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水母小说全文
继续看书
穿越后我隐世了十年,才发现剧情已经大结局很久了。这本末日文已近尾声,男主江司辰建立起了小规模的人类避难所,人类文明得以开始缓慢的自我修复。...

《神秘水母小说全文》精彩片段

穿越后我隐世了十年,才发现剧情已经大结局很久了。



这本末日文已近尾声,男主江司辰建立起了小规模的人类避难所,人类文明得以开始缓慢的自我修复。



但这好事没我的份。



穿来的第一天,我震惊的发现,我是江司辰在家里养的一只水母。



是的,连眼睛都没有,我只有一些基础的感光系统,连思维也被无限降维。



可我一直记得我的饲主。



他会喂我很好吃的小虾:



他会调配最舒适的海盐水:



他会用手指戳我的伞柄和触手。



可是某一天后,他再也没有回来。



我……很想他。



可恶,我一定是被人类PPT……不,PUA了!





01


末日降临时,地球上所有的动植物都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异。随之而来的是滔天的海啸和饥荒,百分之八十的陆地被海水淹没。



对于这一切我一无所知,我只知道有一天,水缸突然变大了好多好多倍,足够我在整个家里游荡。



一开始我什么也看不清楚,后来逐渐开始能看清家具。



费力地调动了前世的智力,我判断出这是个单身男士的家,或许在末日前这里是一处很好的住所。但如今广阔的落地窗早已全部破碎,木质家具乱七八糟的漂浮在天花板下,连同许许多多的奖章一同,打造出一个怪异的海底奇观。



这中途,我还找到了一张疑似饲主的照片。



照片镀了一层膜,上面是一个理着寸头的英俊男人,一身白色实验服嚣张地敞开着,戴着一个很怪异的护目镜,望着镜头皱着眉。



……面相这么良善,一定是好人。嗯。



我用小触手轻轻碰了碰照片,身体也微微发起光来。



我得找到他。一个丢下宠物的饲主不是好人类。



更何况,我真的好饿好饿啊。



只要找到他,应该就又能吃到很多小虾了。

我第一次想出去,就撞在家具上,差点碰伤了脑袋(伞柄)。



外界的世界对于一只小水母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



用了不知道多久的时间,我竭力把自己化形成前世的样子。水母原本身体的主要成分是水,是没有任何骨骼的浮游生物,而我不断吸收着外界的水,渐渐竟然真让我变成了一个有一些浅浅透明的人类模样!



消耗大量能量的我,感觉更饿了。



我晕头转向地拨开那些疯长的水藻和贝壳,从落地窗“游”了出去。



面前是一座绚烂、死寂的海底城市。



曾经的高楼里无数的鱼群从旁穿过,许多被啃噬的只剩骨架的衣服散乱地飘着。我注意到那些原本无害的鱼也与从前完全不同了,它们有些进化出巨大的体型、有些进化出致命的毒素,甚至连颜色看上去都极度危险。



无论人类文明曾经有多么辉煌,在这样的海水之中,脆弱得不堪一击。



而我刚钻出房子,立刻就有黑压压的鱼群调转了方向,海藻们疯狂地扑向我!

在被江司辰饲养的时候,水温低了一度,我都要耷拉着脑袋,装死给他看。



毕竟水母就是很难养的生物,稍有不慎就会翘辫子。



而现在的水温不知道有多低,让我忍不住打了个抖。



“咦,海草,正好饿了。”我随手拔了一大把,边走边吃了起来。



“这鱼应该没什么刺,我来尝尝……”我注意到有些鱼在试图咬我,然而没一会儿,我的身体就恢复如初了。



水母的自愈能力也是很强的。



“就是味道不怎样……嗝。”我忍着不快把附近能吃的都吃了个遍,再次掏出那张照片。



照片的背面有一个地址……似乎是饲主之前工作的地方。



我拍了拍手,大摇大摆地决定找过去。



**


“江队,检测到z区域有异常磁场波动!”屏幕前的男人神色严峻,“您快来看,这是被称为‘死亡区域’的海域,这里的海生物变异得最为严重。就连我们数次勘查,都损失了不少人员……”



而现在,屏幕上刺眼的红色已经淡去了许多,这通常表示危险等级的下降。



可整间观测室里所有的人都愁眉不展,没有半份喜色。



一个低沉的声音冷冷开口道,“处在变异链顶端的新生物可能会出现,它一经变异成功,就对同一环境下的其他生物有近乎碾压的统治力。我们该对此做好准备。”



江司辰望向屏幕,他的眸色渐深,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小小的阴影。



“先回基地吧。”

饲主工作的地方也被淹了。



一个人都没有。



我抱着饿扁的肚子一筹莫展。



就在此时,我听到了防水收音机滋啦滋啦地响了起来。



“第27803次广播……滋啦滋啦……现在是公元xxx1年……还幸存在这个地球上的人类……请不要放弃……滋啦滋啦……请前往东方……这里是基地……我们仍在搜救幸存者中……”



太好了!



我握紧拳头,那我就去基地找找看。


我随手找了件白大褂披在身上,丝毫没察觉到不知什么时候,我的附近全是真空地带,连一个小虾米都不会游过来。



在桌上,我又看到了一些放在密封袋里的文件,其中一份上面的字挺拔有力,写着:



论如何饲养一只挑食娇气的水母?



一、及时换水;



二、足够的食物;



三、温柔的触碰。



……



哪有温柔,他分明是胡乱戳我的脑袋瓜,看我软啪啪地开始装死才停手。

顺着向东的方向走了许久,感觉海水似乎越来越浅了。



一路上,我找到个浅蓝色的背带包,又仔细挑选着好看的海螺、贝壳、粉色的珊瑚花和奇形怪状的石头,将它们妥帖地装起来,预备找到饲主的时候送给他。



幸存的人类们聚集在了地球的最后一块陆地之上。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离开水,便试探性地向上游去,将手伸出水面。没什么疼痛感传来,我便湿漉漉地爬上了岸。



身体原本的透明感也消失不少,唯一不方便的是,好像没有在海水中那么灵活了。



因为人类数量骤减,我赶路的时候都没有碰到过任何人类。可上了岸没过多久,就遇到了一小群人类。他们有男有女,护着一张渔网上的食物,见着我问路,都面面相觑。



“你想要去基地?”为首的男人闻言讥讽地笑了笑,“去那的路上有多危险你知道吗?况且基地又凭什么收留你?多少人想进基地都进不去呢!”



他还想再说什么,旁边的女人悄悄捅了捅他,转而和颜悦色地跟我说:“要么你跟我们一起吧,我们也要去,路上还有个伴。”



我乖巧地点了点头,“可以呀。”





深夜,火堆旁。



细微的声音从森林后传出。



“你这猪脑子!没看到她一个人么,居然能活下来走到这,她那包里肯定是有好东西的。”



“况且,一个这样的女人现在在黑市上能卖多少金子……说不定,还能直接买到基地的权限卡!”



“那就故意把她饿到没力气,再卖……”



风中,有两双贪婪的眼睛,不约而同地打量着香甜睡着的少女。



如今这里已然是围绕基地所建立起的人类居住地。基地会对全体人类提供一定的帮助,比如医疗、比如食物,但不是人人都能够居住在基地的。



只有通过基地考核的人,才能够成为“基地”的一员。



隔日清晨,我们连早饭都没有吃,便踏上了去基地的路。



一路上,那姐姐自称刘白,一直都与我聊天。



“你要去基地做什么?怎么过来的?”



我本想说是去基地找饲养员的,又怕暴露了自己是只小水母,绞尽脑汁地回答:“我……我去找我家长,自己游过来的。”



刘白心中嘀咕,撒谎都不会撒,那么危险的海域能游过来是见了鬼。



真是白痴。



“你那包里装的是什么?要不我帮你背着,看着也挺重的。”



我拍了拍我的小包,十分骄傲,“不用啦,是我的宝贝哦。”



饲主要是知道我找到这么多好看的花花和石头,一定会很高兴的。



“……”



“对了,姐姐,你多大了?平常都在哪里活动?”我眨巴眨巴眼睛,也好奇地问了起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