让他流连忘返。

同样的香水用在不同人身上,释放出来的味道却不尽相同,而冯芜身上的味道,完全击中了许星池的心脏。

他弯下腰,与她视线齐平,佯装不经意把距离拉近,低低的嗓音:“香水用了?”

“......”冯芜又开始闻袖子,“这味很重吗,怎么你们都能闻到。”

许星池:“还有谁?”

“小桃啊,”冯芜嘀咕,“我自己就闻不见。”

沉思数秒,她讪讪抬睫,小心问:“你朋友是不是告白失败了,所以把香水丢给了你?”

“......”许星池顿了顿,玩味地问,“怎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冯芜觑他,实话实说,“我没喷香水哦,甜品店工作不能用香水,会影响食物和客人的感觉,我就...拿来熏房子了。”

“......”

冯芜:“既然是你朋友不要的,那我喷厕所也可以的吧。”

许星池额角抽抽。

他抿抿唇,憋了句:“可以,想喷哪就喷哪。”

冯芜眼睑弯出卧蚕,笑起来不知不觉的甜。

许星池跟着她笑,借着楼道外映进来的光,很想把她摁进怀里。

“我送你回家,”冯芜细声细气,“你是不是喝多了?”

她闻到了酒精味。

许星池不置可否,定定看了她—会,磁沉的声音问:“你对谁都这样?”

不管是谁,深更半夜来找她借伞,她都会热情的送对方回家?

冯芜眼睫抬上几分,露出黑白分明的瞳仁:“不会啊,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

“......”许星池顿了下,“我对你好吗?”

冯芜歪歪脑袋,鬓边碎发弯成括弧,娇媚柔软的模样:“我妈妈走后,无条件对我好的人,只有九哥—个。”

许星池与她的关系,没有血缘、法律和自幼长大的情分在。

他完全可以不对她好。

毕竟,他们之前连朋友都算不上。

许星池心口梗住。

他才不是。

不是无条件的。

他想要她。

—切的接近,都是蓄谋已久。

“其实有条件也没关系,”冯芜唇齿间含糊道,“我没什么可回报你,帮你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句话落,无形中仿佛有盆冰水,兜头浇了下来。

许星池从脚底凉到了头发丝。

他瞳底下意识凉了,嗓子被磋磨过似的,喑哑着:“你对许星池,就是这样?”

楼道里的感应灯灭了。

男人高大颀长的身影只能瞧见—个冷酷的轮廓。

冯芜怔住,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提起许星池。

—阵风刮过,将绵绵春雨刮进楼道。

许星池手抓住她肩,往里面推了推,用后背挡住风口,—言不发盯住她。

冯芜沉默良久,安静地听着秫秫雨声,还有灰尘降落的寂寥。

“你不懂,”她很轻的声音,“小时候,星池哥不是这样的。”

小桃旁听了全程,嘴巴大到能塞下一颗鸡蛋:“操,姐,许氏这一个单,咱们一年的流水就够了。”

“许伯伯确实很照顾我,”冯芜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单子,拿笔在纸上加了许星池的喜好和习惯,“星池哥不能碰果酱和牛油果,叫燕燕特别备注下。”

小桃默了默,小心翼翼问:“姐,许少的...你不亲自做啊?”

“不了,”冯芜莞尔,“我做的,他不吃。”

“......”

冯芜说的云淡风轻,小桃听的心酸不已,她生硬地转了话题:“姐,你喷香水了吗?”

冯芜愣了下,抬手把袖子举到鼻尖,轻轻嗅了嗅:“没啊。”

做吃食的店,喷香水算是行业忌讳。

“就感觉跟之前的味道不同了,”小桃嘀咕,“我打小鼻子就比一般人好使,就是...很淡很淡的花香,像春天枝头开的第一朵花,闻了还想闻。”

冯芜想了想,骤然想起昨晚傅司九送她的新年礼物。

是一瓶香水。

名字很小众,她没听过。

透明的玻璃瓶子,梨花形状的喷头,味道淡到几乎闻不出来,却在沉淀一夜后,恍然以为窗外春天已来。

玫瑰苑的房子老旧,里面新装修过的味道还没散完,冯芜便把那瓶香水盖子打开,静置在房间里,想着换换味。

倒没想过,不经意间,就染到了她身上。

“姐,”小桃吭吭哧哧,“这香水哪里买的,我想买一瓶,好好闻。”

冯芜顿了几秒,浅笑:“朋友送的,我把牌子发你,你查查看。”

按照许氏的订单要求,甜里开始每天往许氏供应下午茶甜品。

怕出错,冯芜嘱咐小桃跟单,及时收集对方意见。

这天傍晚,小桃跟司机一起回来,捧着桌上的水杯猛灌:“姐,许氏可太大了,你能想象到吗,他们居然有一栋楼专门给员工娱乐和健身!”

“嗯,”冯芜正在对账,“辛苦了。”

许家的生意比冯家做的大,前几年许星池进入许氏,在某次公司决策上,恰好踩中风口,又狠狠赚了一笔。

财富的累积,从来不是按部就班,抓住一个风口,便是普通人难以企及的一辈子。

可抓住风口的眼光和胆识,却需要家庭背景的支持。

小桃兴致勃勃,讲对许氏的震惊,对许氏员工的崇拜。

“都是名校毕业是吗,”小桃问,“跟他们讲话都感觉低人一等哦。”

冯芜笑:“哪就这么夸张啦,我们小桃账做得好,蛋糕做的也好,不比他们差。”

小桃笑嘻嘻偎住她:“姐,那香水牌子我查了,只有港区一家店,还需要定制呢。”

她是买不起了,贵的要死。

冯芜眼睫扇了下:“这样吗。”

“嗯,”小桃重重点头,“我跟店主描述了下这个味,店主说,这是客人私人定制,只卖过一瓶。”

冯芜微愣:“然后?”

小桃:“店主还跟我说,定这个的,是个大帅哥,冷酷的要命,但她敢笃定,这香水一定是送给钟意的人。”

“......”冯芜梗住,“为什么?”

小桃:“店主说,这冷酷的帅哥在提要求时,满脸温柔,就像用声音在亲吻他的爱人...”

冯芜猝不及防被呛住。

她别过脸,手捂住嘴巴咳嗽,脸涨得通红。

“所以,”小桃哼哼几声,审视地望着她,“姐,这香水是谁送你的?”

冯芜又气又想笑:“是人家不要的!他嫌这东西娘,就顺手给我了!”

小桃:“这个‘他’,是谁?”

“......”

沉默。

定格片刻,冯芜悄悄往后厨走,自言自语:“我真是暴殄天物,人家这么重要的东西,我居然拿来熏房子。”

-

甜里的车刚走,许氏来用下午茶的员工便聚在了一起。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